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60章 点将报仇

460章 点将报仇 第二更

谷子文从兜里摸出一根劣质的香烟,刚想点上,忽然想起了马文泉此时正在吸氧,忙朝外间走去。卓不凡和火影则留在了这儿里。

到了外间,谷子文轻声道:“你,真的怀疑胡来?”

韩雨坐在那里,忽然叹了口气,一直紧绷绷的表情顿时耷拉了下来,露出了难言的疲惫。他淡淡的道:“不是我怀疑他,而是有人让我怀疑他。”

谷子文不解的道:“什么意思?”

“社团中有内奸,这是肯定的,而且这人的身份绝不会低。然如今这儿么多的线索,都若隐若现的指向他。我也只有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这一次,我们的敌人,除了东海帮还有剑门,倭国人,这儿将是事关我遮天生死只事,一点也不能马虎!”韩雨说着,将自己在白马山遭遇倭国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谷子文皱眉道:“这些倭国人,真是阴魂不散。”

韩雨眯着两眼,轻声道:“还有那个叶随风,居中策应,出谋划策,对付铁手的这环环相扣,杀机四起的局,十有**便是出自这儿人之手。据破晓调查,这儿人还是剑门情报组织,随风的主事之人。”

“叶随风?”谷子文抽着低劣的香烟,忽然沉声道:“给我这儿个人的资料,我去杀了他!”

这儿样的人能设计马文泉,便能设计他谷子文,设计韩雨。他们所有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罩门,而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在于不动声色的点中你的死穴,这样的人留着太危险,必须除去。

韩雨摇摇头道:“这个人既然是剑门中的高层,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顿了一下,韩雨忽然轻声道:“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内奸?”

“若说作案的时间,老莫,胡来,黑狼,炮弹,还有那个刘泽宇,都有作案时间。可若说动机,他们谁也犯不上啊!”谷子文皱着眉道。

墨迹等人一直在训练场,跟他们一起来的,自然被排除在外。

韩雨摆手道:“老莫也没有那个时间,陈蛟刚刚向我汇报了,说老莫晚上的时候还给他打过电话,并带人教训了一伙小混混。此事,有不少人都看见了。”

此事,韩雨对莫太横也有过怀疑的。

毕竟以黑狼,炮弹等人的身手,想要重伤马文泉,是不太可能的。而除了他们之外,也就胡来和老莫两人不再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只是,经过调查,九点多钟的时候,老莫正在RZ的场子里,狠狠的教训了一个去场子里闹事的不入流的公子哥。当时,数百双眼睛都盯着他。

这儿也是为什么韩雨如此雷厉风行的对付胡来的原因,一方面是将计就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胡来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谷子文闻言却是眉头微微一皱,当时有人在闹事?这儿事也太凑巧了吧?他想了半天也不得其所,不由恨恨的敲了敲脑袋,他毕竟不是什么智慧型的人才,对于阴谋诡计并不擅长。

“哎,铁手重伤,和尚等众兄弟有嫌疑,社团的三大主力堂口,暗铁堂,血斧堂,黄泉堂,一下便等于是倒下了两个。而且两个堂口的精锐小弟损失严重,内部互相猜忌,遮天已然是元气大伤。若这一切都出自这个叶随风的算计,那这人未免太可怕了!”谷子文轻叹道。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冷声道:“不仅是他,他身后的那个剑门也有古怪。上一次,马奎不是说刘文龙将天策遗失,可能是被现场的倭国人给拿去了,可是,它又在剑门的人手中出现了。这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你的意思是,他们跟倭国人也有勾结?”谷子文眉头一挑,沉声道。

韩雨想起了自己在天水的时候,遇到的那两个号称是血鹰会的倭国人,四处贩卖毒品,望着夜外轻叹一声道:“不仅是他,只怕别的帮派也有不少和倭国人走的很近。”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自以为拿着一把天策便能够纵横四海的年轻人了。随着在这条黑色的路上越走越深,也渐渐的明白了实力这儿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谷子文哪知道他此时复杂的心情?只是恨恨的皱眉道:“狗日的小鬼子不好好的在他们的老家里呆着,来咱们这折腾什么?”

韩雨冷冷一笑:“还能干什么?掠夺资源,培养内奸,消耗实力,离间人心。好为了他们重登大陆做准备。小鬼子岛国那么挤,侵略是必定国策。而我们与他们离的最近,联系最深。早晚还会有一场宿命之争。”

韩雨想起了东方之怒的宣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喃喃道:“若起战,我必请先锋!”

