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1章 龙怒海

491章 龙怒海 第四更

除了B组,C组之外,东方之怒还有一个A组是战斗小组,而老A,便是A组组长的代号!

他可以说东方之怒的头号战将,公认的最强的人物。

只不过,韩雨并没有见过他,因为东方之怒可并不是只有他们一个训练基地!

而在韩雨离开部队之前,对老A的位子最为热衷的,便是这儿位蝮蛇!

蝮蛇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没有你,老子便是最有希望的那个。今天我也不给你扯淡,想要见龙将军,简单,只要过了老子这儿关。”

韩雨点头:“饶老绕去,还想是跟我干一架?也好,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进步。不过,我劝你,若是输了的话,就也退伍吧!别丢咱们东方之怒的人了。”

话未说完,韩雨的身子已经猛的弹了起来。当那个人字出口的时候,他的腿,已经狠狠的朝着蝮蛇的下巴蹬了过去。

这儿一脚,凶猛如虎,凌厉如风!

蝮蛇却像是早就知道他会如此似得,冷哼一声,右手朝旁边的扶手上一搭,同样一脚踢了过去。

两脚相撞,发出砰的一声。

韩雨的左手此时也搭在了栏杆上,吃他这儿么一撞,身子就像是指针似得,围着他的左手便向后甩了过去。

整个人瞬间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又一脚踢了过去。

蝮蛇跟他的反应差不多,身子同样甩了一圈,一脚迎上。

两人的身子像是炮弹似得弹向两边,将栏杆扯的咔咔直响!

韩雨的身子比刚才向后了两步,他抬着头,仰望着站在高处的蝮蛇,轻笑道:“如果你就这儿么点实力的话,是拦不住我的!”

“我也想说,你若是再没什么本事的话,还是回去吧!”蝮蛇阴森一笑,就像是一条毒蛇活了过来似得。

韩雨拍拍手:“看起来,这儿么长时间没见,你还是挺不服气啊!嫉妒我,你有哪儿个资格吗?”

他狂傲的一笑,身子快速的前冲,然后直直的一拳朝着蝮蛇砸了过去。

蝮蛇两手交叉,一封!

韩雨却是突然跳了起来,左脚蹬在扶手上,右脚蹬着右边的墙壁,躲开了他这儿一招架的同时。用手肘朝着他的太阳穴砸了下去。

蝮蛇脸色巨变,他身子猛的向后一仰,右手抓向韩雨的手肘,另一手成拳状狠狠的捣向韩雨的肩膀。

同时,他的右脚,悄无声息的踢向了凌空的韩雨。

这儿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可马上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的手竟然没有托住韩雨的手肘,反而被震的隐隐作痛。

韩雨的身子,更是从他的身上甩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红色的火焰,从他的脚下窜了过去。

蝮蛇急忙转身,可马上就停下了,脸色微微有些白。

在他的面前,韩雨金鸡独立,另一只脚就停在他的面前。

他输了。

蝮蛇冷冷的盯着韩雨,韩雨缓缓的将脚收了回来,淡淡的道:“现在我能见龙将了吧?”

蝮蛇冷哼一声,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目光悄悄的从火影的身上一扫而过。

虽然没有看见火影真的动手,可是只凭它刚才那一跃和那通灵的表现,便足以彰显这儿畜生的不凡。

韩雨知道这儿家伙的心眼不怎么大,得罪了他,这小子怕是会从此惦记上他了。

不过,就算是再来一次的话,他也依然会出手,因为今天他必须要见到龙将军不可!

韩雨跟着蝮蛇来到门外,看着蝮蛇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进去汇报了几句,便走了出来。

一语不发的冲开着的门指了指,韩雨也懒得理他,直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会客室,或者说是棋牌室改的。旁边还放着一个麻将桌。

一位穿着松枝绿色军服的中年人端坐在那里,正抽着烟看着手上的一份材料。在他的肩头,金黄色版面上一颗金黄色的将星分外晃眼。

他看上去五十多岁了,在韩雨进来的时候,他的眉头正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略显销售,鬓角微微发白,头发却梳理的一丝不苟。两道英挺的剑眉粗重刚硬,一看便知他的主人乃是一个铁血硬汉。

这儿样的人,只要朝你面前一坐,什么都不用说,你就能知道他是一名军人。

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种浓浓的军人气息,正是陆军少将,东方之怒的直属长官,龙怒海。

“首长好!”韩雨一见到他,便下意识的将两腿一并,干净利索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龙怒海缓缓的抬起头来,静静的扫了他一眼,慢慢的道:“好了,你已经不是军人了,就不用向我行这种军礼了。”

龙怒海的声音有点儿重,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

韩雨脸色一苦,将手拿了下来。

“坐吧,不知道我是叫你血刺,还是黑衣?”龙怒海指了对面一下,微微眯着的眼睛意味深长的打量着他。

韩雨脸色越发的苦涩,他恭敬的坐在了对面,两手扶在腿上,腰杆挺的笔直。这儿只不过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您还是叫我黑衣吧,血刺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毕竟黑衣才是现在的我!”

