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49章 铁手生死未卜

449章 铁手,生死未卜

“嘉俊!”马文泉两眼怒睁,他猛的从那小弟身边冲过,一拳砸了过去。

罗纯也是爆喝一声,手里只剩了半截的铁链子像是毒蛇一般飞了出去,那森冷的尖端,目标赫然是那名黑衣人的喉咙。

黑衣人冷哼一声,忙伸手去拔天策。他相信只要天策在手,他可以将马文泉狙杀当场,至于那个玩链子的,更是难逃一死。

可当他手下一用力,天策却没有应力而出的时候,他的脸色猛的一下变了。

他低下头,却见那名黄泉社的小弟紧紧的用手握住了天策。

鲜血,已经将他的手染成了红色。

他的手指甚至已经掉了三个,可是手指头断了,他的手臂还在。他竟然就用自己的两个手臂,生生的砍在了那刀锋里。让自己的骨头,卡住了天策。

正用一种明亮的让人心慌的眼神望着他。

又是一拽,还没有拔出。

那黑衣人彻底慌了,此时铁链子已经到了眼前,他再也顾不得天策,怪叫一声,身子慌忙一翻,向后闪去。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腿上已经被罗纯的链子啃了一口。马文泉则一把捞住了他的一只脚。

马文泉的拳头,毫不客气的砸向他的两腿中间。

这儿一下若是挨的实在了,这小子非他妈的太监了不可。在这儿关键的时刻,这小子终于显示出了他过人的基本功。

在这儿样身子凌空被抓,两腿要害被袭击的情况下,若是一般的男人,早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他,却在第一时间伸出了自己的两手,掌心朝内,手背朝外,相互交叠,在两腿之间一挡,以给自己的兄弟以最大的保护。同时,另一只没有被抓住的一脚,狠狠的蹬向马文泉的面门。

兔子蹬鹰,不过如此!

马文泉若是想要躲闪,那固然只要将右手一送即可。可他这儿一拳也别想打上了。

根本没有一点迟疑,马文泉微微将脸一侧,左手则毫不客气的砸在了那黑衣人的两手上。

马文泉的功夫,可以说有一半是在他的手上,而手上的功夫力道最强的,则是他的左手。因为大部分的时候他是右手刀,左手拳的,所以别人都是左手的拳头要比右手的弱,可他却是恰恰相反。

喀嚓!

马文泉的拳头砸在了那黑衣人的手背上,发出了清脆的骨折声。那人的两手,不由自主的撞向自己的两腿之间。

而马文泉的脸上,也几乎是瞬间便被蹬上了。他一张嘴便是一口带了牙齿的鲜血,可见黑衣人这儿一脚用上了多大的力道。

两人的力量几乎是同时作用在了对方身上,马文泉的右手被迫松开了对方的脚,蹬蹬连退了两步。那黑衣人则是噗通一下摔了下去。这儿小子,人还在半空的时候,便已经翻起了白眼。在地上一摔,差点没晕死过去,一双眼睛内都满是血丝。

不远处的黑暗中,一双猫在了黑夜中的眼睛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微一缩,他将手里的夜视望远镜狠狠的一丢,恨恨的骂了一句:“天策?这儿个笨蛋,简直就是头猪,上面怎么会让他来执行这儿次任务……”

“杀!”狂熊趁机带人冲了出来。

“铁手哥,走!”狂熊路过马文泉的时候,大声提醒了一句。他知道这儿是个难得的机会,刚刚那名黑衣人明显是这儿些人的头,他的受伤,让其余的人已经出现了乱象。

机会稍纵即逝。

可马文泉没有动,他的衣服被一只带血的手指给勾住了。

他回头,是那名身上插着天策的小弟。

那小弟嘴唇嗫嚅,猛的将卡在天策上的手臂向上一挥,两截断掉的手臂便飞了起来。

他的脸已经扭曲成了一团,可是一双眼睛中却带着期待,轻轻的扫了天策两眼。

马文泉知道,他是要让自己带走这儿把属于老大,属于遮天的宝刀!

“兄弟,”马文泉虎目中滚出豆大的泪珠,他抱着那名小弟的肩膀,缓缓的伸出手,握在了天策的握手上:“我对不起你!”

马文泉眼睛红红的,握住了天策的刀柄,狠狠的向外一抽!

天策应手飞出,鲜血飞扬。

马文泉静静的将他放倒地上,全然不顾后面两名黑衣人挥刀朝他劈来。

罗纯此时正被两名黑衣人缠住,冷不丁的看到这儿一幕,禁不住大声惊呼:“铁手哥……”

青色的光芒,就在他的吼声中仿佛雷霆般怒了起来,它带着无边的杀气和愤恨,带起了一片的血雨。

两个想要趁机找马文泉麻烦的倒霉蛋,竟然被他砍去了四肢,削成了人棍!

马文泉却是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一把将罗纯向后推了一把,一边挥刀,后退,挥刀,就像是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肆意的宣泄着自己暴躁的情绪……

一时间吓的其他的人竟然不敢再向前,马文泉就这儿样带着刀,缓缓的后退。

狂熊等人也跟着警戒的盯着这儿些人,慢慢的向后退。

“你们还等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走?”马文泉也不回头,低声道。

“可是……”

“可是个屁,滚!老子一个人,若是想走,谁敢拦我?”马文泉高声怒骂。

“兄弟们,撤!”狂熊也知道眼下这个机会稍纵即逝,他狠狠的一跺脚,大手一挥,带了人就走:“铁手哥,俺发动了车子在下面等您……”

说着他还不忘托住了罗纯的领子,拖着他向下就跑。

糊涂和三名护法罗汉很自觉的留了下来,狂熊给他们的命令是保护好马文泉,现在命令既然没有解除,他们就必须要继续执行下去。

直到,真的死绝为止!

