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2章 菊花黑木耳

432章 菊花黑木耳

众人愕然,仔细一琢磨才明白过来他丫说的是菊花,禁不住齐齐的恶寒了一下,满头黑线啊!

尤其是墨迹,吓的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了那里。

和尚哈哈一笑,得意道:“你这货怕什么?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那感觉不销魂?”

马文泉本来正在为莫太横雕刻头像,此时忽然停下手,头也不抬的静静注视着前方的虚无,充满了诗意的道:“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胡来愕然扭头:“啥意思?”

马文泉闭嘴不答,韩雨有些无力的喃喃道:“你们就糟蹋吧,好好的菊花,从今以后算是毁在你们手里了。”

马文泉将手边的东西一收拾,起身道:“老大,我们现在就走了。”

胡来不满的瞥他一眼:“不吃了饭再走吗?这天都黑了!”

马文泉目光一瞟众人:“就你刚才那几句,你问问他们,谁还有那个胃口?”

众人纷纷扭头,恶心的不行。

韩雨笑着在胡来的肩膀上一拍,轻声道:“这儿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胡来无辜的眨眨眼:“不就是念了首菊花诗吗,至于的吗?若是我给你们说说兽兽的黑木耳(内涵啊)……”

众人满头黑线,慌忙朝外走,没人理他。

韩雨边走边对马文泉道:“你们路上慢点,记住,暂时不要跟东海帮的人动手,免得授人口实。等过几天我便赶过去。在黑道大会前后,各个堂口的小弟便会分批返回的!”

马文泉点头答应,到了外面,他拍了一下还有些不甘不愿的胡来:“走吧!”

“哎,老大你也忒是小气,连个饭都不管,算了,不吃就不吃,那酒总得给俺们带点吧?”胡来眼见吃饭是没戏了,只得退而求其次。

韩雨笑骂道:“你这和尚,酒色财气倒是一个也不缺!都给你带上了,就在车里呢!”

胡来这才满意的笑了,他们两个要走,莫太横也道:“老大,那我也一并告辞吧。出来的久了,我怕那边也会出什么状况!”

“也好,虽然东海帮不太可能从你那边动手,可也不得不防!路上小心点!”

谷子文,墨迹等人也纷纷上前,互道保重。

胡来等人这儿才上车离去,韩雨眼见天色已经呈现出了暮色,索性也唤回火影离开了训练场。

他本想将谷子文等人也带回来,可是他们却以要留下来对部分小弟进行夜战训练为由,拒绝了。

回到住处,慕容飘雪已经哄了小桐羽睡着了。冯妈还没有来,她一个人猫在沙发里正上网。

韩雨将火影赶回了它自己的狗窝,这才走了进去,也不知道慕容飘雪这儿丫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竟然在那嘴角带笑,连他进来都没有发现。

“哎!”韩雨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道:“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慕容飘雪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他,这儿才拍着胸脯笑道:“你怎么跟个鬼似得,出来也不先提前打声招,吓我这儿一跳?”

嗯,是挺跳的。

韩雨很不厚道的暗自评估了一下,小丫头其实真的挺饱满的,因为在家里的缘故,虽然外面依然还有积雪清晰可见,可是这丫头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低领毛衣,下面穿着一件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袜子,蜷缩在沙发上,显得悠闲而居家。

此时她拿手那么轻轻拍打,颤抖的波浪弧形便雀跃不已,大有要跳下来之势!

韩雨忙掩饰性的走到旁边换鞋,嘴里道:“我哪儿知道你竟然看的入了神,哎,你看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

慕容飘雪的脸微微有些俏红,淡淡的道:“没什么,就是逛逛天涯,猫扑的论坛,看看八卦!”

韩雨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微微吐了口气,笑着道:“反正我也没事,哎说说都什么八卦,让我也乐呵乐呵……”

“八卦是女人的特权,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凑这热闹?”

“你这儿么说可就性别歧视了啊,谁告诉你八卦是女人特权的?男女两性的很多差异,都跟人类发展历程、社会,文化因素密切相关,八卦之魂的差别也是一样。”

“切。”慕容飘雪撇嘴不屑。

“看起来我是很有必要给你上一课了。”韩雨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半躺着道:“你就说沉默吧,男人为什么要具备这儿个品质呢?那是因为在以前的原始社会,男人是要打猎的,丫打猎的时候还在那里东家长李家短,谁谁媳妇生了,谁谁闺女有人了那合适吗?熊瞎子不一巴掌一个将丫的拍到泥里才怪!”

