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7章 伏中伏杀中杀

447章 伏中伏,杀中杀

蝎子喃喃的道:“不可能,咱们总共有四五百人呢,四五百人,怎么可能被几十个人给打败?不可能……”

“你睁开眼看看,咱们哪儿还有四五百人?都死了,兄弟们都死了!”扳手,也是个铁打的汉子。他的手臂被马文泉给削断的时候,他没有惨叫出声,也没有疼的晕死过去,而是包扎一下,从一名小弟的手里拿过一把钢刀,随时备战。

可就是这样一个骨头比刀子还硬的人,此时却带着哭音嚷了起来。

“死了?”蝎子身子微微一震,脚下是泥泞的血肉,空气中是让人作呕的血腥。许多受伤的小弟,或抱着胳膊,或抱着腿在那里哀嚎,就连凄厉的夜风似乎都不敢吹过似得。

四周黑漆漆的,仿佛修罗地狱。

“都死了?都死了吗?”蝎子的声音像是从别人的嘴儿里发出来似得,沙哑的吓人。他四下张望着,慢慢的朝前走去,忽然脚下一踉跄,一屁股坐在了一个人的旁边,那是一名年轻人,他仰面躺在那里,两眼圆睁,两手握在胸口的钢刀上,满是不甘之色。

蝎子一看见他的面容,便是身子一哆嗦,这儿人竟是下午的时候,他还笑着跟对方说今晚的事情之后给他找个女人,破了他小处男的那个小弟。现在,他就这儿样瞪着他,似乎再问他,我的女人那?

蝎子急忙想要爬起身来,他伸手去拉前面那人,不想那竟然是一截断臂。

又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苍白的仿佛幽灵一般,满是鲜血的躺在那里。

蝎子被骇的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血水里,不断喃喃的道:“死了?都死了?”

说着,他突然神经质般的跳了起来:“谁说都死了?我就没有死!我就没有死,哈哈哈,我是太上老君,我将永生不死,你,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快现出原形,难道要让本君用八卦炉将你们都炼成丹药不成?哈哈哈,我有天兵天将护体,你们谁都杀不了我,谁都杀不了我……”

“蝎子,蝎子……”扳手忙走了过来,使劲摁着蝎子的肩膀,大声的喊着。

可是蝎子却挣脱了他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向着山下去了:“你们都是妖魔鬼怪,本君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奏明玉皇大帝,让他们派天兵来捉你。呵呵,你就是孙猴子,也得给本君去死……”

那他那神情,动作,分明是被吓的疯了。扳手眼睛瞪圆,好一会儿才叹息一声。

“哎,你们几个,过去跟着他。别让他撞到了铁手的刀口上去!”扳手伸手一指旁边的几名蝎子的亲卫道。

那几个人脸色苍白,面面相觑,喃喃道:“扳手哥,我,我们……”

“哎,”扳手心中叹了口气,这儿些人若是不回了东海帮还好,若是他们回去,只怕东海帮众人日后再也兴不起跟遮天的人一争长短的心了。

想到这他苦笑道:“你们几个,下去看着他,别让那铁手发现了不就成了?”

那几个小弟这才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依偎着期期艾艾的向着山下的蝎子追去。

扳手左右看了一眼,轻叹道:“各位兄弟,社团咱们是暂时回不去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若是不想再参与江湖是非的,回头我会请老大将各位的抚恤都发下来的。”

众人见状也没什么更好的主意,只得齐齐跟着他,向着山顶走去。他们这儿些人,一个个的垂头丧气,满面颓丧,哪儿还有最初时候的半点风采?

如果这儿白马山一战就如此结束的话,那或许东海帮会灭亡,却也不会引出后面的事儿来。可有些事情就仿佛冥冥中早就已经注定了的一般,躲也躲不开。

“铁手哥,你看。他们没有追上来。”糊涂等人边退边向后张望,见后面竟然没人追来,他忍不住低声道。

马文泉转过身,只见到后面竟然没有人影,也愣了一下。他忙喊道:“狂熊,别跑了,后面没人追。”

“铁手哥,咱们不趁着现在一鼓作气的冲下去吗?这里可不安全啊!”狂熊以为马文泉要停下休息,急忙道。

马文泉低声道:“你刚才不是说,下面有阻截的人吗?他们大概有多少人?”

狂熊闻言顿时露出一抹愤恨的神色,为了阻击他们,至少有五名护法罗汉倒了下去。

“大概有五六十人,不过,当时还有一半的人没有动手!”狂熊低声道。

马文泉眼中精光一闪:“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故意将你们放上山的?”

狂熊想了一下,正色点头道:“好像是的。”

马文泉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儿是什么意思?这些人难道不是跟东海帮一起的?忽然,他眉头挑了起来,低声道:“他们的身手,是不是比上面的那些人厉害?”

狂熊立即点头:“当时俺带着兄弟们冲他们丢斧子,想要尽快撕开他们的防线,可结果只放倒了五六个人。他们的确是硬茬子,一对一的好好说,俩打一个……”

狂熊没有说出下面的话,可马文泉却已经明白了。

这些人不是东海帮的,还来找他们的麻烦,那便只能有一个答案了,丫的是剑门的。

想到剑门,马文泉忽然又想到了一个人,今晚东海帮这一连串的动作,凌厉迅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要不是胡来反应快,及时的将狂熊等人派了上来,那他没准已经死了。

这儿样的密不透风的打击,和一个人的风格很像。

“你回去之后,告诉老大,让他小心那个叶随风。”马文泉低声道。

“叶胖子?”狂熊皱眉,他也是从照片上见过那个叶随风的,看上去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胖子,嗯,不对,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胖子,因为他比一般人要胖多了。

“那货有什么好怕的?”狂熊不解的道。

“不知道,不过如果今晚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话,那这个人就可怕多了。”马文泉望着山下的路,黑漆漆的像是择人而噬的猛兽之口似得,不由幽幽的叹了口气。

狂熊感觉马文泉有点像是要安排后事,不爽的道:“铁手哥,下面的那些王八蛋虽然厉害,可俺们就算是拼了命,也会将您送到山下去的。到时候您跟老大说不就行了吗。还要我传什么啊……”

话未说完,耳内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只见跑在最前面为大家开路的两个护法罗汉被人乱刀劈的飞了起来。

“他妈的,王八蛋又冲上来了,兄弟们,挡住他们!”刺猬忽然心头一寒,望着那五十多个对着他们冲过来的人,立即举起了手里的斧子!