马文泉瞄了他们一眼,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歉意。

他不是不想走,而是他已经将要油尽灯枯了。此时的他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身上的伤和不断的厮杀,让他连走路都困难,更别说跑路了。

若是他也跟着跑,只怕狂熊等人非要再出一个人背着他不可。原本他们这些人就已经都是强弩之末了,还要照顾萧炎等人,若再背上他,怕是一个人也跑不出去。

因为马文泉很清楚,这儿些人的目的是来杀自己的。

只要他还在,便是狂熊等人真的跑了,他们也不会太在乎。可若是他也跟着一起跑,那狂熊等人势必会被一起留下。

果然,见到狂熊等人转身就跑,那些黑衣人立即紧张起来。可是见到马文泉并没有跑,只是带着四个人缓缓的后退,他们又放松下来。只是紧紧地跟着一起慢慢的靠近……

“杀,杀光他们!”刚刚被踹的那名黑衣小弟还两手捂着裤裆,坐在地上,眼中满是狰狞,显然,刚才他用手那一挡,作用并不大。

马文泉将天策撑在地上,他想要人将天策带回去,可糊涂等人却已经合身扑了上去。

马文泉回头看了一眼,见到狂熊等人已经跑的只剩下了一丝影影绰绰的黑色,马上就看不见了,不知哪儿里又来了力气,他哈哈大笑着冲了上去。

是啊,自己的妹妹已经安全了,狂熊他们也已经走掉了。而今晚,自己窝囊了一整晚,此时不出出这口恶气,他如何对得住山上倒下的那些兄弟?

“给老子去死!”马文泉手里的天策不断的飞舞,这儿把刀,一个锻铁的匠人倾心打造了三代的无上天刀,果然是锋利无比。

那青色的光芒,似乎带着一股让人失神的光芒,就这儿样掀起了肆虐的风暴。

对面的黑衣人,几乎就没有他的一合之敌!

马文泉控制着节奏,边打边往后退。不过他们的人数毕竟还是太少了,五个人,对付对面足足还有三十个的黑衣人,依然是太过吃力了些。

“我日你姥姥的!”糊涂身边的一个小弟趔趄了一下,便被一刀给捅在了地上。

糊涂想要去伸手捞他的空,便有两把钢刀插在了他的身上。那小子也同时将手里的斧子拍在了一人的膝盖上,从此以后,那人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了。

“不要恋战,边打边走!”马文泉握着手里的天策,沙哑着声音喊。

糊涂等人只是一个劲儿的叫骂,他们今天,倒下的兄弟实在是太多了。

“杀!”就在这儿时,对面的黑衣人后面突然乱了起来,就当马文泉不知所以的时候,一伙儿人还不断的喊着:“铁手哥,铁手哥……”

马文泉顿时来了精神,又来帮忙的了?

“老子在这儿!”马文泉笑呵呵的骂了一句,糊涂等人也是精神大振,一个个的振奋精神望去。只见一对神情彪悍的年轻人,带着口罩冲了上来。他们是从黑衣人身后摸出来的,人数并不多,只有十来个人,可是却各个精悍。

再加上他们出来的突然,那些黑衣人被杀的东倒西歪。

领头的一人,拿着一把陌刀,路过刚刚倒地的那名黑衣人的时候,噗的一声扎在了他的心口窝。那名黑衣人惊愕的望着自己胸口的陌刀,至死都是两眼瞪圆,竟是死不瞑目……

马文泉等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这群颇为神秘的人。

当先的一人走了过来,笑道:“是我!”

马文泉一愣,随即放下了戒备的天策,他只觉得有些怪怪的,可又偏偏一时弄不明白,只是皱眉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是不放心你吗……”说着那人走了过来,脸上笑眯眯的,可是手上的陌刀却悄无声息的朝着马文泉的胸口扎去。

噗!

陌刀毫不客气的扎在了他的胸口,马文泉脸上堆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两手猛的一推他,身子向后倒去:“你……”

他的身子重重的摔倒在地,手里的天策,脱手飞到了身后。

“噗噗噗!”

旁边的糊涂等人几乎在同时,被已经靠了过来的那些人,劈倒在了地上。便是有那没死透的,还要被补上两刀。可怜堂堂的几位社团忠勇小弟,竟然没有死在和人正面交锋的战场上,却死在了他们绝对没想到的人手中。

马文泉倒在地上,他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眼中闪动着一丝明悟的光芒。只是,此时他满嘴鲜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马文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着手上的鲜血在地上轻轻的划了一下。然后又一下,可马上他的手指便被踩住了。

“真抱歉,”来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可马上便被嘲弄和居高临下所取代。

他冷漠的望着躺在他脚下的人,淡淡的道:“本来,我也不想杀你,可你不死,遮天便不会乱,而我,也就没有机会,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

遮天,他竟然也是遮天的人?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遮天的人,而且是马文泉极为熟悉的人,马文泉又怎么会在刚才对他毫无戒备?

难怪刚才觉得有些不对,原来是他还带着口罩。马文泉微微拱起了身子,眼中满是说不出的悔意。鲜血,从他的嘴里大口大口的溢出……

小狼的宝贝儿子,已经五六天啦!哈哈,求祝福,嗯嗯,为了给俺家宝宝积攒功德分,咱决定冒死爆发啊!嗯嗯,保底三更,贵宾票100加一更,收藏五十加一更,推荐300加一更,盖章,嗯嗯,和贵宾雷同吧,上不封顶,今天小狼做好了爆发二十更的准备,就看兄弟们给力不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