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3章 天刀天策

023章 天刀天策

巧的很,郭老的家也是平水县的,跟韩雨倒是顺路。所以,韩雨在知道了之后,便邀请他们一起上路。

对于这样的事情,郭老他们当然不会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于是,原本两个人的旅程,变成了四个人!

韩雨是第一次见到郭老的儿子,郭青山,一个人如其名,身材健硕厚重,憨厚朴实的像是大山一样的青年人。

一路上,郭青山的话很少,但是透着一种山里人的质朴,很是惹人好感。所以,韩雨和其子没多久便喜欢上了这个话不多的年轻人。

平水县距离北海县足足有近两百公里的路程,漫长的路途,聊天无疑最适合打发时间。

于是,韩雨才知道,郭老和郭青山,竟然是铁匠,不只是他们,他们村里的人,也大多数都是铁匠。只是,随着现代化程度的越来越高,铁匠的生存空间在急剧的萎缩。

郭老他们村子也不例外!随着收入越来越差,眼见一村子的人都没了生计,村里大部分的年轻人开始到县城打工!

剩下的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不愿意祖祖辈辈传授的手艺,就这样湮没了,可他们也必须另谋出路,才能将打铁这项事业继续下去!

郭老在村里德高望重,年轻的时候,又随自己的师傅走南闯北的,多少称得上是见多识广,所以这差使自然落在了老当益壮的老人头上!

只是,背负着乡亲们殷切期望的他万没想到,自己才刚一下车,便被一辆横穿的轿车撞倒在地,若不是遇到韩雨,只怕连老命都要交代在那了!

“你们会打铁?”韩雨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这才发现老人手臂远比常人粗壮,粗大的手指和沧桑的老茧,也不像是一般的老农能拥有的:“会打什么?”

郭青山憨厚的点了点头道:“锄头,镰刀,铁锨,铁叉……”

韩雨眉头略微一皱,都是农具?难怪会渐渐的失去市场,如今,为了赚钱,那些联合收割机是只要有路的地方,他们就会去。

去工厂里打一天的工,就够收割的费用,谁还会一镰刀,一镰刀的冒着酷暑,自己收割,晾晒,翻打?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至于锄头,那是除草的,可现在有那种除草的药剂,打到地里之后连个草毛都不长,光滑的跟足球场似得,要锄头有什么用?

铁锨,铁叉也是一样!高科技,高科技,日后想要再看到这些东西,只怕就得去博物馆了!

韩雨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压抑!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就这样被无情的抛弃了,真不知道这是进步,还是忘本?

“除了这个,你还会什么?”顿了一下,韩雨直接道:“会打刀吗?”

“刀?”郭青山扭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

郭老目光紧紧的盯着韩雨,昏黄的目光中竟然闪过一抹与他的年龄和身份绝不相称的精光。

过了半晌,他才轻声道:“我早就看出你这孩子不是一般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韩雨微微沉默了一会才道:“现在是救人的,以后,说不定会杀人!”

这话一出,车内的空气顿时略微一窒。其子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觉得韩雨不应该说的如此直接,免得吓坏了他们。

可郭老的反应,却远比他想象的要坚强的多:“一个对垂死的老人还能伸出援手的人,杀人,也应该是为了救人!”

郭青山略微有些兴奋的道:“刀,我们能打!不知道你们需要多少?”

韩雨既然把话说开了,也不藏着掖着:“如果能杀人,或许是一百把,或许会更多!”

郭青山皱眉道:“可我们没有铁胚!”

“我给你进!”

“我们需要大量的木材!”

“我来想办法!”

郭青山扭头看向他的老子,郭老轻笑道:“俺们村后面的山上,便有铁矿和木材!你只要招募俺们村的后生去挖就行!”

韩雨笑了:“好!”

车子径直穿过了平水县城,直奔郭老他们的村子而去。

尉迟村,据说是当年尉迟恭出生的村子,因为出了个打铁的唐初名将,所以整个村子祖祖辈辈的人都打铁!也不知道是以此为荣,还是想借着打铁,再打出个逆天的悍将来!

平水县比北海县要偏僻落后的多,这个尉迟村,比起北关村来,也显得沧桑的多!

