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6章 护法罗汉

446章 护法罗汉

“狂熊?”马文泉身子趔趄了一下,狂熊急忙一把见他扶住。

马文泉意外的瞄了他一眼,又左右看看,这才发现,二十多个精壮的年轻人,已经从两边冲了上来,他们背对着自己,刀口一致对外,正与东海帮的小弟厮杀成一团,竟然是血斧堂的人来了。

马文泉伸出舌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颤抖的声音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惊喜:“你们怎么来了?”

“和尚哥得到消息说,这里可能有危险,让俺带了人过来看看。等到了山下的时候才发现路被堵住了,车子过不来,我这才带了兄弟们一路跑上来的。只是,路上遇到了点麻烦,铁手哥,俺来晚了。”狂熊左右看了一眼,见到黄泉堂一干人的惨状,差点没掉下泪来。

“不算晚,你若是真的来晚了,就只能是给我收尸了。”马文泉这才发现狂熊的胸口带着伤,有些艰难的咧了咧嘴儿,沙哑着声音道:“你受伤了?”

“啊,半路遇到了一批王八蛋拦路,我带人冲过来的时候,挨了两下,不碍事。”狂熊忙道:“铁手哥,这里不宜久留,咱们还是杀下去吧!”

马文泉点了点头,虽然刚才经历了一场血拼,他们干掉了不少东海帮的人,又有狂熊带人前来支援,以他的眼力自然看的出,狂熊所带来的人就是比起他的黄泉战队也差不了多少,显然就是胡来曾经向他提过的护法罗汉,也算是他的亲卫。

原本这儿还是胡来模仿着他的黄泉战队建立的,自然都是血斧堂的精锐。可是,东海帮还有一百五六十人,依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黄泉战队却几乎没有了再战之力!

单凭血斧堂的护法罗汉,只怕也讨不了什么好去。而且,听狂熊说,下面还有人阻拦,显然,东海帮还有后招!

妈的,他们还是小瞧了赵东海啊!这儿老家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安排的滴水不漏,铁了心的要置自己于死地!

马文泉眼中闪动着凌厉的光芒,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他已经对眼前的形势有了准确的判断。身上的伤口还在传来火辣辣的痛觉,可他却毫不在意。马文泉将身上的袖子扯了下来,照着腿上的伤一勒,头也不抬的道:“能不能从路两边的沟里走?”

“怕是不行,山下面全都是钢钉,陷阱的,我让人试过了,人下去之后非被陷住不可。到时候他们只要将刀子抛下来,大家便一哥也跑不了。”胡来缓缓的摇头道。

“那就只能杀出去了。”马文泉轻轻的叹了口气,沉声道:“你带人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殿后,阻拦他们!”

“铁手哥,你已经受伤了,还是俺殿后吧。”狂熊闻言愣了一下,急忙道。

马文泉一摆手:“正因为我已经受伤了,才不能打头,只能殿后。我这儿些兄弟们还有萧炎,还要靠你送出去呢!再说,你刚刚赶到,气力悠长,可以一鼓作气的冲开他们的阻拦。”

狂熊见他态度坚决,只好大声的道:“糊涂,带你的小队,保护好铁手哥,记住,便是你们几个都死了,也要给老子将铁手哥一个毛都不少的带回来!”

狂熊虽然年纪不大,可一场场的厮杀,和胡来的磨练,以及长时间担当血斧堂的副堂主,身上自然而然的早就带上了一股无形的威严和杀气。再加上他长时间跟这些护法罗汉们泡在一起,那努力的劲头和天赋更是早就赢得了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们的尊敬。

此时听到他发命令,一个手里拿着两面板斧的年轻人厉声道:“熊哥,您就放心吧,他们想要伤害到铁手哥,除非踩着兄弟们的尸体!”

狂熊对着马文泉道一声:“保重。”便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

边冲边大声喊:“老猫,带人保护好黄泉堂的兄弟们,护住两翼,刺猬,跟老子头前开路,血斧堂兄弟们,让这些王八蛋看看咱们护法罗汉的厉害,佛光普照!”

“普渡众生,杀杀杀!”血斧堂的一干众人纷纷举着家伙便朝上扑,有的则身子一转,护在左右,还有的则紧紧的围在马文泉的身边。

这儿些家伙一个个的杀气腾腾,嘴里却喊着什么佛光普照,普渡众生?马文泉的嘴角禁不住抽了一下,手里握着陌刀便想要劈向一名追击的东海帮小弟,却不妨身边的那个好像叫糊涂的年轻人,轮着斧子便劈了过去。

当!

刀斧相击,那名东海帮的小弟闷哼一声,在满不甘心的注视中,眼睁睁的看着那把漆黑的板斧将自己的刀砸了下去,锋利的斧刃抡在了自己的胸口。

鲜血飞溅。

在厮杀中,刀比斧子要灵活,招式轻盈,速度更快。可一旦双方的家伙挥碰到一块,吃亏的却绝对是刀。毕竟轻盈就意味着力量不足,就像刚才马文泉跟那个扳手交手一样。

而胡来找的这些血斧堂的精英,一个个的全都是膀大腰圆,气力雄浑,而且手臂粗壮看上去是力量沉猛又不失灵活。这儿些家伙一出手,东海帮所谓的精英们顿时便吃了个大亏啊!

