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0章 胡来的疑惑

440章 胡来的疑惑

“呵呵,想不到铁手哥竟然也知道我的名号,实在是荣幸之至啊!”蝎子微微一眯两眼,不阴不阳的回了一句。他嘴里说着荣幸,可显然那只是一句客套话。

马文泉在他说话的时候,右手悄悄的伸进了兜里。一见到蝎子身边的那些人,他便感觉事情严重了。若是孙白毛的手下有这儿么多好手集结,那以他安插在孙白毛身边的眼线,多少总该有所反应才是。

可现在他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收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儿些人不是孙白毛的手下,而是东海帮总部派来的。

“铁手哥,不要想着打电话了,没用的,这儿里在你一离开老巢的时候,就已经架设了干扰设备,没信号的!”蝎子冷笑着道。

马文泉慢慢的将手拿了出来,屈指一弹,刺耳的响声便撕裂了宁静的夜空。在他们头顶绽放出一个硕大的骷髅头。

竟然是一个用来通信用的烟花!

“你多心了吧?”马文泉好整以暇的拍拍手,从容道。

蝎子的脸色微微难看了些,可马上就恢复了过来,他阴冷冷的笑道:“铁手哥果然是铁手哥啊,竟然能够想的到用这种方法给自己人通信,可您认为,就您带来的那点人,能够杀的上来吗?”

马文泉嘴角一挑,轻轻的掂着自己手里的刻刀,淡淡的道:“这么说,今天我是死定了?”

“也不尽然!我们老大其实还是一直很敬仰铁手哥您的为人的,如果您能够投靠我们老大的话……”

“赵东海,他也配?”马文泉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蝎子脸上的表情又是一阵纠结。他眼中凶光一闪,便想要手下的人冲击。

马文泉忽然道:“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东海帮竟然在这儿个时候,用这种方法来暗算我们,难道你们就不怕黑道大会的制裁吗?”

“制裁?哈哈哈哈……”蝎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似得,仰头大笑,随即笑声一敛,不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铁手哥,竟然也有如此天真的一面。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道义和公理吗?谁的拳头硬,谁的靠山硬,谁便是爷!相反,就只能做孙子。”

马文泉嘴角微微向上一弯,缓缓的点头道:“明白了,说来说去,还是实力的问题。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竟然被黑道大会这个名字给唬住了。呵呵,这可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不过,谁做爷爷,谁做孙子,现在还不好说啊!”

话音一落,他便将手一甩。一道幽冷的寒光直奔蝎子而去。

蝎子可一直提防着他呢,见他手一动,立即身子一矮,便躲到了后面。

一名东海帮的小弟大喝一声,一刀劈向那点寒光。可马上他就为自己这个愚蠢的动作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他的刀,竟然劈空了。

那抹寒光好像突然加速了一下似得,噗哧一声插在了他的咽喉。然后,又从他的脖子后面飞了出去,在他后面那名东海帮小弟的脸上撕出了一刀一指多深的口子。然后又飞出去十多米远,这儿才掉在了路上,又弹起,发出叮叮的声响。

正是马文泉经常拿在手里的雕刻刀。

他常用的雕刻刀总共有三把,都是随身携带。其中一把刚才已经用过了,如今这个是第二把。

虽然这儿种小刀并不重,可如此腕力和准头,还是让蝎子和东海帮的小弟们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难怪他当初能够凭借自己一个堂口的力量,便阻挡住东海帮两个堂口的进攻,并让东海帮的一名堂主折损,孙白毛战败,显然手上是有真功夫的。

蝎子将自己的身体藏在同伴的身后,大声道:“都,都给我上!杀死铁手者,赏钱五十万,升堂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此番前来的东海帮精锐本来就是嗜血斗狠的人,这回又听到了重赏,哪儿里还能按捺的住?一个个呼喝着冲马文泉杀了过来。

“猴子,带萧炎走!”马文泉两拳紧紧握成一团,小声道。

“老大……”杨志博一着急,又喊出了以前的称呼。

“哥,我不走,我要帮你杀敌!”萧炎说着便要前冲。

马文泉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厉声道:“胡闹,骑着我的车,跟猴子走!”

杨志博跟在马文泉的身边可不短了,知道他现在是真的发火了,也不敢再说话,再说,就马文泉一个人的话,他也容易突围啊。

所以喊了一句:“老大,那你小心啊!”拉了萧炎便朝着机车跑去。

几个东海帮的小弟想要从路边绕过追上她们,马文泉冷哼一声,踢起地上的一具尸体将他们砸的滚了下去。

然后一猫身,冲向跑的最快的几人。

眼瞅着萧炎等人就要跑到机车附近了,突然对面又窜出来七八个人,他们分出两个人当当的朝着那机车的轱辘砍去,剩下的人则冲向她们。

萧炎手里的柳叶刀一竖,便和他们厮杀成一团。杨志博怕让马文泉分心,也不出声,只是闷头苦杀!

