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8章 农民工的尊严不容践踏

498章 农民工的尊严不容践踏

“嗯,难怪这么好吃。哎,婶子,您这儿是去干什么去?”韩雨连连点头,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苍山的大蒜德州的枣,这儿可都是出了名的特产。(咳咳,这儿回木用字母,大家都萌白的)

那妇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还能干啥,看看能将俺们那里的苹果卖出去吧?俺们听说SY有个健仁集团,收购苹果。俺们那里存了那么多,都卖不出去,只能在冷库里放着。可是冷库已经到期了,再不卖出去,俺们可就白忙活一年了。”

“哎呦,您这儿是出去跑销路啊,就您自己啊?”韩雨愕然。

“啊,俺们当家的在那里打工,过了年都还没回来呢,俺顺道去看看。村里有给他打的电话,人家让他给问问!俺就是去听个信!”妇人急忙道。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健仁集团?那不是剑门的么?

“是这样啊,那您到了那里之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便给我打电话。老实说,我也是做这儿个水果生意的,如果您到了那里之后,价格方面不如意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没准我可以帮忙!”韩雨说着,掏出笔来记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她。

“啊,这儿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如果没碰上您的话,我只怕也要到处去找果源的。当然,如果健仁集团给的价格跟你们的心理价位很合适的话,您直接卖给他们就可以了。”韩雨笑笑。

那妇人也笑笑,虽然不太相信,可还是珍而重之的将那个电话号码放进了兜里。然后说了声谢谢。

韩雨就这儿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到了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前面的车厢中忽然走进来一位很漂亮的女列车员,她身材高挑,穿着灰色的丝袜,一身灰蓝色的工作制服,描眉画嘴,只是脸色微微沉着,似乎是对车厢中的气氛感觉有些不爽。

可超载的是他们的火车,所以她虽然不满,却也说不出来什么。

“哎,查票,将自己的车票都掏出来。”女列车员大声道。

原来是查票的来了。

韩雨的车票就在兜里,自然并不着急。

就扭头看着外面的风景,那女列车员一路杀将过来,所到之处的人,自然纷纷用一种敬畏的眼神望着她,十分的配合。

这儿本来是一种非常融洽的气氛,非常美好的感觉。可是马上就被破坏了。

在她的面前,是一个民工模样的中年人,正低着头,一头蓬乱的头发让他看上去十分的颓废!

漂亮的女列车员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用脚一踢,大声说:“哎,谁让你在过道里睡觉的?查票,快点!”

显然,已经接近中午,还没有吃饭的她心情并不怎么好。

那中年人吃她一踹,一个机灵醒了。听了她的话,忙上下左右的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却捏在手里。

女列车员顿时一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她朝中年人怪怪地笑了笑:“这是儿童票。”

中年人脸腾一下就红了,不过仍没起身,嗫嚅着说:“儿童票不是跟残疾人票价一样吗?”女列车员目光一耷拉,扫了他一番,用一种欠揍的语气问道:“你是残疾人?”

中年人点头:“嗯!”

“那你把残疾证给我看看。”女列车员快速的道。

中年人顿时紧张起来,他微微带着颤音说:“俺没有残疾证,买票的时候,售票员就向俺要残疾证,可俺这儿次就是回去办这个的。”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这么做可能遭来的后果,他又补充了一句:“俺也是没办法才买的儿童票。”

女列车员顿时冷笑了一下:“没有残疾证?那我可没办法相信你是残疾人!”

中年人没有做声,只是轻轻地将鞋子脱下,又将裤腿挽了起来……他只有半个脚掌。

列车员一掩口,斜眼看了看,忙摆手道:“我要看的是证件,是残联盖的钢印!你先穿上鞋子,你这是想让车厢里的人集体中毒怎么着?”

中年人忙穿上鞋子,常年操劳已经成了黝黑色的皱纹顿时堆积在了一起。他苦着脸解释道:“俺没有当地户口,人家不给办理残疾证。而且俺是在私人工地干活,出了事之后老板就跑了,连俺的工钱都没结,俺哪儿有钱到医院做评定……”

列车长闻讯赶来,询问情况。这儿是一个胖子,微微发福的肚子和圆咕隆咚的脑袋,足以证明这儿人的伙食不错。

他的存在显然推翻了一个公认的常识,脑袋大,脖子粗,除了老板和伙夫以外,还有可能是列车长。

那中年人再一次向列车长说明,自己是一个残疾人,买了一张和残疾人票一样价格的票……

不想这儿胖子脸色不变,甚至看也没看对方的腿脚一眼,只是伸出手去,干脆的道:“你的残疾证呢?”

