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6章 血证如山

456章 血证,如山

墨雨心一耸肩膀,淡淡的道:“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最强,你的性格倒是跟我挺相像的。”

韩雨无语了,静静的停在离黑狼他们大概有四五十米的地方。隐约的还可以看见那几个人正拿着什么仪器在那里摆弄着。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韩雨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样干站着实在不得劲,所以没话找话道。

墨雨心白他一眼,轻哼道:“你呀,以后少帮楚家那丫头欺负我,便算我承你的情了。”

韩雨又不说话了,墨雨心转过脸来,望着夜色中的都市,远处还有路灯闪烁,还有一些夜场灯火通明。

“你说,人和人之间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呢?”

韩雨愣了一下,望着她线条清晰的容颜,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儿个看上去风风火火的小丫头,竟然还有如此天真的一面?

他淡淡的道:“人的能力有大小,毅力有强弱,智慧有高低,运气有好坏,有人说,自古民之所虑者,不患寡唯患不公。可他却不知道,所谓的公平,根本就是一个虚幻的概念!”

“世界代有人才出,各领**五百年。若是没有了这儿种奋斗不止,步步巅峰的雄心,那已经仰视了众生的存在,还会保持活力吗?”

“只有争,才会有进步。只有争,生命才会有**。倘若让你生活在一个与世无争的桃花源里,吃穿用度不愁,每天都是混吃等死,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墨雨心皱了一下小鼻子,哼声道:“总而言之一句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哼,都是战争狂。算了,我是说不过你。”

墨雨心嘴角一挑,望着忙碌的众人淡淡的道:“不过,今天的事情,难道你不该向我解释一下吗?这儿里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儿?”

韩雨望着夜色,从容道:“哦,我手下的一个人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在这儿出了交通事故。我过来,只是看看是什么原因。”

如今,山上的小弟都已经撤了下去,便连血迹,尸体也都被清理干净了。韩雨当然不怕她怀疑什么,实际上将墨雨心找来,是因为他知道,这儿里发生过什么其实墨雨心早就知道了。她若真的想过问,绝不会等到现在。

果然,墨雨心紧紧的盯了他一会,忽然点头道:“嗯,那这事怪我们,我们得到的消息太晚了,不然,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救人才是。”

这儿话,分明是在暗示什么。

韩雨承情道:“人各有命,生死在天!你们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所有的地方,再说,有阳光便有黑暗,阳光底下有阳光底下的规矩,夜色中,有夜色中的生存法则。”

墨雨心拍拍手:“别分的那么清楚嘛,白天也会有阴影,晚上也会有光亮的。”

韩雨点了点头:“说的也对。”

就在这时,黑狼小跑了过来,离的还有十多米呢便大声道:“老大,已经完成了。”

韩雨大步流星的向下走去:“那边的丛林里,好像有几个倭国人,回头你可以让人去看看。”

墨雨心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哎,倭国人?什么倭国人?”

韩雨已经走远了,墨雨心气的鼻子一皱,冷哼道:“连话也不说清楚,还说谢谢我,哼,什么人啊!”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一通便没好气的道:“姓唐的,你带人来白马山,那个黑衣说有倭国人,啊,你问我我问谁去?这儿可是你的事啊,我不管!”

说完挂了电话,两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晃了下去。

“老大,这儿是个什么?”黑狼微微皱眉,看着那张白纸上的两个血色红杠。

“铁手留下的,你看像什么?”韩雨眯着眼睛,将那白纸举了起来,两道灯光照在上面,显得分外刺眼。

“像什么?”黑狼傻傻的问了一句。

韩雨将纸一收,淡淡的道:“像一个人的名字,最前面的两笔,只不过他没写完,大概就没力气了。”

黑狼在后面傻傻的比划了两下,嘴里还喃喃的道:“一撇,一横,是个字,和……”他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难道,铁手哥是说,杀他的人是和尚哥?

他瞪圆了眼睛,心却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老实说,他并不希望这儿是真的,对于和尚他也很是敬佩,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算计自家堂主。

可他为什么一直都打不通电话呢?若不是他,铁手哥又怎么会留下这么个记号呢?

这可是血证如山啊!

黑狼眼中露出挣扎的神色,偷偷的抬眼扫了韩雨一下。

韩雨却是脸色铁青,他看着走了过来的墨雨心轻声道:“事情已经忙完了,谢谢你的帮忙。”

“别假惺惺的了,这儿里凉飕飕的,挺渗人的,我可不想在这里多呆,走了。”说完,直接甩着马尾带了那两个人走了。

韩雨愣了一下:“哎,你不去看看了?”

