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6章 红颜枯骨

436章 红颜枯骨

到了楚家,楚老爷子对于小桐羽自然是十分的喜爱,带着她来到后面的草坪玩荡秋千。小桐羽坐在秋千上被高高推起,乐的咯咯直笑。

老爷子看的也是老怀大慰,坐在一边不时的还嘱咐一句:“抓紧了,丫头。可别掉下来,向后荡的时候,身子稍稍后仰一下,对……”

又看了一眼,楚老这才扭过头来道:“这丫头一看就聪明,比颜儿小的时候还乖巧!”

韩雨忍不住担心的道:“您老该不会是只想着怎么逗她玩吧?哎,我将她送过来,可是让她跟您学本事的。”

楚老将旱烟朝脚上一磕,白了他一眼笑道:“你懂个球!寓教于乐懂不懂?对于真正有悟性的人,直接用嘴儿教就行。对于那些榆木脑袋,才要耳提面命,棍棒相教呢。”

韩雨无语了,他这才想起个事儿来,以老爷子的身份,日后只怕他是别想在小桐羽的教育上指手划脚了。

“行了,你要是有事儿便先走吧,孩子交到我这,你就放心吧。”楚老说着冲小桐羽招招手:“下来,丫头,爷爷带你去钓鱼去!”

韩雨彻底无语了,等小桐羽过来的时候,他摸着小丫头的脑袋道:“桐羽,从现在开始你就住在楚爷爷这里了啊,等我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哥哥你不要我了吗?”小桐羽一把拉住了韩雨的风衣,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问。

韩雨蹲下身子,轻轻捏了捏她胖乎乎的小脸蛋,可能是刚刚运动过的缘故,她的小脸红扑扑的。

“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将你送过来,是让你跟爷爷学本领的,你不是说长大后还要去看雪儿姐姐的吗?想去看雪儿,就得先学本领,知道吗?”

“哦!”小丫头毕竟有过一段让人心痛的经历,比同龄人懂事许多。她使劲点点头,甚至还笑了一下:“那大哥哥你去忙吧,我陪着爷爷钓鱼去!”

韩雨笑笑,站起身,对着楚老道:“老爷子,那我就先走了?”

楚老爷子头也不回的将手摆了摆,领着小桐羽去他的桃花岛钓鱼去了。

WF,胡来正翘着二郎腿在那里玩游戏,一个硕大的身影走进来了。这儿货手里拎着个一人多高的禅杖,满头汗水,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得。

他一进来便大声道:“和尚哥,俺这伏魔杖已经练了好几个月了,你看是不是再教俺点别的?”

正是血斧堂的副堂主,狂熊。

胡来哒哒的开着枪,头也不抬的道:“早着呢,你这才练了三个月,还没入门。”

狂熊郁闷的将禅杖朝旁边一放,发出当的一声。他去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忽然凑了过来,瓮声道:“这儿玩意有什么好玩的?哎,你怎么不买枪啊?”

胡来眯着眼笑道:“你不懂,真正的高手,靠的是高超的枪法,过人的走位,和对形势准确的判断!靠装备?呵呵呵……”

说着话,他手指一点,AK47便激射出金属怒火,枪枪都打在一个变异僵尸的头上。没几下,便把对方打爆了。

“不就是个游戏吗?”狂熊嘟囔了一句,随即转着眼珠子道:“哎,我刚刚听到消息说,咱们旗下的场子来了一批大学生。”

“嗯?”胡来眉头一挑,手上的动作一慢,被后面一个僵尸给挠了一把,变异了。

他四处找寻着对手,随口道:“大学生?哪儿个大学的?”

“BJ电影学院艺术表演系的,她们啊都是在校的学生,趁着寒假呢出来打工,你也知道,现代的大学生尤其是这些表演系的,都比较开放,嘿嘿,这两天市里有不少有点钱的小老板们都朝咱们的场子里赶呢。”

胡来顿时来了精神,抬起头道:“来接场子的?”

狂熊点头。

胡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鼠标胡乱一丢:“有这好事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和尚我找过少和谐妇,场子里的小姐,出来玩的小白领,可就是还没尝过小明星的滋味。走,带我去看看。”

“她们现在还不是明星!”狂熊好心提醒道。

胡来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将来是不就行了?”

百度皇家会所内,胡来笑眯眯的望着眼前这六个女人,她们风格迥异,有的身材高挑,有的平静古典,有的长发飘飘,面容妩媚,有的则颇为干练,像个假小子,不过却充满了阳光,笑容迷人啊。

还有的,超短裙,黑丝袜,露脐装,性感奔放,火辣辣的像条美女蛇一般,充满了诱惑力。

六个人尽管神态气质各不相同,却都十分的年轻。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小点的也就是二十一二。那紧身的牛仔裤,超短裙,勾勒出的一具具年轻的身体,散发着浓浓的青春气息,让人闻之欲醉!

不过此时她们望向胡来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和隐隐的好笑。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大手笔一下包下她们六个人的,竟然是个脑袋上还顶着香疤的光头和尚。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人主动上前献身。

“怎么着?”胡来微微端坐在那,伸手拿过旁边的茶水吸溜了两口才道:“没学过怎么伺候客人啊?”

