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1章 破晓

021章 破晓

韩雨有些无语了,这家伙的胆子估计是长毛了。他顿了一下,才轻声道:“那你怎么又跑到了竹叶帮的楼顶上?”

破天两眼一突,瘦削的脸庞竟然有了一种尖锐感:“什么,竹叶帮,那些人都是竹叶帮的?”

韩雨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破天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要是知道的话,就将那些鞭炮丢到他们头上去了。”

见韩雨狐疑的弯起了眉头,他忙道:“我不过是习惯性的从那些楼顶上走过,然后在那里发现了一点感兴趣的东西而已。”

“然后你就看见了我,用我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自己溜了进去?”韩雨有些无奈的道。

破天嘿嘿一笑。

“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子好奇的道。

破天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七八个卷轴,很快,他的上半身也跟着瘦了一大圈。

韩雨对他这种藏东西在身上的办法,实在是默默的钦佩万分。

这么多的东西,他是怎么放在身上的?

尤其是其中一个卷轴,足足有一米多高,他在车内将身体放平,才取了出来。真不知道在那混乱的时候,他是怎么将这些东西,放到自己衣服里的。

“这是……”其子瞪着眼睛,回头看着这一幕,竟然有些呆住。

韩雨禁不住提醒道:“看前面,司机。”

“啊,哦!”其子忙笑了一下,扭过头去。不过心思却仍放在后面的这些卷轴上。若是换了别人,只怕他早就一个白眼飞过去了。

可破天不同,他刚刚已经随手取出了二十多万,已经说明此人还是很有些价值观的。

果然,破天道:“这些,都是些古代的名人字画!”

“古董?”其子两眼一亮。

破天点了点头:“算是吧,要不然我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些东西取来。”

韩雨微微一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

“闻出来的,这上面有一种沧桑的味道,是独属于岁月积淀成的。”破天一本正经的道。

其子惊愕的瞪圆了眼睛,韩雨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若他说的是真的,那这人简直就是天生的贼。

这样彪悍的天赋神通,谁他妈的能防的住?

韩雨拿过最长的那个画轴,缓缓的打了开来。

这儿幅画足有一米三四高,三米多长。微微泛黄的纸边使得整幅画透着一种历史的气息。

韩雨只将画卷打开一半,便被吸引了。

整幅画面非常的传神,灵动轻盈,简单的笔墨边勾勒出白雪,寒梅,翠竹,点点远山,一方草屋,还有那脱俗的飘逸和江山万里的豪迈,让人不自觉间便生出一种胸怀天下的情怀来。

而在画面右手处,一手龙飞凤舞,遒劲有力的大字,昂然于上,几欲破纸而出。

他虽然不太懂画,不太懂字,可凭借感觉估计这幅字画的价值,也远在那二十万之上。

“你小子,闻闻,这是多少年前的?”韩雨忽然笑道。

破天鼻子微微一抽,肯定的道:“千把年吧。”

韩雨再次挑眉,其子扬声道:“千多年前,那可是宋朝啊!靠,这玩意要是真的话,那可值老钱了。”

韩雨却看了破天一眼,轻声道:“你和手机都住在十三里?”

破天点了点头。

韩雨轻声道:“我想见见他。”

“好,不过老大现在不在十三里,而是在县城。”破天说着,为其子指了道路。

这是一家普通的小旅馆,韩雨和其子两人下了车,跟在破天后面走了进去。

手机正站在门口,见到韩雨顿时微微一笑,轻声道:“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韩雨看了破天一眼:“你早知道我会来?”

“你们到了外面,我才知道的。”手机摇了摇头。

韩雨禁不住苦笑一声,显然破天这小子身上有东西,可以一定距离内联系上手机。

众人进了屋,韩雨将其子介绍了一下,然后落坐。破天简单的将人碰上韩雨的经过说了一下,然后一脸小心的看着手机。

手机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胡闹!谁让你去别人家的?”

