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8章 天策再现

448章 天策再现

狂熊,已经被四名黑衣人给包围了。在左右不断劈来的刀锋中,他的禅杖显得是那么的笨拙,漏洞百出。如果不是他的禅杖招式还算精妙,他的力气也的确大的吓人,更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管不顾自己死活,那此时他早就已经被这四个人给插成马蜂窝了。

毕竟,应付这样的围攻,禅杖多少都有些吃力。

“我日你们姥姥!”狂熊咆哮一声,禅杖狠狠的将一名黑衣人的小弟给拍飞了出去,月牙铲将另一把钢刀撞的飞了起来。他自己则也被一把钢刀给在背上又拉了一刀。

狂熊眼睛都红了,不是为自己,而是因为耳边那一声声熟悉的惨叫。

倒下了,又有人倒下了,这儿些王八蛋!

狂熊两眼几乎喷的出火来,咆哮连连,可是对方根本不等他冲出去,立即便又有两个人补了上来,还是四个人,四把刀,狠狠的缠住了他。

这儿还得亏是他这些日子天天打熬力气,无论是耐力,臂力还是毅力,招数,都比以前强了不知多少,不然他早就倒下了。

不过,现在的敌人就好像蚂蚁一般,杀不胜杀,狂熊几乎都要绝望了,那些倒下的人,可都是他的好兄弟啊,他们一起练功,聊天,打屁,吹牛,处的就像是亲兄弟一样。如今眼望着他们一个个倒下,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狂熊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儿,死在他们的前面,也好过受这等煎熬!

“给爷爷去死!”狂熊暴怒一声,手里的禅杖月牙向前一撞,恶狠狠的铲向一人的小腿。

那人慌忙向后一步,正待挥刀阻拦,狂熊却猛的一脚踢在了禅杖的柄上。呜的一声,俺禅杖竟然突的跳了起来,那月牙铲变成了正对着对方的咽喉。

那小弟哪儿里还能躲闪的过?他两眼瞪圆,眼睁睁的看着那禅杖飞了过来。

噗!

那颗六阳魁首竟然生生被他给铲的飞了起来。狂熊哈哈大笑,不再管自己的安危,而是猛的握住了禅杖的一头,抡着月牙的方向猛的扫了一圈。这儿是伏魔杖法中的一招群攻的招数,本来只能用在没有被人靠近的情况下。

可现在,狂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凄冷的禅杖飞舞了起来,三名黑衣人倒卷着飞了出去。可是狂熊也被其中的两名小弟在屁股上狠狠的劈了一刀。

疼的他闷哼一声,身子趔趄了一下。

当即便有两名黑衣小弟狠狠的朝他杀了过来,这儿些黑衣人,冷漠,安静,却带给人一种沉闷的压力。

狂熊只来得及拿着禅杖横着招架,却不妨身后有两人再次朝他杀来。

依然还是四个杀他一个,不过这儿一次,却是对方占据了先机。

狂熊两眼眯着,也不管身后,两手一拧,禅杖立即转了个圈,凄冷的月牙呼啸着朝正前面的两名黑衣人劈了过去。

那两人,后悔死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狂熊根本是不躲不避,竟然就这儿样大刀阔斧的跟他们玩起了命,他他妈的怎么不去找后面那俩孙子的麻烦呢!

就当这儿两人后悔不迭的时候,马文泉抖手一甩,最后一把篆刻刀,带着一丝乌光穿透了一名黑衣人的喉咙,向着远处的人群飞去。

马文泉则趁势接住了他手里的刀,架住了劈向狂熊身后的刀,抬脚将那小弟踹了出去。

狂熊,此时也将对面那俩人送入了地狱。

见到是马文泉过来帮忙,狂熊咧嘴笑了一下:“铁手哥,谢了。”

说着,竟然又要再次扑前跟人玩命,马文泉拽了他一下,手里握着钢刀边打边急促道:“咱们不能跟他们玩命,这儿些兄弟都是社团的精英,若全都交代在了这里,咱们对不起老大的托付。等一会,我在前面杀开一条血路,你带人冲出去,记住,冲出去之后去找和尚。”

“铁手哥,来的时候堂主吩咐了,让俺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您的安全。若是俺就这么回去,那堂主还不揍死俺啊,俺开路……”狂熊挥舞着禅杖,头也不回的大声道。

“行了,老子不会那么容易就挂的。回去之后我自己跟他解释,如今萧炎已经被老大认作了妹妹,你只要能将她带出去,老子便得请你喝酒。”马文泉嘴里低声说着话,身子一转,已经超过了狂熊,迎着黑衣人冲了上去。

钢刀,在一片刀光中,堪堪扬起……

“兄弟,交给你了。”罗纯将身上背着的萧炎往旁边一名血斧堂小弟的身上一放,拧身跟在了马文泉的身边。仅剩的两个还有一战之力的黄泉堂的小弟,紧紧的跟在了马文泉的另一侧。

对于血斧堂能够前来救援,这个人情他们已经欠下了。虽然大家都是同一个社团的兄弟,可是黄泉堂也有着黄泉堂自己的尊严。

他们绝不能再这个时候,再躲在这儿些前来帮忙的血斧堂兄弟身后。

眼见他们冲到了最前面,狂熊见状只得叹息一声,大喝一声:“兄弟们,杀!”

