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2章 抢救

452章 抢救 第四更

炮弹急忙转过头,看见邵洋跟一个威猛的汉子一起走了进来,急忙道:“船哥,电梯在这儿边。”

邵洋干脆道:“带路。”

虽然他要是走楼梯的话,也会比电梯快上那么零星半点的,可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体力,因为他的战斗还没有开始。

韩雨一口气跑到了八楼,只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当他出现在病房外的时候,黑狼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这才走了过来。

“老大!”黑狼红着眼睛,右手成拳头抵胸施礼。

韩雨摆了摆手,微微喘息着轻声道:“等老船上来了,再说。”

说完,便径直走到了走廊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旁边那鲜红的写着急救两字的抢救室。

邵洋上来了,他只比韩雨晚了一小会儿。

“情况怎么样了?”邵洋一上来便直接开口道。

“还在里面抢救着呢,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黑狼苦着脸小声道。

邵洋沉声道:“工作服都准备好了吗?”

黑狼急忙推开了旁边房间的门,里面早就有两个小护士在那里待命了。邵洋只是瞟了她们一眼便走到旁边,拿过手套往手上带着,嘴里淡淡的道:“帮我换鞋!”

那两个小护士顿了一下,这儿才动了起来,显然黑狼早就已经吩咐过她们了。甚至,在这儿之前,她们便一直在训练怎么才能帮着一个主治医生在穿戴方面缩减时间,哪儿怕一秒钟!

不到三十秒钟,邵洋便换好了工作装备,举步朝着抢救室走去。

“老船!”韩雨忽然叫住了他,他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那抢救室上的危字,然后重重的一鞠躬:“拜托你,一定要救活铁手!”

“拜托您,一定要救活铁手哥!”黑狼鞠躬,带着哭腔道。

“拜托您,一定要救活铁手哥!”旁边一干身穿灰衣的黄泉堂小弟,纷纷躬身。

一时间,整个走廊里全都是躬身行礼的灰色汉子。

就连不知道马文泉是谁的武柏,也在卓不凡弯下腰的时候低下了自己的头,他是被这儿些人之间那种似乎可以看的见的兄弟情谊给感动了。

邵洋转过头来,目光从韩雨等人的身上扫过,然后转身,淡淡的道:“我是医生,不是上帝!”

说完,便走了进去。

韩雨慢慢的抬起头来,呆呆的愣了一会儿,才有些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凳子上。

邵洋话里的意思他明白,医死人生白骨,那是上帝的活,他只是个医生,只能救还有救的人。

说来说去,还得看马文泉现在的情况。

韩雨颤着手从兜里摸出烟盒,叼在嘴里,点着,抽了一口这儿才淡淡的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老大,”黑狼吞了一口唾沫,他从来没有见过韩雨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韩雨虽然表现的非常平静,甚至是冷静的有点儿让人无法想象,可他总感觉心里慌慌的。他有一种直觉,眼前老大的这种平静,才是最为可怕的。

“事情,事情是这儿样的。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铁手哥接到了电话,说是萧炎遇到了麻烦,铁手哥便让我看家,带了罗纯等人直接朝着白马山赶去。当时铁手哥骑着他的机车,走的最快,到的最早。”

“本来,有着罗纯和黄泉战队在,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结果,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也不见人影,我给铁手哥打电话也打不通,我这儿才意识到出事了。慌忙带了兄弟们就去白马山,等,等我到了那里的时候,铁手哥已经躺在血泊里了……”黑狼红着眼睛,小声道。

韩雨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猛的睁开:“胡来呢,他在干什么?”

这儿是韩雨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黑狼顿了一下才道:“和尚哥将狂熊和整个血斧堂的精锐,护法罗汉都派了过去,等我去的时候,那些兄弟们也都,也都战的差不多了!”

“狂熊也受伤了?”韩雨的眉头皱了起来。

“前后都有刀伤,失血过多,也在抢救,好在暂时没有性命危险。”黑狼说完,噗通一下跪在了那里,低头带着哭音道:“老大,您惩罚我吧,我没有保护好铁手哥,您宰了我吧!”

韩雨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目光没有了焦距,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他就这样发了一会才轻轻的叹了口气,淡淡的道:“如果,宰了你能让铁手活过来的话,老子现在就动手。”

“起来吧,我有些累了。你就不要让这么多人都留在这儿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韩雨摆了摆手道。

黑狼站了起来,小声道:“老大,您就让我们在这守着吧,铁手哥生死未卜,我们大家心里不安……”

韩雨抬起头,望了他一眼,忽然笑了。

这儿诡异的笑容,看的不少人心中一跳。很多人都担心他会暴跳如雷,却不想韩雨却柔声道:“臭小子,天还塌不下来。回去吧,将受伤的,阵亡的小弟都统计出来。受了伤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许他们再死!至于死了的,先集中起来,暂不火化,好生照料。”

说完了这儿几句话,韩雨像是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似得,低低道:“去吧,这儿里有我!”

