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75章 火火和果果

475章 火火和果果 第五更

韩雨两眼微微一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秘辛,不由的问道:“那追杀你们的那个人,是血域的人吗?”

果果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屑的笑了笑,随即瞄了武柏一眼,轻声道:“他的实力虽然不错,可是如果真的遇上了血域的人,只怕也无法好端端的继续坐在这里了。不,如果真的遇到了血域的人,我们姐妹俩早就死了,根本就等不到他来救!”

原来,这儿俩丫头在放跑了胡来之后,让剑门雇佣她们的人大为不爽,便将她们的消息散播了出去。三色石的杀手,如附骨之疽般找了上来,俩人是边打边跑,最终还是被杀的重伤。就在这儿时候遇到了武柏,才侥幸捡了一条性命。

韩雨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却也大概猜到了。不过,相比起来,这丫头话里的意思更让他感兴趣:“血域的人,有那么厉害吗?”

那俩丫头互相看了一眼,目光中露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惧神色,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为了你们得罪一批厉害的杀手,是不是很不智?”韩雨忽然问了一句。

两个女孩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红衣服的女孩子火火忙道:“也不能这儿么说,您是干什么的我们也猜到了,您身边应该有女眷吧?有我们这样的贴身保镖在,您不用岂不是浪费吗?再说,一看您便是有那种龙虎之资的人,像您这样的人又岂会将那群只会藏起来偷袭的跳梁小丑放在眼里?”

韩雨笑笑,站起身淡淡的道:“你们先好好休息吧。”

走到门口,韩雨忽然转头道:“哎,你们叫什么名字?”

“火火和果果啊!”火火想也不想便道。

韩雨拉开门走了出去,房间中只剩下了俩姐妹。火火得意的冲着她的姐姐吐了下舌头,想要诈她?她可是杀手哎!

黑衣服的女孩子忽然一皱眉,哼道:“你这儿起的什么名字?”

火火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得意的道:“你就当个代号好了,等咱们的伤好了,找个机会咱们就溜之大吉,不过以后就只能隐姓埋名了。”

“不,咱们留下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火火,我就是果果了。”果果想了一下,轻声道。

火火诧异的瞪圆了眼睛,果果望着门外,幽幽道:“你见过听说了血域之后,依然满脸平静,毫不在意的人吗?他要么是根本没有放在眼中,要么便是没有相信我们说的话。可不管他信不信,这儿个人至少不坏,我们庇护在这里,总算也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是吗?”火火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她,笑眯眯的道:“只怕,你还有别的愿意吧?”

果果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出了她们两人的房门,韩雨吩咐那两名小弟提高警惕,他们看的可是两名身手不弱的女杀手。韩雨边走边问:“那个杀手呢?”

武柏忙道:“被抓回来了,正在下面关着呢,我带着您去!”

来到关押那个杀手的地方,这儿里的保卫明显的比刚才那俩丫头那里严格了许多,八名神情彪悍的裁决堂小弟,布置在了一个房间的四周,警醒的矗立在那里。

推开房间,里面还站了四个人。

然后,他便看见了一个神色有些惨淡的中年人。他看上去三十来岁,目光坚毅,虽然被反手绑着,却并没有那种阶下囚的颓废。

反而在韩雨推开房间的刹那,猛的抬起头来,锐利的目光就像是两只利剑一般,紧紧的朝着韩雨投了过来。

不等韩雨说话,便抢先冷笑道:“我劝你最好将我放了,不然,我红盟的杀手会找上你身边所有的人,然后将他们一一除掉。”

威胁,这儿是赤果果的威胁。

一个阶下囚竟然也如此嚣张?韩雨的两眼一眯,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轻声问了一句:“红盟的杀手很牛B吗?”

对面的那个中年人顿时就愣了。

韩雨直接坐在他的对面,朝着他喷了一口烟圈,呛的这小子连连咳嗽:“老子来不是听你扯淡的,说说你们红盟的情况吧。”

“咳,你,你敢得罪红盟,组织不会放过你的!便连你身边的亲人也一个走不脱,你们死定了,全都死定了!”那小子倒也倔强,不管韩雨怎么问,他翻来覆去都是这么一句话。

韩雨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轻轻的拍了拍腿上的土,淡淡的道:“我们死不死,那是以后的事儿。可现在,你却是死定了。”

说着,一点头,武柏立即走上前去,两手搭在他的太阳穴上,冷冷的问:“说不说?”

