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19章 枪战

019章 枪战

当韩雨和其子从公司走出来之后,天空还在飘着斜风细雨。枯干的枝条轻轻的拍打出的寒风吹在身上,顿时让两人的酒意清醒了不少。

“你们杨总可够大方的!”韩雨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两手插在兜里默默的向前走着,目光一片清明,哪儿还有一丝酒后轻狂的模样?

其子微微大着舌头,笑道:“这家伙,就是个投机者,眼睛毒着呢。他这是故意与你交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你不出手,那七百万他是一毛也别想拿出来。他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韩雨淡淡的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拿这笔钱了?”

其子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正色道:“小雨,你是不是真有把握对付徐华银,要出钱来?”

韩雨苦笑一声,摇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徐华银已经知道我出来了。他哪会老老实实的在那等着我去找他?”

“那你还答应杨总?”其子挑了挑眉头,怪声道。

韩雨张嘴吐出一根牙签,理所当然的道:“你是没在那监狱里呆过,不知道那里的伙食,跟猪食似得一点油水都没有。我好容易出来了,还不得找个大户饱餐一顿啊?”

其子顿时呆住……

韩雨当然不是特意来骗杨开玉这顿饭的,黑子的死,让他意识到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成为强者,成为人上人一途。

而帮杨开玉要账,便是他为自己的理想挖掘的第一桶金。

其子自告奋勇去做了他的情报员,雨夜一战,竹叶帮的人几乎都记住了韩雨的模样。

他若是出现在竹叶帮的人面前,只怕徐华银会第一时间跑路。而杨开玉的公司变卖,也让其子成为了失业者。

所以,有些无聊的他在下午便出了门,找他那帮兄弟去了。

在没有进杨开玉的公司以前,其子也曾在县上混过一段时间,所以打听点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虽然是竹叶帮的老大。

晚上八点多钟,正在那里补觉的韩雨,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即门被推开,其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韩雨这才将摸到枕头下的手缩了回来,坐起身道:“查出来了?”

其子点了点头:“我认识几个竹叶帮的人,找他们旁敲侧击了半天,得知徐华银已经出院,在县城东边的一个秘密住宅里。至于他们的会所,只有几个不知情的小弟看着。”

韩雨眉头皱了起来:“既然是秘密住所,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

“徐华银出院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个人,曾经给他开过车。亲眼看见十几名竹叶帮的小弟护送着他进去的。”其子沉声道。

韩雨没有吭声,其子皱眉道:“你认为他们不可靠?”

“徐华银最擅长的就是借刀杀人,将计就计,只怕你认识的那些人,早就被他所察觉了。”韩雨轻叹道。

其子眼中闪过一抹不悦:“这几个人是杨总为了探听徐华银的消息而暗中收买的,虽然和我没有什么交情,可他前几次送过来的情报,还是很准确的。而且,这个徐华银应该猜不到我会替你去找他们打听消息吧?”

我被抓的时候,你正和我一起吃早饭,出来的时候,又跟方文山一起去接的我,若是徐华银还猜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才真是怪了。

韩雨心中苦笑,面上却没有反驳,而是笑着点了点头。不管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他都要去闯一闯。不把这个陷阱打碎,徐华银又怎么会乖乖的将钱拿出来?

从**跳了起来,韩雨从枕头底下摸出几把匕首,略微叹了口气。这些家伙太粗糙了,有的甚至是连刃都没有。不过,路边小店能买到这些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顺手将匕首插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韩雨边穿外套边道:“他的秘密住处在什么地方?”

其子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去。”

韩雨看了他一眼,其子淡淡的道:“一来消息是我打听来的,我得为它负责。二来,我现在失业了,没什么事儿可干。能跟你一起找一份新的职业,也不错。”

韩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递过去一把匕首:“那你在车里呆着,别下去。”

其子哼了一声,不满的道:“上一次若不是你小子偷袭,我才没那么容易中招呢。若是不信的话,咱们可以比划比划。”

……

王庄小区,位于县城文化路的西段,前面的部分是十多栋六层高的楼层,被院墙单独的包围了起来。院墙外则是一栋栋平整的两层带院落的小楼,统一的坐北朝南!

韩雨坐在车里,望着那一条条安静的巷子,挑眉轻声道:“就在这?”

“是不是很意外?”其子笑道。

韩雨微微翻了翻白眼道:“你知道我拍的局长的二奶,住在哪儿吗?”

“月亮湾别墅?”其子首先想到的就是县上最豪华的住宅区。

想起自己和手机一起来偷和谐拍方文山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韩雨嘿嘿一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他傻啊?他若是在那养个情妇,怕是用不了三天,就得传遍全县!”

“不会是在这吧?”其子反应了过来。

韩雨笑着道:“要说还得是人家有经验,你看这,单门独院,关起门来那还不是想怎么折腾都随遍?”

