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72章 谁教训谁

472章 谁教训谁

这听风茶楼不愧是此地最为著名的茶楼,办事的效率那叫一个高。墨雨心的一壶茶没煮完,便有几个穿着红色旗袍,露着雪白大腿的女服务生走了进来。

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盘小菜,脸上的表情却都颇为古怪,似乎想笑却又不好真的笑出来,只好辛苦的忍着。

旁边,另有人搬了一个折叠的圆桌走了进来。

火影一见顿时来了精神,窜起来在那几个女服务员身边跑过,摇着尾巴等着。

那几个女服务生将菜摆好,两荤两素外加一盘子大盘鸡,一个牛肉。还有两盘子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摆满了一桌子。

香味,立即就飘了起来。

韩雨满意的连连点头,连声道:“嗯,不错,这儿香味便是醉乡居的大厨也不过如此了,哎,你们以后若是茶楼开不下去了,改开饭馆,保证一样财源滚滚!”

墨雨心满头黑线的将那洗服务员打发了下去,远远的还能听见有人喊住她们道:“哎,你们刚才给那边客人上的什么?那么香,给我们也照着来一份!”

“是啊,喝了这半天的茶,还真有些饿了,照着来一份去,他们给你们多少钱,我们照给!”

……

墨雨心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走了过来,拿起筷子便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儿里。

韩雨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吃呢?”

“哼,想的美,有辱斯文的骂名我也有份,凭什么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得了?”墨雨心气鼓鼓的边吃边道。

韩雨给她倒满酒,不屑的道:“去他娘的斯文。这儿心若干净,则天地一片干净。心若不干净,便是斯文也他妈的扯淡。来,喝咱的酒。”

墨雨心将一瓷碗琥珀色的三碗不过岗倒进嘴里,哈了口酒气才道:“不过,在茶楼里喝酒吃饭,倒真挺他娘的过瘾的。来,再走一个!”

这俩人觥筹交错,喝了个不亦乐乎。这顿饭吃的也是皆大欢喜,只是最后付钱的时候,韩雨很光棍的说自己没钱,把墨雨心又气了个不轻。

不过还别说,吃饱了之后再去喝墨雨心煨在炭火上的那壶小茶,这才感觉清香扑鼻,唇齿留香。果然不愧是能够称之为道的手艺。

当然,更主要的是,墨雨心这儿小丫头在煮茶上,显然是下过苦功夫的。

韩雨和墨雨心走在外面的大街上,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落日的余晖静静的泼洒在四周。

“今天真不好意思,叨扰了你一顿,回头我再请你吧。”韩雨在路口站住脚,轻声道。

火影呜呜着,不知道是在表示感谢还是知道分别在即,有些不舍。它刚才可也吃了不少,此时也算是酒足饭饱。

墨雨心无所谓道:“好啊,那我就给你记下了。”

韩雨点头:“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经他这么一说,墨雨心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把老叔给丢了。不过再想反正都已经丢了,此时便是再快速的赶回去,也一样的后果,反倒并不着急了。

她两手朝兜里一插,洒脱道:“嗯,那好,回头记得将火影借给我几天,我用它来破案。”

韩雨扭身,边走边道:“如果你不怕被追击的嫌疑人变成碎尸案的被害人的话,我很乐意。”

两人分开之后,韩雨施施然的走在街头。教训了两个人,又大吃了一顿,韩雨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倒是火影,也不知道是太过兴奋,还是失落,围着韩雨不停的绕着圈子,时不时的还想叫上两声,韩雨笑骂着踢了它一脚:“吃饱了喝足了,也用不着如此得意吧?”

说着,他自己却低低的吟唱了起来:“男儿有情志飞扬,刀血豪义走四方!但使今生兄弟在,何惧猛虎与群狼!擎刀在手斩倭寇,樱花树下醉胡孀。铁拳出击打棒子,再踹菲越众羔羊!天生男儿血,中华最激昂!”

“我辈挺胸抬头笑傲天下告炎黄,莫为子孙殇!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形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年少轻狂歌热血,对天扬眉笑嚣张。后辈铁骨依然在,永让华夏雄风照四方……”

这儿是他们遮天的社团战歌,也是他所会的为数不多的歌曲。

韩雨轻轻的打个酒嗝,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进了一个巷子。

没多大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衣,面容冷峻的年轻人便跟着走了进来。他一走到巷子口,便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除了旁边放着的两个垃圾桶,里面空荡荡的,竟然没人。

他脸色顿时就变了,猛的转身便想再退。不妨这时候,巷子口突然多出来一人和一狗,正是韩雨和火影。

韩雨嘴上叼着烟,施施然的望着那人,淡淡的道:“兄弟,找什么呢?跟了我这一路了,不是要债的吧?”

“你发现我了?”那年轻人眉头一扬。

韩雨望了火影一眼,淡淡的道:“不是我,是火影。不过,你的跟踪技术也的确是太烂了,我本来还想装作没有发现你呢。说吧,跟着我到底干什么?”

