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3章 醉语情殇

433章 醉语情殇

慕容飘雪的动作是很快的,四个小菜一个汤,很快便端了上来。两人围着桌子坐定,这儿大概是他们从相识到现在,第一次如此安静的单独坐在一起吃饭。

韩雨拿了一瓶红酒想要开却被慕容飘雪止住了,她抿了下嘴唇,略显羞涩的迟疑道:“咱们喝那个三碗不过岗好吗?我,不懂得品红酒,喝不惯!”

“其实,那玩意我也不不喜欢,不如咱们老祖宗酿的玩意纯正!”韩雨笑了,将红酒拿开,端了一坛子三碗不过岗上来。两个粗瓷的碗放在他们面前,韩雨给她倒满,然后举着自己的酒碗和她碰了一下,轻声道:“今天是过年,我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开心快乐,早日找个如意郎君!”

慕容飘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轻声道:“谢谢哥!”

韩雨笑了笑,端起来一干而进,忽然发现慕容飘雪也喝干了,正在擦嘴,忙嘱咐道:“你喝慢点!”

“没事儿!”慕容飘雪将酒坛子端了起来,给韩雨倒满,这儿才给自己满上:“来哥,我再敬你一个。当初要不是你救我,现在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来,干了。”

说着,一碰,不容分说又是一饮而尽。韩雨只好又喝干了,见她又倒,韩雨忙按住了她的手道:“别急着喝酒,吃点菜……”

慕容飘雪没有动,只是目光落在了两人搭在一起的手上。

韩雨忙一缩,慕容飘雪这儿才坐了回去,拿起小碗给韩雨盛了一小碗汤,然后自己舀了一碗,两人默默的喝着。

“去学校念书的事情定下了吗?”韩雨忽然道。

慕容飘雪缓缓点头:“嗯,定下了,BJ清华大学,三年硕博连读!”

“三年,时间不是太紧了吗?”韩雨被吓了一跳,人家只读个硕士怕是也三年不止啊!

慕容飘雪笑了一下,轻声道:“时间虽然有点紧,不过我去念书本来就是学东西的,时间紧点也充实。再说,我去那里主要是参加一些研究和试验,学位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这儿只是个打算,不一定非要将学位拿下来的。”

“反正不能让自己累着,咱们现在不需要拼命。”韩雨吸溜了一口丝瓜汤,啧啧的赞了一句:“味道真不错,哎,那你什么时候走?”

“初三吧,先去JN学习半年的系统理论,等到了七八月份开学的时候再去BJ报道。再过两天刚好冯妈就回来了,有她照顾小桐羽我也放心些。”慕容飘雪轻声道。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不行,我将小桐羽送回我妈那里也行,本想着让她到好点的学校念书的。现在看来,倒不如让其子在家里建造一个职工子弟学校。省的村里的那些老少爷们自己苦了一辈子,还要让娃娃也跟着遭殃。”

慕容飘雪本来也担心小桐羽没人照顾,闻言点头道:“好是好,只是干妈的年纪毕竟大了,只怕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说,她的思想毕竟落后了些,小桐羽只怕不能受到更好的教育。倒不如……”

慕容飘雪迟疑了一下,似乎有所顾忌。

韩雨放下筷子,抿了一口酒道:“不如什么?你要有什么建议就说出来,这儿可是关系着小桐羽的前程,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嗯,”慕容飘雪用两颗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了下唇,柔声道:“若是你可以跟楚老爷子说说,不如将小桐羽送到那里去。上次你不是说老爷子挺喜欢小桐羽的吗?若是楚老爷子愿意费些心思的话,那里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氛围,都会给小桐羽最好的熏陶。”

“她毕竟是遮天的小公主,有些东西提前接触一下总是好的!”慕容飘雪轻声道。

带个孩子,楚家是不缺那个钱的,放在家里交给冯妈带,不管是韩雨还是她都多少有些有些不放心。毕竟这儿别墅韩雨虽然经常住,可因为他的身份,在安全上总是会让人揪着心。

若是有人想对小桐羽下手,她们可没什么反抗能力。但给她派保镖吧,又不符合他让小桐羽跟普通孩子一样快乐成长的愿望。

他可不想让小桐羽才这么大点的孩子,便背负上太多的压力。

而将她送到楚家的话,这儿一切可就都不是问题了。

“让她去楚家倒是个办法,可我担心太过奢华的生活,会让她变的,嗯……”韩雨迟疑了一下,有些不怎么知道表达自己的意思。

慕容飘雪却听明白了,她嫣然一笑,轻声道:“你是担心她长大了会变的飞扬跋扈吧?”

韩雨夹着一块紫剁椒鱼头放进嘴里,边吃边道:“过惯了豪奢的生活,吃惯了燕窝鱼翅,山珍海味,她以后还能像我们似得,吃这种家常菜吗?”

