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7章 要挟

017章 要挟

被韩雨引为救命用的东西,当然不会只这么一点。

画面中,方文山和那妩媚的少和谐妇,真枪实弹的开始忙活了起来。旁边似乎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解说:“动了,动了。”

其子忙瞪圆了眼睛,果然画面中的两人已经吻到了一起。不过,下一刻画面上却失去了两人的踪迹。

“快,快去移下摄像头,他们到**去了要!”那个声音兴奋了起来,其子一翻白眼,似乎看见了对方那满是兴奋酡红的脸。

他不禁在心中为方大局长小小的悲哀了一下,紧接着,画面移动了起来,很快便锁定了**的两人。

外面虽然冷风呼啸,可是房中却满是春意。看来应该是开了空调,所以两人很是**。没一会儿那个柔媚如水的少和谐妇便被剥成了小绵羊一般,那白花花的肉体,透着一股软绵绵的味道。

而那个男人,也就是我们的方文山局长,正在她身上不断的亲吻着。一路向下,胸部,小腹,还向下……

其子微微眯着两眼,嘴角露出一丝猥琐而期待的笑容。

那个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一副伶牙俐齿,用点力啊,呵呵,对,摁着他的头,不让他起……”

其子脸上的笑容一僵,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他妈的还有给解说的?

战局结束,可是录像却还在继续。其子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非常灵动的从楼顶上落了下来,抖手收起绳索样的东西,出现在一个普通的民巷中,看背影应该是韩雨。

其子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刚想将画面关掉,忽然听见了一直解说的那个声音,他好像意犹未尽的回味了一下,啧啧轻赞道:“看不出来,我们的方大局长,口才那么好,啧啧!”

那黑影忍不住插了一句:“他不是也折腾了半个小时吗?”

其子像是看见了一个猥琐男不屑的撇了撇嘴,鄙夷着反问了一句:“若是你,才进了风景区几分钟,人家便收你半个小时的钱,说你在外面逛了二十多分钟,你愿意吗?”

“外面怎么能算呢?”

那声音哼着道:“我们的方大局长的半个小时,就是这样算的。”

其子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相比起方局长的表演,倒是这个解说的人更加的妙。

关了画面,他又乐了一会儿,才默默的思索起,怎么利用韩雨交给他的这个东西来。

“喂,方局长吗?”在漫天的红霞中,其子站在窗口,拨通了方局长的电话。

“其子啊,如果是你那个老乡的事情,就不要说了,不是我驳你的面子,他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我也保不了他!这规矩你应该懂吧?”电话中,方文山慢条斯理的打着官腔。

若是在以前,其子定会陪着小心,可现在他却不屑的一笑,淡淡的道:“规矩我当然是懂的,不过,我这里有一样东西,方局可能会感兴趣。”

感受到了其子话语中的自信,那边的人似乎皱了下眉头,这才缓缓的道:“哦,什么东西?”

“方局见了就知道了,没准您会改变主意。”其子笑眯眯的道。

“好!”方文山也不是蠢人,他只是略一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香山咖啡厅,我等您!”其子说完便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方文山听着忙音愣了一下,将电话猛的朝桌子上一摔,脸上的神情很是吓人。

他不知道,其子到底有什么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那轻描淡写的话语中的威胁,他还是听的明白的。

“难道,我有什么把柄落到了那个杨开玉的手中?”方文山轻轻的拧着眉头,他没有想到其子,在他的心中,其子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就是那个杨开玉,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更何况是杨开玉养的一条狗?

想了一下,他忽然叫进来王强,低声吩咐了几句。

王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方文山这才冷冷一笑,穿上站起身去穿外套。

他很好奇,一条狗而已,凭什么敢对他龇牙瞪眼?