远远的,便先望见的便是一圈山,山说高不高,说大不大,没有什么风景异石,所以至今荒凉着。

尉迟村则就在这荒凉的山抱中,下了车,韩雨有些疲惫的舒展了下胳膊。一路的颠簸,即便是他都有些扛不住了,可是看郭青山和郭老,却好似混不在意似得,韩雨不禁微微挑两下眉,却没有出声,而是举目打量起来!

尉迟村的房屋很老,全都是就地取材的条石等料铸就。上面横木为梁,结草为盖,看上去不起眼,可冬暖夏凉,比钢筋混凝土铸就的笼子要舒服的多。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房子都这样,至少韩雨就看见了建在高处的一个院落,虽然有些破败了,可依稀还能看出青砖红瓦的模样。

“那里是村委的住所!”郭老轻声解释道。

韩雨点了点头,和其子一起朝着郭老的院子走去。因为刚下过雨的关系,地面稍稍有些泥泞,踩上去非常的舒服。

郭家院子不大,除了正中间的三间房舍,便是旁边那耸立着一篓多粗的烟囱的宽大屋子,足足占据了大半个院落,看起来应该就是郭老他们打铁的地方了。

韩雨信步走了进去。但见正中间有一个熔铁炉,旁边放着个风箱,还有引水的沟槽。四周的墙壁上,挂着镰刀,锄头等各种农具,却没见到一样武器!

“刀是违禁品,不能挂在上面!”郭青山憨厚的一笑,走到旁边的熔铁炉旁,两膀一较劲,那应该是生铁铸就,看上去足有两百多斤的铁炉,竟然被他生生给移开了三尺,露出下面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韩雨禁不住赞道:“郭兄好大的力气!”

其子也看的目瞪口呆,闻言十分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郭青山略羞的青涩一笑,转身便从洞口走了下去。不一会儿,洞口那里传来一缕昏黄的亮光!

韩雨和其子顺着光亮走了下去,十多级的台阶后,便是厚实的地面。韩雨目光一扫,脸上禁不住露出一丝惊讶!

这里的摆设和上面差不多,只是无论风箱,还是熔铁炉,过水的通道,都比上面要精致许多。风箱打风的把手处,更是溜光平滑,显然是经常握着推拉的缘故。

在风箱的一侧,则静静的躺着一些模具,看形状,应该是浇筑铁水成剑,成刀的模型。

四周的墙壁有些干裂,因为此地经常被火烘烤,所以虽是地下,却没有一点潮湿,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燥意。

几个火把挂在四周,燃起细细的青烟。

而最吸引人的,还是这四周墙上挂的东西。和上面的农具不通,这里的墙上挂的都是刀,剑,甚至还有几把铁枪!在飘忽的火光下,透着一丝幽幽的杀气!

韩雨走了过去,探手将一把刀摘了下来。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家伙,放入手中却少说得有十多斤重,虽然还没开刃,可一股沉甸甸的寒意便已扑面而来!

“好刀!”其子也拿下了一把,看了两眼忍不住轻叹出声。

韩雨握刀在手,突然用力向前一挥,一声劈风的厉啸便一下撞入耳中!韩雨眼睛亮了一下,点头道:“果然是好刀!”

郭青山憨厚的笑道:“这叫陌刀!”

其子眼睛一亮,这家伙的身手或许不怎么样,可对于古代的兵器,却是发烧友级的:“宋朝时候的陌刀?”

“不是,是仿清制的!”郭青山道。

“哦!”其子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若这爷俩真能铸造出大宋陌刀的话,那他说什么也得让两人给他签卖身契,不,是将他们都给抓起来,关在小黑屋里……

韩雨看了他一眼,轻声道:“陌刀很出名吗?”

“当年文弱的大宋朝之所以能够立都与一马平川的中原,抵挡住北朝的骑兵,靠的就是陌刀手组成的军阵!历史记载,宋制陌刀,一刀下去可以连人带马劈成两半,朱元璋建明朝的时候,平生两大憾事,一是没得到传国玉玺,另一个便是陌刀的锤炼之法失传。”

其子手抚刀背,轻声道。

韩雨再次盯着手里的陌刀,恍若看见了刀出,马断,人亡的场面!

郭老走了过来,顺手拿起墙上的一把刀,整个人就好像换了一种人似得,身体站的笔直,容光焕发,透着凛凛威势道:“刀,分三等,第一等刀三十年才能铸就一把,被称为天刀!”

“第二等,三年铸就一把,被称为地刀!”