慕容飘雪只回了一句:“楚颜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韩雨不说话了,还真是,楚颜这丫头虽然是生活在楚家这种豪门里,可是这丫头却并没有太多的坏毛病,反而心地善良,品味优雅。

该贵族的时候绝对能让你体会到顶级贵族的范,可该平和的时候却跟邻家小妹妹差不多。除了有的时候说话太过直接了点,基本上没有一点儿架子,当然,这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

缓缓的点着头,韩雨轻声道:“嗯,也好,回头我找老爷子问问,想来他一定是非常乐意的!来,再喝一口。”

两个人就这样随意的聊着,从小桐羽挪到了韩雨的家人,然后又到了地里的麦子,小桐羽将要要学什么乐器才能够提高淑女味道,到最后则又扯到了慕容飘雪的身上。

此时,这儿丫头已经喝了五六碗,柔和的脸颊上带着两腮淡淡的酡红,目光如同窗外的月光一般,如水,如雾,显然她喝的有些高了。

“黑衣,我,我就要走了,可是有句话我一直想要对你说。今天,我要说出来!”慕容飘雪忽然大着舌头,咯咯一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伸出一根葱白般的手指,对着韩雨道:“你,就是个王八蛋!”

慕容飘雪将碗端了起来,咕咚咕咚的全喝了进去,然后朝桌子上一拍,大声喝道:“你说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啊?你是可怜我对不对?你救了我,收留了我,让我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勇气和力量,却又偷走了我的心,你知道什么是心吗?是快乐,是幸福,是憧憬和希望,你把它们都偷走了!”

韩雨站了起来,伸手去扶她:“雪儿,你醉了!”

“谁醉了?我没醉!”慕容飘雪胳膊一扫,推开他。

韩雨叹息一声,这儿丫头看起来是真的醉了。

慕容飘雪将酒坛子一歪,倒满了她面前的瓷碗,然后端着踉踉跄跄的朝外面走。酒坛子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韩雨伸出脚将坛子踢了起来,探手抓住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这才追了过去:“哎,你去哪儿?慢点走……”

“我不要你假惺惺的,我,我要去外面看星星!”慕容飘雪挣脱她,踉跄着来到门口,一屁股坐下,还不忘了咕咚咕咚的再喝上几口。

瓷碗被她丢到了地上,摔成了四五块。

韩雨默默的跟了出来静静的坐在距离她有一米多远的一边,心里有些沉重和茫然。

你知道什么是心吗?是快乐,是幸福,是憧憬和希望……

刚刚慕容飘雪的责问,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他一时间心中沉甸甸的,就好像是一汪将要溢出的湖水,满是愧疚……

韩雨缓缓的从裤兜里摸出烟来,掏出一根含住,然后将烟盒随手放在手边。

他找出火机,打火,却总是打不着。

他不由得停下,就这儿样望着慕容飘雪的侧脸。

她正眯着眼望着璀璨的夜空,只露出了半边的侧脸。柔和的曲线,在莹莹的月光下,就像是蒙上了一层光晕似的,圣洁清丽。

因为昨天下了大半夜的雪,所以今晚的夜色显得越发幽深如墨。

韩雨收回目光,不由的扪心自问:他喜欢雪儿吗?

喜欢,只是那是一种近乎兄妹的感觉,并不是男女之情。

就算没有楚颜,他也不会接受雪儿。至少现在不会。

他将嘴里的烟点着,然后将火机丢了出去,就那样坐着默默的吸了起来。时不时的还有夜风吹过来,带来丝丝冰寒彻骨的凉意。

慕容飘雪打了个寒噤,膀子抱的更紧了。

韩雨暗骂一声该死,站了起来,将身上的风衣解下,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肩上。

慕容飘雪随手扯了扯风衣,似乎想将它拽下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道:“我是冬天生的,我妈说那天是漫天飘雪,便给我了取了这么个名字。雪,是不怕冻的,可是也不能去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因为遇到温暖,它便会融化。”

她见扯不下来,便放弃了,抱着膀子继续望着夜幕,像是倾诉,可更像是自言自语:“我喜欢看星星,以前便听父亲说,天上每一颗星星都代表着一个人。星星什么时候亮,什么时候和另一个星星擦肩而过,都是早就注定好的,有些东西争也争不来,这儿便是命运。”

她转过头,望着韩雨,眸子里一片明亮:“我喜欢你,可我却不能和你在一起,这儿便是我的命运,早就注定好了的命运,从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感觉到了。”

韩雨知道她是真的喝醉了,此时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或者说,她是故意让自己醉了,只有醉了,她才能痛痛快快,毫不顾忌的将她心中的话说出来。

韩雨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心里堵堵的,半晌才苦笑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你,这儿又是何必呢?”

“嗬嗬嗬嗬,今天我刚刚看到了一句话,说命运和男人的射和谐大爱精一样,你想要控制却控制不了。”

韩雨大汗呀,这儿可不就是醉了吗?不然这丫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啊!

他默默的抽烟,心头越发沉重,却并没有太难过。现在的慕容飘雪喜欢他,可等有一天,她还是会遇到一个真的疼她,爱她,珍惜她的人的,会找回自己的心。

就如旧爱,有天总会忘记,当初竟以为爱到死!

只是,自己会不会也这儿样呢?韩雨想起了静汐,心中禁不住跟着感伤起来,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其实,我也知道,只有楚姑娘才能真的配的上你,你们才是天生的一对。来,喝酒,我祝福你们!”慕容飘雪说着说着,泪水便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酒后诉衷肠,醉语情殇!

她忽然举起了自己的手,然后将手一举,嘴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将手一摔,大声道:“吧嗒,碎了!”

“呵呵,你们,你们继续我,我就回去睡了。”慕容飘雪站起了身,踉跄着大声喊了一句:“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话未说完,仰身便倒!

四千字呵呵,黑道后更的这本极道,因前者有续,小狼又被迫换了马甲,太多兄弟不知道,希望大家帮着宣传一下,让本书成绩更好,小狼拜谢兄弟们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