说着,他握着禅杖,亲自护在左边的侧翼,眼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保护好铁手托付给他的人。

马文泉眼前只有一道道刀光,他却不闪不避,只是拼命的挥舞着。罗纯将铁链子缠在了手上,不断的上下遮挡。面对刀光,他根本就不躲闪。

他的使命,便是在这样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履行保护的职责。

旁边那两名黄泉战队的小弟,显然也跟他是同样的想法,两人瞪着眼睛,咬着嘴唇,甚至都咬出了血,却是任由刀子落在自己的身上,也不吭一声。

他们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可此时却不知道从哪儿里爆发出了潜力,红着眼睛,死命向前。

马文泉身上又添了两道口子,罗纯也浑身七零八落的,最眼中的一处伤在他的左边肋下,刚刚被人踹了一脚,估计至少断了两根骨头。

可他却依然坚强的站在马文泉的身边,至于旁边的两名黄泉战队的小弟,则只剩下了一个人。刚刚一个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一把黑衣人的钢刀,就那么永远的将自己留在了那里。

马文泉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功夫都没有,他只是沉默,机械的挥舞着手臂。

终于,前面为之一轻。

他们前面只剩下了一个人,马文泉等人神色大振,他手里的钢刀猛的向前劈出,直对着那人的胸口。胸口这儿个地方,宽敞,更加不容易躲闪。

对方似乎也没有要躲闪的意思,眼瞅着马文泉的刀就要劈中他的时候,他忽然冷冷的笑了一下。身子猛的向后退去,同时,一抹幽冷的青色光芒顿时亮了起来。

这儿青芒,出现的突然而凌厉。

马文泉举起刀来一刀,当的一声,那青芒竟然毫不迟钝的削断了他手里的钢刀。虽然这儿把刀已经有些迟钝了,砍人砍的甚至都出现了豁口,这儿刀也比不上他们手里的制式陌刀,可这毕竟也是一把钢刀啊!

能让这些人随身佩戴,并且跟他们的陌刀相互较量,并不吃亏多少的钢刀,质地显然也不会太差的。

可此时,却被那青芒轻易就给劈断了。

罗纯冷哼一声,手里缠着的铁链立即迎了上去。乌黑的铁链和那青光立即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当的一声。上面的铁链,竟然被砍掉了一道。

青光更是在他的手臂上拉出了一道口子,如果不是马文泉拉了他一把的话,只怕他这儿手便算是废了。

马文泉两眼紧紧的盯着那青色的刀光,有些难以置信的哑声道:“天策?”

除了天策,他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刀能够如此锋利,除了天策,他想不出这儿世上还有什么刀能够呈现出一汪青色。

“什么?”听了这话,旁边的罗纯也是身子一颤。遮天老大的手里有一把天策长刀,据说切金断玉,锋利无比。他们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不曾见过。

对面的黑衣人脸上蒙着一块黑布,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的眼神在听了天策两字后狠狠的一缩,还是被马文泉给察觉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马文泉厉声道。天策在JN的时候便丢失了,当时,刘文龙战死,丢了天策,当马奎他们赶到的时候虽然曾经仔细寻找,却压根就没有找到天策的踪影。

马奎等人推断,很有可能是被那些倭国人给带回去了。

想不到,沉寂已久的天策,竟然在这白马山上现身,而且还落入了这些黑衣人的手中。

“要你命的人!”黑衣人冷冷的低喝一声,手里的天策青光暴涨。罗纯爆喝一声,急忙将手臂再次迎了上去,脚下则狠狠的朝着对方踢了过去。

马文泉则身子一侧,踢起地上的一把钢刀,朝着黑衣人的脚下激射而出。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身子轻轻一跳,让过了马文泉踢出的钢刀,手里的青光却是狡诈的微微一闪,便没入了罗纯的肩窝。罗纯闷哼一声,不由得退了一步。

马文泉这儿个时候已经再次捡了一把钢刀,冲了上去。当当当,接连三下,马文泉手里的钢刀竟然又被劈断了。青光再次朝着他的胸口飞来,这儿一次却是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杀气……

眼瞅着马文泉就要躲闪不开的时候,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股大力将他向后扯的连退两步,那人影却是张开双臂,狠狠的朝着天策抱了过去。

噗!

天策透体而出,那人影微微一颤,眼里的神采顿时黯淡了下去,正是最后一名黄泉战队的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