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0章 兄弟之争

450章 兄弟之争 第二更

“你说,你若是不跟黑衣多好?”那人摇摇头,然后就要举刀。

忽然他觉得不对,猛的转过头,只见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软站出来一个黑衣人,妈的,今晚的黑衣人怎么这么多?

“你是谁?”他缓缓的沙哑着嗓音问。

“我是谁你不用管,那个人,你不能杀!”这儿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跟最先的那批黑衣人一样,全部都蒙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声音非常的低沉,仿佛故意捏着是那个字似得。

“哼哼,就凭你?”

“还有他们!”后来的这人忽然向着山下一指,山下人声鼎沸,显然是又有不少人上山来了。

对面的那黑衣人脸色这儿才变了,他看了一眼马文泉,见他已经没有了声息,这儿才多少放心了些。他身子一动就要将天策捡起。

那后来的黑衣人又蹦出一句:“你若拿刀,便先与我一战!”

把这儿人气的,他左右看了一眼,下面的那些人上来的很快,转眼间都要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了。此时的确不能再耽搁,不然一切就完了。

他恨恨的盯了对面的黑衣人一眼,伸出手,似乎想摸自己的脑袋,却又发现不妥,忙又放了下来。他转过身,临走前,脚悄无声息的对着马文泉的脑袋踢了一下,这才转身没入黑暗。

他用的力气不大,却足以让一个好好的人变成白痴。显然,他还是担心,马文泉并没有死绝!

后来的这儿个黑衣人显然没有察觉,他只是望了马文泉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今晚的这儿一切,他几乎都看在了眼里,对于这位遮天的大将,他从心里感到佩服。这儿是一个真正的汉子,只可惜,却被人给算计了。

“铁手哥,铁手哥……”来人显然上来的很慌忙,他们快速的冲了上来,却没有见到人影,只是见到一地的血腥和尸体,便先心中慌了。

“铁手哥呢,狂熊,你不是说铁手哥在这里,至少能坚持三两分钟的嘛,为什么现在见不到人,为什么……”来人是个面色黝黑的汉子,他身材高大,目光中隐隐的带着惊惶和暴怒。此时他一把拉起了狂熊的胳膊,大声怒喝,正是黄泉堂的副堂主,黑狼!

“我,我哪儿知道……”狂熊也吓的不轻,嗫嚅着不敢说话。

“这儿是老大的天策!”山炮瞥见了地上的天刀,顿时将刀捡了起来,诧异的道:“怎么在这?”

“不知道,一伙拦截我们的黑衣人……”

狂熊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名黄泉堂小弟的惊声给打断了:“铁手哥,铁手哥,黑狼哥,快,快来,铁,铁手哥……”

那小弟指着地上的铁手,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厮杀了一天,又满身的血污,刚刚隔的远,他们竟然没有认出这儿就是马文泉。

最重要的是,他们打从心里没有想到,马文泉竟然会成为这漫山尸体中的一员!

“铁手哥?”黑狼被吓了一跳,他一把推开狂熊便冲了过去。只见马文泉面色苍白,嘴唇发青,两眼禁闭躺在地上,鲜血已经浸满了他的身体。

“铁手哥,铁,铁手哥……”黑狼已经被眼前的这儿一幕给吓呆了,他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伸出手,想要去抚摸马文泉,却又不敢,像是生怕打断了他的熟睡似得。

黑狼两拳紧紧的握着,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儿个人,这个已经没有了一点生机,不会笑,不会说话的那个人,会是他的铁手哥。

“你小子,要记着,真正的一个上位者,靠的不是拳头,而是头脑。你要学会用脑子,懂吗?”

“这儿事情就交给你了,什么,欺负?你小子别不识好人心,我这儿是磨练你,懂吗?将来有一天,老大会将你提拔起来,掌管一个堂口的,你不学会处理这些事务,以后怎么独当一面?老大将你交给我,便是要我训练你,总之你听我的就是了,老子不会亏待了你……”

“跟我学本事儿?好,那我就教你一手不传之秘。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雕刻吗?因为雕刻会让一个人的心静,手稳,当有一天你达到心到意到手到,心手合一随心所欲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杀人就像雕刻一样简单。”

“哎呀,算了,你看你这笨头笨脑的样子,雕刻是学不会了,出去劈刀吧,对着木头人,一天劈出一万刀。嗯,坚持上三年,你若有所领悟,便算是出师了……”

黑狼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跟马文泉这儿半年多来的一幕幕,别人眼中,马文泉或许冷漠,冷冰冰的难以接近。可是真正跟他接触,亲近的却知道,其实他很好说话,甚至,有些温柔!

