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4章 斗酒武三郎

434章 斗酒武三郎

早有所准备的韩雨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探手将她接住。只见这儿丫头脸向上扬着,白皙的脸庞上,两道晶莹的泪珠清晰可见。

韩雨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探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送回了她的卧室。

走到外面,韩雨默默的矗立在桌子旁,端起丝瓜汤来喝了两口,忽然朝桌子上一丢,拿起一大坛子的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半。

酒水倾洒,倒有一多半失落在了身前的一夫上。韩雨也不在意,只觉耳酣眼热。

禁不住哈了一口酒气,大声道:“好酒!”

说完,一举起手里的坛子,将里面的酒全都喝了,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倒头睡去!

在迷糊过去之前,韩雨心中最后的一个念头是,原来喝醉这么容易。

第二天他是被慕容飘雪给叫起来的,等他去洗了把脸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韩雨一屁股坐下,端起豆浆来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碗,这儿才舒服的哈了口气。

“我昨天是不是喝多了?”慕容飘雪小声的道。

韩雨一抬头:“还说呢,不让你喝,你偏喝,结果喝的比我还多!”

“那,”慕容飘雪低下了头,微微迟疑道:“那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嗯?什么话?”韩雨愕然道:“我不记得你说过什么啊,我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头脑不清醒了,哎,是你把我放到沙发上去的?这毯子也是你帮着我盖的?”

“不是,”慕容飘雪的眼中闪过一抹也不知道是轻松还是失望的光芒,目光转动落在韩雨说的毯子上,忙解释道:“这儿是早晨的时候给你盖的,别的我也不知道了,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啊?那你以后出门在外可不能喝那么多酒啊,一个女孩子喝醉了那多不安全啊?”韩雨故作惊讶的揉揉脑袋嘱咐道。

“知道了,快点吃吧,要不等会凉了!”说着,慕容飘雪给韩雨又添了两勺。

“姐姐,我也要,你不要光偏心大哥哥!”小桐羽奶声道。

慕容飘雪脸一红,忙又给她盛,嘴里呵斥道:“给你盛,给你盛。你这儿小人精,烦人劲儿……”

小桐羽冲着韩雨得意的笑了起来,韩雨摸摸她的后脑勺道:“好好吃饭啊,等你长大了,给我们盛饭。”

“桐羽现在就能盛,姐姐,我来……”小丫头不甘示弱的放下勺子便要去拿大的。

韩雨忙笑着一拍她的手:“这儿丫头心气挺高啊,还不许人说了!”

吃过了早饭,慕容飘雪带着小桐羽去买些吃穿用住的东西去了,她现在将小桐羽那是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般,虽然知道楚家不可能亏待了她,可还是生怕小家伙受了一丁点的委屈。

韩雨想想也该去给楚老爷子先打声招呼,不然直接将小丫头领过去算怎么回事啊?

想到这,他直接上车去了楚家大院,毫不意外的,楚老爷子听说他的来意之后,瞪眼道:“你小子,早就该将小丫头送来了,现在,你们正是闯荡事业的时候,哪儿有心思带孩子?送过来,我正愁着没什么事儿做呢!”

就这样,小桐羽的下家便算是定了下来,韩雨出了楚家,又去了训练场,让墨迹等人加大对手下的训练量,中午的时候,卓不凡从老家回来了。

韩雨拉住他问起了郭青山爷俩和兵器厂的状况,那里生产的家伙是不对外卖的,全部供遮天内部消耗,所以,他们的速度和质量全都是韩雨这儿里控制的,更不用担心销量。

如今大家伙都赚了不少的钱,这儿年过的自然也是比往年滋润。

郭老爷子已经跟村里商议好,将后面的矿山给承包了起来,现在已经进入了正轨,即便是韩雨要求他们加快产量,也不用再去外面收铁矿石了。不像以前,韩雨若是需求量大的时候,那边矿石的产量跟不上趟,还得去外面收购。

“大哥,郭爷爷还让俺给你带个好来!”卓不凡笑呵呵的道。

韩雨笑道:“嗯,他还有什么话让你捎给我没?”

卓不凡想了一下,抓抓头,忽然眼睛一亮,从兜里掏出一把红枣道:“有,这儿是村里自己种的果树上结的,郭爷爷让我拿了些来给您尝尝,说是不打农药的,咱们这里没有卖的,让我拉了两袋子。”

韩雨笑了,看起来自己以后这吃喝是不用愁了,自己家种的,楚老爷子养殖的,武老酿造的,那全都是绿色无污染,安全无公害啊!

想起武老,韩雨不由得又想起了武柏武三郎来,这儿家伙说是过了年后来的,也不知道啥时候到。他正想着是不是派个人接他一下,那边一名小弟闯了进来:“老大,外面来了条大汉,说是要找您,被墨迹哥给给拦在下面了,您看……”

韩雨一愣,该不会是说武柏,三郎到了吧?“走,出去看看!”

火影呜的一声率先窜了出去,韩雨忙喝了他一句,大步流星的快步走了出去。

外面,训练场靠近办公楼的地方,正站着二三十个人,远处的小弟虽然还在进行训练,却不断的朝那里张望。

谷子文,墨迹,狼牙三人背对着他,墨迹还用一手捂着肩膀,似乎是受了伤。在他们的对面,则是个铁塔般的汉子。他头发浓密,根根像是钢针般直立,身上穿了一件青色的单衣,腿上是一条青布裤子,脚下是一双千层底的黑色布鞋。

只看穿着,俨然就是一邻家大哥。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他腰间的那个青色的葫芦,足足有一尺多高,不是那武家的蒿子(嗯,谁谁家的蒿子,有出息的意思,俚语)三郎是谁?

