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6章 胡来出逃

496章 胡来出逃

道上的厮杀,多在晚上。

狭路相逢,黑暗较力,场间拼斗,狙杀与反狙杀!

楚九在道上拼杀的经验,对于谷子文等人来说,简直就像是久旱甘霖一样,给他们推开了一扇崭新的窗子。

他们不断的吸收着,虽然想要将这些经验全部的消化吸收还需要时间和各自的领悟,可至少他们有了方向和映照。

只是这儿么一来,便直接练到了半夜。

“行了,今天你们就都住在这儿里吧,明天早晨的时候,开始锻炼刀法!”楚九拿过毛巾擦了擦手,然后让人安排了莫太横等人住下。

“从他们出手的痕迹来看,黑衣的判断是正确的。”楚九回到了书房,低声道。

楚老爷子轻轻的抽着旱烟,从容道:“那就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吧!”

楚九点头。

如此平静的过了两天,这儿两天韩雨并没有呆在楚家,因为他派出去的寻找萧炎的天劫小队,回报说他们竟然将人给跟丢了。

韩雨无语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丫头具有这么强的反侦察能力!只是,可Z国的人这么多,地盘这么大,天知道这丫头去哪儿了?

安排了人让他们随时注意萧炎可能露头的地方之后,韩雨刚刚眯下,忽然接到了消息。

胡来逃了。

当他风风火候的赶到的时候,谷子文等人全都面色冷峻的站在那里。

莫太横的肩膀上还受了伤,韩雨一见便将眉头皱在了一起:“怎么回事儿?”

谷子文等人面面相觑,莫太横耷拉着脑袋也不说话。

楚九脸色铁青的上前两步,沉声道:“还是我来说吧!就在刚才,有人想要偷偷的溜进老爷子的书房,被人给发现后,竟然杀人后逃逸。”

“是和尚干的?”韩雨眼中已经露出了冰冷的杀机。

谷子文叹息道:“只有他不在。”

“命令,所有人全部撒出去给我追,一旦发现了他的下落,立即拿下!如果他敢反抗的话,杀无赦!”韩雨气的脸色铁青,最后三个字更是从嗓子眼里发出来的,透出一股冰冷的寒意,显然,胡来的举动已经彻底的激怒了他。

谷子文等人张了张嘴儿想要说什么,可看到韩雨铁青的脸色,最终什么都没说。

莫太横走过韩雨身边的时候,听见他呼呼的喘着粗气,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韩雨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冷冷一笑。

到底谁才是狡猾的猎人,谁才是猎物,那得看谁笑到了最后!

遮天的人,在第一时间就撒了出去,却没有找到胡来的影子。

此时的胡来,正优哉游哉的坐在车上,喝着小酒抽烟呢!外面,灯光璀璨,他的目光微微眯着,仿佛是睡着了。

而远处,二娃望着他远去的车子,冷冷一笑……

“老大,肯定有人暗中接应他!”早晨的时候,众人再次在办公室聚集。谷子文阴沉着脸色,皱眉道:“大家搜索了一个晚上,也没找到他的影子,很有可能他已经离开天水市了。”

韩雨这儿回却没有生气,反而幽幽的叹了口气:“算了,走了就走了吧!毕竟他曾经也算是救过我一命,这儿一次我们便算是恩断义绝了。下一次遇上,我再取他性命替铁手报仇就是!”

“老大,你说他去楚老爷子的书房干什么?”谷子文不解的道:“会不会是想刺杀楚老爷子?”

“不会,楚老爷子晚上不住在书房,这儿一点他应该能猜到。我想他可能是有别的目的!”韩雨沉声道。

莫太横皱眉道:“别的目的,他能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不过,不管什么目的,他都已经是我遮天的叛徒了。从现在开始,通知社团所有兄弟,一旦发现他的踪迹,立即上报!”韩雨杀气腾腾的道:“老子要亲手劈了他!”

“老大,这儿事先放一下吧,明天就是黑道大会召开的日子了。您什么时候过去?”谷子文轻声道。

韩雨有些无力的吐了口气:“等天亮了就走。老莫,你先回RZ,将陈蛟调回来,和狂熊一起压住血斧堂。”

说着,韩雨一拧头看了谷子文一眼:“暗蛇,黄泉堂就交给你坐镇了。三郎要跟我一起去。”

谷子文点头:“老大,你准备带多少人?”

