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39章 马文泉来了

439章 马文泉来了

因为我是他的妹妹,这儿本来不算什么理由。

可是杨志博闻言却是精神一震,他狠狠的点了点头,眼中望着渐渐围拢过来的东海帮小弟,凶光直闪。

不过,对方却没有直接扑杀上来。

癞皮狗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他揉着自己的下巴,阴声道:“妈的,挺能打啊!不过再能打,你们还不是一样死比了?识相的,最好投降,将赢了老子的钱都拿出来,不然,我让你们两个死在这里。”

“癞皮狗,你别装了,就你能调动这么多的高手?哼,让你们主事的出来吧。”萧炎忽然冷声道。

杨志博目光一闪,诧异的道:“主事的?”

萧炎望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刚才说对了,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不过,这儿条癞皮狗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调集这么多的好手。”

“哪儿,哪儿有什么主事的啊?我告诉你们,别跟我装神弄鬼的,今天,要么是投降,要么便是被我们杀死!”癞子恨声道。

“不说也行,只要姑奶奶逃的了今天,我一定抓着你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萧炎眼中冷光一闪,淡淡的道。

虽然是威胁,可她声音却依然清脆。但癞皮狗却打了个寒噤,有的人威胁的时候咬牙切齿,可你完全能当他放了个屁。

可有的人,一句话,一个眼神,虽然平静,却是说的出便做的到。

萧炎,显然属于后者。

“想,想逃的了今天,门,门都没有,你们今天死,死定了!”癞皮狗结结巴巴的跳脚道。

“死?老子今天便是死了,也不过是给你下去探探路。我们堂主和老大,不会放过你的!”杨志博大声笑道:“不过你放心,爷爷我会跟阎王老爷说一声,给你占个好位子的。不过你若是生前做的坏事太多,那到了下面是进油锅还是下刀山,那可就由不的你了!”

“你,你……”癞皮狗只觉得身边的冷风都凉飕飕的,吓的他浑身直哆嗦啊,他恼羞成怒的连连挥手:“上,上,给我弄死了他们!”

那几名小弟闻言顿了一下,再次齐齐的扑了过来。

萧炎如今只剩下了一把柳叶长刀,再加上她玩了一个小时的赛车,刚刚又厮杀了一通,体力消耗不少,渐渐的便感觉气力有些不足了。

那边,杨志博也是浑身带伤,按理说两个人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的。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的实力似乎也一下降低了不少,出手虽然凶狠,却并不再致命,只是不轻不重的想要给他们身上添着伤口,好像猫捉老鼠似得。

萧炎只是略一想便明白了,他们不是在等自己气力散尽,以便活捉,便是在等着自己的大哥到来。

若是只为了活捉自己还好,若是冲着黄泉堂来的……

萧炎浑身打个激灵,只觉得浑身冰冷,仿佛坠入冰窖一般,再看周围的夜色似乎都充满了一个个狰狞的面孔,他们就仿佛一群狩猎者般,在拿自己当诱饵,来钓黄泉堂的堂主,马文泉。

这儿个念头,让萧炎禁不住生出一抹绝望的念头。这儿是一个阴谋,阴谋……

她心中大声的喊着,此时她多想通知自己的老哥啊,可恨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拿手机。

心中转动着千万般的念头,她身子的反应自然慢了,竟然没有察觉到一把刀朝她的肩膀砍了下来。

“小姐小心!”杨志博忙一把将他拉开,自己举手迎了上去。

噗……

那钢刀砍中了他的手臂,若不是对方用力不重的话,只怕这条手臂都要生生被砍掉了。即便是这人样,也伤到了骨头,疼的杨志博惨哼一声,冷汗一下就布满了额头,脸色惨白。

“猴子!”萧炎一顿,幡然醒悟过来,这儿里是战场,不是走神的地方。

她冷喝一声,身子一个倒翻,来到了那名东海帮小弟的身后,右手的柳叶刀在他的喉咙上一抹,噗……

那名小弟便倒了下去。

那边,杨志博却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力,全无还手之功,对方甚至还分出了四个人来截杀她。萧炎冷喝一声,不要命似得将手里的柳叶刀舞动成一团,跟他们厮杀了起来。

猜到这是一个阴谋,一个可能针对马文泉,针对黄泉堂的阴谋之后,萧炎不再防守,而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因为萧炎忽然想到,这儿棋局破解的办法或许只有一个,那便是死,她的死。

若她死了,马文泉自然不会再来救援,自然也就不会再中计。如此一来,对方的阴谋自然也就成了瞎子的眼睛,摆设。

一切似乎只要她死了,便不会再发生。萧炎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若是能够用她一个人的死,来挽救自己唯一的亲人,来挽回他的事业,她愿意。

她愿意,人家可不愿意了。

眼见意气消沉的萧炎突然发威,你给她一刀,她不躲不闪,反手就给你一刀。好嘛,你能弄死她,自己也得搭进去半条命,这买卖谁干?

