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1章 杀手双胞胎

441章 杀手双胞胎

这样的好事,只怕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那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胡来眉头紧锁,突然,他猛的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这些女孩子虽然不能刺杀他,却可以缠住他,让他无暇他顾。

“那人介绍你们来这里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胡来扭过头,缓缓的道。

“没说什么,只是说这儿里的场子老板是个很爽快的人,若是能将他伺候好了,好处自然少不了我们的。嗯,他说的该不会就是您吧?”

胡来没有理她,而是一下跳了起来。

上当了。

对方缠住他,不是为了对付他,而是不想让他去帮助别人。

比如,铁手那边。

血斧堂在WF足有六百小弟,黄泉堂那边也有两百多人,加在一起绝不吃亏。再加上马文泉为人小心谨慎,按说对方讨不了什么好去。

可是马文泉那边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破绽,萧炎!

他对于这儿个妹妹的感情,胡来是知道的。萧炎在山上玩赛车,他也知道,跟马文泉一样,因为萧炎玩了这么些日子,一直没有出什么事儿,他也一直没有太在意这儿事。

可现在想想,若是对方突然袭击萧炎,以她为诱饵,设下陷阱,那……

一时间,胡来只觉得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即带人杀到那山上去看看。可就当他扑到门口的时候,他的手却猛的一下顿住了。

门外有没有埋伏?

对方既然算计到了铁手,难道就真的不会算计他?若是能将他留在这儿里或者杀死在这里,怎么想对东海帮都是极为有利的。

胡来此刻充分的显示出了自己思维缜密的一面,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将自己的手从门上拿开,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狂熊的电话号码。

谢天谢地,对方大概是怕自己这边有人玩手机,为了避免惊动自己,所以没有屏蔽信号。

电话接通后,狂熊吭哧吭哧的直喘着粗气,胡来愕然道:“你小子干啥呢?”

“哦,和尚哥啊,俺练伏魔杖法呢,怎么了,是不是已经完事了,要传俺杖法啊?俺这就找你……”狂熊嘿嘿笑道。

胡来没好气的道:“我要传个毛啊,你小子现在马上带着我训练的那二十个人,去往白马山走一趟。”

“啊,出啥事儿了?”狂熊啊还不知道萧炎那边已经出了问题,所以忍不住出声问道。

胡来低声道:“我担心萧炎那边会有事儿,你去了之后若是没事,便找到萧炎,将她给我护送到黄泉堂那里,若是有事儿的话,你小子要不惜一切代价,给我保证铁手和萧炎的安全。听清楚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啊啊,我,我听清楚了。”狂熊一听,立即知道自家堂主可能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也不敢怠慢,撒腿就向外跑,嘴里还大声道:“血斧堂众罗汉,抄家伙,都给我上车,快点!”

罗汉,是狂熊给起的,专指由胡来在血斧堂中挑选出来亲自训练的那些人。

“和尚哥,那你那边呢,要不俺派冰疙瘩过去接应你一下?”狂熊抽空对着手机低声道。

胡来见他接到命令了,这儿才长出了口气。狂熊口里的冰疙瘩,乃是血斧堂新近崛起的一名小弟,名叫刘泽宇,外号刘三刀。意思是说他跟人打架,只用三刀,是个一上来就玩命的主儿。

又因为他平时无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说话简短,言简意赅,所以胡来等人都叫他冰疙瘩。如今,他也算是血斧堂中的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了。这儿一次,刚刚被韩雨亲手授予四星小弟的称号。

胡来毫不犹豫的道:“不用了,你让他给我看好家,记住,若是遇到孙白毛的杀将过来,不许抵抗,将所有兄弟都收缩回总部,我马上就回去。”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旁边的众女见他突然窜到门口,又打了一会儿电话,正在诧异。忽然见他走到窗口,禁不住齐齐的惊叫起来:“老板,您这儿是干啥呢?”

这儿里虽然不高,可也是三楼啊,难道他这是要逃票?

胡来眼睛一瞪:“你们管洒家干啥?总之,不干你们。都老老实实的坐着,不许出声,坐着……”

说完,掀开窗户便跳了下去。

几个女孩又是一阵尖叫,其中一个道:“哎,他不会是吃完了想抹嘴跑吧?”