可是,曾经的那个像是兄长一样包容着他,指引着他的人,现在却冷冰冰的躺在了地上!

“啊!”黑狼突然爆喝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抓过狂熊的领子,一拳砸了过去。

砰!

狂熊那硕大的身躯被砸的一个趔趄,当啷,那柄纵横敌阵都没有松开过的禅杖落在了地上,他却没有气力去拿。

鲜血从他的嘴儿角流出,他也不去擦,他就是这儿样紧紧的盯着马文泉,这儿个血雨腥风中闯过来的男人,这儿个拿着一个禅杖敢跟一群人死磕,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爷们,此时却是泪流满面!

“怎么会呢?我和兄弟们明明将他接应了出来,怎么在这儿个时候突然就没了呢?”狂熊喃喃的望着马文泉,他想不明白。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没有杀死的人,怎么一转眼,竟然就倒下了?他倒下了,那,那些在山上,在刀光中,在绝望的吼声中爆发的汉子,又算什么?

他们心甘情愿,恨不得以身代替,前仆后继甘心赴死,为的不就是能将马文泉,能将他们的铁手哥接出来吗?

可他,怎么到最后还是死了呢?

“狂熊,你个王八蛋。枉我一向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是个能交心的爷们,可你他妈的将铁手哥丢下就跑,你贪生怕死,你他妈的能对的起老大吗?你能对的起铁手哥吗?狂熊,你他妈的就是个孬种,一个孬种……”黑狼指着狂熊,声音沙哑的骂了起来。

“黑狼,你他妈的说话要拍着良心!”在旁边发现了糊涂的尸首,正蹲在那里无声哭泣的护法罗汉老猫,再也忍不住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黑狼面前,照着他的胸口便狠狠的推了一把,大声道:“你凭什么说狂熊哥孬种,凭什么?”

黑狼两眼顿时猩红一片,他恶狠狠的盯着老猫。他带来的那些人,也一个个的红着眼睛,一个个像是野兽般盯着老猫。

老猫却是毫无惧色,他哈哈大笑着道:“怎么着,你们还想杀了老子是怎么着?来啊,老子就在这儿里,来啊,往这儿里捅?来啊,看看老子会不会真的怕死,来,来啊……”

说着说着,他已经泪流满面。

他指着黑狼,指着地上的那一具具的尸体,步履蹒跚的跳了过去:“你看看,啊,你们他妈的都睁开眼睛看看,这儿是什么?这是什么?啊,你们看看,你们认识吗?这儿是我的兄弟,是我们血斧堂的兄弟!”

“他们怕死吗?啊,他们怕死吗?你看看老子身上的伤,看看熊哥身上的伤,老子怕死吗?你们,你们没有良心,你们没有良心……”

说着,他再也没有了气力,就这儿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的就像个伤心的孩子。

边哭边断断续续的抽泣着:“三十……三十二个……个兄弟,就……就剩下我们几个了,你……你还要朝他们身上扣屎盆子……你……你不是人你,没良心……你……你将他们赔我,你将他们赔我……”

黑狼说不出话来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里堵的难受,旁边一干黄泉堂的手下,也纷纷红着眼睛,有的还偷偷的抹泪。

来的时候,狂熊等人的模样他们都看见了,若不是有这儿些血斧堂的兄弟们在这里拼命,毫不客气的说,他们的铁手哥或许早就没了。

就当黑狼嗫嚅着想要解释两句的时候,忽然一声细微的咳嗽响了起来。

“咳……”

声音不大,可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不啻与一声惊雷。

黑狼等人豁的转过头,便连抽噎的老猫都不出声了。跪在马文泉身边的一名小弟猛的站了起来,颤抖着的手指着马文泉,大声道:“他还活着,黑狼哥,老大还活着,铁手哥还活着……”

黑狼一把拨弄开他,大声道:“送医院!快,送医院……”

“不行,他现在身上受了太多的伤,根本经受不起路上的颠簸!”狂熊凑了过来,拿手背一擦脸上的泪珠,阻止道。

黑狼等人现在是关心则乱,一个个的瞪眼道:“那怎么办?”

“那怎么办?”

“止血,必须马上止血,这儿样,下面的车马上就开过来了,你们几个,去搜索其他还有活口的兄弟,我马上通知冰疙瘩,让他安排医院里的医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在,这样还可以节省时间!”狂熊想也不想便连声道。

“快,上去救人,只要还有气的兄弟,全部都送医院,你们给铁手哥包扎,小心点,妈的,小心点……”黑狼忙依言行事。

太不给力了,我实在很想来十更啊,没有贵宾嘛?难道大家都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