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4章 遭遇狙击手

454章 遭遇狙击手

韩雨上了车,直接去了白马山。这儿里,依然还有不少遮天的小弟在默默的打扫着战场,血腥味,浓重的让人作呕。

韩雨和武柏下了车,径直朝着上面走了过去。

黑狼早就接到了命令,早早的就在那里等着了。

“老大,这儿就是当时发现铁手哥的对方,一直都有兄弟们在这儿里守着,从没有离开过人。”黑狼声音低沉道。

韩雨缓缓的看着四周,然后低下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当时,铁手是怎么躺的?”韩雨哑声道。

“这儿样,他当时就躺在这儿!”黑狼小声的比划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老大,铁手,铁手哥他……”

韩雨随手一摆:“还在昏迷,没醒。”

黑狼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虽然没有醒来不算什么好消息,可好歹不是坏消息啊,有老船在,铁手哥一定会没事儿的。黑狼悄悄的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句,然后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心情一松,他的声音微微抬高了些:“那狂熊呢,老大,他们醒了没?”

“没有。已经让医生给他们打了安神的针,大概会睡到明天下午。”韩雨说着蹲下身子,竟然学着黑狼刚才比划的方向躺了下去。

因为黑狼怕韩雨来了之后要查看这儿里的情况,所以这儿四周十多米的地方,除了还有气的遮天小弟被救走了之外,其余的无论是鲜血,刀子,还是遗体,全都没有动,尽力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而如今,韩雨竟然躺了下去,难免要弄一身,黑狼禁不住出声道:“老大……”

韩雨却不理他,就这儿样躺着。冰冷的路面,将透骨的寒意带了上来,恍若死神的呼吸。

韩雨静静的躺着,望着头顶已经出现了繁星弯月的天空。

冰冷的光芒倾泻了大半个夜空,却让这儿夜色显得更加冰冷和黑暗起来。

韩雨幽幽的吐了口气,这本来就是一条在刀锋上跳舞,跟死神并肩的道路。在这条路上,马文泉会死,他也会死。每一个人都不敢保证自己将会是永远的胜利者。

可这儿又如何?只要他还活着,只要遮天还在,敢动他的兄弟就不行!

韩雨扭过头,静静的望着路面,鲜血泥泞,暗的让人心慌。

他重新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便看见一具具黑衣人的尸体。

他将尸体左右翻着,有许多黑衣人是正面中刀,可也有十几个人些明显是背部受伤,向前摔倒的,他们睁大了眼睛,手里的刀锋甚至还没有转过来,可见在他们受到袭击的时候,是多么的惊讶。

这儿种情形,距离的马文泉他们越远,越明显。

韩雨闭上了眼睛,脑海里闪现出这儿么一副画面:马文泉带着人边战边退,眼看着就要走脱的时候,忽然从黑衣人后面出现了另一伙人。这儿些人出来之后,从背后偷袭了黑衣人。他们招式狠辣,阴毒,全都是一刀毙命,黑衣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被趟出一条血路。

然后,后出来的这儿一伙人走到了马文泉身边,马文泉显然认识他,又见他出手帮忙,并没有怀疑什么。等这儿些人靠近之后,突然发难!马文泉结果被杀的措手不及,染血倒地!

只是,那后面的这个人,是谁?

韩雨默默的从豆米摸出烟,闭着眼睛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猩红的光芒恍若萤火虫的屁股似得,在夜色中闪了起来。

韩雨猛的睁开了两眼,快步的重新走到马文泉最后倒下的地方,重新躺下,他将自己的两手从胸口让让开,然后目光一瞟,嘶声道:“手电!”

黑狼急忙过来打着了手电,光芒打开,韩雨刚想低下头观看,忽然眼角似乎有一道冷光闪烁。

韩雨脸色一变,他身子向后狠狠的甩了下去,同时猛的一脚将对面的黑狼踹了个跟头。

啾……

子弹,带起了一道热浪从他的嘴边飞了过去,将他嘴里的香烟打掉了半截。子弹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刺耳的低吼。

韩雨在快要倒在地上的时候,用手一撑,然后转了几个圈。

他吐掉半截烟头,厉声喝道:“趴下!全都趴下!”

黑狼才撅起一个屁股,闻言忙又缩了回去。跟着大叫:“趴下,原地趴下……”

旁边发现了不对,想要过来的黄泉堂小弟们,因为都带着耳麦,听见了黑狼的命令后,忙不迭的趴了下去。

雷明顿M4A1狙击步枪,方向,东南三十二度角,距离,四百二十七码。

韩雨的眼睛在夜色中前所未有的明亮,曾经在战火中锤炼的本能重新占据了他的身体。

“黑狼,命令所有人不得妄动,这是狙击手!”

“知道了,老大!”黑狼也发现事情不对了,他妈的,那东西打在水泥地面上,竟然掀起了碗口般大的一个坑。这儿要是落在人身上,可想而知。

韩雨在黑狼回答之前,两手在地上一撑,然后,身子猛的跃起,接着便是一个翻滚。

啾!

