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00章 一日之友

500章 一日之友

那小所长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他,立即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两人都是在火车站讨生活,一白一黑,自然少不了打交道:“B哥,这他们……”

“你小子可别糊涂,这时候犯了众怒,还有你什么好果子吃?”朱家明微一皱眉,这儿时候他可是接到了死命令,要保证不能有人闹事。这儿要是让那些诸侯们看了笑话,再传到少爷的耳朵里……

想起了柳破东的阴狠,朱家明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恐惧,他压低声音道:“你若是不想晚上泡妞的时候被人也拍成视频,小火一把的话,最好让你的人滚蛋。现在是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你还要我们少爷亲自给你打招呼啊!”

那小所长听他搬出了柳破东,虽然知道他这儿是拉着大旗扯虎皮,可也不敢吭声。

那位少爷性情阴戾,出手狠辣。虽然他不怎么理会自己这儿样的小角色,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啊。

上面可是早就发了通知,说让自己等人在这儿几天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能惹事儿的。要不是这儿位列车长经常跑这儿里,曾经他还让对方给他捎过烟酒土特产之类的,他才不想搀和呢。

他瞄了一眼隐在人群中的剑门众人,忙点头微笑,然后大声招呼了手下就走。竟然不管那个列车长了。

“我会让人投诉你的,你的职业生涯到此结束,我保证!”韩雨居高临下的扫了那个列车长一眼,这才收回了脚。

然后跟郑元豪一起对那些仗义执言的人道谢离开。远远的,他们还能看见那些人朝着列车上的身上丢东西的身影,当然,有没有人趁机上前踩两脚,以发泄一下自己曾经被铁路部门轻视的私愤,那他就不得而知了。

朱家明眉头一拧,伸手叫过来一个小弟,沉声道:“将这儿里的情况报告给少爷。快去。”

郑元豪瞄了一眼朱家明的背影一眼,这才收回目光侧头笑道:“行啊,韩兄弟,看不出来你的身手不错啊,以前的时候是不是练过啊?”

“当过两年兵,你这儿也是……”韩雨反问道。

郑元豪笑道:“在海军呆过几年。呵呵,哦对了,你来这儿里有什么事儿?”

韩雨微微一笑,其实他们两人都已经隐约的猜到了对方的来历,只是故意装傻罢了。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可要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那就不一样了。

“我来这就是随便逛逛,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咱们不如一起找个酒店,好好喝两杯如何?”韩雨提议道。

“好啊,我跟你说,我正有这个想法呢!”郑元豪拳掌相交,豪爽的道。

韩雨笑笑,两个人便直接去找了一个路边看上去并不是很高级,但是非常安静的酒店,开始热络的喝了起来。

韩雨发现,这儿个郑元豪非常的爽快,显然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就是喝多了喜欢吹点牛!

“左帅,天狼社燕赵堂的堂主,郑元豪来了,跟遮天的老大黑衣在一起!”一个酒店的豪华包间中,一个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年轻人对着他面前的一个中年人道。

一个正捣腾着几种草药的中年人抬起头来,他神情气质跟邵洋有几分相似,正是邵洋的那位师兄。而站在他身边的年轻人,便是玉箫鬼使。

老头名叫古方,乃是幽冥会的左冥帅。他们这儿次是代表幽冥会前来参加黑道大会的,因为发现了邵洋的行踪,所以才在JN的时候暗算过韩雨一回,本想趁机将邵洋干掉的,结果被忘语给破坏掉了。

这儿古老头还中了邵洋的春和谐药,结果找了三个女人才完事。

一想起这事,他便忍不住心头冒火。所以特意吩咐了手下,注意韩雨的行踪。

只是听到他跟天狼社的人走在了一起,古方不由得皱了下眉头:“郑元豪跟黑衣?天狼社的人跟遮天的人什么时候混到一块去了?”