也难怪他们能够这么快便冲杀上来,这儿些人若是一个人对付四五个,那肯定是手忙脚乱。可若是十个对付四五十个,互相配合之下,手忙搅乱的便是对方了。

这儿一大片的斧子抡过去,那是沾着死碰着亡啊,运气好的也得受伤,吐血,倒霉的就直接就嗝屁了。

马文泉看着自己面前的东海帮小弟不断的倒下,他却连一招都没出,禁不住苦笑一声。

“嘿,铁手哥,熊哥让俺保护你,这些人啊您就不用管了,交给俺就行了!”糊涂扭过头来,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马文泉却是两眼一凝,手腕一震,陌刀便挑了出去。

当的一声,一把朝着糊涂飞过来的钢刀被他挑的飞了起来,升到三四米高的空中,又落在了东海帮小弟的人群中,发出一声惨叫,显然是不知道哪儿个倒霉蛋被射中了。

糊涂才刚刚说完大话,结果自己就差点被人给办了,这儿让他讪讪不已,一张老脸都气红了:“他奶奶的,刚才是哪儿个王八蛋射的俺?”

说着,他轮着两个板斧便要朝上冲,旁边一名护法罗汉道:“他射咱们,咱们也射他!”

这儿话算是提醒了糊涂,他两把板斧一抡,大声道:“兄弟们,射他们。”

立即有五名护法小弟向后退了一步,糊涂等五个人却上前一步,玩命的拿着手里的斧子,刀子在那里跟人死磕。

后退的那五人一伸手,竟然从自己的腰上摸出一把小斧头来。那斧头大概有一尺来长,斧子一端并不是很锋利,这样可以保证背在身上的时候,自己不会先被误伤。

这儿五个人握住斧柄,一挥手便从糊涂他们头上丢了过去。

顿时砸起一片惨叫。

他们不管不顾的再从身后摸出一把,又丢了出去。总共丢了三把之后,他们才握住手里的大斧子,从糊涂等人身边扑了上去。糊涂等人却趁机退了回来,探手向后腰上摸去。

十个人,每个人的身后竟然带着三柄可以投掷出去的小斧子。这加起来可就是三十个啊,后面的东海帮小弟一时不察祸从天降,转眼间便有近十多个人倒了下去。

这儿其中有落空的,毕竟他们的人群再密集,也不会挤的前面的人连腾挪的空隙都没有。有那么两三柄斧子,刚好就落在了空当处。

可也有倒霉的一个人身上便插了两把甚至更多的斧子的。

总之,这儿一轮攻击,正对着他们压过来的东海帮小弟,顿时被清理出了一小片空地。

看的马文泉那个汗啊,这儿种无耻却又极为有用的招数,也就胡来那货才能想的出来。不过,看起来倒是他妈的爽透了!

“撤!”糊涂见对面的压力一轻,立即快速的向后退去。恰巧那边狂熊也已经撕开了后面追堵的东海帮小弟。血斧堂的众人便裹挟着黄泉堂和马文泉等人,快速的向着山下冲去。

“他妈的,追,追上去。”蝎子崩溃了,他带着哭音,狠狠的踹着东海帮的小弟。这次来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若是马文泉今天不死,那便是他的死期!

可那些东海帮小弟是真的被吓惨了,尤其是刚才那一轮小斧子,有一个倒霉的家伙被正中脑门,**都出来了。那惨烈的场景,已经彻底的击垮了他们的心防。

再说,他们围杀个马文泉,本来是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可每每看着那唾手可得的胜利蛋糕将要落在肚里的时候,他们总是要被磕掉几颗牙。

先是黄泉战队,又是罗汉护法,他妈的都是一群亡命徒,厉鬼妖魔,上来就跟你玩命,天知道他们再追下去,还会有谁再冒出来?他们这些血肉之躯,可不是真的来白白葬送的。

“不打了,老子说什么也不打了!这些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人!”一名东海帮小弟将手里的钢刀朝地上一丢,一屁股坐在那里,带着哭音道。

他也算是在道上混了四五年了,平时自诩也是个能杀能砍的狠人,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什么啊,以前自己压根就是他妈的吃素的!

和他同样想法的小弟也有不少,许多都是一屁股坐在那,结果却发现地上躺着的人就是前一天还跟自己喝酒聊天,有说有笑的同伴之后,他们立即张嘴便吐了出来。

恐惧这儿个东西是能传染的,一个人胆怯了,很有可能会让所有人都变的胆怯起来。一个人吐了,那其他的人很有可能也会失去战斗的**,他们只会觉得疲惫。

眼看着还剩下百十号人,坐在那里吐的吐,哭的哭,还有的跳下路两侧的山沟,哭喊着跑了。蝎子傻了。

“完了,兄弟们的胆气被打光了。”扳手苍白着脸色虚弱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