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7章 火车遭遇

497章 火车遭遇

徐阀铭忍不住叹息一声,自己的这儿个老大哪儿都好,身手不错,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经济触觉,可惜的是,他根本就没有争霸江湖的野心。他之所以进攻JN,也纯粹是出于天龙帮自保的目的。

不然的话,以天龙帮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吃掉遮天在JN的那点人手,席卷省会,然后将SD省的西部地盘全部囊括在手中。

“老大,慕容飘雪是遮天的公主,遮天老大黑衣的妹妹。擅长医术。”徐阀铭轻轻的扫了一眼那个仿佛随意溜达的保安一眼,对方虽然掩饰的不错,可他却可以肯定,这儿人是遮天的人。

“嗯?”明天龙愣了一下:“黑衣的妹妹?”

“是,我这次来也是想要跟您说一声,那个黑衣已经来到JN了,看来应该是要去SY参加黑道大会的。”徐阀铭低声道。

明天龙对这个却并不关心,他只是又看了慕容飘雪的背影一眼,这儿才喃喃的道:“不管你是谁的妹妹,现在你是我明天龙看中的女人!”

“老徐,回头调集几个天龙卫来,暗中保护好她的安全。若是看见有男生跟她搭讪,立即揍到一边去。若是有那些人跟我似得,来学校里招惹了他,一次警告,警告不听就废了他,天塌了我给顶着!”明天龙说着打开了车门。

徐阀铭哭笑不得的道:“老大,人家黑衣有派的人暗中保护,咱用不着操这心了吧?”

“他保护的是他妹妹,老子保护的是我未来的女人,这儿又不冲突!”说着,直接发动了车子。

JN火车站。

韩雨并没有开他的车,而是选择了坐火车。

他的那辆悍马太张扬了,他并不想让人随时随地都能够掌握他的行踪。

当然,他也不会真就带了两个人去的。

早在WF的事情之后,陆辉便带了两支天劫小队去了他此行的目的地,SY,也是剑门的大本营。

“老大,您一路上可得保重啊!”马奎沉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你这儿些日子干的不错,梓涵那边我就交给你了。”

“您放心吧,老大!”马奎点了点头。

韩雨微一皱眉道:“赵得风的老子那边就没什么动静?”

“他最近跟天龙帮走的挺近乎,不过,大概他也知道惹不起咱们,暂时还没什么动静。不过,却也没闲着。哦对了,前些日子还有过两批人想找梓涵的麻烦,被我们给打发了。我们本来以为是赵得风的老子干的,后来才知道,是他的那个叫雅珠的情人。”马奎低声道。

韩雨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聂雅珠,聂雅珠,他曾经在拍卖会上见过这个人,后来让手机调查了她的背景,已经知道她就是黑子那个未婚妻。

对此,他倒也不是十分的生气。

毕竟追求美好的生活是她的权利,她不喜欢黑子,自然可以离开。可是她不应该透漏梓涵的身份,不该暗中对付梓涵,对付黑子的妹妹。

上一次他在JN遇袭的事情,便有这儿个女人的影子。而前一阵子,他们跟药家也走的极近。要不是韩雨特意打了招呼,他们早就被龙将给弄进去了。

而如今,她竟然还敢动手?

韩雨目光闪动,已经起了森冷的杀机。

“赵得风的死,那是咎由自取。从现在开始,你暗中拉拢分化光明集团,安插目标眼线,暗中观察他们的后台背景。并且,利用手中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给我打击光明集团。尤其是那个聂雅珠,她的一举一动你都要给我注意下来。”

韩雨冷冷的道:“我要让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是!”马奎忙答应了下来。

拍拍他的肩膀,韩雨站起身:“好了,不用送了。”说着,韩雨走出了车子。

在下车的时候,他轻轻的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两个编织袋上等候进车的中年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对方伪装是虽好,可是那一双眼睛却一直在紧紧的盯着他,目光隐隐的透出了警惕,又如何能瞒得过他?显然,这儿应该是天龙帮放出的眼线。

看起来,天龙帮中的人也有厉害角色啊!

