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99章 打击报复

499章 打击报复

周围的那些乘客纷纷鼓掌,为他喝彩!

韩雨也禁不住为那汉子叫好,这儿一条正气凛然的大汉,铿锵豪迈。

女列车员和那列车长脸色变了,那女列车员气的身子直哆嗦,她瞪着两道细长的眼睛:“你,你们……”

“他说你们不是人,不是因为你没有人证, 而是因为你没有人心。一个人如果丢了做人的心,那她还配做人吗?”韩雨幽幽的开口了:“就你们这儿些人,往上捣腾三代,谁家不是地里刨食的农民?”

“就是,就是……”众人齐齐应和。

那俩车乘员气的脸色发青,可马上就变白了,然后又青,就好像中毒了似得!

那列车长大概也是见到众怒难惹,冷冷的扫了那大汉和韩雨一眼,扭身就走。女列车员一咬嘴儿,也跟了回去,连票都不查了。

“这儿点钱,你拿着。”韩雨走了过去,给那中年人掏了五百块钱放在身边,然后道:“若是工作没有头绪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或许能够帮你一把。”

说完,便将电话写了一个出来。

他不是一个善人,更没想过要救苦救难。只是他依然还记着自己是一名军人,虽然脱下了军装。可他依然牢牢的记着自己的职责和使命,如果没有碰到那就罢了,既然碰上,他自然要帮上一把。

抬起了头,韩雨跟那汉子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跟对方感兴趣的神色。

“出去聊聊?”韩雨瞄了他一眼。

那人也是个豪爽的汉子,稍微一愣便笑道:“好!”

两人从过道挤了出去,一直越过人群来到了餐厅,韩雨让人随便弄了两个菜,要了一瓶白酒。

“天气有些冷,整点吧!”韩雨说着给对方倒满。

那豪爽的汉子用一种有趣的眼神打量着他:“呵呵,才第一次见面就请我喝酒?”

“有些人啊,即便是认识了一辈子,也不值得我一请,有些人虽然只是偶遇,可要是不跟他喝上一杯,我会有一种擦肩而过的遗憾!”韩雨笑笑,端起了酒杯。

那汉子也不客气,端起来一饮而尽:“呵呵,想不到坐一次火车,倒也能遇上一个痛快人。”

韩雨笑着干了个干净,这儿才打量对方。这儿汉子身材并不十分的粗壮,却透着一股匀称豪雄之态。尤其是他那一双飞刀似得浓眉下面,一双铜铃似得大眼睛炯炯放光。

再配着下巴上那络腮的胡须,胡须之上挺拔的鼻梁,让人一看便知道这儿是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主。

他请对方来喝酒,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此时喝了酒,竟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双方才是第一次见面,自己若是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岂不尴尬?

不想那汉子倒痛快,见他不说话便自我介绍道:“俺叫郑远豪,兄弟你叫什么?”

“韩雨!”

“呵呵,韩老弟?我一看你啊,也是那种够意思,有血性的爷们!今天能够跟你认识,也算是一种荣幸了,来,咱们喝一杯!”郑远豪举起了酒杯,豪爽道。

“郑哥能够替那老者出面,也是古道热肠之人,来我敬你一杯!”

“哎,什么敬不敬的?咱这儿人就是脾气暴躁。看见那些丫的一个个的猪鼻子插大葱,装象的主就忍不住。虽然吃了不少亏,却总也改不了!”

“那俩人就是欠揍!”

“行了,不说他们,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平白扫了咱们的酒兴……”郑元豪摆了摆手,举起了酒杯。

都说男人跟男人之间,喝着酒是最容易交流的。这儿不,两人在那里觥筹交错,还没等到站呢,来人便已经有了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们的目标都是SY,所以在一起下的车。

刚一出了火车,韩雨便感觉那个列车长在远处冲他们指指点点的,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闪过。

韩雨微一皱眉:“只怕我们要有麻烦了。”

郑元豪哼了一声,他跟韩雨一样,也是什么都没带,空着手十分潇洒的下了车。此时撇嘴道:“那个垃圾,刚才要不是在车上,我非揍他个满地找牙不可。妈的,什么玩意啊,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鸟人了。没事儿兄弟,今天谁敢动咱们一指头,咱就弄死他拉倒!”