“还真是!”其子也扑哧一声笑了,心底的紧张也不觉消失了不少。

四周空寂寂的,只有路边有些许泄漏出来的灯光,昏黄的扭曲着,好像要被风吹走似得。

路上的确没几个人,一道道的大门也都冷漠的关闭着,就仿佛人与人之间那越来越远的距离。

其子忽然捣了韩雨一眼,轻声道:“唉,那个方局长的情妇住在哪儿?”

“最前面那排。”韩雨睨了他一眼,警惕的道:“你想干嘛?”

“瞧你这话说的,我能想干吗?我就是在想,徐华银也住在这里,会不会和我们方大局长的情妇,有什么瓜葛呢?要不然,他实在没有冒着被方文山撞见的危险,将住处安在这里。”其子眯着眼,嘿嘿笑道。

韩雨心中一动,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啊!若是徐华银真的和方文山的情妇有一腿,嘿嘿,那时候,方文山只怕得雇自己干掉徐华银吧?

“嗯,只是可惜了,眼下人多口杂,他又带伤,怕是没那个心情了。”其子喃喃自语着叹了一句:“不然,倒是可以用这个借助方文山的力量。”

显然,他们两人想到一块去了。

韩雨轻笑道:“行了,如果徐华银还没疯的话,他是不会傻到去搞方文山的女人的。”说着他再次检查了一下装备,然后推开门:“你就在这接应我吧!”

其子默默的点了点头。

韩雨一身玄衣,悄悄的摸进了巷子。夜色漆黑如墨,成为了最好的掩护。

无边的黑色,不仅遮掩蒙蔽着人们的眼睛,也悄悄的蒙上了他们的心灵。

韩雨的身子如同灵猫一样,悄无声息的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轻声向前,两脚狠狠的一蹬地,身体便腾空而起。

他探出手,在墙头上用力一抓,气力将竭的身子便恍若一片落叶似得飘了上去,只发出轻微的响声。

看他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迅捷利落,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定会以为他是个业务熟练,日走千家,夜入百户的惯盗!

北海县的普通人家,一般都是主房在北,在院落的东南两侧各建一个偏房,有的甚至连院落的西边也建山,称之为小平房,当作厨房或者杂物间之类。

而为了充分的利用空间,这些小平房各家都是连在一起的,如此一来倒便宜了韩雨。

他在小平房上快速的移动,直到徐华银的住处附近,这才伏下了身子,却不知已引起了几家的狗叫!

韩雨有了上一次跟手机一起偷和谐拍方文山的经验,对此是毫不在意,冷风呜咽,轻轻的拍打着四周,偶尔还有几丝未曾落尽的雨屑飞舞,清寒透骨,这样的天气是没有人出来查看的。

果然,他静伏了一会后,狗叫声便渐渐平息了下去。

韩雨这才蹑手蹑脚的来到东侧的平房,此时,对面的主楼上,靠外的几个房间全都亮着灯,显然是徐华银的小弟在守着。

而在楼下的客厅中,有四五个人影正坐在那里,时不时的想起嘈杂声,显得颇为闹腾。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如果徐华银真的就在里间静养的话,那他手下的这些人,又岂敢如此吵闹?

很显然,对方是故意这么做,而目的不外是为了,引诱自己。

手中摸起一柄匕首样的小刀,才刚想下去,忽然眉目一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得,猛的抬起头,朝对面主楼的楼顶望去,但见一个黑影带着呼啸,对着他所在的地方砸了过来。

“我靠!”韩雨想也不想,便暗骂一声,身子立即弹起,向后,咣当的巨响,就在他刚刚趴在那的地方响起。

韩雨仔细的看了那圆圆的,直径足有一米的大铝片子一眼,顿时认出这是县上普通的农家用来接收电视信号的东西。当即气的他眉头一挑,就要骂人,可这巨大的响声,已经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只见他正对着的二楼卧室的窗帘被拉开了一个角,紧接着一手伸出,对着他便是一枪。

韩雨的眼睛一缩,身子便快速的向旁边闪去,同时手里的匕首化作一道寒光飞了出去。

他没有想到,徐华银的胆子竟然如此大,敢公然用枪。而这人的枪法,着实不错,又打了他一个搓手不及,虽然躲开了要害,可他的胳膊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不过,那人的手腕也被匕首射中了,吃疼之下,手里的枪立即脱手。韩雨身子一动,立即冲上前一把将枪接住,顺势抓着那人的手,用力向下一拉……

喀嚓,还没来得及缩回的手,立即发出一声脆响。

不过,那人并没有发出惨叫,因为噼里啪啦的响声,掩盖了一切。

PS:新书请支持,每人都有免费的鲜花,或者贵宾上八百,在四更的基础上加更一章,两个都上了就加更两章,我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