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3章 黄泉荣耀

443章 黄泉荣耀

“不,不敢,不敢!”司机两眼外凸,呆呆的望着那弯曲的车身,回过神来后满脸苍白,连连摇头,生怕答的慢了自己的脑袋便也跟这车架子一般。

胡来这才松开了他,去拉开了车门,对着那傻乎呆呆的年轻人道:“还愣着干啥,赶紧上车啊?”

“哎,哎……”那年轻人慌忙跑了过来,等他将他媳妇放到了车里,自己跟着坐了进去。

胡来从兜里掏出一万块钱来,放到他身边道:“这儿钱你拿着,免得去了医院,那些人再不给你治!”

“大哥,俺,俺有拿了钱……”

“哎呀,行了,你就别啰嗦了,让你拿你就拿着!”胡来又转到前面,轻轻的盯着那司机道:“你路上开快点,能开多快就多快。注意安全,等事情办妥之后,你便来遮天找我,和尚我再赔你一辆新车!”

那司机不敢说别的,忙点点头。

胡来将手一摆:“滚吧。”

司机这才发动了车子,直到车子看不见了,胡来才吐了口气。他左右看看,见也没有车子,只得自己朝前走着。

隐隐的,胡来也觉得事情太过凑巧了,可刚才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破绽。妈的,如果东海帮真他娘的狠心连孕妇也利用上了,等回头老子非将孙白毛那小子的皮给剥下来不可。

胡来一边恨恨的想着,一边掏出手机,看是不是让刘泽宇派人来接自己一下。不想他才刚刚拿出手机,上面的电话便响了。

“喂。”

“和尚哥,东海帮的人来砸我们的场子了,下面的兄弟们已经抵挡不住了,怎么办?”电话一接通,便是一阵嘈杂的乱七八糟的声音。还有喊杀声和惨叫时不时的响起。

胡来眉头顿时便拧起来了:“你们先他妈的撤出来,嗯,撤到堕落天使的场子去,老子马上就过去。”

说完,他转身朝着来时的路口跑去。边跑他还边给刘泽宇打了个电话:“马上增派一百个小弟到堕落天使去,你不要带队,看好家再说……”

胡来这里忙着救火,马文泉这边也已经是火烧到了眉毛。

三十多名东海帮的精锐好手,前仆后继,马文泉已经放下来十三四个,可是猴子也受了重伤。他是为了替萧炎挡刀子的时候,被人从侧面捅伤的。

马文泉两眼血红,身上也见了彩。原本干净整齐的衣服,从背上被刀锋掀出了一条条的口子。可他的身形依然笔直,刀势凌厉,像是一条毒蛇般紧紧的将萧炎护在身后。

萧炎这儿丫头,则咬着下唇,时不时的从后面刺出一刀。只是她的行动有些迟缓,因为她的腿上,已经受了伤。

“他妈的,罗纯这小子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久还杀不上来?”马文泉狠狠的骂了一声,左边的拳套向上一架,当的一声,扛住了一名东海帮小弟的钢刀,他的右手一晃,钢刀便要挑向那名小弟的胸口。

可旁边一名东海帮的小弟已经趁机一刀朝着萧炎劈去。马文泉见状只得回刀一磕,替萧炎挡下了这一刀。

却不妨刚刚被架住的那名小弟,又一刀劈了过来。马文泉气的猛的窜进几步,一拳砸在了他握刀的手上,顿时,鲜血飞溅。

那边,却有两名东海帮的小弟趁机朝着萧炎和杨志博杀了过去。此时,萧炎正在另一名东海帮小弟的死攻下拼命遮挡。

马文泉见状只好回身再救,右手钢刀前伸阻拦,左手的拳头却向后一挥,试图格挡后面的钢刀。可后面那名小弟显然已经学精了,一见他回手,那小弟将手腕一沉,在他腰上便咬了一口。

马文泉闷哼一声,一刀将那名偷袭的小弟拍翻在地,在另一名小弟的屁股上削了一刀,反身将袭击萧炎的那两名东海帮小弟给踹飞了出去。可四面八方的刀光,再次将他淹没!

妈的,老子难道要交代在这了?马文泉一边招架,一边回头偷望萧炎。心里突然一叹,酸涩的想:爹,娘,孩儿不孝,没有照顾好妹妹,今天我们便一起来看你们来了,咱们一家人在这世上相聚不了,等到了阴曹地府再聚吧!!

马文泉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钢刀,正想喊着萧炎跟这些人拼命的时候,一声声喊杀声和脚步声却猛的从下山的公路上传了过来。

偶尔还传来夜风刮来的呼喊:“铁手哥,铁手哥,小姐……”

马文泉顿时精神大振,手里的钢刀如有神助般连连劈出,一下便杀退了四五名小弟的进攻。甚至还劈飞了一人,萧炎也猛的一番抢功,杀的一名东海帮小弟吐血后退。便连早就躺在哪儿的杨志博,也鼓舞精神,一刀戳在了一名东海帮小弟的肚子上。