“第三等,三个月铸就一把,被成为人刀!至于人们常说的刀,机器批量打造,最多只能称为铁片!你手里的这把,便是第三等的人刀!”

韩雨眼中透出一抹浓浓的精光,他沉声道:“那郭老这里,有没有天刀?”

“世道浮华,三十年铸就一把刀,我没有那个心性!”郭老缓缓的摇了摇头。

韩雨不由得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却听郭老道:“不过,我虽然没打造出天刀,可祖上却传下来一把刀,据说此刀比之天刀还要锋利三分,坚硬三分,柔韧三分!因为这把刀足足经过三位先祖锻造,长达一甲子!”

郭老扭头,看着韩雨笑道:“你有没有兴趣?”

韩雨默默的看着手里的刀,三个月出一把的地刀级陌刀,若是流落到外面,怕是也得值上万块钱。至于天刀,那更是足以进入世界一流名刀的东西!超过天刀?韩雨估计不出它的价值,不过,他却知道,自己是买不起的!所以,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难道你不想看看吗?”郭老依然面带笑容。

韩雨诚实的道:“想,不过,看也是白看,我现在买不起!”

“呵呵,刀是什么?杀人之器罢了。若是不能杀人,妄自称刀!”郭老笑着道:“你救了我这老头子一命,便可从这些刀中,选一把作为报酬!”

韩雨这回没有拒绝,缓缓的点了点头,自顾从这些刀上一一扫过。

这些刀长短不一,却都透着一股凛凛的寒意,无论哪儿一把,都算的上是一把好刀!

甚至,在其中韩雨还看见了一把不怎么起眼,可散发的杀气如有实质的刀。

地刀!

韩雨眼中精光一闪,迈步走了过去,可就当他要走到其中一把地刀面前时,眼角忽然瞥见旁边的墙角上,丢着一把暗淡无光,毫无气息的刀。

它比陌刀稍长一些,刀体却略窄,通体暗淡无光,看上去就像是一件未成品,被主人随手丢弃似得,身上还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可韩雨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动,缓缓的走了过去。

探手,握刀。

在碰到那冰凉的刀柄的瞬间,韩雨只觉得心中像是被拨弄了一下似得,整个人的心神一震,无名心法不由自主的运转一圈,振手一挥!

一抹青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它像闪电一般撕裂了昏黄的火光,然后攸的一下消失!

这时候,急剧的仿佛针扎似得破空声才响了起来。

“好刀!”韩雨探手在刀身上一抹,但见刀体上,一道道细细的扭曲的像是波浪一般的细线在刀身上蔓延开去,握柄处的上方,两个小篆透着一股飘逸跃然于上:“天策”!

“好名字!”韩雨又叹息着赞了一句,这才缓缓的将刀又放了回去。

“这把刀不好吗?”郭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丝狐疑。

“好!”韩雨干脆的道:“不过,太贵重了!此刀质地远过地刀,显然就是那把传说中的天刀!韩雨虽然心中喜欢的紧,可也知道此刀的价值!所以不敢据为己有!”

“什么价值?既然你能看中它,那便是它和你有缘!缘分,便是它最大的价值!”郭老微微一笑,走了过来,将刀捡了起来,递到韩雨面前道:“此刀,名为天策,当年我郭家祖先历经三世铸就。你要记住,刀行霸道,顶天立地,千万别埋没了它!”

见韩雨没动,郭老皱眉道:“难道你认为这刀,比我老头子的命还重吗?”

韩雨略一迟疑便双手接过,恭敬的道:“谢谢郭老,请您放心,韩雨定然不敢辱没了天策威名!”

郭老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当年先祖铸刀的目的,是为了和松纹古剑一较高下,日后你若能遇上,便替先祖了了这桩心愿,也算是功德圆满!”

“松纹剑?”韩雨眉头略略一皱!

郭老眯着眼睛,淡淡的道:“此剑的铸造方法本已失传,不过,听闻倭国有人复得此法!”

韩雨眼中精光一闪,轻声嘲弄道:“他们也配?”

PS:收藏到六百,今天加更一章,呵呵,保底四更!!话说群里兄弟不下两千多人,这几天收藏刚五百,实在少了点,兄弟们,有在群的喊他们一声,都睡着了吗??鲜花上去,也加更,兄弟们若给力,加更的两章,小狼吐血也会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