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71章 茶楼吃饭

471章 茶楼吃饭

墨雨心发威完毕,笑眯眯的望着韩雨道:“哎,我这儿也算是帮了你一把,走,你请客去感谢我一下。我才刚刚匆匆健身房出来,正渴的难受呢。”

说完便当先迈步向前走去,马尾一甩一甩的。火影忙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当然,它那一身脏兮兮的毛发,不能靠的太近……

韩雨禁不住摇头啊,哪儿有这么主动招呼着让人请客的?可偏偏他无法拒绝,只得跟上。

他慢慢悠悠的跟在墨雨心的后面,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对方的屁股上。嗯,那圆鼓鼓的形状颤颤巍巍,左右摇摆,仿佛催眠似得发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召唤……

韩雨忙将头扬了起来,紧走两步和她并驾齐驱,这儿冬天,太过干冷,容易上火啊……

远处,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中,一个看上去十分具有威严的中年人朝这里瞄了一眼,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他眉头微微皱起,立即给人一种沉闷的压力。虽然已经人过中年,可皮肤包养的很好,没有一点褶皱。

只是一双平静的眸子里却带着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从容,缓缓道:“跟雨心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

他的声音低沉,极具有穿透力。说话虽慢,可透着一股经常发号施令的威仪。此时,他正透过车窗,望着韩雨和墨雨心。

“回主人,他就是遮天社团的老大,外号黑衣。”坐在前面的年轻人扭过头,恭敬道。

中年人愣了一下:“他就是那个黑衣?”他再次盯了韩雨的背影一眼,淡淡的道:“回头你去找他谈谈,让他不要跟雨心走的太近了。”

“是!”前面的那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忙答应一声,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什么墨雨心是从健身房里出来啊,她刚刚是从这车子中出去的。再说了,谁去健身房会穿着短裙?生怕不泄漏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风景?

这样的事儿或许凤姐之流能干的上来,可墨心却绝不会。

就在那辆渐行渐远的奥迪车对面,李初升坐在一辆出租车里,面色阴冷的盯着韩雨。

“黑衣,你便是遮天的老大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得罪了我,我一样能你吃不了兜着走!”李初升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刺进了手心里都没有察觉。

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恨一个人,从来都没有。

“李少,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是有点钱,可人家有人,我听我爸说,遮天小弟数万,而且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再说,你又不是不认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那可是咱们市里的副局长,咱们斗不过他的!”一名坐在后面的年轻人苦着脸道。

李初升哼了一声,他也知道遮天的势力强大,与之为敌颇为不智,可这么一口鸟气,就这么咽了下去,那他以后还怎么混?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舔咪咪,你笑着舔咪咪~好像那话儿开在唇缝里开在唇缝里……在哪里,在哪里奸过你,你的笑容这样兽袭,我一直想**,啊……,在梦里,梦里猛力奸过你,舔咪咪时笑得多甜蜜……”

李初升低下头看了一眼,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用不着咱们动手了,能教训他们的人来了……”

说着,他忙清了清嗓子,满脸赔笑的接通了电话:“哎呦,夏少,您怎么得空给我打电话啊?哎呦,您就放心吧,小妞啊早就给您物色到了一个。不过,暂时并没有惊动目标,等着您亲自来捕猎呢!哎,好好,我马上就过去,哎,您等着我……”

说着,他将电话一挂,冷冷一笑:“对付他的人来了。”说着,让人发动了车子。

韩雨和墨雨心一起去了一家叫听风茶楼的地方,茶是好茶,上等的雨前龙井。韩雨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快一天水米都没沾牙了,此时只觉得能够喝上两杯茶,暖暖肚子也是好的。

可墨雨心偏偏慢条斯理的坐在那里,用着一个小蒲扇轻轻的扇着下面的炭火,猩红的火焰上,煨着一个紫砂壶。不大一会,便有袅袅的青烟飘了起来。

那穿着旗袍的美丽女服务生,早被她给赶了出去,此时亲自操刀,和韩雨正对而坐。

这儿听风茶楼,古色古韵。他们所在的是一雅致的亭台,四周种植了桃李梅等树,此时或枯枝扬空或冷梅飘香,再配上这儿四角的凉亭,撩起的遮风竹席,亭边一尺来宽的一道细细流水中,活泛的游动着几尾锦色的鲤鱼,简直就有一种从都市忽然穿越到了桃花源的感觉。