韩雨心中微微一动,随即朝着站台走去。

卓不凡并没有跟过来,而是和武柏一起开了车去接火影了。接了火影之后,他们将会直接赶往SY。

车票早就买好了,韩雨就这儿样上了车。他并没有坐卧铺,而是跟普通人一样选择了硬座车厢。这儿一次对他来说,便相当于一次自我放逐式的旅行。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车子缓缓的行驶,速度渐渐的加快,车上的人渐渐的越来越多。等出了JN,到了TA之后,呼啦啦的上来了一大批的农民工。这儿时候正是农民工出去打工的时候,所以车厢内的人顿时便密集了起来。

便连走道中也或站或蹲的挤满了人。韩雨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起身想要给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让座。

不想他才刚一起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便已经一屁股坐在了他的位子上。

小丫头长的倒是挺漂亮,不过却画着浓妆,耳朵里塞着耳机,摇头晃脑的。

“哎,麻烦你让一下。”小丫头不理他。

“哎,姑娘,麻烦你让一下!”韩雨直接提了她的衣服一下。

对方这才用一种无辜的眼神望着他,韩雨指了指被挤在靠边的那位阿姨道:“你朝里边坐一下,让她也坐会儿。”

“哎,不用了。”那位阿姨急忙摆手。

韩雨笑道:“没事儿我,站一会就到了,您坐着休息会吧!”

小丫头瞄了那阿姨一眼,目光中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不屑神色:“土老冒,谁愿意跟这儿样的人坐一块啊?”

人声虽然嘈杂,可小丫头的声音并不低,那位阿姨刚刚迈过来的一只脚顿时僵在了那里。她愣了一下,脸上那老树皮似的一道道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轻轻抖了抖,一种无法掩饰的尴尬,自卑便占据了那双被风霜岁月侵蚀的脸庞。

她有些慌乱的缩了回去,然后道:“俺不坐了,俺不坐了,就这样站着,挺好……”

韩雨只觉得自己的心猛的一酸,几乎就要忍不住将小丫头提起来丢到外面去。

我擦你个大爷的,你他妈的是不是三鹿喝多了?连最起码的尊重人都不会了?

韩雨缓缓的坐在了小丫头的身边,扭头对她道:“哎,你这儿是去学校啊?大学生吧?”

“啊,我是SY大学的,离开学还差几天,我这儿是提前去玩玩。哎呀,本来我是要买卧铺的,可是被抢了。只好买了个硬座,倒霉死了!”女孩子倒是挺健谈的,她早就看出来了,韩雨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

再加上韩雨虽然不是个帅哥,可是却有一种帅哥没有的坚硬和冷酷气质,小丫头倒是很乐意跟他攀谈。

只是,言语中还不忘流露出自己其实挺有钱的意思,典型的一为面子活着的小屁孩。

韩雨冷哼一声:“你倒霉?我看人家才倒霉呢!竟然能碰上你,你啊这讨人厌的学位都修到博士后了!”

女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色有些发白道:“哎,你怎么骂人了吗?”

韩雨愕然:“我有吗?哎对了,看你化这么浓的妆,化妆品用的都是名牌吧?啧啧,糟蹋了,你说一个人出生的时候被丢到天上三次,结果却只接住了两次,用再多又有什么用?”

“你这儿还不算骂人吗?”女孩气的脸色都哆嗦了起来。

韩雨撇撇嘴儿:“我只是说实话罢了,要我说,巴黎圣母院就缺个敲钟的,就你去最合适!”

女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她狠狠的瞪了韩雨一眼,跑了。

她实在是被眼前这个骂人不吐脏字的人给气炸了,可打又打不过人家,不走还能留在这里吗?

韩雨拍拍身上的衣服,然后站了起来。重新将那位阿姨请了过来。

她依旧不肯坐,韩雨笑道:“没事儿,刚才那就是一小丫头片子,啥也不懂的胡说。您甭理他。”

那位阿姨这儿才拍拍座子,坐了过去。韩雨就靠在一边,不大一会儿,她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俩苹果,递给韩雨:“你站着也挺累的,给你吃个苹果!俺在来的时候洗过了……”

“谢谢婶子!”韩雨没有矫情,他知道这儿个朴实的妇人是想通过这儿样的举动,来表达自己的谢意,也让自己坐的更安心一些。

所以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大口,边吃边道:“嗯,这儿苹果真好吃,婶子,该不会是您自家种的吧?”

“嗯,俺是YT的,这儿就是俺们那里的特产,YT苹果!”妇人见他毫不嫌弃,顿时眼睛亮了亮,有些骄傲的道:“自己家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