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1章 赐名天劫

431章 赐名天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你快,你便可以抢先劈中你的敌人,只要你快,你便能够躲闪开对方的攻击。只要你快,快的在你杀死他之后,他还没有攻击出手,你便能够保证自己连伤都不受!”

“不要以为自己能够一个打两个,打三个就算是高手了,我告诉你们,不够,远远不够!我要你们不是让你们以一敌十,以一敌百,而是让你们以一敌千,敌万,让你们成为守护我遮天和华夏的终极力量。”

“你们要记住,你们将会成为遮天的灵魂!是遮天最后的守护力量,是遮天的脊梁!日后,你们更是要成为让全世界的黑道所害怕的存在!”

“当有一天,只要有你们在,不管是哪儿个国家,组织还是个人都不敢对我遮天横眉怒目的时候,你们才算是真的挑起了身上的责任,担起了社团和我所赋予给大家的使命!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做到?”

众人沉默,他们没有想到社团成立他们这儿个小队,竟然是存了这儿样的心思。别说是他们,就连陆辉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韩雨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怎么?一群想要把地球踩在脚下的爷们,难道连这点骨气都没有吗?”

他猛的大声吼道:“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

“能!”

“能!”

一干早就围了过来的小弟纷纷轰然咆哮,韩雨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游走一遍,这儿才缓缓的一字一顿道:“好。我相信在场的都是爷们,是带把的主,咱们说到了,可得要做到!”

“从现在开始,你们,代号天劫,掌生死,震天下!”

“掌生死,震天下……”

“掌生死,震天下……”

韩雨眯着两眼看着众人,眼中渐渐的流露出满意的神色来。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这儿一番话,真的创造了一个威慑天下的战队!

天劫,是传说中只有老天才能掌握的东西,专门降临在那些做了坏事,或者是修为高深的人身上。而从现在开始,则成了他黑衣掌握生死的一件利器……

解散了众人,让他们继续训练,陆辉走到旁边轻笑道:“掌生死,震天下?想不到你小子这儿么有野心?”

“你不都已经知道了吗?”韩雨笑笑:“是不是被吓到了?”

陆辉两眼眯着,望着窗外的阳光淡淡的道:“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情!本来以为我的身手跟着你混不敢说是绰绰有余,也应该足够了,可是现在看来,还差得远呢!我很开心,自己好像又找到了继续存活的理由和目标!”

韩雨轻声道:“不要让太多昨天占据你的今天,一辈子其实并不长!”

陆辉沉默,然后点头,随口笑道:“不过你也别当个远视眼,只想着把他们往天下第一的路上带,却忽略了脚下的路。若是前面是个坑,我们掉下去只不过摔一跟头罢了,可前面要是一悬崖,我们掉下去可就粉身碎骨了!”

韩雨缓缓道:“我们现在,就是走在悬崖上。或许哪儿一天风吹过来,便会摔下去。我想的不过是将目标定在山顶,或许我爬不到那么高,但是,能够看到更多的风景,让更多的山谷回响起我的声音,我也就满足了。”

转过头,韩雨望了一眼正像打了三千C鸡血般亢奋训练的众人望去,淡淡的道:“他们都是一群好兄弟,我应该带他们走的更远。”

陆辉继续沉默。

张笑晨等人望着韩雨和陆辉欣长的身影,在窗户面前拉长,斜斜的夕阳就这样从远处拉长,落在他们的身上,激荡起一种让人仰望的光芒。

这儿背影,是一种高度,是一种力量……

“他娘的,还真有些疼!”韩雨慢慢的朝外走去,陆辉跟在旁边,火影跟着窜过来窜过去,活像是巡视着自己领土的王者一般。两人走到门口,就那么坐在那里,韩雨手里叼着烟,轻轻的揉着已经肿了起来的手臂,轻声问。

陆辉一笑摇头:“谁让你那么拼命?”

“你以为他们是面瓜啊,不拼命我能打的过他们吗?”韩雨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哎,你练他们也有几天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

“困难倒是没有,这儿些人的基础都非常好,只是劲头并不是那么的足,现在嘛应该没事了。不过尚地等人在近身格斗的时候稍微要吃亏些。他们身手灵活,气力却有些不足。经验也远不如李逵等人丰富,你若想着将每个人都练的跟小老虎似得,怕是不太可能!”

韩雨笑道:“那你觉得将他们训练成枪手怎么样?”

