极道特种

016章 赌命

016章 赌命

这就是普通的扑克,韩雨接过牌后看了一眼,手腕一翻便丢了起来。

纸牌漫天,飞扬而下,恍若飘雪。

对面的中年人脸上的冷漠第一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嗜血的明亮。

可他没有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韩雨也没抬头,他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对方。

中年人的耳朵似乎动了一下,他的手恍若闪电般探出,直取一张正在下落的牌。

几乎就在他动的时候,韩雨紧跟着也动了起来。他后发先至,在中年人的手刚刚摸到那纸牌的刹那,他的五指微张,纸牌便已经飞了出去。

三张比大小,牌面自然以A为大,2为末。而刚刚飞出去的那张,正是黑桃A。

中年人没有停,手指突然一弹,一张纸牌朝着韩雨飞了过去。而他则趁势抓向另一张A。

韩雨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他探手接住那纸牌,然后一下甩了出去。

是的,是甩,就好像他丢的不是什么轻飘飘的纸牌,而是丢的重物一样。

纸牌的速度忽然一下加剧了起来,它将一路上的牌都撞得胡乱飞了起来,中年人想要的那张牌,更是被撞的飘到了远处。

中年人还是一脸的平静,他微微侧着头,仿佛只靠听便能够分辨出牌面的大小似得,手不断的舞动,速度越来越快。

一张张纸牌在他的轻弹下,不断的打着旋的飞起,碰撞,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有一张牌落地。

甚至一开始被韩雨弹飞的那张黑桃A,都被另一张纸牌给撞的飞了回来。

韩雨眼中闪动着燃烧的战意,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让他将无名心法快速的运转,他的两手,恍若两条出水的蛟龙。不断的吞吐,到最后甚至已经看不见了手臂的模样,只剩下残影搅动,劲风呼啸。

中年人终于抬起了头,他的目光似乎闪动着一种妖异的粉红色,十根白玉似得的修长手指,仿佛跳跃的精灵,轻轻的舞动了起来。

纸牌飞的更快了,房间中仿佛凭空起了风暴似得,甚至就连桌上的书本都轻轻的翻动了起来。

韩雨终于坐不住了,他腾的一下跳了起来,闯入纸牌中,恍若癫狂一般的舞动。

对面的中年人也弹了起来,在漫天的纸牌飞舞中,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拳脚相击的闷响,飞起一道猩红的血线。

当两道纠缠的人影分开的时候,纸牌已经落了地。

韩雨脚紧紧的盯着床头的挡板上,在他的两个肩膀处,大腿处,分别插着四张纸牌。它们就像是真正的利器一样,没入了韩雨的身体,殷红的血液,正从伤口处缓缓地朝外冒出。

而对面的中年人,在站在床的另一头,靠在墙上,他的面色更加的白,嘴角却带着一丝淤青。显然,韩雨那一拳打的也不轻。

他轻轻的将手里好容易抢到的三张纸牌丢到了桌上,慢慢的坐了下去。

韩雨也坐了回去,虽然受伤比对方略重一些,可他却笑的很得意,因为这是他成功阻止了对方拿到大牌所付出的代价:“三张2,这一局你怕是要输了。”

中年人的眼光微微动了一下,淡淡的道:“未必。”

见他到了现在还如此淡定,韩雨有些狐疑的翻开了自己的牌,顿时,他叫了起来:“我靠,你作弊!”

“没有。”

“还没有?没有一副牌能有六张二吗?”

“为什么没有?”

是啊,为什么没有?对方的牌毕竟是用来杀人的,用来杀人的牌,就算和普通的牌一样,也变的不普通了。对方没有给他发个负二,韩雨还有什么好说的?

有些懊恼的翻了翻白眼,韩雨靠在了后面的墙上。

中年人的嘴角似乎带上了一丝笑意,或许是让韩雨吃瘪,让他感觉有些得意。

转身下了床,他将落在地上的纸牌一张张的捡了起来。

“那些人为什么想要杀你?”中年人的声音流畅了些,可还是那么刺耳,怪异。

韩雨将身上的纸牌拔出,好在伤口不深,血液很快便止住了。他哼了一声,淡淡的道:“我砍了一个人的胳膊,他便找人将我送到了这。你呢,又为什么要杀我?”