“哎呀,兄弟,刚才我还念叨着你呢,想不到你就来了。”韩雨一见他便先笑了起来,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呵呵,大哥!”武柏一见了他,纳头便拜,这儿俩人毕竟是喝过血酒的:“武柏给大哥拜年……”

“好了,”韩雨一把托住了他的胳膊,大声笑道:“咱们这儿里不用那么多虚礼。”

武柏见他说的真诚,便也站了起来。这儿大冷的天,他就穿了一身的单衣,浓眉大眼。

两道剑眉英挺耸立,恍若墨染一般,破空而起。一双虎目炯炯有神,只是往哪儿一站,便自有千般的杀气,万丈的豪情。

一见了来人跟韩雨的对话,墨迹正咧着的嘴儿禁不住松了下来,他尴尬的道:“老大,这儿人你真认识啊?”

“废话,这是武柏,我的结拜兄弟!”韩雨回头,诧异道:“哎,你胳膊怎么回事?”

“是……”狼牙刚想说话,墨迹已经将手放了下来,甩着胳膊道:“嗨,没事儿,刚才不小心撞到门上了。哎,兄弟,你就是那个,打虎英雄武松的后人啊?”

武柏想起自己老爹不许以武松后人自居的命令,抿了抿嘴儿,模棱两可道:“嗯,俺也姓武。”

墨迹大声道:“嗨,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老崇拜你的祖宗了!他是不是跟刘备一起打孙权,还火烧赤壁来着?我跟你说啊……”

韩雨直接一伸手,将他提到一边,对武柏道:“别理他,天太冷,他的脑袋冻住了。”

武柏的到来,使得训练场的中午顿时变的热闹起来。

墨迹想要阻拦武柏却被他一拳给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的场景,谷子文等人都是亲眼见的,对于武柏的身手,他们本来是颇为戒备和警惧,现在一见竟然是自己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庆幸社团又添了这儿么一员虎将,对于武柏言语间自然就带上了几分亲热。

武柏性子耿直,爽快,和他们也很投脾气,众人没说了几句,气氛便已经热络了起来。

韩雨和众人上了楼,给武柏和众人正式介绍了一圈,然后便安排人摆上了宴席。

众人分落坐下,卓不凡去搬了两坛三碗不过岗给众人倒酒。

墨迹刚才毕竟是输了一把,自觉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只是若再打,他自认也不是武柏的对手。此时见到酒一上来,他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了扳回一局的办法。

但见他端起酒来笑道:“各位兄弟,武柏兄弟跟老大是拜的把子,那也是咱们自家人了。”

“这儿大过年的,大家又是第一次见面,咱们怎么也得让武柏兄弟感受到咱们的热情才是。我提议啊,咱们每人敬武柏兄弟三碗酒,表示一下。那个谁也别跟我抢啊,我先来。武柏兄弟!”墨迹说着站起身,端着面前的酒碗笑呵呵的道。

武柏起身,端酒,笑道:“叫俺三郎就行。”

“好,三郎,一看你也是个爽快人,我就啥也不说了,刚才的事情是我鲁莽,那个咱们干一个,便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了,来,我先干为敬!”说着一仰脖,将碗里的酒喝了。

这武柏也是个好酒贪杯的主儿,一闻到三碗不过岗的香味,他的两眼便先亮了起来。此时见到墨迹如此爽快,他哪儿还客气?立即是碗到就干,两人转眼间便喝了三碗。

墨迹打个酒嗝坐下,脸颊已经有些微微泛红了。

他见到武柏面不改色,大声道:“三郎果然好酒量。”说着脚下照着狼牙狠狠的踢了一下,瞪眼道:“老狼,还不敬三郎兄弟一杯?”

“不,俺是刚刚才来,应该敬各位哥哥!来,狼牙哥,俺敬你三碗!”武柏闻言急忙抢过酒坛子,先给墨迹倒满,然后又倒上自己的。端起来跟狼牙喝了起来。

韩雨嘴角带着一丝浅笑,也不去制止。墨迹的那点小聪明他是心知肚明,不过,想跟武柏喝酒?那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老夫子面前耍春秋,王羲之面前拽毛笔字,典型的没事儿找抽啊。

他笑吟吟的端坐在主位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持着菜,看着热闹。早晨喝的酒头还疼呢。

“暗蛇哥哥,俺敬你!”武柏端着酒碗跟谷子文喝了三个。又瞄向卓不凡,他顿了一下才道:“兄弟,来,俺跟你喝三碗!”

“俺,俺不会喝酒!”卓不凡小脸一红,尴尬道:“俺们村的老夫子说了,老头喝酒是越喝越有,年轻人喝酒是用骨刮刀,自己找不自在!俺,俺不给自己找不自在!”

众人失笑。

“吆喝,你们那老夫子全才啊?酒色财气,样样稀松,你别听他的!三郎好歹也是第一次坐下来跟咱们一起喝酒,”墨迹摆出一副老资格笑道:“你怎么能不给他面子呢?这酒,必须得喝……”

武柏一伸手:“小兄弟不愿意,便喝茶好了,俺吃酒!来!”说着,跟卓不凡的茶杯碰了一下。卓不凡喝了三杯茶,他喝了三碗酒。

最后,武柏又举着酒碗对着韩雨道:“大哥,俺敬你!”

“昨天喝的酒,早晨还头疼呢,我也喝茶吧。”韩雨端着茶杯,武柏又喝了三碗,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凳子上,脸上红彤彤的,整整一坛子酒,就剩下一小半了。

墨迹一见机会来了,立即笑道:“三郎,来,你叨菜押着,押口酒,等一会儿我陪你好好喝,今天咱们两个是不醉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