其子也在冷笑,他将自己刚才看的东西,慢慢的拷进一个优盘,然后将韩雨给他的原件,找了个安全的角落藏了起来。

这东西虽然能救韩雨的一条小命,可前提是不会流传出去,不然,只怕他会死的更快,自己也不例外。

所以其子做的很小心,然后他又检查了几遍,确定安全之后这才走了出去。

香山咖啡屋,位于文化路的中段,虽然地处繁华,可平时的客人还是不多,毕竟一杯咖啡二十多块钱,对于县城大部分的人来说,是很不值得的。

更何况,那东西苦苦的,实在没多少人能够受的了。

除了那些追求时尚的一些所谓成功人士,还有偶尔前来奢侈一把的年轻情侣,平时客人很少,所以颇为宁静,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而其子,也是那些少有喜欢喝咖啡的年轻人之一,所以他才将地点选在了这。

“其子哥。”门童见到了其子,立即笑着给他拉开了门。

其子略一点头便朝靠窗的一个位子走了过去,里面的服务生走了过来,轻声道:“其子哥,还是加冰不加糖吗?”

“再另外准备一杯苦咖啡!”其子笑着道,那服务生立即走了下去,很快便端了两杯咖啡走了过来。这时候,刚好方文山推门走了进来。

他看上去三十六七岁的年纪,皮肤白皙,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一进门看见了其子,便直接走了过来,坐在了对面。

“行啊,能找到这地方,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品味嘛!”方文山笑着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点头道:“嗯,味也地道。”

其子笑着搅动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咖啡,轻声道:“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味道的,便给您点了杯苦咖啡!”

“苦咖啡也行,”方文山轻轻的吹着自己的杯子,头也不抬的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说着轻轻的押了一口,很苦,可是苦后却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其子拿出一个播放器,慢慢的推到方文山面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咖啡。

方文山拿过来看了一会儿,便将播放器放了下来,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眼中却寒光闪动。

他喝着咖啡,半晌才道:“看起来,我小看你了。”

其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您没有,我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发现这隐秘。”

“是那个叫韩雨的年轻人?”

其子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句:“能换他出来吗?”

方文山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虽然其子只截取了一半,可这也足以让他下台了。当然了,如果他能够将其子拿下,监狱里的韩雨会必死无疑,如此一来,只要找到原件那他就安全无忧了。

好歹他也是一县的公安局长,让他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中,他绝不答应。

想到这,方文山眼中的寒光渐渐的变成了一种森冷的杀机。只是他没有表露出一点,仍旧默默的喝着咖啡,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其子却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轻轻一笑,淡淡的道:“方局,您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既然敢来,就已经留了后手。以您的身份,想来是不会跟我们同归于尽的,不是吗?”

方文山将咖啡放下,淡淡的道:“我怎么知道,他出来之后不会反悔?”

“得罪您,除了能让我们死的更快之外,还有什么好处?”其子轻笑道。他不怕对方不答应,因为在对方的眼中,他们两条个人的命,远远比不上那个大权在握的位子。

“我要先见到这东西的原件。”方文山的脸色终于铁青了起来。

其子咧嘴笑了:“先放人。”

方文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了一眼外面道:“等到明天。”

其子点了点你头,很痛快的道:“行,不过方局,我希望我那小兄弟不会出现鼻青脸肿,缺胳膊少腿的情况。”

方文山冷笑道:“那得看他的命了。”

其子眼中攸的一下变冷,带着一种森森的寒意紧紧的盯着方文山道:“正所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方局,我觉得您刚才的话,是在耻笑我不够匹夫!”

不够匹夫,就是不够莽撞,不够豪情,不够胆量同归于尽!这是威胁,**裸的威胁!

他其子竟然敢威胁他?竟也配威胁他?方文山的眉头一皱,紧紧的盯了其子半晌,忽然有些泄气。虽然他不愿承认,可对方的的确确的是在威胁,就凭他手里这东西,他也有这个资格。

方文山点了点头,冷笑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是个人物。”

“方局过奖了,”其子淡淡的道:“我只不过是还有着身为匹夫的血性而已。”

“明天,我将人给你送来!”方文山探手从钱包里拍出一张百元的大钞,站起了身。

“方局,今天我请客。”其子好心的提醒他道。

方文山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他的声调也变回了平时的模样:“你小子今天的表现,已经有了让我请客的资格。等什么时候有空,荣华大酒店我给你们兄弟摆一桌,我做东。”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PS:今天四更!!新书求肯定,养肥再杀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