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4章 接风洗尘

494章 接风洗尘

龙怒海的效率很快,药家父子很快就倒台了。据说是上面直接派了人,这儿在当地又引起了一阵的轰动。

虽然用的是贪腐的名义,可是百姓也不都是傻子。尤其是药家的人才刚刚跟汉魂集团和楚家集团斗了一局,现在便被整趴下了,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

于是,大家都纷纷猜测是楚家的人暗中出手,搬掉了药家爷俩。

不过因为楚家在天水,乃至SD的声誉都还算不错,所以大家对于这儿个结果,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因为药家的倒台,上面顺带脚的将跟他们走的较劲的一伙儿人全都给办了。

于是乎,雷厉风行,整顿官场秩序的名声,上面便算是轻易的赚下了。

至于汉魂集团的事儿,则早就被人们给放在了脑后,他们更关心谁谁跟姓药的一起坏了良心,又被抓了!

总参特情三处在天水市的秘密办公地点!

“……说吧,药先生,你想想自己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我想,我们为什么抓了你,你总该知道吧?”

“呵呵,我知道什么?虽然你们是总情三处的人,我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你们这儿是虐待国家的功臣,你们这儿么做,民心不会服气的!”药老头皱着眉头,冷声道。

“行了,少跟我扯淡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一撇嘴儿,不屑的道:“就你这儿样的还配谈民心不民心,我告诉你吧,老子能将你请来,自然便是摸清了你的老底!我本来也没希望你能告诉过我什么!”

对面的年轻人阴冷的一笑,然后将手一挥,立即有两个年轻人走了过去,摁住了药老的的两手,并卸下了他的下巴。

然后,有人拿出针来,给他打了一针不知名的**!

药老头的脸顿时瞪圆,目光中透出一丝警惕和恐惧,却渐渐的抵抗不住药力而昏睡了过去。

“立即将人送到BJ。”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微微一摆手,立即有人将他们都架了出去。

“白虎,你立即督促地方,将黑衣的人都放了吧!楚家既然甘愿将这么大的一个功劳拱手相送,那我们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吃了人家的嘴短啊!”

“知道了,少爷!”那个精壮的汉子立即点头,走了出去。

剩下年轻人挑起了眉头,随即喃喃的道:“早就听龙将说你是他所见过的最有潜力的军人,也是最特别的军人,那我倒想看看,你到底能走多远!”

当初因为好奇,他特意还去试探着接触过韩雨一次。毕竟能够被龙怒海评价为东方之怒中最有可能超越二十年前的那个天才的人,被赵达钢也看好的年轻人,他实在想知道,他到底是如何的一个人。

别的不说,单单是从身手而论,这儿个黑衣,的确有傲人的资本。

而从他退伍之后的行动也可以看出,这儿是一个对兄弟忠义,对祖国忠诚,对敌人狠辣,足够低调,冷静,狡猾又不乏嚣张和傲骨的男人。这儿样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黑道豪雄!

不过,也仅仅是黑道豪雄而已!

其他已经做大的那些帮派大佬们,哪儿一个又不是有着过人的底气?

……

训练场!

“老大,鬼刀哥和暗蛇哥他们回来了!”韩雨才刚刚坐下,卓不凡便猛的推开门闯了进来。

在他的身后,矗立着两个男人。

一个身材修长瘦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一个身材要矮些,可是精气神还算足。不是谷子文和莫太横还是谁?

一见到他们,韩雨便从椅子中跳了起来。

他大踏步的走向前去,然后在两人面前站定,狠狠的点了点头:“回来了?”

谷子文点头。

莫太横道:“这伙龟儿子,得亏还晓得撒咱们遮天的厉害,不然,指不定还要给老子撒子亏吃……”

韩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回来就好了!”

说着,立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对着卓不凡道:“小凡,立即让人准备菜,将墨迹几个也都叫上来,今天,咱们好好吃一顿!”

“哎!”卓不凡立即点头。

就在他要出去的时候,莫太横忽然道:“等一下!”他扭头看向韩雨,轻声道:“老大,那个,和尚呢?他……”

韩雨的脸色一沉:“别提他!他现在被我弄到下面带血斧堂的人训练去了。不过,由裁决堂的人盯着。在铁手的事情没有解决之前,我想他的行动理应受到限制。”

莫太横和谷子文对视一眼,相对苦笑。

谷子文轻声道:“老大,我觉得还是让他一起上来吧,毕竟,有没有内奸仅仅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如果没有这个人呢?和尚他被撸了下来,还一点怨言都没有,咱们总不能真的寒了自己兄弟的心吧?”

莫太横也点头,用一口倍地道的SC方言道:“是啊,老大,我们两个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吃到水煮肉片了嘎,多一个人陪着,总热闹些撒!”

韩雨只好点头,他们两个才出来是得好好开心一下!

