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3章 邵洋的警告

453章 邵洋的警告 第五更

卓不凡和武柏就坐在地上,卓不凡靠着火影,轻轻的梳理着它的毛发。

火影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眯着眼享受着。

武柏则默默的在那里坐着俯卧撑,一下,一下,整个走廊似乎顿时安静了下来。

时间,就这儿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卓不凡只知道韩雨手底下的烟头,已经落了蒲扇般大的一片,整个走廊内,都是这儿种淡淡的烟。

可他看的出来,这儿一次老大似乎没有吸,他只是点着,放在嘴边叼着,就好像婴儿吮吸奶瓶一般,仿佛只是想要从这个动作中汲取让他心安的力量似得。

而他,也已经将火影的耳朵上的毛,数出了无数个的九根。嗯,他本来是想着将这些数字加在一起的,可是数着数着便忘了。

于是,火影的耳朵上的一小撮毛,被他翻来覆去的数啊数,到最后越数越少,已经露出了里面淡淡的红色,竟是被拽秃了。

可怜火影只顾得着享受他的安抚,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理发了一次。

卓不凡之所以数数,并不是无聊,而是怕自己胡思乱想。

当病房中有人让你等着的时候,要么你能像胡来一般念经祈福,要么便只能给自己找点无聊的事情做。不然,单单是那种压抑不住的胡思乱想,便能将人压的崩溃。

等待,实在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

就当卓不凡手边的那个小耳朵即将无毛可数的时候,就当韩雨手里的一根香烟再次要烧尽的时候,就当武柏在那里做着俯卧撑,将他身下的那一片地都弄的湿淋淋的要变成溪水的时候,火影的耳朵忽然竖了起来。

接着,便是韩雨和胡来猛的睁开了眼睛,武柏跳了起来,卓不凡猛的抬起了头。

不过,他们都没有冲动。

因为刚才医生护士进出的次数太多了,他们每次出来都是拿着换洗的纱布,或者朝里面送药物的,至于马文泉究竟怎么样了,他们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这儿一回,却跟前面不同,因为这儿一回出来的是邵洋。

韩雨一看见开门的那双苍老的手,便已经跳了起来,烟灰落在了他的胸口,他却根本就没有察觉。胡来则依然坐在那里,可手里的佛珠已经被捏的咔咔作响了。

卓不凡和武柏则站在旁边,默默的瞪圆了眼睛,望着邵洋。

韩雨嘴巴不断的动着,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韩雨忽然发现,自己也有懦弱的时候,懦弱的连简单的一句怎么样,也不敢问。

他害怕得到的答案是抱歉,他害怕邵洋向他露出遗憾的眼神,他害怕马文泉被人就那样推着走了出来,甚至,他们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好在邵洋实在是通情达理,他不用猜也知道韩雨问的是什么,直接道:“你放心,他还没有死。”

韩雨眨了眨眼,目光中露出惊喜的神色。卓不凡已经跳了起来:“太好了,我就知道铁手哥不会有事儿的。”

邵洋却又淡淡的继续道:“也没有活!”

韩雨顿时愕然,他狠狠的瞪着邵洋。卓不凡也呆呆的望着他。

“你瞪我也没有用,”邵洋径直走到刚才的凳子上坐下,将手伸进韩雨的兜里,摸出烟盒来叼出一根给自己点上,闭上眼睛仰脸吐了一口青烟。显然,这儿么长时间的手术,对他来说一是不小的负荷。

再吸一口,邵洋这儿才轻轻的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铁手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便是我竭尽全力,也只能暂时吊着他的一口气而已,至于能不能活下来,最后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喀嚓!

胡来生生将自己手里的玉石佛珠给捏的粉碎,他蹭的一下跳了起来,一把握住了邵洋的领子,厉声道:“不可能,铁手这儿家伙精的像个猴子一样,身手比俺也差不了多少,他怎么可能受那么重的伤的?怎么可能?你肯定是看错了,你再回去给看看,你再回去给看看……”

一般贪酒好色的男人都不会太坏,胡来就是这儿样。他平时便喜欢说笑,经常笑呵呵的,在社团中也算的上是老好人了,还从来没发过像眼下这般大的脾气。

邵洋手腕一动,一根石针便刺在了胡来的肩头。胡来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邵洋轻声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便是你,身上挨了四五十刀,还被一刀伤及肺腑,你就能活的下来了吗?”

韩雨身子微微一颤,这儿才像是灵魂归位似得,缓缓的转过了头,一开口,那沙哑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你说,他中了四五十刀?”

邵洋嘴里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抹轻松之色,刚才的韩雨分明是因为过度的担忧和兴奋,导致了胸口堵住了一口气,顶在了他的胸部不上不下。他若是贸然施救,引起韩雨心神失防,喷出心血,那便麻烦了。

好在经过胡来这么一闹之后,他竟然自己调整了过来,虽然声音沙哑难听,可上火的小事儿跟他的身体本元比起来,总归是一桩小事。

邵洋重新坐下,低声道:“只怕四五十刀还是少的,虽然医院已经备足了他用的血浆,可是他自身血液的流失毕竟已经危急到了生命。而且,有一刀正中他的胸口,伤到了肺腑。这儿一刀才是真正最为致命的!”