东海帮的小弟可没有萧炎这儿觉悟,他们说是拼命,可实际上还不是为了钱,为了上位?命是什么?命就是本钱,赔老本的买卖,他们可不做。

当然,若是有人能奉献一下,他们在旁边跟着白捡点功劳,那他们却是乐意之至的。空手套白狼,这儿样的好事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四名东海帮的小弟几乎都抱着同样的想法,结果,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萧炎舞动着她的柳叶刀,朝左边那人一挥,结果才刚劈出去一半,而对方的刀明明已经要刺入她的胸口了,那人还是毅然决然 ,毫不犹豫的回刀,退步。

她又劈向右边那人,结果手腕一动,刀还没挥出呢,那人便已经退了一步。

于是,她又欺步上前,结果中间那两人是忙不迭的退后啊!

一时间,萧炎那就像是身上带着瘟疫似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望风皆逃啊!

可这并没有让她感到开心,反而越发的凝重起来。

“猴子,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没有机会了。”癞皮狗见自己这边已经掌握了主动,立即又得意的叫唤了起来。

杨志博手里的陌刀有些无力的招架着,嘴上却不肯服输:“癞皮狗,你他妈的别得意,铁手哥不会放过你的!”

“哎呦,吓唬我?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癞皮狗冷笑着大声道:“铁手哥,你在哪儿呢,赶紧出来显灵啊,你看看你的小弟吧,都被老子揉成饼了,你再不出来,老子可把你小弟给剁成肉酱了啊……”

“好大的口气啊!”嘲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然后便听见了低沉的机车轰鸣声。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就在车灯亮起的地方,一个机车一记漂亮的横移,挡在了前面。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他修长的身影就这儿样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影子被灯光拉的老长,仿佛突然从幽冥地方归来的索命厉鬼一般,带着漫身的杀气。

因为他的出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的凝固了起来,夜风更加凄厉,恍若鬼哭神嚎。

“老大!”

“哥?”

杨志博和萧炎齐齐的惊呼,只不过杨志博的声音是充满了惊喜,可萧炎却是充满了担忧。

来人正是遮天黄泉堂的堂主,铁手马文泉。

马文泉边走边道:“刚才是你说的要砍我兄弟的?”

他在癞皮狗面前停了下来,微微眯着眼盯着对方。

癞皮狗的心都要不跳了,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满脸的肌肉诡异的朝四面八方跳动着,大眼珠子向外凸出,活像见了鬼一般。他想要解释,却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凭你也配?”马文泉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伸手,摁住了他的脑袋猛的一用力,呱唧一声,癞皮狗被他给摔到了地上,晕了过去。

那边的几名东海帮的小弟在马文泉出现的时候,便都停下了手上的攻势,此时反应过来,却是齐齐的爆喝,钢刀猛然间凌厉了起来。既然引来了正主,这两个诱饵当然也就没用了。

马文泉两眼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敢欺负他的妹妹?他冷哼一声,就仿佛积攒了无数怒火的火山一般,爆发了。

他像是发怒的猛虎一般扑了过来,在快速的突进中,右手一扬,一把小雕刻刀便嗖的一下飞了出来,正中冲的最快的那名东海帮小弟的咽喉。

剩下的四名东海帮小弟中的两个,依旧对准了萧炎和杨志博两人狠狠的劈下。剩下的两人却爆喝一声,双双回身飞刀,朝着正扑过来的马文泉便是两记快刀。

只从这儿反应迅速,攻击凌厉的一点便可以看出,这儿两人绝对不负精锐之名!

可话说回来了,所谓精锐那也得分跟谁比。

若这一招是冲着杨志博去的,那这猴子怕是真得够呛。可对上了马文泉,够呛的可就是他们了。

刀光来临的刹那,马文泉的身子向后一仰,与地面呈现出了四十五度,可他的两腿却并没有住下,而是冲进了两人的怀里。两拳同时砸向了两人的下巴。

噗!

堪比地刀级的两个钢铁拳套啊,带着锋利獠牙的尖刺,就这样刺入了两人的下巴,带起一片的血肉模糊。

那俩小弟是应声吐血,身体倒卷飞出,眼瞅着是不行了。

那边萧炎的柳叶刀也刺入了她那对手的胸口,顺势一脚将他踢了出去。杨志博的那个对手正接连三刀想要一鼓作气杀了他呢,马文泉猛的一拳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干净利索的送他到下面去了。

杨志博喘着粗气,身上的伤疼的他呲牙咧嘴,可死中得生又想笑,以至于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扭曲怪异。

那边的萧炎却是着急道:“哥,你怎么来了?他们有埋伏,就是冲着你来的。”

马文泉伸出手拍拍她的肩膀,从容一笑,淡淡的道:“放心吧,你老哥不是那么容易就上当的。我已经安排了罗纯带了黄泉战队在山下接应了,咱们走吧……”

“走?铁手哥觉得自己还能走的了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

马文泉豁然转头,便看见身后的公路上,三十多名形容干练,神情彪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体态欣长,步伐矫健,走路带风,目光凛然,竟然不比黄泉堂的精锐小弟差!

而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个面色阴寒,形容乖张的独臂人。

一见到他马文泉的两眼便顿时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冷声道:“蝎子?”

嗯,遮天的一个叛徒快出场了,兄弟们猜猜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