“他们将你送来,就是想你死。我杀了你,才会有活下去的价值。”中年人头也不抬的捡着纸牌。

韩雨轻叹了口气,没有出声。

很显然,那个徐华银是借了方文山的刀想要杀他,而方文山却是借了监狱的刀。而监狱方面,当然是借眼前这人的刀了。

若是一把刀不够锋利,不能杀人的时候,它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吗?

“为什么不想着出去?”韩雨轻声问道。

中年人的神色一动,随即又恢复了那种冷漠:“因为出不去。”

“若是我能将你弄出去呢?”韩雨又问了一句。

中年人抬起头,眼中的神光暴涨,紧紧的盯着韩雨,半晌之后才又低下头,轻声道:“等你自己出去再说吧。”

“我若是出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韩雨静静的道:“这对你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为什么你不试一下呢?”

中年人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后才道:“我能为你做什么?”

韩雨吐了口气,他就怕对方不松口,只要松了口,一切都好办:“替我保护一家人。”

“期限!”

“十年!”韩雨沉声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我只要他们安全,十年后,还你自由。”

中年人轻轻的坐回了**,把玩着手里的纸牌,一时间房间中再次陷入了沉默,只有纸牌飞舞的沙沙声。

“你不怕我出去之后反悔吗?”

“你反悔,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韩雨淡淡的笑道。

“好。我在这里等你三个月。”

韩雨点了点头,他知道中年人的意思,三个月内若是韩雨将他救出去,那他便会履行十年之约,相反,过了时间则表示约定失败。

绝望不可怕,可怕的是绝望中有了希望,而后再次陷入绝望。

中年人显然已经绝望了,他宁愿化身成别人手里的屠刀,来换取自己的生存,也没有想过再次出去,因为外面的人已经将他淡忘了。

而此时,他却接受了这个希望。韩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顿了一会儿他轻声道:“谢谢。”

中年人没有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吐出两个字:“忘语。”

韩雨顿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告诉他名字,忙正色道:“我叫韩雨。”

忘语再次闭上了嘴,这一次,就像韩雨刚刚进来的时候一样。

韩雨躺在了**,靠在墙根。肩膀处传来隐隐的伤痛,让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清醒。

也不知道其子那里怎么样了,就这样将自己的小命交到了对方手上,韩雨现在才想到担心。

他在想,若是其子没帮自己怎么办?若是他帮了自己,没有领会自己那句话的含义,怎么办?若是他领会了自己的暗示,找到了自己给他的东西,和方文山谈判的时候却漏了底,不仅救不出自己,反而连他也搭了进来,那时候又该怎么办?

就算一切都顺利,其子也没说顺了嘴,那方文山若不受威胁,又得怎么办?

担忧和疑问在心头冒了起来,韩雨这才发现,他高兴的实在是太早了。那该死的来自于相对单纯的部队的自信,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是行不通的。

只是,在这个县城他所认识的人中,能够帮他的就只有其子了。向来不信神佛的韩雨,此时也不禁默默的为其子祈祷了起来!

其子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或者说,他还算聪明。当他买了东西想去公安局看望韩雨,被告知嫌疑人被转移的消息之后,他便意识到,韩雨这回真的麻烦了。

于是,他回来之后不断的在想,怎么才能将他捞出来。一边想,一边心不在焉的抽着烟。等韩雨给他的那包红塔山被抽光,让他打开车门丢了出去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好像明白了什么。

跳下车,其子将烟盒捡了起来。

果然,他在里面发现了一个东西。一个很小的,内存卡。

其子像是明白了什么,快速的跳上车,跑回了他的住处。他那里有一台电脑,回去之后,他将门顶上,将网线拔了,然后拿了一个读卡器,查阅起里面的东西来。

内容不多,只有一个语音和一段视频。其子先打开了视频,韩雨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子,我砍了徐华银一只手,我估计他得报复我,所以,我便提前跑到方文山的家里弄了一点东西。若是方文山和他狼狈为奸,对我动手,那这东西便可以要挟他。”

其子眼睛亮了一下,喃喃的嘀咕了一句:“臭小子什么时候学聪明了?竟然知道为自己留一手!”

说着话,他打开了那个视频,方文山的身影顿时冒了出来,旁边还有个颇为妩媚的女人,貌美如花。

若仅仅如此的话,那这东西当然是没什么用的,虽然能够看的出来,这是晚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

今天第四更,送上!!!再次声名,纯正都市黑道,不会夸张的脱离现实,请兄弟们放心收藏,鲜花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