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84章 墨家来人

484章 墨家来人

韩雨的目光攸的一冷,身子绷紧便要站起来,可是他却不动声色的在身子将动的刹那,声声的停了下来。他只是平静的望了刘思源一眼,沉声道:“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别慌!”

刘思源看见韩雨沉稳的神情,听着他有力的声音,惊惶的情绪这才有所缓和。他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涩声道:“今天下午,有警和谐察冲进了浪漫宴会,从里面搜出了一批毒品,说是咱们干的!”

“然后,他们便以此为借口,想要带走里面的所有兄弟,后来暗蛇哥出面将事情拦了下来。那些人便想要带暗蛇哥走,鬼刀哥不让,双方推搡成一团,要不是暗蛇哥制止,就打起来了。后来,那些人就把暗蛇哥,和鬼刀哥给带走了。”

“其他的人也被看了起来,我是得了暗蛇哥的暗示后,跳了后面的楼才跑回来报信的,老大,你快救救暗蛇哥和鬼刀哥他们吧……”

“好了,我知道了!”韩雨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刘思源愣了愣,老大难道一点也不着急吗?

他张了张嘴儿,想要说什么,却看见韩雨嘴角叼着的烟都已经被咬断了,他却依然没有察觉,心神微微一震,这儿才知道老大不是不着急,而是将担心放在了心里,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他轻轻的吐了口气,反正只要有老大在,暗蛇哥他们是不会有事儿的。心中想着,他便伸手去拉门。

就在这时,韩雨忽然又叫住了他:“等一下!”

韩雨从抽屉里掏出一万块钱,走了过来:“你叫阿卷是吧?早就听说你的母亲在医院接受治疗,一直也没抽出空来去看看她老人家!这儿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先收着!给老人家买点营养品什么的,补补身子。”

“老大,这儿钱我不能要。社团给我母亲提供免费治疗,我已经是受了社团大恩了……”刘思源急忙推却!

韩雨拍拍他的肩膀:“治疗那是社团成员所享受的待遇,并不是只针对你一个人的,这儿钱算是你报信的奖励,两码事,你收着。若是有时间,你也回去多看看老人家。”

刘思源还能说什么?他将钱紧紧的握在手里,然后重重的朝着韩雨一鞠躬,便走了出去。

从今以后,我的这条命便是老大的了!刘思源挺直了腰杆,大步流星的向外走,感激的话他没有说。

男人和男人之间,有的时候不需要将话讲的太明白。

可那种无声的承诺,却要比信誓旦旦的语言更加有力,雄浑。因为它是放在心上的。

韩雨望着他的背影,却是眉头皱起。

怎么好好的,警察却跑来砸他的场子了?

谁指使的?

正想着,李中文忽然给他打了电话过来,急声道:“老大,我听下面的人说,咱们旗下的场子都被各个局的人给盯上了,正在彻查咱们的税务,环保等情况,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啊,好像有人在故意难为咱们!以前的一些老关系,这儿时候都像躲避瘟疫似得藏着我们,老大,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这儿家伙被韩雨调到了WF去,处理东海帮留下来的场子和资产,此时还没有回来。

“我也不知道,你让下面的人先配合他们的工作!便是对方有所刁难,也不准轻举妄动。”韩雨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然后打给了方文山。眼下他跟政府方面唯一有交情的,就是这位方文山局长了。

眼下,最主要的便是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通了,方文山低声道:“哎,你有事儿快说,我这正开会呢!”

韩雨直接道:“我这边出了点小问题,我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方文山小声道:“是有人在整你,你是不是得罪了那个姓药的啊?他现在正四处联合力量弄你呢!封你场子的事情也是我手下的一个副局长干的,哎,这儿家伙跟我不怎么对付,现在要不是赵厅长顶着我,没准我都下去了。”

“行了,那家伙正让人查我呢,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啊!”说完,便匆匆收线。

此时的方文山,已经被药不正给盯上了。他此时跟韩雨的通话,那都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说的!

韩雨也从他的话里感受到了那种风雨临身的急迫,他放下电话,微微皱眉,姓药的?药不正?

