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5章 杀人取证

455章 杀人,取证

那几位长刀的主人见状大喜,纷纷目中精光闪动,手上的长刀纵横呼啸。一奔韩雨的头颅,一奔他的胸口,后面两人则分别劈向他的左右,封住了他的退路。

就在这儿时,韩雨的眼中猛的闪过一抹精光,所谓的错愕,也被一丝冷厉所取代。

正对着他的那两名黑衣人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已然迟了。

韩雨穿了一只袖子的风衣猛的一甩,朝两人着了上来。

然后,他挑起身来,两脚前后踹向两人的胸口。

后面的两人慌忙救援,人在半空中的韩雨,在右手边一按,青色的光芒便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一般,飞了起来。

当当的声音连绵不绝,青色的光芒将两柄长刀弹了起来。

后面的两人只觉得刀身仿佛被重锤击过似得,不断的敲打在他们的长刀上,震的他们手臂发抖,虎口发麻。五指不由得松开,两道刀光扑棱棱的插在了他们身后的两棵树上。

后面的那两名黑衣人,则被韩雨一脚踹的吐血,摔倒在树下。

韩雨右手斜指大地,一抹青色便静静的停在了他的手里,正是天策。

早在刚刚见到他没多久,黑狼便将这儿宝刀给他拿来了,说是马文泉抢下来的。

韩雨当时还感慨了半晌,才重新放入腰下,想着凭此刀替铁手报仇雪恨。不想现在就用上了,他冷冷一笑:“看起来你们跟这几棵树挺投缘的吗,刚刚才从树后扑出,现在就又回去了。”

“你们是倭国人吧?先说说,来这里干嘛,我便饶你们一命!”

“啊!”那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爬起身来,丢了家伙的那两个,握着拳头便朝上冲。后面的两人则举着刀,连嘴角的鲜血都不擦一下。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便成全了你们!”韩雨眼中寒芒闪动,对于这儿些曾经来Z国烧杀抢掠,对他的祖辈犯下了滔天罪行的倭国人,韩雨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东方之怒中流传最广的一句话便是,倭奴,亡我之心不死!

这儿样的人渣,杀一个,日后便少一个来凌虐自己的后世子孙!

韩雨说话声中,人已经绕到了空手的一名倭国人身后,手中的天策一横,便要抹了他的脖子。这儿人忙将两手朝天策抓了过来,脚下同时向后狠狠的一踢。

可那天策是多锋利啊,他用手一抓那能有好吗?只听噗的一声,十个手指头便掉了八个,

可这儿货也的确够狠,他竟然张大了嘴儿,一低头,将天策给咬住了。

便在这儿时,韩雨已经一脚踢在了他的脚心上。

咔咔一阵声响,他满嘴的牙齿都被韩雨的天策给磕掉了,两边的腮帮子也被裂到了嘴儿角。鲜血模糊啊,可就是这样,他也没有躲过一死!

他因为前冲的太快,正撞上对面同伴的刀上。

那刀锋,直接从他的胸口透体而出,韩雨看也不看一眼,转手一刀便又劈向最后面赤手空拳的那一个。

柿子捡着软的捏啊,韩雨手里的天策转眼间便在对方的身体上挑出了一道道的血口子。气的后面的那名倭国人哇哇乱叫,奋不顾身的向上就扑。

韩雨身子一转,天策便直直的又奔他劈了过去。

那名倭国人舞动着钢刀,当当作响却根本攻不破韩雨的天策,反被杀的连连后退,赤手空拳的那倭国人见状急忙上前。就这儿样,这两人一个进一个退,却连让韩雨移动一步都不能,只能呜哇乱叫。

后来,终于先是那把倭国人的长刀先扛不住了,被韩雨接连砍了几十刀,原本锋利细长的刀身,残缺的就像锯齿似得。在又被韩雨长刀如雨的劈砍一通之后,竟然断为了十多截掉在地上。

握刀的倭国人只觉得手中一轻,再去看时,长刀已经只剩下了半尺左右。

他愣了一下,闷哼一声,手里的半截长刀脱手而出,直直的朝着韩雨飞去。为了怕他躲避,他合身扑上,两手伸出紧紧的抱住了韩雨的两腿。

对面的倭国人也攻了上来,韩雨眼角瞥见寒光一闪,便知道是飞刀,匕首类的暗器,身子像是不倒翁似得向后一仰,手里的天策顺势向下。

噗噗!

那半截残刀插在了赤手空拳的倭国人胸口,刀身上的力量带的他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韩雨手里的天策,则插在了地上那家伙的后背,从心头插出。只是身体哆嗦了一下,便也没了气息。

韩雨拔出天策,抬脚踢了他一下。这儿才缓缓的向外走去。

显然,这儿是倭国人的一个战斗小组,身手绝对在普通的特种兵之上。若不是他已经取回了天策,只怕想要杀他们,还需要费一番手脚。

至于这些家伙为什么想要杀他,韩雨并不感觉意外。他对倭国人并不感冒,连番破坏了倭国人的好事儿,得罪了渡边乱高身后的井衣家族,控制了他们走私北方的中转站,小鬼子能够容的下他才怪!