“杀了我,我身后的组织会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你们……喀嚓!”武柏懒的听他的废话,直接将手一转,拧断了他的脖子。

然后才走了过来,想了一会才挠头道:“大哥,咱们将他就这么杀了,会不会真把那个红盟给引来?”

韩雨鄙视的白了他一眼,人你都杀了,现在才想到后果?

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缓缓的道:“你出手救人,就已经是干预了他们组织内部的事儿了,若说得罪早就得罪了。如今杀了他,咱们倒是可以将事情推个干净。不用担心,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相信,三色石真的会为一个红盟的杀手而大费周折!”

处理完了三色石的事情,韩雨知道自己的强敌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可事情既然已经做了,便没有后悔的余地,他眼下能做的,只有努力的壮大自己。

且说墨雨心那边,她和韩雨分别之后,径直去了酒吧。

她可不想跟着自己的叔叔,去跟一群苍蝇似得人在那里虚情假意!

“怎么样,夏少,我给你说的就是这儿个小妞,长的还行吧?”李初升用手轻轻点了点墨雨心的背影,轻笑着道。

“嗯,不错,”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年轻人,浑身都是顶级名牌,只是笑容微微有些猥琐。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墨雨心的屁股,那眼神恨不得能看见去似得,贱兮兮的道:“想不到在这儿样的小地方,竟然还会有如此极品!”

“而且,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难得,难得啊!那小腰,那身段,骑上去肯定过瘾……”他啧啧有声的摇头,顺势晃了晃手腕上的百达裴丽手表。

李初升故意露出为难的神色,轻声道:“只是,这儿女人也颇有点身份,只怕不那么好上手啊,不然,我们早就将她送到夏少您的**去了。当然,现在好了,有您出马,想来这儿小妞是跑不掉的!”

他旁边的年轻人立即牛B的笑了笑。他叫夏剑峰,是一位部长级大佬的公子。虽然他老头子的那个部并没有什么实权,分属闲差,可在李初升这儿样的人眼中,依然是位了不得的公子哥。论身价地位,不知道比他们强了多少。

所以,李初升的言谈举止中,不时都流露出巴结的味道。这儿自然让他找回了一流公子哥的感觉。

他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声音道:“身份?在本少爷面前,她的身份算个屁!”

夏剑峰眯着小眼,嘿嘿**笑数声道:“你们几个放心,这小妞本少爷享受完了,自然还会让你们也尝尝鲜。只要咱们好好的驯服她几天,日后还怕不多一个听话的小性和谐奴吗?”

李初升等人的眼中露出了狂热的神色,他们向往与墨雨心的美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只知道墨雨心的后台背景很硬,家里面又严厉警告他们不得用手段,所以是只能用眼睛看看,嘴巴却是什么也吃不着。

此时,听见了夏剑峰的保证,一个个的哪儿还能按捺的住?李初升**笑道:“那我们可要多谢夏少了,我已经买通了那个调酒师,等一会儿夏少您让保镖去将她弄出来就行了……”

“那多没有意思?我要亲眼看着猎物,跳进我温柔的陷阱!走,咱们也进去瞅瞅…”

墨雨心哪儿里知道这些人胆大包天到来找自己的麻烦?再加上,今天她的叔叔回来,那些保镖都去保护他去了,唯一的一个跟在暗处保护她的保镖还去找韩雨的麻烦去了,以至于她的身边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真空。

对此,她丝毫并不知情。她之所以会来这里的酒吧,并不是想喝酒,而是想躲开她的叔叔。她知道,今晚叔叔肯定要举行个宴会,她若是回去了,少不了得去参加。

她讨厌那些虚伪的寒暄和表情,讨厌那些虚伪的客套和热情。

找了自己的老位子坐下,墨雨心随口点了一杯酒。她的酒葫芦因为今天去接她的叔叔,并没有随身带着。

酒保很快便将一杯沙漠风暴端了上来,墨雨心静静的喝着,惬意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光。虽然舞台上传来的重金属音乐非常嘈杂,却并不刺耳。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

这儿酒喝下去之后,有些上头。她立即想要起身,结果却发现身上已经没了一点气力。她想要说话,可嗓子好像被堵住了似得,眼皮沉重的似乎在打架。

不好!这儿酒有问题……

墨雨心抬起手便想要摁自己的手表,那上面有一个传感器,只要点一下,便会有信号传出。她知道,家里一定安排了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屏幕,以免她发生意外。

可惜,她的手只抬了一半,便无力的垂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