“正中胸口?”韩雨眉头皱了起来,以马文泉的身手,能够正面刺中他要害的人,只怕不多。东海帮,难道也有这等高手吗?

邵洋目光一闪,淡淡的道:“正是,不过……”

他拉长了声音,目光却是微微一垂,不说话了。

胡来忽然身子一晃,淡淡的道:“老大,那我先到那边去。”

“大哥,我们也去了!”卓不凡和武柏两人也低声道。

韩雨依然脸色阴沉,并没有点头,却也没有阻止。胡来缓缓的转过身,脚步踉跄着向前走去,看背影分明是一瞬间颓废沮丧了许多。

他胡来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邵洋一定从马文泉的伤口上看出了什么。只是,却有意避讳着他。至于卓不凡和武柏的离开,却只是陪着他罢了。他们两个都是跟着老大一起从天水市来的,能有什么嫌疑?

只是,那个老船怀疑我也就罢了,难道连老大也怀疑我会害铁手吗?胡来心中酸涩难当,更多的却是为了马文泉。他握着自己的拳头,目光中闪过一抹悲伤,还有一抹愤怒,只是,却偏偏爆发不得。

他脚步沉重,自从离开了少林寺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儿种沉重的迈不开步子的感觉。

韩雨有些抱歉的望了胡来的背影一眼,他也想喊住和尚,只是话到嘴边终究又停了下来。邵洋为人一向稳重,他既然不想让胡来听,或许是有他自己的理由。

再说,马文泉受伤生死未卜,这件事情本来就有些蹊跷。更重要的是,韩雨眼中光芒一闪,露出了一抹森冷的杀机……

“黑衣,铁手受的伤,是陌刀所为。”这是邵洋的第一句话。韩雨身子微微一震,凝神盯了他半晌,才缓缓的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邵洋点了点头,又道:“从当时刀口的伤势来看,那人应该距离铁手很近,而且,铁手应该完全没有防备。”

韩雨两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细线,邵洋轻叹道:“刀口是向上的。而且,铁手并没有反击。因为,伤口很平滑,没有挣扎的痕迹,如果他还手的话,那刀口会有横向切口才是!”

邵洋的话说的很明白了,邵洋的意思也说的很明白了:这,是熟人所为,遮天有内奸!

韩雨笑了,他摇头道:“不可能,我的兄弟们跟我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我们是兄弟,你知道什么是兄弟吗?兄弟不是只能在一个碗里喝酒,一个锅里捞肉,而是能知根知底,交人交心。是你能拿出自己的家底子放到他那里,还丝毫不用担心,能将自己的命放到他手里,也依然从容的人!兄弟不是一句话,一个称呼,而是一种交融,血脉相通!”

邵洋淡淡的道:“我说的已经够多的了,其实,我只负责救人就行,而不是替你得罪人。你既然这儿么相信你的兄弟,那你就让铁手起来吧,我也不用为他治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他还要去下面看看其他的伤员,除了铁手之外,狂熊,萧炎,等人的伤全都需要处理。虽然医生已经帮他们处理过了,可他总是要挨着检查一番才能放心。

韩雨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呆了。

接着,马文泉被推了出来。韩雨静静的盯着他,他的脸色苍白,头上带着氧气罩,头上插着好几根石针,至于身上,缠满了白色的纱布,仿佛木乃伊似得。

韩雨静静的望着他,隔着氧气罩还是能够看的见他苍白的脸。在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辩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那些慷慨激昂的话他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马文泉倒下了,他的伤口,是亲近的人刺伤的。这儿是事实,在这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说的再多又有个鸟用?

韩雨静静的从医生手里接过推车,缓缓的推着他进了病房。

胡来等人跟着走了进来,他们默默的望着马文泉,原本一个龙精虎猛的汉子,此时却毫无一点生息的躺在**,这儿场景,看的人心酸。

“小凡,在这儿里看着。”韩雨淡淡的道。

卓不凡点头,韩雨拧身走了出去,胡来很自觉的跟在了他的身边,老大没有叫他留下,他自然要跟着。

“老大,老大……”到了下面的大厅,墨迹等人已经赶过来了。

韩雨瞄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你们来的正好,暗蛇,从现在开始,你和墨迹,狼牙,山炮三人,在这儿里守着,裁决堂的小弟,控制整个医院,所有的医生,从现在开始不得离开医院。尤其是铁手那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探视。”

说完,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武柏跟他们点头后,也跟了出去。胡来讪讪的站在那里,跟谷子文等人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终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等到了外面,韩雨已经上了车子,离开了。

胡来愣愣的一个人坐在医院的外面,望着夜空发呆。他的光头在星光下,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满是伤痕……

咳咳,明天是三更,是五更,还是八更捏??嘿嘿,兄弟们说了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