可马文泉却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呢,他抽冷子瞟见两人都被堵上了,忙两拳砸飞了一名东海帮的小弟之后,飞快的朝两人扑了过来。

“你敢!”眼瞅着一名东海帮的小弟趁着前面的两人一左一右的纠缠着萧炎,使得她无法回身的空,从后面挥刀偷袭,马文泉的两眼都红了。

他在飞奔中,猛的将手里的拳套丢了出去。

黑色的拳套,带着劲风砸向那名偷袭者的后脑勺。

那小子急忙回身,挥刀,那拳套刚好砸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片血光十色便从他的脸上绽放。那惨叫,相当的犀利啊!

马文泉一把握住了他撒手落下的钢刀,斜斜的一刀便送进了左边那小子的肚子中,转手又劈飞了两名和萧炎缠在一起的小弟,飞起一脚,踢在了另一人的**!

他的招式,简单,犀利,冷酷,动作恍若行云流水,干净利索!转眼间便放倒了四个,吓的其他人慌忙跳开,目光闪烁一时间却再不敢上前!

萧炎两眼一亮,暗自嘀咕不已。这不是学一下血战八方,练一下伏魔杖法就能学来的,这需要在无数次打斗中总结出经验,在无数次生死中磨练出经验。

不过,马文泉虽然神勇,可对方毕竟胜在人多。

当后面那二十多人趁机追上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兄弟们,后退是地狱,只有杀了他,才是咱们的天堂!哥几个,并肩子,杀!”蝎子赶了上来,独臂握刀,做势欲扑。

有了他带头,四周的几名按捺不住的东海帮小弟纷纷大喝,咆哮着冲了上来。

这儿一次他们接的是死命令,若是能干掉眼前这个男人,那他们回去之后,升官发财自然不再话下,可要是干不掉,贪生怕死,回了社团也少不了苦头吃。

所以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他们反倒激起了体内的凶性。

马文泉脸色阴冷,低喝一声:“猴子,保护好萧炎。”人便被一片刀光所淹没,马文泉右手钢刀,左手拳套,在刀光中左冲右突,却是丝毫不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马文泉他们陷入危险的时候,胡来却在享受着左拥右抱的快乐。六名美女环绕四周,莺声燕语,小意逢迎,男人做到这份上,一个字,爽!

“哎,你们都是学校的?怎么不利用假期,四周旅游旅游,反到这来了?”胡来笑呵呵的用大手在一个长发的屁股上抚弄着,貌似无意的道。

“我们这儿不是出来跟老板您乐呵乐呵吗?”那个看上去便是个小辣妹的女孩,一伸腿落在了胡来的腿上:“我们要是不来,怎么能认识老板您呢?”

“就是,就是,哎,老板,您以后若是投资电影,可要记得我们姐妹几个啊,我们来给您做主演怎么样?”另有一个女孩笑着道。

胡来明白了,感情这些丫头是出来赚点外快的同时,也给自己积攒点人脉啊!

只不过,凭借着身体来获取这儿一切,未免……嗯,其实,那些出头的人未必就不是靠着身体杀出来的。现在的娱乐圈就是这个现状,他倒也不好再说什么。

“投资电影,嗯,等以后有了机会,这儿个项目倒是可以接触一下!”胡来笑着点了点头,若是自己弄个电影公司,那小明星还能少了吗?

“那老板以后可不能忘了我们啊!”那几个小丫头纷纷上前,笑呵呵的揉捏着胡来。

胡来笑呵呵的连道自然,他将自己腿上的女孩摘了下去,端起茶杯来吸了一口,淡淡的道:“不过,你们得先说说,你们是怎么到了这个场子里来的?WF的场子可不少,这儿个场子,该不会是你们慕名而来的吧?”

“这儿个是有人介绍的!”当中的一名小女孩笑道。

胡来放下茶杯,看了她一眼:“谁?”

“哎呦,老板,您这儿是要调查他的底细啊?那人我们可不认识……”那小妞笑呵呵的道。

胡来微微一笑,从兜里摸出一万块钱来丢在了桌子上。这儿次来的时候他特意让狂熊给他准备了五万块的现金,果然,那些女孩一看到码放的如此晃眼的现金,眼睛纷纷亮了起来。

“老板真是爽快,不过那人我们真不知道他叫什么!”女孩尴尬的道。

其他的女孩纷纷点头,胡来又道:“那你们在这儿之前,去的哪里?”

“DL。”

“DL?”胡来两眼一眯,脸上虽然还是笑眯眯的,可是那几个女孩子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她们呆呆的望着胡来,不明白怎么房间里的温度都好像一下降低了似得?

胡来却是心中翻腾起了浪花,早就在见到这些女孩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这很可能是有人针对他的“爱好”特意安排的。不然不会这么巧,一帮出来卖身的大学女生,偏巧就送到了他的嘴边。

DL,那里可是剑门的地盘。听老大说,他们跟东海帮可是穿一条裤子的。

若这些女孩子真是他们安排的,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让这些丫头刺杀他?胡来早就试探过了,这些丫头没有一个会武功。

一个人的言行举止虽然可以骗人,可是细节的地方却是不会说谎的。

练过武的女孩子,至少手掌会比普通女孩子的手掌要粗糙,敦厚。至少骨节会变的粗大,可是这儿六个女孩子,胡来一个个都仔细摸过了,她们的手指头一个个水嫩的根小葱白似得,手掌娇嫩,哪儿像是能握刀杀人的主儿?

可既然不是杀他,那总不能是想让她们在**累死自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