慕容飘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韩雨得意道:“所以说,男人的沉默是长久以往的生活压力所致。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现代男人说些远离现实生活的八卦来放松自己,把压力变成黄河水,那是行走江湖,健康第一的一种表现。快,说说,是谁谁又离婚了,还是那谁跟谁又结婚了?”

“什么呀,我看的不是娱乐版的,我就是看的一些人的回帖。”

“那也行,捡着好玩的给我念几条!”

慕容飘雪见他难得有如此“雅兴”,知道拗不过他,只得道:“嗯,这儿是一首打油诗,你听着啊:大叔全部在搞基,正太弟弟技术低,女人含泪织毛衣,边织边骂娘希匹!”

韩雨端着桌上正冒着热气的茶杯的手微微一哆嗦:“有没有不搞基的,我对这两个字有些过敏!”

慕容飘雪目光一扭,脸上带点红晕,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难道这丫头正在看什么隐秘的笑话?韩雨心中一动,一手端着茶,另一只手猛的伸出将笔记本抢了过来,笑道:“既然你说不出来,那我就自己看。”

“哎……”慕容飘雪一时不察,再想抢回来已经迟了。

韩雨只是拿眼一扫,便已经确定这儿的确是个帖子,只是上面的话犀利无比。

只见上面写着某某回:“你姐夫已经不是那个让她们合不拢腿的你姐夫了,你大姐还是那个让他们精和谐尽人亡的你大姐。”

下面有人接道:“请不要叫我萝莉,叫我大叔目标物。请不要叫我御姐,叫我正太**器。”

“你那都扯淡,看咱这个:关云长病补雀金裘,诸葛亮焚稿断痴情。大乔姐官封弼马瘟,小乔妹大战流沙河。西门庆三气周公瑾,李师师千里走单骑。鲁智深怀胎女儿国,潘金莲三打白骨精。唐三藏药鸩武大郎,猪八戒怒杀阎婆惜。沙悟净毒设相思局,孙悟空初试云雨情。史湘云倒拔垂杨柳,林黛玉拳打镇关西。勇晴雯挥泪斩马谡,俏平儿煮酒论英雄……”

这可比墨迹的杀伤力大多了,整个神经错乱啊!韩雨汗了一下,轻声咳嗽道:“这儿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慕容飘雪将笔记本抢了过去,不满道:“我就是随便逛逛,谁让你看了?你怎么现在回来了?吃饭没?要是没有,我去给你你弄点吃的。”

“你还别说,这肚子还真空着呢!今天也算是过年,总不能这样饿着肚子过吧?要不你去炒两个菜,咱们好好喝上一杯?”韩雨轻笑道。

咱们?慕容飘雪一顿,眼眸亮了亮道:“好,那你等着,一会儿就成!”

“我给你打打下手!”韩雨跟了过去。

“算了,你就在旁边等着吃吧,别沾手了!”慕容飘雪拒绝道。

韩雨拿捏腔调道:“咱是少爷的身子丫环的命啊,这不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咱吃着不香。”

“去你的!”慕容飘雪被逗的咯咯直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韩雨笑呵呵的去将小炸鱼拿了出来:“这儿个用油烹了,放上点葱姜蒜,香的很!”

楚颜看了他一眼,轻笑道:“那你喜欢喝点什么汤,我给你烧。”

韩雨想了一下:“木耳丝瓜汤吧,小的时候最喜欢喝了,这儿些日子回去也没喝上,你会做吗?”

“呵呵,你说的这是最普通的家常菜,我当然会了。”

“哎,那丝瓜有吗?要没有这点了可没地买去!”

慕容飘雪微微一笑,去旁边的冰箱里拿了几根丝瓜出来:“知道你喜欢吃所以早就备了两根!”

韩雨笑笑,目光中却露出一抹淡淡的歉意。

慕容飘雪大概是他所认识的女孩当中,最细心,也最了解他的了。只是,他们没有那个缘分。

他们相遇在对的时候,却不是对的人。

慕容飘雪低着头,拿着个削皮刀在那里去着皮,万千黑丝从她的耳边垂下,原本就晶莹剔透的恍若水晶般的耳廓,此时更显得玲珑如玉,娇柔欲滴!

她脖子修长,因为低着头的缘故,白皙的皮肤弯弯的拱起一个欣长的弧度。

她全神贯注的去着丝瓜上的皮,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韩雨的注视。

或许,她的相貌不如静汐,气质不如楚颜,可她就是她,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代替的。

她的温柔,恬静,和那种眉梢眼角所遮掩不住的淡淡忧伤,让她看上去别有一股魅力。

此时的她,是在为我下厨!

韩雨忽然想着,心中的歉意便越发的浓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