子弹,在擦着他的衣服打在了空地上。韩雨的身子却已经像是一支离弦之箭似得,冲出了十米开外。

然后,黑狼便看见他像是一条毒蛇似得,身形在奔跑中,不断的发出一种违背人类常理的扭曲!

啾!

又是一枪,韩雨明明该是向前的身子,却不知怎么的突然顿了一下,结果那子弹便打在了他的前面,几乎是贴身而过!

啾啾!

这儿回是接连两抢,可依然打空了。

那感觉就好像是对面的狙击手在有意的跟他配合似得,那种高度的默契,让子弹每每都是擦着他的身体,不是落在身后便是落在身前。

“妈的,太帅了!”黑狼翘起头,望着韩雨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韩雨眯着两眼,目光中露出一丝狂热的战意和冰冷的杀机。此时的他,重新化成了那个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杀神兵王。

啾!

“五,再有三枪,便是你的死期。”韩雨心中暗自算计着对方出手的频率,冷哼一声,身子猛的方向一转,从一棵树后冲了出去。

在白马山公路的两边,便是白马山延绵的山体。满山的杨树,雨树、合欢、龙牙花、刺桐、广玉兰、苏铁,此时互相纠缠在一起。

子弹,正是从远处黑漆漆的丛林中打出来的。

当初,马文泉之所以没有带人上山逃命,是因为山两边早就被东海帮的小弟所占据。他们若是朝山上跑,还是仰攻,将比正面厮杀更为被动。而且容易分散,被各个击破。

可此时的韩雨,在丛林里却如同鸟翔天空鱼入大海一般。他快速的前进,躲闪,停顿,每一个树枝,每一片树叶,非但没有对他的速度造成什么困扰,反而然他更加的灵动,恍若猴子一般。

“又是假动作,八嘎!”井边秒设见又一枪打空,恍若见鬼似得抬了一下头,然后忙将眼睛凑到了狙击镜中。

在他的狙击镜中,韩雨的动作清晰了许多。可只有他知道,这儿种清晰只是一种假象。

他现在的每一个动作,全部都是由三种假动作构成,让他根本无法捕捉!

眼见人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一百米内,井边秒设也顾不得其他,连声喝骂,狠狠的扣动了手里的狙击枪!

砰!

砰!

子弹仿佛不要钱似得飙射而出,只是,当一名狙击手的心都已经乱了,自信都已经没了,勇气都已经消耗殆尽的时候,他打出去的子弹还能杀人吗?

没人知道答案,不过若将这儿个人换成是韩雨的话,答案是,不能!

井边秒设眼见韩雨在二十米外的时候,匆匆的开了最后一枪,他眼中便再也没有了一丝人影,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难道打中了?

他紧紧的瞪圆了眼睛,便在这儿时,他突然像是被毒蛇咬了一下似得,猛的转过头来。

然后,他便看见韩雨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的身后。

长时间的剧烈奔跑,并没有让他韩雨喘息剧烈,脸色通红,他只是鼻梁上微微带着一层细汗,鼻翼微微张着。

“打的挺过瘾啊!”韩雨笑笑。

“八嘎!”井边秒设怒吼一声,随手从腿边抽出一把三棱军刺便向韩雨刺了过去。

“打枪你不行,玩刀,你就更不行了。”韩雨两眼轻轻一眯,左手猛的一把叼住了他握着三棱军刺的手腕,轻轻的向上一折。

喀嚓!

白森森的骨头一下便暴漏在了森冷的夜色中,他张大了嘴儿还没叫出声来,韩雨的腿一抬,他的脚便从自己的肩膀后面甩了上来,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将他重重的踹了出去!

韩雨右手探出,在他挣扎着起来之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冷声道:“告诉我,谁让你来的,我便让你少受点罪!”

井边秒设嘴里已经满是鲜血,可这儿狗日的明显是个死硬分子,目光坚硬。

他狠狠的瞪着韩雨,右手却悄悄的摸出了一把匕首,然后,狠狠的朝着韩雨的胸口捅了过去。

韩雨却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有这儿一招似得,身子向后一退,右手一抄,然后狠狠的往回一送!

噗!

那匕首便刺入了井边秒设的心口。井边秒设瞪大了眼睛,然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真是抱歉,我今晚心情不太好。”韩雨拍拍手,然后走到了自己丢衣服的地上,在最后,井边秒设打中的,正是他抛出的这件风衣。

韩雨拍拍衣服上的土,便往身上穿。

就当他才伸进去一只袖子的时候,突然,旁边的四棵树后,四把锋利的长刀对着他狠狠的劈了下来。

这儿四把刀,拿捏时机令人叹为观止,韩雨已经干掉了自己的目标,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都是最放松的时候。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来了!

四把长刀,带着死神的呼啸,就这儿么突兀的降临,显然是要致韩雨与死地!

韩雨表情错愕,眼神迷茫,仿佛完全被眼前的这儿一幕给弄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