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63章 算无遗策叶随风

463章 算无遗策叶随风

“不,虎子,浆糊,你们给老子回来,给老子回来……”孙平天伸手去拉,却扯了个空,眼角几乎挣裂,他神色狰狞着一紧手里的钢刀,便要跟着他们一起发起自杀式的进攻。

就在这儿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他。

孙平天头也不回的一刀就挑了出去:“给老子滚!”

“孙堂主,”巴格达身子向旁边一侧,五道铁钳一般的手指闪电般搭在了孙平天的手腕上。微一用力,孙平天便觉得一条胳膊都麻了起来。

巴格达冷冷的道:“难道你想让他们白白牺牲吗?”说着,探手一把卸掉了他手里的刀,拎着他的脖领子就走。

孙平天好歹也一百三十多斤,可巴格达拎着他,就跟拎着个小孩的感觉差不多。

“你他妈的放下我,偷袭算什么好汉……”孙平天一边挣扎,一边一拳朝着巴格达的肋骨砸了过去。却被巴格达给夹住了。

孙平天就像是浑身过电了似得挣扎不停,巴格达瞪着铜铃般的大眼,恼声道:“你再乱动,我便一胳肢窝夹死你!”

孙平天的脸一下就绿了,这若是跟遮天的人拼个你死我活,哪儿怕是脑袋都被劈了去,他眼也不会眨一下。

可被自己人用胳膊夹死?他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一副局面……

“孙堂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叶随风瞟了他一眼,从容一笑,淡淡的道:“快走吧!”

“叶先生,你让他将我放下,我还没有输,他们只是乱了而已,我还有一百精锐,那是我的贴身卫队,有他们在,我还能稳住阵脚……”

“稳什么啊?他们已经乱了!”叶随风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孙平天忙在巴格达的胳肢窝里抬起头一看,果然,自己安排在后面的小弟也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喊杀声。

这儿时候,遮天的人群中已经响起了孙平天逃了的口号,整个场面混乱的就跟八宝粥似得。别说他还有一百人,便是再有二百,若不能制止住手下的惊慌失措的心,也改变不了结局。

“哎!”孙平天一声长叹,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似得,任由巴格达拖着他走。

完了,一切都完了。

后面叶随风早就准备好了车子,一行人上了车,前面的司机便立即发动。

车中,孙平天闭着眼睛半晌无语。

叶随风宽慰道:“好了,胜负兵家常事,不过输了一阵罢了,总有机会找回来的。”

孙平天摇摇头,喃喃道:“我对不住阿凯,对不住兄弟们啊……”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不会怪你的!”叶随风也没想到东海帮中还有阿凯那样的忠勇之人,言语间也颇为唏嘘。

孙平天连连摇头,只恨自己无能。如果他们能够坚持到天亮,那形势或许就已经扭转了,可他们却连五分钟也没有坚持住。

叶随风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安慰似得拍拍他的手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离开这儿里,你不能让兄弟们流了血,还白费!”

孙平天却猛的将手一挥,眉头间带着杀气,厉声道:“不,我还有机会,我们去白马山,在那里还有老大的一千援军……”

“说句不客气的话,”叶随风打断他的话,冷冷的道:“孙堂主,你觉得赵东海是那种能容忍败军之将的人吗?”

孙平天脸色一变,叶随风继续道:“就算他是,你在WF是一堂之主,手下有数千兄弟,大片的地盘。可你若丢了这些,再去白马山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难道你以为他们真的会有胆量,听从你的劝说,前来和黑衣等人厮杀吗?只怕他们接了消息,会连夜押着你掉头离去,然后在赵东海面前告你一状!”

“不可能!”孙平天想也不想便直接否决,可心中却知道,叶随风说的只怕是事实。

遮天悍将之勇,之威风他刚刚已经见过了。这儿些家伙,随便拽一个出来,那都是能响当当的角色啊!自己的身手在帮中已经是不弱的了,可若真的拼杀起来,只怕他还真是白给。那些家伙见自己都败了,他们还会傻胡呆呆的继续前来?

