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86章 楚老相托

486章 楚老相托

楚家的庄园内,韩雨跟楚老爷子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楚老爷子轻轻的敲着他的旱烟袋,正摆弄着一个西红柿。这儿是老爷子自己弄的一个塑料大棚,此时里面种了不少的黄瓜,辣椒,茄子,西红柿等寻常玩意。

听到韩雨说明了来意,楚老爷子却是头也不抬,不慌不忙的道:“先别着急,吃根黄瓜消消火!”

说着,抛给了韩雨一根黄瓜。

韩雨伸手接住,也不去洗,直接用手一抹便咔咔的吃了起来。

清香的瓜味,的确让他冷静了不少。

“听说,你跟墨家的丫头走的挺近,她的那个二叔没找你吗?”楚老爷子边朝旁边的筐子里摘着西红柿边道。

韩雨苦笑,却并没有意外:“什么都瞒不过您,刚刚才找过!只是,我们谈的不是很愉快,您担心他会暗中对我下手?”

“那倒还不至于。扬风自恃身份,应该不会太过分。顶多是悄悄的给你施加点阻力罢了,可你把药家唯一的独苗给废了,他们又岂会轻易善罢甘休?”

楚老爷子说完,拎着篮子还让韩雨帮他摘了点辣椒!

“呵呵,人老了,有的时候喜欢自己动手弄点饭菜,吃着也香。走了,我去弄两个菜,咱们爷俩喝一杯!”楚老说着,拎着菜篮子边向外走边道。

韩雨忙在旁边搀着他:“爷爷,您慢点……”

楚老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一个西红柿炒番茄,一个辣椒炒鸡蛋,一个拍黄瓜凉拌猪耳朵:“来,坐下,先喝两杯!我还烧了一尾早晨钓上来的鲜鱼汤,等会你尝尝!”

韩雨哪儿能喝的下去?

“坐吧!年轻人,要沉得住气,别说天塌不下来,就是能塌下来,你也得有稳坐钓鱼台,闲看风云起的气度!”楚老却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微笑着道。

韩雨无奈只得坐下,只是神色间依然有些焦躁。

毕竟这儿一次要面对的是官场中人,他一点经验也没有。

楚老无奈,只得透露道:“哎,我已经让楚九去活动了,至于结果,怎么也得等咱们喝完了酒才会出来。你现在着急,我说是不是早了点?你就将心放到肚子里吧,就算我不能让他们将人放出来,可是给他们一个公平的待遇还是能办到的!”

“哎,咱们现在能喝酒了吗?”

“能,哎呦,爷爷,来我敬您一杯!”韩雨忙回过神来感激的道。

“臭小子,你倒是现实!”楚老爷子笑呵呵的举起了酒杯!

这儿爷俩在这里喝了几杯,韩雨放下筷子道:“爷爷,怎么没看见小桐羽啊?”

“那丫头?”楚老笑道:“太精灵古怪了,我给你说,她啊比颜儿小时候还要聪明!我正让人教她弹钢琴呢,这丫头那边啊都有安排,你就不用担心了!”

“现在,咱们爷俩唠唠你的事儿!”楚老瞄了他一眼,用筷子叨了一块鸡蛋送进嘴里,轻声道:“你有什么打算?”

“嗯?”韩雨愕然,不明白楚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老放下筷子,盯着他的眼睛严肃的道:“我是问你,日后有什么打算!黑道虽然也是一条道路,可你要知道,只有有了白天,才会有夜晚!”

韩雨身子一震,他微微皱眉思索着楚老的话。

“您的意思是说,单单是在黑道上的打拼,还远远不够?”韩雨试探着问。

楚老呵呵一笑,掏出烟袋来按满了一烟袋锅子的草烟,韩雨忙给他点着。

楚老抽了两口旱烟,这才道:“当然不够!黑道也好,白道也吧,就仿佛阳光和影子,夜晚也有月光一样,都是相互影响的。”

“只有融入其中,才能不被排挤,这儿便是生存之道!”

韩雨眼中精光一闪:“融入其中?”

“不错,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成立的社团,黑社会永远都是黑社会。老百姓不会管你的纪律多好,组织多么严密,立场如何,他们都会一样的对你敬而远之。如果被他们排斥在外,那你的社团不管发展多大,若想铲除,也是上面一句话的事儿!”