喝茶这儿个东西,是个细活,也容易修身养性。自古以来,那些爱好诗词书画的人,就没有几个不喜欢画画的。同时,这东西比喝酒的讲究还多,甚至是形成了自己独到的茶文化。

比如煮茶,从茶水,炭火,器皿,到手法,火候掌握的技巧,已经摆弄茶叶的手段,四周的环境,乃至于饮茶人的心情,妙语等等,几乎全都会对茶的品味有影响,嗯,这儿已经上升到哲学的高度了。

韩雨眼巴巴的望着墨雨心将茶水轻轻的倒在了几个杯子里,然后放了一小杯在他面前,也顾不得烫,直接拿起来倒进了嘴儿里。

墨雨心静静的望着他,眉色温柔道:“怎么样?”

韩雨将杯子向她面前一放,只说了一个字:“倒!”

说完,便端起了旁边倒好的茶杯,又是一饮而尽。就这儿样,墨雨心煮的那一壶茶,转眼间就空了。

墨雨心晃晃空空的茶壶,再次道:“哎呀,你先别光顾着吃啊,你倒是说说,怎么样?我这儿还是第一次煮茶给人吃呢!”

韩雨轻轻的打嗝,懊恼的晃了晃自己水里咣当的肚子,轻叹道:“茶倒是不错,就是少了点,越喝越饿了。哎,这人里有点心吗?我弄点垫吧一下,你这儿茶不喝还好,一喝,比刚才还饿了。”

墨雨心气的差点没将手里的 茶壶砸到他的头上去。感情你这儿来我这填饱肚子来了?

她脸部抽搐着,狠狠道:“越喝越饿,你还喝那么快干什么?一大茶壶呢,你就给我留了一小杯,怎么不撑死你?”

“哎,要是能被撑死也好了,总好过我现在饿的眼晕心慌的好。难怪老人都说,肚子里有粮,心里不慌啊!”韩雨厚着脸皮笑笑,干坐在哪儿。

墨雨心使劲白了他一眼,这才有些无奈的一按旁边的通话按钮,迟疑道:“给我旁边的这儿位先生,嗯,送点糕点过来。”

很快,便有服务生端了两盘精致的差点走了上来,那盘子不大,在她皎白的小手上便托的稳稳当当的,中间只摆着比大拇指肚大不了的东西。

韩雨一看就傻眼了,他用碟子上的小叉子摆弄了两下一个绿色的糕点,喃喃道:“他们把老子当宠物了吗?”

墨雨心扑哧一下就乐了出来,忙拦住那服务生道:“嗯,你去多弄一些!”

“哎,”韩雨忙叫住她:“你们这儿里有没有炒菜?给我弄几个上来,要实惠点的,换大盘子,嗯,有土锅大盘鸡最好弄一盘,另外切点牛肉,馒头,煎饼,米饭都行,哎,米饭要现蒸的啊,对了炒鸡多放点蒜和辣椒,我就好这口……”

他这儿番话,彻底让两人傻眼了。要点茶点还在情理之中,毕竟喝杯小茶,稍微垫吧口点心,也算的上搭配。可在茶楼你硬是点出了饭店的东西,这儿就像是你在咖啡店里要炸鸡腿是一回事儿。

墨雨心悄悄的在他腿上踢了一下,低声道:“哎,你能不能别丢人啊?想吃饭不会出去吃啊?你知道你这儿叫什么?有辱斯文,破坏风雅,没有情调,大老粗……”

“嘿,粗不粗的他们知道?反正我现在腿肚子有点软,走不动道了。”韩雨毫不客气的道:“先吃饱了再说!”

墨雨心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半晌才有气无力的对着服务生道:“就按照他说的,去弄吧。”

“哎,有酒吗?”韩雨又加了一句。

墨雨心看了他两眼,将脑袋一耷拉,摆着手道:“去将我在这里放着的那坛子三碗不过岗搬来吧。”

那服务生这才去了,韩雨这才嘿嘿直乐:“这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墨雨心瞪了他一眼:“你不就知道我是这里的老板,才故意糟蹋我的吗?”

韩雨汗了一个,忙道:“可别这么说啊,什么叫糟蹋啊,有歧义,这要是被人听见,我还说不清了呢!”

墨雨心又无语了。她低着头,继续煮茶。

韩雨三口两口的将那些点心送入肚里,这才拍拍手,等着自己的大餐。

火影呢,也不知道从哪儿里洗的干干净净的跑了过来,老老实实的守在旁边。那一身火红色的毛发,耷拉在身上,半点威风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