不说他们,单单是老大知道了,只怕第一反应也会将他们叫回去,自己的死活在老大看来,总是不如他自家性命重要的。

可如今社团回不去了,白马山也去不的,遮天的众人只怕会在取胜之后,第一时间也会搜捕他的下落。想他刚刚还是这WF的半城之主,可转眼间竟然就成了丧家之犬,孙平天禁不住将拳头攥的咔咔直响,恨声道:“那个黑衣,怎么这儿么快就攻破了我的防线?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叶随风轻叹一声道:“你的手下当中,存在着内奸。在厮杀开始的时候,至少有十几个人在有意的胡乱躲闪,制造混乱,有他们在,你又岂能不乱?黑衣,胡来等五人一狗,所向披靡,手下无一合之敌,你的手下又岂会不慌?若是你不将王海他们派上去还好,眼见两位带头大哥一招就死了,这儿些小弟又岂敢再战?”

孙平天听的目瞪口呆,感情这里面还有自己指挥失误的缘故?他忍不住闭上眼睛,轻叹一声:“那黑衣何德何能?竟然能聚集那么多的人才?哪几个即便是放到国内所有的帮派中,都算的上是一流的好手了。”

叶随风赞同的点了点头,这儿个黑衣身边,的确是人才济济啊。嗯,尤其是在武力方面。那胡来,还有那猛汉,两人绝对都是一流高手。在加上黑衣,便算是有了三个顶尖好手了。

再加上稍微逊色点的马文泉,莫太横,谷子文三人,遮天的实力已经不能单单是用不容小觑来形容了,这儿样的组合,只要主事的人稍微有些头脑手段,便绝不会一直默默无名下去。

只是,如今马文泉生死未卜,剩下的人中还得有一个内奸,遮天若想在这条路上走的更高更远,单单是凭他们,怕是还不够!

叶随风微微一笑,轻声道:“眼下你有什么打算?”

孙平天愣了一下,目光中露出了挣扎神色,最后慢慢变的坚定下来,他叹气道:“我还是要回去一趟。不管怎么说,老大对我有知遇之恩,他一步步将我提拔起来,又让我有了现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负了他!”

“若是老大还相信我,我便领了人来跟黑衣再决一死战,替兄弟们报仇!至于叶先生的救命之恩,只能他日再报了。”

“若是你回去,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报我的恩吗?”

孙平天愕然,随即苦笑道:“那我也就只能对不起先生了。”

叶随风目光炯炯的望着他,见他不像说场面话,这儿才收回目光,缓缓道:“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忠义之人,东海帮得了你却不能好生利用,也难怪会有这儿一败了。”

“叶先生说笑了,老大对我非常信任,是我没有做好,让他失望了!”

“是吗?”叶随风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淡淡的道:“可我得到的消息,怎么说王海跟他的通信比你跟赵东海还要亲近呢?想必你也早就知道了王海就是他安插在你面前的眼睛吧?若是这也叫信任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不信任了!”

孙平天叹息一声,不说话了。

叶随风忽然道:“我问你,你可愿意去国外?”

孙平天微微皱眉:“国外?”

“棒子国如此嚣张,企业遍布我国内,各种间谍不计其数,便唯独他们的帮派力量不甚强大。我虽然在那里安排了几个人,可是他们却一直没有什么作为。”叶随风说到这里便闭上了嘴儿。

本来啊他是想将孙平天弄到国外去给自己办事的,可是看到他为人还有几分忠义,便临时起意想让他为自己主事。

孙平天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前面的巴格达道:“哼,在国内窝里横算的什么本事?哪儿里比的上到棒子国家里,踹他们个趔趄!”

孙平天汗了一下,这儿蒙古大汉,也有着这么强大的民族情怀?

巴格达骂了一声:“妈的,还想将我们的铁木真大汗的故乡搬到他们国家去,老子若是去了他们那里,非送那狗日的专家去见长生天不可!”

孙平天忍不住一拍大腿,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沉声道:“好,若是能留得这条残命,我孙白毛愿意为先生卖命!”

这儿话说的干脆,痛快,充满了一个江湖汉子的匪气。

“只是,我们老大怕是……”孙平天想起自己还得回去,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的神色。

“这儿你放心,只要我开口,这点面子赵老大总还是要给的!这样,咱们在前面的镇子上等两个小时,你的那些手下只是被打散了,死伤并不严重,总会有人寻找过来,你便从中挑选三十个人做帮手。”叶随风轻声道。

孙平天点头答应。

见他这么干脆,叶随风倒是对他的好感前所未有的提升了起来,其实想想这儿个孙白毛一直对他挺尊敬的,对他从来都是先生相称,依计行事。而如今自己却悄悄的让巴格达将遮天的人放了进来,反倒有些对不住他了。

叶随风肥嘟嘟的胖脸面带笑容,缓缓摇头,这儿又何尝不是救了他呢?再说,不这么做,自己哪儿去找人手安插眼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