“我找你!”那年轻人冷笑一声,手腕一动间,一个圆球便出现在他手上,在地上弹了一下后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手心里。

“是你?”韩雨瞳孔一缩,当初马文泉发现了东海十二战之一的秃鹰的尸体,是被人用这儿种球生生堵在了咽喉,窒息后又被击碎了喉咙而死的。后来,他还让手机调查过这人一段时间,却没有一点收获,想不到这回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那年轻人被认了出来,也不意外,依旧冷冷的玩着手里的球。

韩雨紧紧的盯着他的手,淡淡的道:“上一次的事情,我还没有谢你,要不是你出手,只怕秃鹰便会得逞了。”

“我不是为了帮你。”年轻人十分冷淡的道。

韩雨点头:“我知道,你这儿次找我,只怕也是有事儿吧?直说吧!”

年轻人两眼冷冷的盯着他,冷声道:“离我们家小姐远点。”

韩雨目光上移,两眼微微眯成了一条细线,冰冷的目光便从那细线内投了出来。

“你家小姐?你说的是墨雨心?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跟她,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韩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那我管不着,日后,不许你再见我家小姐!”说完,年轻人便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韩雨轻轻的吐个烟圈,轻声道:“等一下!”

年轻人止步,霍然转身。

韩雨嘴角向上一勾,却并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你觉得,你有资格对我用不许这儿两个字吗?”

年轻人的两眼猛的一张,目光悠然间便如利剑一般投射了过来。

“黑衣老大未免太自负了吧?你以为自己是遮天老大,便真的是个人物了吗?今天我便教训教训你,让你看看,米粒之光和皓月争辉的下场!你转过身来吧!”年轻人冷笑着道。

“不用了,我若转过身,便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出手吧!”韩雨毫不客气的道。

“找死!”年轻人冷喝一声,手腕一动,一直在他手里轻轻跳跃着的圆球便像是子弹一般,猛的飞了出来,直直的对着韩雨的后脑勺。

“哈哈哈哈,我黑衣不想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人可以摁住我的脖子!你不可以,你家的主人,也不可以!”说话间,韩雨猛的向着巷子尽头跑去。那圆球竟然比他的身法还快,呼啸凄厉。

韩雨身子一闪,那圆球便从他的耳朵上边飞了过去。

可是,马上便有四五个小球,或是从地上弹了一下,或者是从旁边的墙壁上折射过来,总之,带着劲风再次袭向他的身后和脑袋左右两侧的太阳穴。

圆球上下呼啸,就仿佛旋转的流星一般。

韩雨厉喝一声,两脚在劲头的墙上一蹬,身子立即转了回来,人在半空中便探手一拍腰间,天策腾空而起。青色的光芒便像是一条银河,卷向身后的这儿些圆球。

一阵叮当作响中,这儿些圆球被天策弹的倒飞而出。可是对方在这东西上显然也是下了苦功夫的,那些圆球全都带着转速,被韩雨的天策一挑,立即滴溜溜的转着,砸向两边的墙壁,竟然没有一个是向着对方飞去的。

不过,韩雨一招将他所有的圆球都破掉,还是让对方吃了一惊。

那年轻人冷哼一声,手腕一动,又有两个圆球从地上弹了起来。这儿俩圆球,并不是袭向韩雨,而是朝着那些圆球飞去。原本已经失去了准头的圆球,被它们一碰,顿时呼啸着再次找向韩雨。

韩雨眉头一挑,耳边尽是凄厉的呼啸,对方这儿一手跟忘语的飞牌绝技差不多,不过圆球没有特制的纸牌那么锋利,可胜在个头大,力道足!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些圆球彻底的停下来。

韩雨手腕微微一扬,顿时刀光呼啸,一连串的刀光就仿佛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扇面,朝着那些圆球便飞了过去。

当当当当……

数声连响,那些圆球全被被天策给削去了外面的一块。它们圆形的规则体顿时出现了破绽,原本流畅的弧线自然也出现了扭曲。它们的节奏顿时被打乱了。

对面的年轻人脸色一冷,轻哼一声,一个黑色的圆球便从地上猛的弹起,直奔韩雨的面门而来。

韩雨手里的天策一挡,那圆球竟然生生将天策砸的弯成了弧形,便在这儿时,对面的年轻人猛的冲了过来,手里的圆球直直的照着他的咽喉摁了过来。

这儿小子出手间招式狠辣,显然是想致韩雨于死地。

韩雨眉头一拧,左手猛的伸出,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微一用力,那圆球嗖的一下便从他的脖子旁边飞了出去。韩雨手里的天策猛的一震,将圆球弹了出去,天策则带着巨大的惯性,啪的一下抽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对面的年轻人猝不及防之下,被砸的闷哼一声,身子顿时矮了下去。

他挣扎起身,正想再斗,韩雨的天策,已经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韩雨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森冷的目光便恍若他手里的天策一般,透漏出一股森冷的杀气!

“再动,你死!”韩雨平静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