陆辉眼睛一亮:“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这儿些人机灵,聪明,而且又不失沉着冷静,倒是有些当狙击手的天赋!”

可不是嘛,出去碰瓷,抢包那都得需要有好点的眼力界,是能够在动手之前便能找好退路的家伙。若不够聪明,那也选不中肥羊啊。至于沉着冷静那就更好解释了,回去的时候整天被训练,鞭打,挨饿,那忍耐力早就练出来了。

从这儿方面可以看出,训练钳子跟训练狙击手的要求都差不多嘛!

韩雨心中胡思乱想着,嘴里却道:“既然你觉得他们有这个天赋就好,这样,我在下面的北关村里,已经建好了一个射击训练场,刚好那里能够训练的人也不多,只有十几个,我看你回头挑选十六个人送到那边去接受训练吧!”

陆辉点头道:“好,只要有足够的子弹,我保证给你训练出一群战场死神出来。不过你也知道,训练场上的士兵是不能直接上战场的,让他们形成战斗力,还得实战!”

“一步步来吧,总不能一口吃个胖子!”韩雨笑笑,轻声道。

陆辉也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中闪过一抹轻轻的期待。他感觉现在就像是在打磨一把锋利的宝剑,他很期待宝剑出鞘,威震天下的那一瞬间。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妙!

韩雨本来还以为陆辉会问问他从哪儿里弄来的子弹,训练枪手做什么之类的话,却不想他竟然什么都没说。他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这儿至少说明陆辉将以前的那个陆战真的彻底放下了。

以前的他,或许是为了国家,民族,荣誉和使命而活着,而现在,他只为了自己。

从陆辉的地方出来,韩雨这才回了训练场,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感觉浑身都微微有些酸疼。他随意的活动着身体,火影,就像是一条赤色的火焰似得,跟在他的脚下。

韩雨慢悠悠的走到了办公室,里面,墨迹等人都在。一见到他纷纷起身问好,韩雨看了一眼,笑道:“老船呢?”

“老船回医院去了,听王帅说又在捣腾什么新药,我们也没问!”谷子文轻声道。

众人纷纷点头,要说在遮天里面众人最怕,最不敢得罪的人是谁,那除了韩雨之外便要数邵洋了。医生,对于他们这些刀头舔血的人来说,就是最接近上帝的职业。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

跟医生搞好关系,那也等于是给自己找好了后路不是。

韩雨笑笑,随意的将自己丢在沙发上。莫太横就坐在他的旁边,他望了韩雨的胳膊一眼,诧异道:“你这胳膊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全都扭过头,胡来瞟了一眼,撇嘴道:“嗨,就是被捶了一下,连皮都没破,回头拿点药酒一擦就成。”

韩雨笑着点头道:“就是磕碰了一下,不碍的。”

莫太横眉头一挑,摇头笑笑不再说了,他知道韩雨是去了对面那个颇为神秘的训练营,只是韩雨既然不说,他当然也不好追问。

韩雨倒也不是故意想瞒着他们,只是想给他们点压力,所以也不再解释。众人随口聊了几句过年的事情,马文泉沉声道:“老大,今天晚上我和和尚就回WF。离的久了,我担心那个孙平天会出什么幺蛾子。”

胡来哼了一声,两眼凶光直冒道:“他妈的,上次阴了和尚一家伙,差点没把咱吃饭的家伙给摘了去。这儿回若是被我给遇上,我非用斧子将他的脑袋给他削下来不可。”

“得了吧,你回去还是好好养养,这几天又是酒又是色的,眼都青了,回去怎么跟孙白毛斗?”马文泉撇嘴道。

众人全都哄笑,胡来也不生气,他呵呵一笑,摸着自己的光头道:“你们几个别羡慕,咱就算是一夜十次狼,也一样能够生龙活虎。这儿一点老大最清楚!”

众人纷纷侧目,尤其是墨迹,他瞪圆了眼睛,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韩雨和胡来,喃喃的道:“你们,你们……”

“搞基?”

韩雨一顿,气的拿起了旁边的杯子就砸了过去。墨迹哧溜一下翻到了沙发的后面,干笑道:“老大,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这也不是我说的,这不是和尚哥刚才,他,他说的……”

胡来忽然摸着光头道:“还别说,和尚如今也算是阅女无数了,可这儿老爷们的滋味还真没尝过。”他探出手,一挑墨迹的下巴嘿嘿笑道:“不如你就牺牲一下,让俺尝尝如何?这儿些人中,只有你最对咱的脾气!”

“有道是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