“那就将他也叫着吧!”韩雨轻轻的一摆手。

卓不凡立即答应了一声,飞快着跑了出去。

很快,便有人将酒宴摆好,一干老兄弟们坐好,自然别有一番热闹。

韩雨自然是坐在首席的,莫太横边吃边道:“老大,咋着没见到你的火影来?”

“让它出去捕猎去了,这儿家伙呆在我身边时间长了,怕会变的跟个猫似得,哪儿还能留的住野性?”韩雨笑着道。

谷子文等人纷纷撇嘴,火影这儿家伙少说也用爪子扫断了五六个人的脖子,便说它四爪沾满了血腥,也绝不过分!就这儿,老大还说它没有野性?那他们实在想不出,在老大的心中,有野性的火影应该是什么样的!

“行了,火影那家伙又不喝酒,咱们说他干什么?来,今天咱们好好喝两杯!”墨迹举着酒杯道。

韩雨端起酒杯,缓缓的道:“这儿杯酒,算是欢迎暗蛇和老莫平安归来!”

众人纷纷跟进,喝了这杯酒后,莫太横擦着酒气道:“老大,这到底是咋着回事捏?俄们几个都进去咧,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捏!”

韩雨轻声道:“这儿事怪我!”

说着,他放下酒杯,沉声道:“这儿个药不正,便是要加薪的老子,当初要加薪身为黑榜的杀手,前来刺杀我,结果反而被我给干掉了。如今消息走漏,他的老子这儿才对你们下手,估计也是为了找我报仇!”

“市长?那你又是怎么让他们将我们放出来的捏?”莫太横惊讶道。

遮天在官面上没有什么人,这儿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韩雨苦笑道:“我哪儿有那个本事将你们救出来?其实,这儿一切都是楚老爷子的功劳。是他帮忙。”

众人这儿才恍然。

旁边的墨迹笑道:“楚小姐专门从WF赶了回来替咱们助阵呢,说来也巧,那个姓药的老子听说还是省里的一个什么官,结果也因为他儿子的连累,被查出了贪污受贿,现在已经被双规了。”

“如今,天水市到处都在说,是咱们将这儿些贪污犯揭发了出来。现在兄弟们上街,那走路都是抬头挺胸。”

韩雨轻声道:“刚好你们两个也都回来了,上次你们说的事情也已经谈拢了。”

“什么事情?”众人愕然。

韩雨白了他们一眼:“不是你们要我去找九叔问问,跟着他学习他的刀法的吗?我已经问过了,他已经答应了,怎么,你们不会是反悔了吧?”

众人一愣,纷纷道:“真的?这可太好了……”

“就是,这好事,我们怎么可能反悔呢?不能够,绝不能够……”

“那行,明天开始,你们就去训练。嗯不过时间不能太长,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我要去参加黑道大会。”韩雨轻声道。

“老大,”谷子文忽然瞄见了旁边角落里的胡来。

这儿以前是一个多么能说的人啊,现在却从进来之后,便一直自己默默的喝酒。显然,大家伙对他的怀疑,隐隐的将他和众人间划出了一道鸿沟!

“老大,不如让和尚也去吧!”谷子文轻声道。

他这儿么一说,墨迹等人纷纷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韩雨。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将他们的意思都清晰的表达了出来。

“是啊,老大。我们大家都不相信他会是出卖铁手的凶手。当然,如果他真的是,我们几个便是亲自出手,也会弄死他个龟儿子!不过,在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之前,我觉得,他还是我们的兄弟!”莫太横望了胡来一眼,沉声道。

他的这番话,顿时说到了墨迹等人的心槛里。

韩雨眉头微微一皱,扫了胡来一眼,凌厉的眼神还是终于软化了下来。显然,谷子文等人的话和曾经跟胡来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情谊,占了上风。

“那你也就跟我们一起去吧,不过,你记住,一旦铁手醒来指认你或者我找到了证据,我一定会亲手劈了你,为铁手报仇!”

韩雨轻轻的叹了口气。

胡来的目光一冷,他紧紧的盯着韩雨,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怒熊:“我和尚以刀锋为骨,以忠义为魂。以一腔热血豪情为骨肉四肢,不敢说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可敢作敢当这儿四个字,却还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的!”

“除非铁手醒了过来,亲自指认不是你干的!”韩雨冷冷的一笑:“不然,你说什么都没用!”

胡来惨然一笑:“如果他要是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呢?”

韩雨的神色一沉,刀子般的眼神紧紧的投了过去。他嘴角一勾,露出一口森冷的牙齿,冷酷的道:“你最好祈祷他能够醒过来,不然,我敢保证,从此你不会再有玩女人的兴趣!”

胡来的脸色,变的分外难看。谷子文见两人说着说着又闹僵了,忙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咱们先喝酒。来,老大,我敬您一杯!”

第七更了,行动代表一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