众女孩这才反应过来,齐齐的扑了过来,一时间房间中满是莺声燕语,软玉偎香!

胡来乐的是哈哈大笑,探手先拍了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孩屁股一下,发出啪的一声。

“哎呦,你好坏啊!”那女孩略做娇羞状,两手在胡来的脖子上一勾,整个人都缩到了他的怀里。

胡来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啃了一口,大手毫不客气的攀上了她的胸部,使劲捏了两把。另一手从兜里掏出一万块钱丢在了桌子上:“今晚谁表现的最好,这儿一万块便是她的了。”

六个女孩,顿时热情暴涨,齐齐的扑了过来。

狂熊见状呵呵一笑,抽身便想走。给和尚哥安排了这么一个贴心的活动,想来好处是少不了的了。不想和尚一眼看见了他,扬声道:“去两个人,伺候着那位主,别看他年轻,可那兜里有的是钱!可别让他跑了……”

立即有两个女孩转头,移步,身子便诡异的出现在了狂熊旁边,一左一右的抱着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摁回了座位里。

狂熊哪儿见过这个啊,当即是面红耳赤,一双手举着,推也不是,收也不是,只急的大喊:“哎,别找我,我没钱,我没钱……”

那俩女孩见他如此有趣,禁不住更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一双芊芊玉手毫不在意的摸上了他的胸口。

狂熊忙缩着身子道:“闪开,你们,你们再不闪开,我喊人了啊!”

“你小子鬼叫什么?”胡来缩在沙发里,左拥右抱,两边的女孩给他捶着腿,前面的女孩给他削着苹果,递着葡萄,后面的女孩则捏着他的肩膀,这要是再给他弄个皇冠龙袍,那就是隋炀帝啊。

胡来吃着葡萄,笑着不满的道:“这不是让这些女孩子们看了咱们遮天爷们的笑话吗?臭小子,有肉都不知道吃。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是爷们的生活。小子,把你那话给我挺直了……”

“和,和尚哥,俺,俺吃素还不行吗?家里还有事儿呢,我真得走了。”狂熊急忙哭丧着脸道。

胡来哼了一声:“你还想不想学伏魔杖法了?”

“想学。”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我给你说,这儿也是一种修行。何谓色?红颜枯骨。若我心静,眼前便是乳波臀浪又如何?若我心安,身下便是粉红罗刹又怎样?”胡来忽然宝相**的沉声道:“我自不动!”

“呵呵呵,大师的功夫真的高深啊,竟然都练到了这里?”坐在他前面的那个女孩子笑眯眯的伸出了手,直接抚摸在了胡来的两腿之间:“那不知道现在,您是想动,还是不动呢?”

胡来噗哧笑了,摇头道:“好一个小狐狸精,表演没有白学啊。等一会儿你就明白和尚我是动还是不动了。”说着,伸出手指在那女孩的嘴儿上滑过。

火辣辣的女孩眼含春水的望了他一眼,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在嘴角上转了一圈,意味深长的道:“那我可等着您哦。”

胡来在她胸口上一摸,笑道:“少废话,来,给和尚爷上水果。”

狂熊再呆不下去了,他趁那俩女孩不注意,慌忙跳起道:“和尚哥,我,我先走了,您自己在这儿里对付这些粉红罗刹吧!”说完,落荒而逃。

围着他的那两个女人禁不住愣在了那,胡来笑呵呵的道:“这儿夯货,不晓得人间美味,你们两个不用管他,过来将咱伺候好了,每人都有赏。”

“先生,那个和尚果然上钩了!”孙平天笑呵呵的道。

“他们都准备好了吗?”叶随风像是一堆肉山似得猫在藤椅上,手里还拿着个肉饼大口吃着。

“已经准备好了。”孙平天老老实实的点头。

叶随风已经眯的几乎快看不见的眼中,闪过一抹幽幽的叹息,淡淡的道:“那就开始吧。”

夜幕渐渐的降临,一如既往的漆黑,并没有因为过年就变的亮堂一点。

不过在白马山,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却比平时要热闹的多。

白马山,位于WF市郊区,因为传说当年建造白马寺的石头,全部都是从这里采的,所以才落了这么个名字。

山并不高,却胜在缓长。一条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就坐落在山体上,白天的时候还有车流川息,等到了晚上却少见人行。渐渐的,这儿里便盘踞了一伙赌车,赛车的人。后来便演变成了本地玩车者的天堂。

萧炎从车里出来,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中人面前:“给钱!”

中人是这儿里的一个中间人,也是个混混,叫丧门星。他笑呵呵边往外掏钱边笑着说:“萧姐又赢了,呵呵,你这车技也算是赢遍咱们白马山无敌手了。”

“少废话,日后再有东海帮的人过来下注,便跟我说!”萧炎说着将几张一百的朝他一丢,带着杨志博便往车子走去。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又有一辆车远远的跟了上去。那是马文泉派了暗中保护萧炎的。

见他们都离开了,丧门星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这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蝎子哥,她们离开了。嗯,总共也就六七个人。”

下面将会是一连串的**,呵呵,哥几个鲜花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