他们,终于把援兵等来了。

他们这边精神鼓舞,东海帮那边却是心中一慌,再难保持像刚才那样的气势如虹。有不少人都目光忐忑的偷瞄山下,不知道黄泉堂来了多少人。

山下的喊杀声和脚步声似乎顿了一下,可马上便又再次高亢了起来,而且越来越近了。隐约间,已经可以看见一大群人影冲了上来。

其间刀光闪烁,惨叫时不时的响起。

当先的一人,手里缠着一个铁链子,抡圆了左抽右打,势不可挡,正是黄泉堂黄泉战队的头目,罗纯。

“铁手哥,铁手哥……”罗纯边冲杀边打声的叫喊,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

原本形容俊朗的一张脸,此时满是血污。可以看见,在他身后是二十多名同样步履矫健的年轻后生,他们神情彪悍,目光冷峻。清一色的左手拳套,右手陌刀,锐不可挡。

如果说他们是一头猛虎的话,那罗纯显然就是猛虎的獠牙,锋利,尖锐,他不断的撕裂着正前方的敌人,手里的铁链子带着的乌光,所到之处是一片血色,就这儿样,硬是被他清理出了一个三米左右的无人地带。

只是,他们的敌人实在太多了点。

他们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剔骨尖刀,虽然势不可挡,可是对手被杀退了一层是又一层。总之,他们不停的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可即便是这儿样,他们依然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似得,彼此配合默契的将受了重伤的兄弟护卫在中间,绞杀着面前的一切。

和四周不断呼喝和发出惨叫的东海帮精英们相比,他们的沉默,显得越发的冷酷和森寒。

只是,他们的对手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不出声,是怕马文泉听不到罗纯的喊声。

“叫鬼叫?老子还没死呢!”马文泉瞥见他们,猛的撞入一名小弟的怀抱,膝盖狠狠的撞在了他的两腿中间,然后将他踹飞出去,撞的后面的四五名东海帮小弟东倒西歪,抽空大声道。

“铁手哥?”

“老大,在哪儿呢……”

“堂主……”

沉默的黄泉战队的小弟们纷纷来了精神,一个个的两眼放光,手下的刀势都不由自主的加快!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蝎子一见黄泉战队的人马上就要冲过来了,急的独臂舞刀,大声呼喝。

围着罗纯他们的东海帮小弟,顿时有七八个人听到了他的喊声,从两边快跑几步,挡在了黄泉战队和马文泉之间,组成了第一道防线。

蝎子这儿才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他这口气才刚刚到嗓子眼,便嘎的一下顿住了。

因为,已经听见了马文泉声音的黄泉战队,突然爆发出了一股让人绝望的力量。

罗纯两眼放光,手腕一甩,手里的铁链子猛的缠在了一名东海帮小弟的脖子上,右手一震,将对方扯倒在地,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铁手哥在这儿,兄弟们,黄泉荣耀!”

“粉身碎骨!杀,杀,杀!”一干黄泉战队的小弟眼睛都红了,他们先是黄泉帮,后是黄泉堂,而如今则是黄泉战队,黄泉两个字便是他们的荣耀。

敢将敌人送黄泉,敢以己身赴黄泉!

这儿便是他们的黄泉荣耀,他们的黄泉精神!

三声怒杀中,原本被保护在中间的受了重伤的小弟,一个个突然像是下山的猛虎般扑了出来,手握陌刀的他们,奋不顾身的撞向前面的刀光。

没有躲闪,没有惨叫,有的只有一声声撕裂黑夜的长笑,和一道道惨白的刀光!

鲜血,就在这一瞬间,像是瓢泼般落了下来。

扑出去的五六名受了重伤的黄泉堂小弟,被一柄柄钢刀贯入了身体。刀从胸口入,从后背透出!半截血红的刀尖,森冷可怖!

可他们手里的陌刀,却也几乎在同时劈入了对方的身体。

以命搏命,粉身碎骨!

东海帮的渺小防线,就像被海水拍过的沙堡一般,被他们用自己的命,生生撕的粉碎。

一个个的黄泉战队的成员不再防守,而是改成了拼命的进攻。他们手里的陌刀,如同刹那间的芳华,在夜间妩媚绽放。只是这儿妩媚,却带着透彻心神的杀机和疯狂。

是的,疯狂。

因为他们必须要抓住自己的兄弟用生命趟出的这条血路!所有的黄泉战队的成员都像是疯了的猛虎似得,转而向前,他们用手里的刀,用身体,用牙齿狠狠的撞向敌人。

面对刀光,他们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对敌人,对自己。

在这儿一刻,他们忘记了死亡!

当敌人的钢刀戳入他们身体的时候,他们手里的陌刀已经狠狠的劈入了对方的咽喉。转眼间,竟然有五六颗硕大的脑袋在漫天血雨中飞舞。

而后,他们便从血雨中冲出,恍若一群夺命的厉鬼。挡在他们前面的东海帮小弟,转眼间便被践踏在地。

东海帮的那群小弟,虽是精英,可哪儿见过这个?这哪儿是厮杀啊,这简直就是索命来了。

围着马文泉的那些人,忙不迭的后退。有的甚至吓的将手里的家伙都丢到了地上。罗纯等人却趁机冲了过去,将马文泉和萧炎他们围在了中间。东海帮的小弟然后再将他们围在中间,只不过可能是刚刚的场面太过震撼,他们只是围着,并没有立即发动进攻。

黄泉战队的成员受伤较轻的很自觉的站在未免,警惕着他们。

“老大,您受伤了?”一见到马文泉身上的伤,罗纯沙哑着声音喘着粗气道:“都怪我来晚了,这伙王八蛋,路上安排了好几百人,兄弟们一时间冲不过来。纱布,快点,纱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