“俺没有,要不您看……”

胖子不耐烦地连连摆手,打断他道:“看什么看?我们只认证不认人!你有残疾证就是残疾人,有残疾证才能享受残疾人票的待遇。这儿便是我们的规矩,你要是没有证件啊,那你就赶快补票吧!”

中年人一下就蔫了。

他翻遍了全身的口袋和行李,只有几块钱,根本不够补票的。

他带着哭腔对胖子车长说:“俺的脚掌被机器轧掉一半之后,就再也打不了工了,没有钱,连老家也回不去了,这张半价票还是老乡们凑钱给俺买的呢。求您高抬贵手,放过俺吧!俺,俺回家拿了钱,一定给您送过去!”

胖子一脸正气的坚决道:“那不行!我们这都是有规定的,一切都得遵守规章制度,你若是不补票,等到了下一站就下车吧…

那个女列车员扭头对他微笑道:“其实他不下也行,就让他去车头铲煤吧,也算做义务劳动。”

“嗯,这儿样也好。”列车长点了点头。

韩雨早就看不下去了。他目光闪动着阴寒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紧紧的盯着中年人和那个漂亮的女乘务员,身子都在不停的颤抖。

这儿到底是怎么了?那些军人,在前方流血流汗,不计生命的牺牲维护着这儿个社会的安定团结,可这儿些人怎么就能够如此自私,如此冷酷,如此无情,如此冷漠呢?

他可以肯定,这儿个列车长一顿午餐的钱,便足够中年人的那张票钱了。那个女列车员手上带的表,也得好几百块,足够买几个来回的了。

可他们,却连那么一点点的容下别人,帮助别人的心都没有!

这儿是一群自私自利到了极点的冷血动物,他们眼根就不配当Z国人!

韩雨右手猛的一握,便要给这儿两个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便在这时,一个健硕的身影猛的跳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不满的大声道:“你还是不是男人?”

胖子拧眉:“我在执行公务,这儿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你就回答我就行,你是不是男人?”

“我当然是男人。”

“哦,那你用什么证明你是男人呢?把你的男人证拿出来给大家看看!”那汉子撇嘴道。

周围的人一下笑起来。

胖子愣了愣,有些恼怒的道:“我一个大男人在这儿站着,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那男人撇了撇嘴儿,摇头说:“那可不行,我和你们一样,只认证不认人,有男人证就是男人,没男人证就不是男人。你说你是男人,把证拿出来吧!”

那胖子列车长卡了壳,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应对。

那个女列车员反应倒是挺快的,她忙站出来替列车长解围,她毫不客气的瞪着那人汉子道:“我不是男人,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好了!”

汉子伸出一根手指,隔空点着她的鼻子,冷笑道:“你?你根本就不是人!”

那女列车员顿时暴跳如雷,声音尖锐的好像刚刚是被人给强行那啥了似得,不,估计那啥时候她绝不会是这种叫法:“你,你才不是人呢!你给我嘴巴干净点,我告诉你,这儿是在车上,你敢骂我,我就让人将你抓起来!?”

“我骂你了吗?”那汉子微微一笑,目光中却闪过一抹冰冷的狡黠:“我只是说你不是人。你若不承认那也好,把你的人证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众人再一次哄笑。

韩雨却发现,那个没有了半个脚掌的中年人没有笑。他只是静静的望着这一幕,眼睛中满是晶莹。这儿个铁打的汉子,此时竟然哭了。

只是不知道那眼泪是委屈,是感激,还是仇恨……

“因为他们是农民,他们只靠种地养不活一大家子人,于是他们进城,你们叫他们农民工。因为他们没有文化,找不到轻松的工作,便只能去干一些又脏又累又危险的被你们看不起的体力活,用他们一双双手造起你们一幢幢的办公楼,堆出你们的一条条铁轨!”

“他们没有你们的那些保险,他们甚至不知道出了事故要找谁去索赔,可他们纯朴,没有你们久居社会的狡诈。当你们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玩着电脑时,或许他们正在工地楼顶顶着太阳加班,心里还在想着多赚点钱给孩子买几本好的辅导资料,给妻子添几件新衣服!”

“他们比你们纯粹,比你们伟大,他们的人格岂能任你们那些无知的人去践踏!!!”汉子厉声道。

嗯,可能段子比较熟悉,当初,俺看到这儿个故事的时候就想着要写下来,只希望大家都能给人一点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