破天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如果不是韩老弟的身手高强,这一次你不仅会害一个人,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手机厉声呵斥道。

破天嘴角张了张,忙央求的瞥了韩雨一眼。

韩雨解围道:“行了,他不也是立功了吗?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没准就落入竹叶帮的陷阱中去了。”

手机这才轻叹一声,摆了摆手。破天忙退了出去,手机解释道:“他是我一个工友的儿子,自打我那工友死了之后,便一直跟着我。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穿门过户了,唉!”

韩雨笑了笑道:“我听他说,你成立了一个组织叫破晓?”

手机苦笑道:“什么组织?就是和几个孩子一起,维持生计的办法而已。叫组织也是为了装个门面,不被人欺负而已。”

韩雨正色道:“你不该让他为我出手。徐华银那边还好说,方文山却是极有可能查到你头上。”

手机轻轻的拧着眉心道:“我若是知道你小子出来了,哪儿会去撩拨他?不过现在,就算是我将钱给他送回去,怕是也晚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去十三里躲躲了。”

韩雨有些涩然的一笑,轻声道:“是我连累你了。”

见手机的眼睛又瞪了起来,韩雨忙道:“当然,我不会说谢谢的。”

手机这才脸色稍霁,缓声道:“我们虽然没有太深的交情,可是黑子的事儿,却已经让我们成了兄弟。既然是兄弟,你遇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至于方文山,”手机傲然一笑:“他想要查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城狐社鼠,哪是那些大盖帽轻易能对付的?”

韩雨点了点头:“我会尽快将事情解决的。”

手机知道他的意思,皱眉道:“你想动徐华银?”

韩雨眼中寒光闪动,冷声道:“他既然想要我的命,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那你,想没想过后果?”

韩雨挑起了眉头,轻笑道:“你是怕我会变成和他一样?”

“你是以暴制暴,以狠斗狠,最终,怕是也会走上那条路!”手机轻声道:“你想好了?”

“我还有的选择吗?”韩雨自嘲的一笑,目光中却带着一种清冷的光辉,长声道:“既然不能让人敬,那就让人怕吧。活着,总要挺直了腰杆子,站直了身子。要不然,还有什么滋味?”

手机眼睛亮了一下,默默的品了品他这话,才道:“规矩是人定的,既然你不想做个守规矩的人,那便只有去制定规矩。”

韩雨顿了一下,缓缓的点头道:“我会的。”

手机笑了:“这样吧,就让破天暂时跟着你,帮着打探消息。”

韩雨眉头一弯,刚想拒绝。手机淡淡的道:“就这么定了,他也长大了,该选择自己的人生了。我,不希望他和我一样,窝囊一辈子。”

韩雨抿了抿嘴儿,轻声道:“其实,你也没老。”

手机笑了,他上下打量着韩雨:“如果你小子真的有那个本事的话,我也跟着你混又何妨?”

韩雨哈哈一笑,虽然被说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却是连半点尴尬都欠奉!反而就势点头道:“那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你可不能耍赖。”

手机笑着没有出声,心中却也不由得闪过一抹期望。他曾经也不甘过,也想奋斗过,奈何他没有那个手腕,没有那个实力,更没有那个野心。

若是韩雨真的能成事的话,那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将破天交给他,便是一个信号。

不过,若他不是这块料,那他也不能让破晓与他陪葬。毕竟破晓的成员都是他收养的孤儿,和他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

韩雨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才会有这一说。既然要拼搏一个灿烂的人生,那便要有一颗傲视群雄的心,当仁不让,步步巅峰!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韩雨和其子便起身离开。可上车的时候,才发现车钥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破天给摸了去,手机自然对他又是好一顿训斥!

方文山家里丢了那么多钱,多了一个恐吓的纸条,徐华银的秘密住处,遭到不明人士的攻击,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县城的黑白两道。

只怕此时,当地的黑白两道都已经动了起来。

韩雨和其子当然不会在这里太过耽搁,以免给手机他们引来麻烦!

至于破天也没有跟着,他只是要了韩雨的联络方式,说有了消息会通知他。

韩雨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他只要结果,至于过程那是破天的事!

今天第五更了,贵宾上了八百加更的,兄弟们帮着小狼宣传一下新书,至于老书黑道,已经完本了,若是有什么情况,和小狼绝对没关系,你们懂得!为新书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