楚老的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他淡淡的道:“其实,你炼油厂便弄的不错,只是实业的规模有些弱了点。另外,你的那些人,最好再有个合法的身份做掩护。记住,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低调。”

“外国的那些社团,能够长远生存,除了国情不同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这种生存之道。他们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谋取生存空间,攫取利益!”

韩雨赞同的点了点头,以前的时候他只想着将社团发展壮大,还真没深入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他在政府中能够多交几个朋友的话,那药不正也不至于能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其实,我早就准备成立汉魂保安公司了。回头,就让他们挂牌成立起来!”韩雨吐了口气,轻声道。

楚老爷子露出了那种孺子可教的神情:“这儿样最好!”

爷俩悄无声息的碰了一下酒杯,楚老爷子忽然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道:“如果我让你跟楚颜订亲,你会同意吗?”

韩雨顿时被呛的连声咳嗽,他抹了抹嘴唇,有些尴尬的道:“爷爷,您,您开玩笑的吧?”

楚老爷子脸色微微阴沉,不悦道:“有拿自己孙女的名节和幸福开玩笑的吗?”

“颜儿这丫头喜欢你,现在的问题是你喜欢不喜欢她!你是一个男人,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个明显态度的!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应该玩弄女人的感情!”

这话说的就比较重了。

韩雨张了张嘴儿,没来由的想到了墨雨心,他将人家女孩子的全部都看了个精光,这儿事还没有着落呢!而且,在他的心中,迄今还留着一个人的影子。

可对于楚颜,他又不愿意真的去伤害她!

韩雨忽然觉得,其实自己挺花心的,真的!

他知道自己若是点头答应下来,会得到楚家的全部相助,可他还是没有办法现在就做出决定。

他不会为了自己的事业出卖尊严,同样的,也不会拿感情作为交换!

叹了口气,韩雨轻声道:“爷爷,我现在心里挺乱的。我喜欢颜儿,可是我还不确定这种喜欢,就是能够牵手一生的爱!”

“不需要确定,只是要你给颜儿一个名分!”楚老爷子沉声道。

“等我跟剑门的事情有个了断之后吧!”韩雨想了一下,正色道:“我保证,无论如何都会给您一个确切的答复!”

楚老爷子笑骂道:“你小子,对敌人杀伐果断,做事干净利索,可是对女人怎么就蔫了吧唧的呢?行,就依你小子。不过,你若是敢负了颜儿,我跟你没完!”

韩雨差点没一口酒喷出来,这儿不等于是帮他做了决定吗?

好在这烦心的事情,得等到他跟剑门的事情,较量出个结果之后了。他此时倒也不用操心!

“小子,我老头子对你怎么样?”楚老忽然问。

韩雨觉得今天老爷子肯定有话要说,忙正色道:“您老对我有知遇之恩,援手之德,救命之劳,祖孙之情,这儿些我都不敢相忘。您老若是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楚老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精光,半晌竟然浮现出一抹悲伤之色:“你可知道颜儿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韩雨默不作声,他知道楚老会告诉他答案。

果然,楚老爷子只是顿了一下,便继续道:“别人都以为我楚家是靠土匪发的家,却不知道我们本身并不姓楚,而是姓项,我们楚家乃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后人!”

“只是后来,汉朝的时候为了掩埋祸端,这儿才隐姓埋名。以楚为姓。到了抗战时期,我老头子啸聚山林,后来被招安,等到建国以后,便搬到了这里居住,过些安生的日子!”

“因为当初的一些老兄弟,都还念我的一些旧情,所以,从别人的眼中,我边成为了SD,JS,两省的霸主。后来,等到了颜儿的父亲之后,更是雄心勃勃,一度将势力发展到HN三省和HB一部分,成为了一方豪强!”

“只可惜啊,他太过风光,太过顺利了,以至于遮掩了许多人的风光。最终,被人暗杀!”

楚老爷子轻叹一声:“他死的时候,才刚刚二十九岁。他死后,我心灰意冷。便收拢了部下,只将SD一地掌控在手中,却不再以社团的名义行事。而在暗中,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他死因的调查!”

“直到最近几年,才隐约的发现这儿事可能跟幽冥会和倭国人有关!若有机会,你帮我将事情弄弄清楚,我老了,有些事情已经没有了那个精气神!”

“幽冥会?可是雄踞东南的幽冥会?”韩雨坐直了身子,沉声道。

楚老缓缓的点了点头。

该更还是要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