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7章 夜路激战

437章 夜路激战

夜风带寒,呼啸凄厉。

萧炎默默的坐在车里,望着窗外轻声道:“过了今天,我们就不来这了。”

“嗯?”前面开车的杨志博愣了一下:“小姐,为什么?咱们不是赢的挺好的吗?趁机多赢他们点钱也好,反正是东海帮的。”

萧炎笑笑:“只要将他们从这里赶出去,你觉得咱们还会差那点钱吗?现在,他不过是在拿着咱们的钱,让咱们陪他们玩罢了。以前来,不是为钱,而是要杀杀他们的傲气!你回去之后,要好好跟着我哥,社团近期便会有大动作,大丈夫建功立业,当在今朝。”

杨志博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自从上一次萧炎杀了人之后,她的整个人都变了。变的比以前更加沉稳,从容,不再像以前似得,是那个只知道惹祸的小辣椒了。

“是。啊对了,小姐,我听堂主说,要让您去集团工作。呵呵,您是不是也要利用这段时间做准备呀?”杨志博轻笑着道。

“集团?”萧炎两眼轻轻一眯,缓缓摇头道:“我是不会离开社团的。”

我要在社团,我要用我手里的刀告诉他,我也不比任何人差,一样也能帮助他!萧炎在心里大声道。

她正出神,前面的杨志博忽然大喝一声:“小姐,小心!”

萧炎猛的抬起头,便看见前面一辆黑色的车子,闪烁着耀眼的大灯,狠狠的迎头冲了上来。

她们现在距离郊区外环线还有着大概一千多米的距离,道路虽然不算窄,可是前面的车子突然无声无息的冲了上来,杨志博还是来不及转向,只得大声提醒,并同时狠狠的踩下了刹车。

车子发出刺耳的声音,萧炎一下被向前甩去。这时候就看出她这些日子不断苦练的结果来了,身子前扑中,萧炎脚猛的踢出,蹬在了前面的座位上。

右手同时推开了车门,腰一拧她的人便跳了出去,嘴里还不忘提醒杨志博:“猴子跳车!”

杨志博忙抬脚一踹车门,跟着窜了出去。

萧炎落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随手摸出了两把短刀出来,她没有着急起身,就那样蹲在地上,目光狠狠的盯着前面的黑暗。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前面并没有人冲出来,也没有和他们的车子撞在一起,而是在离他们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停下了。

萧炎缓缓的站了起来,秀眉冷冷的向上扬起。杨志博只觉得老脸发热,他上前几步,从车顶的行李架的下面摸出一把陌刀来,狠狠的道:“他妈的,瞎了眼了?谁开的车,给老子滚出来。”

他把对方当成开车的二把刀了。

萧炎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他身后大约两米的地方才停下。

“嗬嗬嗬,我当是谁呢?这儿不猴子吗?怎么着,拿着个小片刀在这装笔?你们遮天改行了?”对方的车门打开,走出来五六个人。当先打头的是一个头顶上生着癞疤的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嘴里叼着香烟吊儿郎当的道。

“癞皮狗?”一见到他,杨志博便愣了一下。这人是东海帮的一个小头目,因为开车有一手,所以经常来这里賭车,也算是他们的老对头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志博手提陌刀,冷声道。

癞皮狗冷笑一声,嚣张的道:“笑话,哎,这路是你们家修的啊?你能走我们就不能走?老子开车上去玩,你,管的着吗?”

“你上去玩?刚才你的眼睛瞎了,开车直往老子车上撞,我看你是来找茬的吧?”杨志博脸色一沉,冷声道。

“我开车撞你?有吗?兄弟们,你们谁开车撞他了吗?”癞皮狗拿手在脸前扇着,左右看了一眼道。

“没有。”

“谁开车撞他了?明明是他自己技术不行,撞的我们!”

“就是,这么宽的路偏偏要朝我们这边走,哎,你不会是没念过驾校吧?”

癞皮狗左右的小弟纷纷出声取笑,杨志博瞄了他们一眼,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后面有黄泉堂的兄弟跟着,遇到状况他们应该第一时间出现才对,可直到现在都还没见到他们的影子,如此怕是只有一个解释。

他们来不了了!

杨志博紧了紧手里的陌刀,目光凝重的扫向癞皮狗身后的夜色。此时天上无星无月,借着两车的灯光,他还能看到十几米外的地方。可是灯光以外的范围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他冷笑一声,缓缓道:“既然是场误会,那便算了。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他转过头,低声对着萧炎道:“小姐,咱们走吧!”

他很担心心气高傲,天不怕地不怕的萧炎会拒绝,边说还边给她使了个眼色。

可没想到,萧炎竟然很痛快的便点了点头。转身便要朝车子走去。

“等一下!”癞皮狗发话了,他懒洋洋的用手抠着牙,慢条斯理的道:“我说让你们走了吗?”