韩雨才刚刚走了一半,便听见前面人声鼎沸,紧接着便看见黑狼等人朝这儿里跑了过来。

“老大,您没事儿吧?”黑狼一见他好生生的站在那里,顿时松了口气。

韩雨瞄了他一眼,见一干黄泉堂的小弟都跟了进来,显然是担心他的安全。只是他们如此光明正大的朝里冲,不说多了,只要有一个狙击手,那他们都不够人家一个人点的。

“没事儿了。”韩雨笑笑,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经过一番厮杀,终于让他因为马文泉的重伤而郁闷的心情稍稍恢复了些。

“那里面……”黑狼边问便向里张望,在韩雨进到树林里之后,这儿家伙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担忧,带了人便想前来帮手。他很好奇,狙击手到底长的啥样呢?

“死了,好了,这事你们就不用管了,正事要紧!”韩雨说着带头向外走去。

黑狼见他如此说,只好将大手一挥,呼啦啦的一群人又退了出去。

韩雨重新来到公路上,让黑狼打着手电照着路面,上面全都是斑驳的血迹,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一点其他的东西。

“哎,”黑狼答应着将手一挥,立即有五六个黄泉堂的小弟围了过来,他们组成一个圆圈,将韩雨围在了和黑狼两人围在了里面!

“你这是干什么?”韩雨愕然。

“老大,万一这里面再有狙击手,那您然我如何担的?还是这样保险。”黑狼左右看了一眼,就好象夜色中真的还有杀手似得。

“你,照这!”韩雨瞪他一眼,伸手朝地上指了指。黑狼忙照做,只见韩雨手指的地方也有一片斑驳的血色,其中有两道非常的重。即便上面摁着个淡淡的血手印,也依然难以掩饰。

韩雨用手轻轻的划着,那是上面一个小横,又像是一个撇,斜斜的,下面则是一个长横。

韩雨轻轻的敲打了一下,拨通了墨雨心的电话:“雨心吗?我是黑衣。”

“噢,是你啊,找我有事儿?”墨雨心的电话那头很是嘈杂,若是在平时,韩雨自然会问问她在哪儿,寒暄两句。可现在他实在没这儿个心情,只是沙哑着声音道:“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能够化验指纹和血迹的人,能找到吗?”

墨雨心似乎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事,她微微顿了一下才道:“嗯,好,我马上就然他过去,你现在在哪儿?”

“让他来白马山就行!”说完,韩雨直接挂了电话。

黑狼低声道:“老大,让他找验血的人干吗?”

韩雨静静的望着那两横,淡淡的道:“你说,如果铁手是被我们自己人给暗算的,他会不会给我们留下点线索?”

“什么?”黑狼顿时呆住了。铁手哥,竟然是倒在自己人刀口下的?怎么可能?

……

“他说让我给他找人,解析现场。”墨雨心挂了电话,在他对面,依然是那个一身运动服的留着中分头的年轻人。

他微微一笑,用习惯吮吸着面前杯子里的饮料,本是一个寻常的动作,可是在他做来却显得十分的高雅,透着一股贵气。

只是此时,他眉头微微皱紧,似乎颇为担忧。

“哎,你怎么了?”墨雨心见自己说了话,对方却没有反应,禁不住愣了一下,这儿才诧异道:“堂堂的唐家……,呵

,什么时候变的像闷葫芦一样了?”

“笑,你还笑的出来?那黑衣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对面的年轻人苦笑一声:“他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将此地搅个天翻地覆,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哎,我得回去让人注意些了,你也自己小心点吧,别丢了你的乌纱帽!”说完起身就走。

墨雨心哼了一声:“姑奶奶才不稀罕呢!”她拿出腰上的一个小葫芦,喝了一口,这才打电话道:“哎,你们两个,到白马山脚下等我!”

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

墨雨心来了,依然是黑色的休闲衫,牛仔裤,一双充满了运动味道的休闲鞋,再加上一个清爽的马尾辫,和一个大蛤蟆墨镜,这儿小妞看起来永远是那么的干练,充满了一股与众不同的运动活力。

韩雨虽然此时的心情并不是太好,可是见了她,还是感觉轻松了许多。

“这么晚了还将你叫来,真是不好意思!”韩雨轻声道。

墨雨心一摆手:“行了,这时候对你来说,不才是一天刚刚开始吗?”说着,她两手插兜,身子一侧将后面的两人让了出来:“这是你要的人,你告诉他们检查什么就行了。”

韩雨看了那两人一眼,没什么特别的,一个中年人,一个稍微年轻些,不过看上去都是那种很平静,很稳重的类型。

“麻烦你们了,黑狼,带两位先生过去。”韩雨对两人微一点头。

后面的黑狼忙过来引着两人走到了马文泉躺过的地方,墨雨心望了他一眼,忽然道:“既然无事,何不一起走走?”

说着,直接向山上走去。

韩雨只好举步跟上,墨雨心迎着月光,爽利的道:“看你这儿样子,莫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

“没有,夜路走的多了,摔个跟头罢了。”韩雨淡淡的道。

墨雨心抿嘴儿一笑:“你不说也罢了,不过,既然在黑路上走,摔几个跟斗总是不可避免的,你若是连这个准备都没有,我劝你以后还是走大路。”

韩雨笑笑,墨雨心话里的意思,他怎么会听不明白?

只是,摔个跟斗的时候,总会青一块,紫一块的疼。有的伤更是会放在心里,疼上一辈子。

“我这儿个人倔强的很,若是前面有石头挡路,我便将石头踢开。若它将我绊倒,我便将它踹碎。若是这路不平,我便将路踩平!总之,我一定要看看,这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更想看看,我的尽头是什么!”韩雨望着璀璨的夜幕,幽幽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