“臭小子,还学会跟我打禅机了?这儿两个哪儿个都是你!”龙怒海被气笑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韩雨干笑着点点头。

龙怒海轻轻的拧着眉心,开门见山道:“你在电话中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韩雨没有回答,反问道:“如果,我见不到您,那您打算怎么办?”

龙怒海微微一笑:“那个蝮蛇又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以前跟他动手,根本就没下狠手。”

韩雨笑了一下:“如果他要是知道您的想法,一定很伤心!”

“少扯淡了,将东西拿来吧!”龙怒海撇了撇嘴儿,伸出了手。

这位将军指挥的可是经常跟人动手的部队,那雷厉风行,说话间自然也不怎么注意。当然,这儿至少说明他还拿韩雨当自己人。

韩雨也毫不客气的将东西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龙怒海看着手中的卡片,缓缓的道:“你小子,拿了这东西找我应该是有所求吧?我可是听说,你的那个什么遮天遇到麻烦了。你就不怕我拿了东西,不帮你吗?”

韩雨并不意外他知道自己的情况,身为东方之怒的最高长官,所拥有的权利绝不比一位总参的将军低!

他失笑道:“找我麻烦的,就是那两位主。您不是帮我,而是为了国家,铲除蛀虫,至于我,只不过是间接获益罢了!”

龙怒海摇头:“你这小子,还是那么的狡猾!”

就在这儿时,旁边的卧室门已经推开了。一个文职军人大踏步的走了出来,接过了那卡片,然后重新走了回去。

韩雨在开门的瞬间,看见里面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临时作战室似得模样,不由得愕然道:“您这是准备打仗呢?”

“你以为,想要对付一个封疆大吏,只凭你两句话就能解决了?”龙怒海哼了一声,眯着眼道:“公事谈完了,现在该说说你了!”

龙怒海拉长了声音,将不满的意味清晰的表达了出来:“臭小子,挺有本事啊,啊,出来,混黑社会,老子白教育你这么多年了!”

“要是没您的教育,我只怕还走不到现在呢!”韩雨小声嘀咕道。

这位龙大校,嫉恶如仇,眼睛里容不下沙子。而东方之怒也需要这儿样以为刚直的军人做为指挥官,所以连带着许多进入东方之怒的人,都跟他有几分相像。

“臭小子,说什么呢?”龙怒海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韩雨嘿嘿一笑,忙道:“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您,见我出来混,就没有想一枪崩了我的念头吗?”

“崩了你容易,可我能崩了你的遮天吗?现在,好歹你也算是控制着三个市的地盘了,若是将你崩了,只怕首先这儿三个市便得先乱起来!”

龙怒海叹了口气道:“退一万步说,就算我能除的掉你遮天,还不知道有多少个想要出头的人站起来。我,能毙的过来吗?”

韩雨有些意外的道:“您老想的倒透彻!”

龙怒海摆了摆手,没好气的道:“这不是透彻不透彻的问题,而是马克思主义早就说明了的。”

韩雨愕然,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黑道跟马克思主义联系起来,傻傻的愣了半天才灵光一闪,喃喃的道:“您说的该不会是辩证法吧?”

龙怒海点头:“当然是。用辩证的眼光看待问题,存在即是合理的。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一个人都遵纪守法,唯唯诺诺,相反,一个不能争,不敢斗的民族,只能是唯唯诺诺的,没有活力和血性,是要被淘汰的!”

韩雨顿时舒服的晃了晃屁股,腰杆笔直的挺着,红光满面,满脸佩服的道:“还是首长境界高啊!”

“滚蛋!”龙怒海没好气的道:“老子这儿不是夸你!我这儿么说,只是告诉你,上面对于黑色事情的看法。”

韩雨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精明的他立即从龙怒海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信息,他迟疑了一下才道:“您的意思是说,上面并不介意?”

别等了,有支持的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