“带上小凡和三郎两个就够了!”韩雨眼中杀机闪动:“其他的人都做好准备,随时等候我的命令!铁手的仇,总是要报的!”

……

大学的校园中,一个西装革履,身材挺拔,眉目英挺的年轻人正在向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推销自己。

“……我,在市中心开了个咖啡馆,呵呵,算不上什么有钱人,可是不让自己的女朋友跟着受委屈的本事还是有的。美女,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没有男朋友吧?不如,我请你去喝杯咖啡如何?”

年轻人大概二十六七岁,虽然年纪大了些,可带着股让人着迷的痞气。

再加上他那身价值不菲的黑色立领中山装,和他屁股后面的那辆红色雪弗兰轿跑,杀伤力当然不俗。

被他拦住的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孩子,此时眼睛都有些迷离了。要不是她一再告诫自己矜持,只怕早就主动打开车门进去了。

“这儿个不太好吧?我们还不认识!”

“呵呵,现在不就已经认识了吗?老实说,像你这儿样有气质的女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让你这儿样的一个大美女一个人吃饭,我觉得那简直就是我们这儿些男人的失职!而我,作为他们中的一员,自觉很有必要弥补一下!”

女孩笑了,脸红扑扑的白了他一眼:“你这儿人真会说话!”

她正想趁势答应下来,忽然瞥见了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勾勒出青春的身段和气息。一双眼睛大大的,可是眉宇间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她抱着书本,就这儿样走了过去,一头黑色的长发,被风扬起,有几根细丝甩在了年轻人的脸上。

年轻人顿时就呆住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谁给握住了似得,狠狠的疼了一下,然后便被无尽的喜悦和激动所取代。

这个女人是我的!

谁也不能给我抢!

只是一瞬间,他的心中便响起了这样的念头。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一个女人拥有如此巨大的占有欲。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仿佛一下开启了前世的回忆似得。他,几乎不能自已。

“哎,你……”女孩子本想跟他说话,见他转过头直直的盯着别人,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羞恼和嫉妒。

她狠狠的盯了那个背影看了一眼,狠狠的低声道:“狐狸精!”

说完,转身便要走。

对面的年轻人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笑道:“哎,跟你打听个事儿,那个,刚才过去的那个女孩子,你熟吗?”

“熟……啊,也不怎么熟!”女孩子脸上闪过一抹不满,这儿让她怎么说?

“熟不熟的都没事,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年轻人神色微微一敛,虽然还是在笑着,可是跟人的感觉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多了几分威严。

她对面的那个女孩子心头一颤,老实道:“她叫慕容飘雪,天水市人,不过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嗯?”年轻人的眉头一皱。

女孩急忙道:“我说的是真的。是她自己说的……”

“好了,你先去忙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微微一笑。

“我叫李静!”说完,便慌忙走了。

年轻人在他身后笑道:“哎,李静是吧,我记住了,等有时间我会来找你的!”

说完,他扭头望向慕容飘雪的方向,微微挑眉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以前的时候总觉得那曹植言过其词,今日一见才知,非其言虚,而是我未曾得见!”

“慕容飘雪,这儿名字怎么有些熟呢?”

正想着,一个身材销售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不过三十岁左右,脸上留着黑色的胡子茬,五官精干,尤其是那只大鼻子,简直就是让人一睹难忘。成龙的鼻子算是不小的了,可跟他的比,至少还小两号!

他,正是明天龙身边的头号心腹,也是天龙帮的情报负责人,徐阀铭。

至于刚才的那个年轻人,自然就是天龙帮的老大,明天龙了。

说来,明天龙遇见慕容飘雪纯粹是个意外 。这儿小子有些好色,尤其是年轻美丽的女孩子,在慕容飘雪没来之前,他就经常来这所大学里,寻花找艳。

用他自己的话说,当老大,哪儿里如当一个采花恶少来的痛快?

徐阀铭来到近前,没等他说话,明天龙先抢先道:“老徐,你帮我查一下那个慕容飘雪是什么人,这儿个女孩子,很对我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