狂熊和马文泉立即向着山下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伙儿人就像是一团乌云似得压了过来。他们像是潮水一样冲上了刺猬等人的堤坝,转眼间便有四五名小弟倒了下去。

便连刺猬,也身上中了两刀,这儿家伙猛的一斧子,横扫过去,顿时,那两名黑衣人倒在了地上。可他马上便身子一颤,又一把刀送入了他的胸口。

原本是举在他手里的战斧,当啷一声便掉在了地上。

“兄弟!”狂熊两眼突出,猛的大吼一声,手里的禅杖生生被他甩了出去。

呜!

乌光一闪,声音嘶哑,呜咽。

刚刚一脚将刺猬踹倒在地的那人,只觉得面前乌光一闪,他手里的刀下意识的在胸前一横,便听当的一声,他手里的刀竟然断成了两截,然后,他便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带的飞了起来,一截粗黑的禅杖只露出了个头。

他慢慢的回头,发现自己的身后,似乎还站着两个人。三个人就这儿样挤在一起站着……

四周,一下安静了下来。来袭的那些黑衣蒙面的人,似乎全都呆了,他们静静的望着那柄禅杖,望着三个像是糖葫芦一样被它穿在了上面的人。

足足有一尺多长的半月形的刀锋上,红色的鲜血滴滴落下,似乎在诉说着主人的暴怒和神力!

刺猬倒在了地上,用一双无神的目光静静的盯着他们,就那样看着,笑着,没了生息!

“兄弟们,给我杀!”狂熊咚咚的跑了过来,人猛的跳起,硕大的膝盖狠狠的顶在了一名黑衣人的胸口。

那名黑衣人吃他这一撞,立即倒飞出去足足有五六米。狂熊一把抓住了另一人,抖手将他摔了出去,砸向后面的黑衣人。

他则趁势握住了禅杖的把柄,抬脚将那仨倒霉小子踢了出去。在漫天的血雨中,禅杖狠狠的一记横扫。劲风呼啸,杀气腾腾。

这儿家伙跟胡来一个套路,招式又刚又猛,偏又气力雄浑,一时间竟然没有黑衣人能够进的了他的身。

后面的血斧堂一干小弟也都杀气腾腾的纷纷爆喝,还有几个身后有斧头的,抖手便将手里的家伙甩了出去,一个个红着眼睛便上前跟人玩命。

马文泉也咬着牙,一口陌刀飞快的劈出,将三名黑人圈了进来。

旁边的罗纯一直背着萧炎,被两名尚还有一战之力的黄泉战队的小弟保护在中间。此时,那两名小弟也扑到了最前面,便是他,也将萧炎放了下来,手里的鞭子像是毒蛇一般缠了出去。

噗噗噗!

马文泉手里的陌刀在罗纯的策应下,飞快的劈进了对方的胸口。三名黑衣人惨叫着倒卷而出。马文泉却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原本他以为能一刀劈死三人的,可结果却只杀了一个,中间那人重伤,最后面那个竟然在关键时刻挡了他一下,只是受了轻伤。

只此一招,便足以看出这些人的眼力,经验要比着东海帮的那些所谓精英要丰富的多。他们除了在一开始的时候,被狂熊和一干护法罗汉们杀了个措手不及,吃了点亏外,此时他们已经稳住了形势。

并且,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开始合力对他们进行绞杀!

再这么下去,他们怕是一个人也跑不了。

马文泉眼中闪过一抹焦灼,身子一侧,让过了一把劈过来的钢刀,马文泉左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右手一挑,陌刀狠狠的向上插去。

可是在刀锋才刚刚要碰到对方身体的时候,那小子也用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马文泉冷哼一声,左手一松,猛的一拳砸在了他的喉咙上。

喀嚓!

骨肉相交的声音在马文泉的耳中是那么的清晰,他感觉到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碎了对方的咽喉,那一声脆响便是他的喉骨断裂的声音。

马文泉收回拳头,将他推到一边,然后举刀在杀。

死亡,再一次弥漫在夜色中。

马文泉快速的扫了一眼四周,因为人数上的劣势,血斧堂的护法罗汉已经落入了下风。甚至,开始有人倒了下去。

他知道这儿只是一个开始,再这么下去,死亡,只怕将是他们所有人的末路。

他,倒是不怕死,可不想连累了这儿么多好兄弟。他们是那么的年轻,他们有着对社团的忠诚,对兄弟的义气,对未来的畅想,可是如今,这儿所有的一切都将要不在了!

不,不能让他们就这儿样倒下,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应该陪着老大一起去领略世界之巅的风采,去体会一下身为男儿该有的豪迈,他们不应该止步在这里,止步在这群连面都不敢露的敌人面前!

“我去你个大爷!”马文泉手里的陌刀猛的甩了出去,贯穿了一名黑衣小弟的喉咙,然后朝着狂熊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