“那个自然有人负责,我才不去趟那浑水呢!”墨雨心头也不回的道。

在她走后,韩雨又站了一会儿,抽了根烟这才轻声道:“去医院。”

WF,孙平天的住处。

孙白毛一开始是暴跳如雷,那么多的人手调派,从过年以前就开始秘密安排这儿次计划,甚至还调动了老大身边的卫队,为的就是能够万无一失的将马文泉干掉。

在他的计划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干掉了马文泉,社团总部调派过来的四百名精锐还会保存绝大多数的战斗力。

在他们的配合下,自己整个堂口的人倾巢出动。在遮天黄泉堂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一举击垮整个黄泉堂,然后趁势夺下整个WF。这儿是多么完美的计划?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四百多人,竟然到最后,都没有留下马文泉。

“叶先生,这儿一次若不是贵门出手,只怕还真要那个铁手给跑了!”孙白毛微微涨红着脸沉声道:“我代表我们东海帮,要真诚的向你说声谢谢。”

叶随风目光闪过一抹苦涩,他知道社团会安排人出手,可他也安排了后手,本想着能够救铁手一命,却不想竟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愣是又跑出一股人来,在他派出去的人反应过来之前,真的将马文泉给杀了。

只怕如此一来,他的计划就再也不可能实现了。那个黑衣,怎么也不会接受一个杀死了他兄弟的人的。

“哎,只可惜啊,那个铁手的命倒是挺大的,据我安插在医院里的眼线说,那个黑衣竟然在半个小时以内将那个叫老船的医生给送了来,他妈的,我有点怀疑,这儿王八蛋到底是不是人啊?半个小时?我的人可是一直监视着他,说他在天水的啊,这儿里距离天水可两百多公里呢!”孙平天又恨恨的骂了一声。

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刺杀马文泉,便是这儿个黑衣横插一杠子。结果倒好,自己没杀成马文泉不说,反而还让他们两个凑到一起去了。

现在,又是差不多,这俩人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克星一样。

叶随风却是眼睛悠的一亮,他伸手端起面前的茶杯,眉头也不抬的淡淡道:“你是说,那个铁手还没有死?”

“嗯,不过也只剩下了一口气了。”孙平天笑呵呵的道:“听说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叶随风没理会这茬,只是道:“那黑衣现在干什么?”

“他?带了人正在白马山呢,他去又能怎么样?整个山上全都剩下了死人。”孙平天说着压低了声音,冷笑着道:“据我安排的眼线说,黑衣并没有带着那个胡来,而是将他丢在了医院门口。”

说完,他的电话忽然响了。孙平天听了几句,脸上便不不禁露出了笑意。他缓缓的点头,低声道:“好,多谢了,回头请你喝酒。”

挂了电话,孙平天有些神秘的对着叶随风低声道:“叶先生,好消息啊,刚刚接了消息说,黑衣打电话找墨雨心调动了警局的专业法医,去白马山鉴定现场。他肯定是对胡来有怀疑了!”

叶随风微微侧目,思索了一会儿也笑了一下,缓缓的道:“遮天可能是要变天了,你准备一下吧。还有,这些日子你最好让下面的人夹着尾巴做人,别撞到了枪口上去!”

“这儿个我晓得!叶先生天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哦对了,要不要我帮你叫个……”孙平天的脸上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不用了,我真有些累了,给上面打个电话就直接睡了。”叶随风挥了挥手,脸上的确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孙平天见状只好退了出来,他也还有许多事儿要忙。社团折损了那么多兄弟,老大那边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好在,遮天黄泉堂和血斧堂的精锐也被他们给拼的差不多了。如今,只剩下防着遮天的反扑了。

叶随风在他出去之后,整个人都缩在了藤椅里。他摆弄着手上的茶杯,缓缓的道:“你说最后动手的那个人,是和马文泉认识?”

房间中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这自言自语的一幕若是被别人看见,定然会吓一跳。

“他很惊讶,也没有还手!”一个低缓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一个面色古朴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还穿着一身夜行衣,走到叶随风身边,恭敬的施礼:“少主!”

若是韩雨见了这儿一幕,定然会大吃一惊!断刀,保护着柳破东的断刀,竟然会出现在这儿里,而且还称呼叶随风为少主?

叶随风目光一闪,冷冷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大仇未报之前,这儿个称呼,永生不得再用!”

断刀收回了施礼的手,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可以看的出,他对叶随风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叶随风眯着眼道:“你跟我仔细说说当时的情况。”

断刀低声解释了一遍,显然他就是那个奉了叶随风的命令前去要想办法救马文泉一命的人,可至于为什么,却就没人知晓了。

叶随风拧着眉心,静静的听完,才轻叹道:“看起来,遮天中有着上面的奸细。天策竟然出现在社团高层的手中……”

他两眼紧紧的眯着,目光中却是精光闪动,似乎在验证着什么。

“还是再等等吧,”叶随风自言自语的喃喃嘀咕了一句,抬起头来淡淡的道:“你先回到柳少身边,一切要跟以前一样。”

断刀点了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