黑狼终于看出了韩雨的疲惫,他狠狠的点了点头,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这才带头向外走去:“走,都回去,回去……”

所有的小弟都不再说话,默默无声的向外走。

转眼间,整个楼道中就只剩下了韩雨,武柏,卓不凡三个,外加火影。

韩雨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突然失控了似得,一下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手指间夹着的香烟都不断的颤抖着,脸色透着一股青白。

“大哥!”

“大哥,你怎么了?”武柏和卓不凡两人急忙惊呼。

韩雨嘴角一动,似乎想笑,可那神情却比哭还难看:“没,没事儿。”说着他还想要去抽烟,可是那烟竟然从他的手指缝里掉了下去。

他那镇定的可以用手拧断定时炸弹,可以拧断敌人的喉咙,可以掌握着成百上千人的生死而依然稳如泰山的手,此时竟然抖的恍若筛糠一般。

卓不凡吓坏了,他慌张的道:“大哥,你等着我去叫医生,医生……”

“别叫!”韩雨强行用手打了他一下,制止了他的这儿个举动,有些吃力的道:“我,我不过是有些累了,扶我到上面坐好,休息一会儿就,就没事儿了。”

武柏忙将他扶好,韩雨将两手搭在一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确太累了。

开快车虽然很爽,可是那种超越了正常速度的极限驾驶,尤其是行驶在正常通行的高速公路上,而不是专门的赛道或者无人区,对于一个人的意志力和精神的考验实在太大了。

他和老船是来救人的,所以必须得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加快速度。或者说在尽可能开快的前提下,还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路上,他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每一个拐弯,超越,都好像是经历一场生死考验似得。

毕竟,开这儿么快的车,他也是第一次。

以至于这儿一路下来,他就好像跟人玩了半个小时命似得,浑身的肌肉也因为长时间的绷紧而此时却突然放松下来,而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他刚刚叫黑狼等人走,也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这儿一幕。

他是遮天的老大,是黄泉堂的老大,铁手已经倒下了,那他这儿个老大就必须要顶起来。若是连他都倒下去,那对于他们来说,天才是真的塌了。

韩雨幽幽的吐着气,尽量将一切的担忧,生死都排除脑外,按照无名心法的功诀,缓缓的调息起来。

咚咚咚,脚步声响了起来。

胡来汗流浃背的跑了上来,一出现便大声道:“铁手呢,铁手怎么样了……”

卓不凡急忙走了过去,用手指了指韩雨,低声道:“别吵,大哥睡着了。”

韩雨的眼睛缓缓的睁开,瞄了胡来一眼,淡淡的道:“你嚷什么?”

胡来走了过来,尴尬的道:“对不起,老大,俺,俺不知道你在这儿里。你刚才给俺打电话的时候,不是在天水吗?怎么这么快就到这来了?”

韩雨轻轻的掸着自己腿上的土,他的手虽然还在抖,却已经很细微了。不是用心绝对看不出来。

他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上,淡淡的道:“不是我快,是你太慢了。”

“俺这儿路上遇到了拦路的,他妈的,东海帮的那伙王八蛋,我一定不放过他们。老大,我这儿就回去,集中兄弟们,杀向东海帮。”胡来杀气腾腾的一下跳了起来,转身便要走。

韩雨冷声道:“回来,在铁手的情况确定下来之前,你少给我惹麻烦。”

胡来只好讪讪的走了回来,坐在韩雨身边,两手在腿上轻轻的擦着,忐忑的望了抢救室一眼,不安的道:“铁手现在怎么样了?”

韩雨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眼,连手都懒得抬一下,任由烟灰这儿么慢慢的加长:“不知道,老船已经来了,还在抢救中。”

胡来也不说话了,他目光中瞄了瞄那猩红刺目的急救两字,心中除了和韩雨一样担忧之外,还有一丝愧疚。

他从凳子上走了下来,两腿盘膝坐在旁边,第一次宝相**的撵动起了佛珠,嘴里低声诵经。这儿还是韩雨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知道他这个花和尚,原来真的会念经。

韩雨躺在椅子上,叼着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只有他嘴角的那点猩红,不时的闪烁。

鲜花在那儿里啊,鲜花在哪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