“应该是在火车上认识的!”玉箫鬼使摇了摇头,将他所查到的消息低声说了一遍。

当时韩雨和郑元豪大闹火车站,出手袭警这事可是有不少人亲眼看见的。所以他说的跟事实也相差无几。

“呵,想不到一方老大,竟然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主。”古方不屑的笑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要不要让人除掉他?”玉箫鬼使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上一次他在忘语的手下吃了点小亏,早就恨上了遮天。

“还是不要了。你先去接触一下光头党那边的来人,今年的军火生意才是咱们的重点!”古方想了一下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不是不想干掉黑衣,只是他的那个师弟到底怀的什么念头他最清楚不过。如果他真的用上自己研究的毒药的话,只怕幽冥会的人也挡不住他的报复。

别人或者不知道邵洋的实力,可是作为他的师兄,他却是再清楚不过的。

当然,他也并不在意别人的死活,只是邵洋手上的那半部青囊书却绝不能有一点意外!

不过,在这儿个的挤出上,给韩雨一点教训却是完全可以的。

“少爷!遮天的黑衣和天狼社的郑元豪来了。”剑门中,柳破东正听着断刀的汇报。对于断刀安然无恙的回来,他曾经感到很惊讶。不过,马上便又将对方召到了身边。

“妈的,什么时候遮天抱上天狼社的大腿了?给我盯住了他们!”柳破东阴寒道。

断刀急忙走了出去。

柳破东随即又问旁边的一名小弟:“叶胖子什么时候到?”

“回少爷,叶先生正在QD机场,很快就会赶过来!”那小弟沉声道。

柳破东这儿才点了点头,最近他总觉得健仁集团内部出现了问题,得让叶随风回来之后好好查查……

QD机场。

胖嘟嘟的像个球一样的叶随风正拿着一串烤肉边吃着,在候机室内有这样的动作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是叶胖子却丝毫都不在意。

在他的旁边,坐着一个留着平头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宽大的墨镜。

“老孙,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代号天平!你先过去,随后你挑选出来的那十几个人也会赶去跟你会和。你要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替我搜集信息,所有的可能用的着的信息,并且站住脚跟。”叶随风边吃边道。

“我明白,叶先生,那我先走了。”中年人站了起来,对着叶随风微一点头,然后又转头看看外面,目光中闪过一抹悲伤之色。

他正是孙平天。

WF失手以后,赵东海果然二话不说便要杀他,得亏是叶随风求情这儿才让他活了下来。

当然,东海帮对外宣称,自然是已经除掉了这儿个办事不力,触犯帮规的家伙。

只不过,想着要离开这儿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孙平天此时也难免涌上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叶随风大概是看出了他的想法,随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沉声道:“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衣锦还乡,至少比赵东海混的好。我向你保证。”

孙平天感激的点点头,然后走上了飞机。

叶随风整了整衣服,看了看包里带着的零食,微微一笑,就要登机。

便在这儿时,他贴身的电话忽然响了。一感觉到那特殊的震动频率,叶随风那永远肥嘟嘟的脸色便禁不住变了一下。

这儿是他和一个人约好的单线联系的号码,如果不是有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冒险联系自己的。

“少爷,我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资料!你的猜想被证实了。”电话中,一个略显急促和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随风左右看看,低声道:“你设法将资料都弄出来,最好能将他们的资产安全的转移出来。”

“我需要一个公司!”

“汉魂集团!”叶随风想也不想便道。

挂了电话,叶随风眉头拧了起来,缓缓的道:“想不到这儿么多年来,我竟然是为虎作伥!剑门……”

他眼中寒光闪动,被人欺瞒当猴子的感觉,让他彻底的愤怒了!

韩雨和郑元豪也算是正是认识了,他们虽然隐约的猜到对方都是同道中人,却很默契的没有说破。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说破了对方的身份,这儿朋友怕是再难做下去了。

当然,就算不说破,等到了明天下午黑道大会的时候,他们也会相遇。

可这儿样,他们至少还可以做一天的朋友。

做一天的朋友,这儿样的事情在别人看来是有些荒谬和可笑的,可他们却是十分的认真。

此时已经近下午了,夕阳西下。韩雨和郑元豪两人都没有去忙对方的事情,而是来到了距离刚刚喝酒的地方不远的公园。

韩雨在路边买了一包金白沙,丢了一根跟对方,自己叼上一根。只抽了两口,便不由得皱眉,扭过头来看了对方一眼,两人互相看看,随即哈哈大笑。

他们买的,竟然是他妈的假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