韩雨的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了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曾经在静汐带着他参加的酒会上,他曾经见过药不正一面。也就是那一次,他得罪了三星集团少爷。

自从得知被自己干掉的那个要加薪是这儿个人的儿子之后,他一直便担心对方会知道这儿件事情。

只是不断发生的事,一件赶着一件,竟然让他将这茬给忽略了。

现在,在自己几乎都要将这事给忘掉了的时候,对方竟然动手了。而且从出手来看,显然对方是知道了自己便是他的杀子仇人。

妈的,这儿回麻烦了!

若是别人,韩雨还可以找了人跟他商议一下,可自己干掉了他的儿子,姓药的无论如何怕是也不肯放过他的。

双方这儿次那结下的可是死仇!

韩雨微微皱着眉头,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对着门外道:“小凡,你让铁面进来见我!”

铁面来了,韩雨定定的望了他一眼:“你带好裁决堂的人,维持秩序,从现在开始,训练场执行封闭式训练。黑道大会结束之后,我要带着他们血洗东海帮,怒挑剑门!”

铁面立即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这儿家伙比以前混的可要强多了,韩雨赋予了他不小的权利,而他也聪明的只忠诚于韩雨一个人。因为他知道,韩雨留下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当然了,这儿是说遮天在没有遇到巨大危机的时候,不然,只怕他是第一个叛变投降的。

送走了铁面,韩雨想想对这儿家伙有些不放心。这小子,可是谁的大腿粗抱谁的主。韩雨可不想让他将自己给卖了。

想了想,他暗中让卓不凡找来了刘思源,暗中嘱咐了一番,这才稍稍放了下心。

稳定了内部,韩雨这儿才坐回了椅子里,把玩着茶杯,时不时的吸溜上一口,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药不正可不是别人,他是副市长,是一方父母,代表的是政府。如果用强的或者硬的,只怕会引起上面的不满。

如此一来,自己手上的力量几乎全都成了摆设。

眼下,只有想办法通过官场上的施压,来除掉药不正了。

可韩雨皱眉半晌,才发现自己除了认识赵达钢,方文山之外,便跟官面上的人再没什么瓜葛了。

而赵达钢那边,先不说他会不会帮助自己,就算他会,他是公安系统的,想要除掉药不正,只怕也会有不小的难度。

仿佛是感受到了韩雨的烦躁,火影从他脚下站了起来,竖着一身火红色的毛发,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

韩雨也盯着门口,门被猛的一下推开了,卓不凡走了进来:“老大,外面有人要见您!”

“什么人?!”

“不知道,他只是说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卓不凡右手里把玩着青苹果,他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韩雨神色一动,站了起来向外就走:“出去看看。”

外面,一个身材修长,面容冷峻的年轻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他显得很平静,神色从容的眺望着窗户外面的训练场。

“是你?”韩雨一见到他,有些意外,这儿人正是擅长用球的那个年轻人,墨雨心的侍卫。

“黑衣老大,我们二爷想要见您!”年轻人轻声道。

韩雨从兜里掏出烟来,冲他示意了一下。那年轻人缓缓的摇了摇头,韩雨自己掏出一根来咬住,点着吸了一口,这儿才道:“小凡,你带着火影去车里等我,走吧!”

不管对方是来责难还是要求他负责的,总之,他把人家闺女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了,总要给人一点说法!

“兄弟贵姓?”韩雨边走还边客气的问了一句,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烦恼。

“叫我墨临吧。”年轻人淡淡的道。

韩雨微微一笑:“噢,墨兄弟,不知道你们二爷找我有什么事儿?”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墨临说完便闭上了嘴儿,显然他对韩雨的客气只是表面的,或者是受到了吩咐。至少,韩雨还可以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那股敌意。

雨心的家长,该不会是想将我处理了吧?韩雨微微拧了下眉头,暗自嘀咕。

在训练场外的公路对面,停着一辆凌厉霸道的黑色雪佛莱,静静的停在那里。具体什么型号也看不出来,可是韩雨却能感觉到,这车估计不比他的野兽差多少。大概对方是想在车里跟他见面了。

果然,墨临轻声道:“我们二爷就在车内,黑衣老大,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