“只可惜现在有许多人崇洋媚外,说什么鬼子素质高,文明好,这儿伙傻蛋就不他妈的用屁股想想,那小鬼子过来是干吗的?是抢资源的,还真以为是带领他们进入现代化呢!”谷子文也恨恨的骂了一声。

“哎,一旦打起来,最终苦的还是老百姓啊,若是有什么方法,让他们死了这条野心就好了!”谷子文摇摇头,站起身道:“老大,我出去看看。”

说完,便走了出去。

韩雨却瞪着一双眼睛,暗自咂摸着他最后的一句话,是啊,有没有什么方法,将小鬼子的这儿个野心给他阉割掉呢?

经济战,核战,特种作战,心理战?韩雨眼睛越眯越紧,却是越来越兴奋。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这儿是他为人的原则,可他怎么就没想到将这方法用到一个国家的身上呢?

可怜的小鬼子还不知道,日后一个足以让他们颤抖,下跪的身影,此时正在慢慢的萌芽,壮大,并且,倭国的历史会因为他,而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深渊……

谷子文走了出去,四处看了一遍,又叫过武柏,让他在门口的凳子上睡会。

武柏摇头道:“没事,俺以前的时候巡山,便是三天三夜不合眼也不打紧。大哥既然将这要紧的事务托付给俺,俺总得办的稳稳的。”

谷子文还能说什么?只得让人给他抱了一床被子,就让他抱着辈子在门口坐着。这么冷的天,在地上坐一宿非冻坏不可。

叶随风静静的躺在**,眯着眼睛发出了熟睡的鼾声。忽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叶随风便仿佛灵猫似得,以一种他的身体绝不能有的灵敏猛的翻到了创下,一双眼睛四下张望。

等他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才重新坐回**。拿起了旁边的手机,翻看了两眼,眉头便皱了起来。

只见手机上写着:明天,遮天将会进行反击,小心为上。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从哪儿里找到他的号的,难道,是那个叛徒?

叶随风微微皱眉,他相信这上面的提醒是真的。只是,用不用提醒一下孙白毛呢?

正想着,外面忽然咚咚咚的响起了敲门声。叶随风躺回**,仿佛一个被惊醒了好梦似得含糊不清的道:“谁啊?敲敲敲,敲鬼啊?”

“叶先生,好消息!”孙平天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叶随风出了房门,见到孙平天正站在他卧室的门口,立即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哼哼道:“什么好消息,让你半夜三更的也不让人睡觉?”

“当然是好消息了,”孙平天兴奋的搓着手道:“黑衣当众撤销了胡来的职务,将血斧堂全部遣返回了天水市,并且,差点引起下面人的暴动。如今,整个WF,只剩下了黄泉堂一家,而且没有了堂主。”

叶随风眉头微微一拧:“那就说明他想要报复了,你必须让下面的小弟做好准备。”

“放心吧,堂主已经从总部派来了一千名小弟,明天就能到达白马山。若是那个黑衣敢有异动,这儿些人便会从后出击,将他们一网打尽!”孙平天嘿嘿笑道。

叶随风也笑了:“想不到,你现在也懂得用谋略了?”

“这儿还不都是您熏陶的好吗?”孙平天发自肺腑的笑道。

“行了,别拍马屁了,你呀能让我多睡一会,我便阿弥他吗的陀佛了!”叶随风哼哼着道……

第二天,天还未亮,只是微微露出一丝淡淡的灰色,东方便是一片阴云,飘飘渺渺的落起了细雨。

医院两端的路都已经被封住了,只有医院门口的广场上,站满了一个个精神矍铄,身穿黑衣的小弟。人数足有数百,却没有人打伞,也没有人出声。

沉默中,透出一股冲霄的肃杀!

而在最前面,则是四十九口棺材,整整齐齐的排在那里!

韩雨就站在台阶上,一身黑衣,目光落在那些棺材上,半晌才道:“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躺在这儿里吗?”

众人默然无语。韩雨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这儿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间里,依然清晰的落入了众人的耳中。

“因为我们弱小!如果我们不弱,就不会让东海帮像惦记着个没穿衣服的骚娘们一样,对我们虎视眈眈!如果我们不弱,便是我们惦记他们,而不是他连我们的堂主都敢杀!”

“不要告诉我说,你们爱好和平。老子从来都不是吃素的,我们走上这儿条路,就是因为喜欢厮杀,喜欢征服敌人,喜欢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你们若谁说自己那不是抱着这种目的来的,那便给老子滚出遮天去!”

下面的众人纷纷挺起了自己的胸膛,握紧了手里的站刀!

“在这儿里,躺着的是你们的兄弟,在里面,生死未卜的是你们的堂主,黄泉堂的兄弟们,告诉我,你们该怎么办?”

“报仇!”

“报仇!”

众人齐声怒吼。

韩雨大喝一声:“说的好!有仇不报,枉为遮天男儿!黑狼!”

韩雨眉头挑起,目光含煞,开始了点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