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59章 一意孤行

459章 一意孤行

“是!”谷子文上前一步,看看眼前的场景,咬着牙将命令接了下来。

韩雨冷冷的扫视着鸦雀无声的血斧堂众人,冷声道:“带头闹事,扰乱社团正常秩序,”韩雨有些无情的扫了刘泽宇一眼,冷冷的道:“暗蛇,你告诉他,这该当何罪?”

谷子文使劲朝韩雨打了个眼色,血斧堂可以说是胡来一手打理的,当众撸下了胡来的堂主位子,本来就已经让下面的人不满了。若是再当众打威望颇高的刘泽宇,那非出大事儿不可。以老大的精明,莫不是被气糊涂了?

他小声道:“打,打三十刑棍……”

韩雨微微一皱眉头:“嗯?难道你这儿个裁决堂的堂主也没有吃饭吗?”

谷子文无奈,只好大声重复道:“聚众闹事,扰乱社团秩序,最高可打三十刑棍。”

“好,那就执行吧!”韩雨点了点头,直接下令道。

墨迹等人脸色全变了,纷纷出声,替他求饶:“老大,您就看在他护主心切的份上,饶了他吧,三刀他也不是那个意思……”

“是啊,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他也是初犯……”

这儿要是搁在平时,这么多的重量级人物,社团大佬替人求情,韩雨怎么也该给三分薄面,就坡下驴。可他显然是真的怀疑上了胡来,连带着就连血斧堂的众人都跟着吃了瓜落。

只听他冷冷的道:“若是他是初犯,得饶,其他人也是初犯,也饶,那裁决堂存在还有意义吗?打!”

韩雨显然是真的动了雷霆之怒,更流露出一股平时掩饰起来的霸道和冷酷。

谷子文无奈的一挥手,立即有两个裁决堂的小弟走了出来。顿时,血斧堂众人便有些骚乱。尤其是那些潜伏在血斧堂中的东海帮奸细,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道:“放开刘哥……”

“放开我们队长……”

有了这些家伙起哄,顿时便有许多热血上头的东海帮小弟跟着叫唤起来。卓不凡此时就混在血斧堂的小弟中,目光凛凛的注视着他的四周。哪些是真的想要放人的,哪儿些是喊着过激的口号有意挑事的,他都不动声色的记了下来。

而在血斧堂中,还有许多和他一样的家伙。

韩雨眯着眼,冷漠的将手一挥,在医院四周顿时变出现了一排排黑色的身影,竟然是在他们之后分批就赶了过来的黄泉堂小弟。

将近三百名经过数月特训的黄泉堂小弟,掌握刀锋,冷冷的矗立在四周,顿时,血斧堂的闹腾便停下了。

只有韩雨冰冷的声音在夜风里响起:“怎么?你们对我的裁决不服吗?还是,想挑战一下,社团的规矩?来,一个个的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站出来,让我睹一下你的风采!”

众人,谁敢说话?那些黄泉堂的家伙,心情可不比老大好多少!

“打!”韩雨将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灭,冷冷的道。

顿时有两名裁决堂的小弟将刘泽宇拖了出来,早有人拉过一条凳子,那两人将他朝凳子上一丢,旁边两名握着刑棍的小弟便要动手。

这儿若是真的打了下去,便等于是打在了胡来和血斧堂所有兄弟的脸上啊!胡来别过头,脸上的肌肉却微微颤抖了几下……

便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忽然嘎的一声停了过来,从车上跑下来一个人,他身材并不高大,却透着一股狠劲。

“等一下!”他还没跳下车来便先大吼了一声,接着一路小跑了过来,望着下面皱眉道:“老大,出什么事儿了?”

来人正是离的最远的堂口,暗铁堂的堂主,莫太横。

墨迹小声给他说了几句,莫太横微微拧起了眉头,走过来低声道:“老大,一个刘泽宇事小,可若是真的打沉了血斧堂兄弟们的心,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啊!”

谷子文等人纷纷点头。

韩雨冷冷一笑:“哼,一个小小的刘泽宇,现在还事关整个血斧堂的心气了?”

莫太横轻叹道:“我也知道,铁手出了事儿老大你心里不痛快,其实,我们几个心里又何尝好受?可眼下,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安抚手下兄弟,替铁手报仇。”

“是啊,老大,刘泽宇的这一顿板子,暂且记下,让他戴罪立功吧!”谷子文趁机忙拱手道。

墨迹等人也纷纷拱手,韩雨看了他们一眼,这儿才冷声道:“好,看在你们的面子上,那就暂且记下!”

莫太横急忙道:“谢谢老大!”他转过身,对着刘泽宇低声道:“还不快谢谢老大?”