说完,大步流星的冲着对方冲了过去。

韩雨无语了,早就听说燕赵大地,自古便多悲歌慷慨之士,今天一见,名不虚传啊!这脾气呛的,不点火都带着股辣椒味!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出站口,结果,没走多远便被人给拦住了。

“就是他们,在车上没有补票还打人,给我们的列车造成了极为难堪的形象!”列车长带了人拦了上来,指着韩雨两人道。

后面七八个火车站派出所的小警察便要围上来。

郑元豪那两道飞刀死的就眉头一下就竖了起来,斜指苍穹,杀气腾腾的盯着那列车长:“你个驴日的玩意,你他妈的还有脸来找我……”

话未说完,韩雨已经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然后一脚便蹬在了那列车长的脸上,老实说,韩雨的火比他还大呢!他这一脚便是让丫的知道知道,匹夫一怒,虽然不能血流飘撸,可是让他血流不止还是可以的!

那列车长哪儿里能是他的对手?被韩雨这儿一脚蹬的,身子转了两圈,当即就吐出了两个碎牙出来。

“哈哈哈,打的好!”那边的郑元豪也冲了上来,身子护在了韩雨的身后,伸手拉过两个小警察的肩膀便是狠狠的一碰。

那俩小警察,哼都不哼一声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然后张着大手道:“来,谁再来……”

这儿两人动作奇快,带队的那个小副所长都还没反应过来。那列车长便被韩雨给制住看来。他们这些人哪儿能想到还会有人拒捕啊?

韩雨一脚踩在了那列车长的脸上,微微弯下腰,刚刚喝的酒便一个劲的往上涌!

这儿个郑元豪太能喝了,韩雨一张嘴,一股浓浓的酒嗝差点没将那列车长熏晕过去。

他本来啊仗着自己跟这儿里的车站派出所挺熟的,想要讨回个公道。可是不想竟然遇上了这儿么两个刺头,一时间悔恨的肠子都青了。

不过,他依然强硬的道:“你们这是袭警,是造反……”

“少他妈的给老子扣大帽子!”韩雨的脚向下一踩,踏在了他的嘴儿上:“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有种你再说一遍,刚才车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你们没……”

“嗯?”韩雨的脚猛的加力,阴森道:“你信不信我将你肚子里的屎给你踩出来?”

郑元豪汗了一下,这儿话说的,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那列车长却是脸色铁青一片,不敢吭声了。他感觉到了一种被人践踏的感觉,那是一种愤怒无法声张的绝望。他虽然不甘心,却无法挣脱……

“你能践踏别人的尊严,老子今天就能踩你的脸!不要以为穿了这身皮就他妈的能比掏粪工干净多少了!像你这儿样的,老子见的多了,纯粹是他妈的人渣中的战斗渣!你再敢说老子没买票试试?”韩雨此时就像个争强斗狠的小混混。

“你们想干什么?我,我警告你们,马上将人放了,不然,不然……”旁边的那个副所长终于反应过来了,只是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儿种情况,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

这儿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道:“警察同志,是这儿位列车员在打击报复!”

“是啊,他在火车上的态度那你是没得见,这儿个家伙比盖碗还狠毒,这儿两人是帮忙得撒……”

“这儿两位都是替一位残疾人出头,结果被他给记恨上了!”

韩雨愕然抬头,原来是他们的举动惊动了刚刚跟他们一个车厢的那些人,此时周围围着的人群中,便有十几个是跟他们一个车厢的。

其中,最先说话的便是他让了座给她的那位妇人。

他们七嘴八舌的拉着警察将车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周围还是第一次听到的那些人那叫一个气啊!

他妈的才穿了这儿么一身皮,当个列车员就如此嚣张,这要是让你当了国家元首还了得!

“警察同志,那就不能怪他们了啊。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就是,这儿样的人才应该将他的皮给他扒下来,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玩意……”

“他还敢打击报复?给他调个工作,让他去动车组……”

朱家明,外号黑B,是剑门在SY负责火车站这儿一边的负责人。

当然,他现在也负责接待那些可能来参加黑道大会的各方诸侯们。

所以,当出站口乱起来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此时在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朱家明从人群中挤了进去,拍拍那个所长的肩膀,低声道:“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将他们都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