“你管他呢,反正钱都已经付了,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小费,咱们姐妹们纷纷,他不玩啊正好。一想起要被一个和尚压在身下,我正犯嘀咕呢!”另一个女孩撇着嘴儿道。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纷纷朝着桌子上的钞票望了起来。她们反正就是出来赚点外快的,至于别的事情她们不关心,也不想关心。

胡来从三楼跳下,在二楼的一个空调外机上轻轻点了一下,整个人便像大鸟般落了下去。可是,落地之后他并没有马上动弹,而是呆在原地,微微叹息了一声。

他缓缓的伸出手,在自己的后腰上摸出一个三节棍,两手微微一动,三节棍便轻轻的转动了起来:“出来吧。”

前面的巷子口立即出来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胡来一见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

他之所以选择走窗户,是担心门外有人。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东海帮来个三五十号的人也留不住他。

他只是怕被这些人纠缠住,让孙白毛抄了他的老家。却不曾想,对方想的倒是挺周密的,竟仿佛早就算准了他会从上面跳下来似得,早就在这儿里等着了。

可等他的,却是个女人。

眼前的这个女人穿着黑衣,面色冰冷,眉目间透着股英气。她有着一身乌黑的长发,容貌或许并不算出众,可是那股冷冰冰的气质,却让人只瞄上一眼,便禁不住生出一股征服的欲望来。

胡来咧嘴笑了笑:“又是女人?看起来和尚今晚真的很走桃花运啊!”

接着,他猛的抬起头,便见后面一个灵巧的身影从三楼跳了下来,她手里一撑,一张小红伞便张在了她的手中,竟然不用借力,就这儿样直接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胡来两眼一突:“妈的,你们拍电影呢?”

接着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儿俩女孩竟然长的一模一样:“你,你们……”

“怎么,没见过双胞胎吗?”后面的女孩收了伞,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她头发也烫成了大波浪,化了淡妆,细长的睫毛微微向上卷着,这么冷的天,竟然还穿着一条红色的短皮裤,上身一个红色的皮衣,俨然是一个诱惑力十足的尤物。

她冲着胡来眨了眨眼,然后用天真的语气道:“姐,这儿和尚果然狡猾透了,他竟然从窗户上跳了下来,这回要不是你在下面堵着,没准还真叫他给跑了。”

黑衣女子冷冷的瞄了胡来一眼,淡淡的道:“他跑不掉!”

胡来笑着眯起了眼,啧啧道:“有意思啊,和尚还从来没体会过双胞胎的滋味,今天有幸,看起来,这回能开荤了!”

“呵呵呵,怎么着大和尚,你还想跟我们姐妹俩双飞啊?”后面的这个妹妹明显是个小辣椒,说起话来根本没有一点儿顾忌。

胡来两眼一滞,摇头笑道:“双飞就免了,和尚这小身板,还想多活两年呢。两位女施主,咱们打个商量,你们放和尚过去如何?”

“好啊,九点半以后,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绝不拦你。”后面的小辣椒笑眯眯的道。

“九点半?时间还早啊,那不知道咱们现在干什么?聊天?”胡来直接盘腿坐下,一副自己哪儿也不想去,就在这聊聊的架势。

可他越是这样,两女便越不敢大意。

红衣女子握紧了手里的伞,轻巧笑道:“好啊,你想聊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关于两位美女的信息,和尚我都很有兴趣。比如,两位小姐贵庚,怎么过来堵起了和尚我的道路,是谁让你们来的?”胡来在地上捡了一个小石头,轻轻的掂着道。

他们现在正处在那场子一边的侧巷中,平时根本就没有人来。此时只有远处昏黄的灯光飘了过来,因为才刚过九点的缘故,便是来玩的客人都很少。

“这个我们可不能告诉你,”红衣女子天真的笑了笑。

胡来摇头叹息:“哎呀,那这可就难了。你们既然不说,和尚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儿呢?”话未说完,他的两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竟然就腾空而起。直奔前面那个黑衣女子。

那黑衣女子虽然一直没有说话,可她却没有一点松懈。胡来一动,她的身子便微微向后一扬,手腕晃动间,一条黑线夹杂着呜呜的呼啸便朝着胡来的脖子缠了过去。

胡来手腕一点,手里的三节棍猛的探出,那黑线立即缠了上去,竟然是一截黝黑的足有大拇指粗的鞭子,在鞭子的末梢有一个黑色的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圆球,上面长满了乌黑的尖刺,看上去分外骇人。

那黑衣女子一见到鞭子被阻,立即向下用力,想将胡来扯下来。可胡来哪儿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身在半空的他,左两脚前后踢出,直取那黑衣女子的面门。

黑衣女子冷哼一声,身子立即向旁边闪去,鞭子也从胡来的三节棍上扯了下来。

胡来却已经趁机落到了她的身后,屁股向后猛的一扛,黑衣女子趔趄着向前连冲了几步。

红衣女子两脚在旁边的墙上快速的蹬了几下,从她老姐的身边越过,手里的雨伞已经收了,仿佛利刃一般闷声不响的刺向胡来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