萧炎终于忍不住了,她眯着两眼冷冷的道:“这路是你修的吗?姑奶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想怎么样?”

杨志博见状知道走不了了,心里叹息一声,将手伸进了兜里,悄悄的摁了一下手机。他的手机上只有一个号码,那是马文泉的。

做完了这一切,杨志博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握着陌刀小心的保护着萧炎。

“我想怎么样?呵呵,这儿话说的,我想让妹子你陪我们哥几个一晚上,你愿意吗?”癞皮狗嘿嘿笑道。

他旁边的一干小弟更是高声起哄,萧炎两眼一眯,细长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森冷的寒光,一张俏脸更是紧绷绷的,仿佛蒙上了一层寒霜似得。

“癞皮狗,你他妈的想死了是吧?”杨志博见他竟然敢侮辱自家老大的妹妹,眼都气红了。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上前一步大声道:“来,来,你他吗的过来,看爷爷我教教你怎么做人!”

“猴子,你他妈的别给我装笔,你以为就凭你,还能走的出这条道吗?”猴子冷冷的道:“我告诉你,今天你把以前赢了老子的钱都还回来,便罢了。不然,老子今天要把你丢到这儿路上,垫脚!”

只是要钱?杨志博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若是癞皮狗为了賭车的钱私下里找了人来堵他们,那事情便好办多了。

他深吸一口气,刚想开口,那边萧炎已经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淡淡的道:“想要钱?早说啊,我给你!”

说着缓缓的伸手入兜,然后猛的一挥。

一把柳叶小刀便飞了出去,正中那名叫的最欢的小弟的嘴巴。锋利的刀片,就这儿样插在了他的嘴里,将他的上下嘴唇上又加了道口子,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十字架!

那小弟捂着嘴儿,呜呜着倒了下去,鲜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杨志博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癞皮狗等人也被吓了一跳,禁不住纷纷低头向那倒霉蛋望去。萧炎身子一伏,已经像是一头发怒的雌豹似得冲了上去。那两把专门为她打造的地刀级陌刀,呼的一下便朝着癞皮狗劈了过去。

萧炎可不是善男信女,刚刚癞皮狗敢出言不逊,她当然不会客气。

“快,拦,拦住她!”癞皮狗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声道。

他身边的两名小弟立即反手摸刀,一左一右的冲着萧炎劈了过来。萧炎抬脚照着癞皮狗的小腿狠狠的踢了一下,身子同时向旁边一闪,手里的陌刀向上一横,似乎要架挡那名小弟的钢刀。

那名小弟眼中一喜,在他看来萧炎不过是一弱女子,能有多大的气力?他大喝一声,手腕加速,却微微向上提了两分气力。上面说了,这女子只能生擒,不能杀了。

可让他感觉诧异的事情出现了,两刀相交发出当的一声响,可想象中萧炎惨叫,丢刀的画面却并没有出现。相反,他手里的钢刀反而向上扬了起来。

这丫头,气力竟然比他还大?

那名小弟的眼中闪过一抹滔天的惊骇,两腿一绷便想要后退。可马上便觉得胸口一凉,身上的气力潮水般涌了出去。

他低下头,只看见一团血雾从他的胸口喷射而出……

萧炎一刀横架,一刀横扫,得手后立即拧身扑到了另外一人面前。旁边有两名东海帮的小弟急忙上前,还有一人绕到她的身后,一刀劈向她的背部。

萧炎不仅已经初窥血战八方刀法的门径,而且打架经验丰富。十二中红颜的名声那可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所以虽然是在跟前面的两人纠缠,后面的那人一动,她还是察觉到了。

身子向旁边一侧,让过了偷袭的那一刀,萧炎反手一刀便削了过去。

当的一下,那小子刀竟然被萧炎一下扫的撞回了自己的身上,闷哼一声,连退四五步,摔了下去。

杨志博提着陌刀正想上来帮忙呢,见状踢了那小子一脚,便将一名小弟接了过去。

“别光顾着他,去将那个癞皮狗给我抓来,今天,姑奶奶要撕了他的嘴儿!”萧炎凤目含煞,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见缓。

杨志博见自家小姐一口单刀用的是风雨不透,那三个人不是她的对手,便放了心,猛的一脚踹飞了那小子,大步的朝着癞皮狗杀了过去。

癞皮狗此时已经爬了起来,手里拎着把单刀跟他打了起来。不过这家伙哪儿是杨志博的对手,被他两刀便给劈飞了手里的家伙。杨志博正待将他擒拿过来,远处忽然飞来一抹刀光,杨志博躲闪不及,顿时被刀子带出一道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