“谢谢老大!”刘泽宇悻悻的一拱手,眼中闪过一抹不服的之色。

韩雨冷声道:“谢就免了,虽然板子暂且记下了,可你行事莽撞,不适合做四星小弟,从现在开始,降为五星预备役,分堂主也别干了。”

刘泽宇身子一颤,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半晌才缓缓的伸出手,慢慢的解开了象征着他身份的上衣。然后,将它整理好,恭恭敬敬的放在了韩雨的脚下。

那是他的荣誉,无数次血汗浇灌,可说没就这么没了。

韩雨目光微微一眯:“炮弹。”

“属下在!”炮弹走了出来,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从今天晚上之后,他们血斧堂怕是要成为遮天笑柄了。

韩雨也不看他,只是冷声道:“大家也不用回去了,就从这里出发,你带队,带着这些人去训练场,高强度特训一个月。”

“老大,铁手哥,狂熊哥的仇还没有报……”炮弹身子微微一颤。老大将和尚哥撸了下来,将刘泽宇撸了下来,将整个血斧堂的兄弟都派到了训练场。为什么,难道他是在怀疑血斧堂吗?

“铁手的仇,我自然会去他报。不过,眼下的血斧堂更需要的却是整顿!”韩雨两眼目光一闪,冷声道:“山炮,训练的事情由你负责,兔子,你负责带裁决堂的兄弟监督。半个小时之内,我希望他们都能坐在去天水的车上。”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回了医院。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谷子文慢慢向前两步,沉声道:“兄弟们,老大也没有别的意思。原本你们就应该和黄泉堂的兄弟们分批进行训练,如今,黄泉堂众人训练结束,你们的训练当然也要拉开序幕。下面,还有的仗让你们打,所有的人都要记住,耻辱,只能靠你们自己来洗刷!”

说完,又扫了胡来一眼。

胡来缓缓的向前两步,这儿个大和尚,竟然身子都微微有些晃了。他目光一扫,叹了口气道:“炮弹,冰疙瘩,看好了他们。”

说完,转身也朝医院走了回去。

黄泉堂的众人望着他的背影,禁不住喊道:“堂主……”

“和尚哥……”

胡来没有回来,一名小弟忍不住喝骂道:“他妈的,不分青红皂白,这儿样的老大不要也罢!和尚哥……”

他的话没说完,刘泽宇已经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拎起了他的领子,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顿时,整个血斧堂的小弟鸦雀无声。

刘泽宇冷冷的扫视众人道:“老大便是老大,谁若敢胡说八道,扇阴风点鬼火,老子便将他踹出血斧堂!”

众人,再不吭声了。

炮弹走了过来,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上车吧。”

不远处的路边,一辆辆公交大巴已经停在了那里。血斧堂的众人纷纷朝车上走去……

回了会议室,韩雨坐下,点着一根烟狠狠的吸着。

“老大,你别生气了,一伙臭小子,做事就是毛躁,可是他们的忠勇之心,还是值得赞赏的!”莫太横轻声安抚道。

韩雨眉头再次拧起,眼中寒光闪动,也不说话。

莫太横等人又低声劝说了好一会儿,韩雨这才轻声道:“好了,你们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替铁手报仇呢!”

“明日?老大,这儿……”谷子文惊讶的上前一步:“这是不是太匆忙了点啊?”

墨迹也道:“血斧堂的兄弟全部都调回去了,只剩下黄泉堂的一干兄弟,只怕人手会有些局促啊!”

“是啊,那孙白毛一定会有所防备。要不,我调集暗铁堂的兄弟过来……”莫太横也皱眉道。

韩雨一摆手:“不用了。此事我已经有了定计。”说完他起身眯着两眼,冷森森的道:“黑狼,连夜为死去的兄弟打造棺材,一人一口,不得有误!”

说完,便走了出去。

剩下的众人互相看看,纷纷感觉老大有些陌生。以前的时候,韩雨可不会这样丝毫听不进别人一件的,可是现在,他独断专行,甚至是一意孤行,那种霸道简直让他们透不过气来。

只是这儿个时候,他们还能说什么?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跟着走了出去。

马文泉的病房中,韩雨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吧,我再陪铁手一会儿!”

“老大,让我陪着你吧!”莫太横轻声道。

韩雨淡淡的道:“不用了!”

“那老大明天定然要我出手,铁手和我早早相识,情同手足。我一定要亲手替他报仇,杀了孙白毛!”莫太横目中冷光一闪,显然是见了马文泉的样子,而起了杀机。

其他的人也纷纷出声请战,韩雨背对着他们,缓缓点头:“放心吧,明天少不了你们的活。”

莫太横等人见状只得告辞,房间中只剩下了韩雨和谷子文,武柏已经很自觉的站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