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01章 教训老毛子

501章 教训老毛子

虽然买的假烟,可两人倒也不在意,就这儿样叼在嘴里,在那公园里四处走着。

公园中有河水,此时早已经化冻,河水流淌,激荡顽石,哗哗作响。

旁边的冬青倒也种植了不少,使得公园内并不显得荒凉。那些高大的没有了一点树叶和绿色的白杨树,舞动着光秃秃的枝条,只是平添了几分悲壮。

两人就这样走着,随口的扯淡。

“哎,你有这儿河水里有没有鱼?”韩雨笑问。

“有个毛的鱼啊!”郑元豪撇嘴:“不过,若是咱们下去冬泳一圈,没准能钓上来美人鱼!”

“呵呵,那你回去,嫂子肯定得让你跪菜刀!”韩雨取笑道。从他们的交谈中,韩雨已经知道他有一个非常温柔的妻子,还有个儿子。

两人边说边走,只见到旁边冬青无法遮挡的地方,几个小老头正拿着小马扎,旁边放着水壶,脚下的布上画着伏羲八卦,俨然是一群算命的小老头。

韩雨笑笑,算命这儿东西就跟杀手,妓女这儿两个行当是一样的。杀手是源于利益的需要,暴力解决问题永远是最直接,最快速,也是最省事儿的。妓女则是源于人们的生理需要,有人需要发泄,才会有人凭借自己的身子赚钱。

而算命,则是源于人们对于未知的恐惧。他们需要一种心灵上的安慰,需要知道所谓的趋吉避凶。从古代一国的风雨变化,到出征打仗,再到民间的结婚生子,事无大小,全都会有人算上一卦。

可以说,这儿三个行当,那是从有了人类社会以来就已经有了的行当,而且,似乎会一直那么的持续下去。

那几个算命的老头,鼻梁上大都带着墨镜。也不知道他们是听到了脚步声还是压根就不是瞎子,直接看见了。

总之,韩雨和郑元豪走过来的时候,他们纷纷招呼了起来。

“哎呦,两位先生,算上一卦吧!看看你的事业线,生命线,爱情线,不准不要钱……”这儿是比较实在的,也属于那种混俩小钱花花的人。

“消灾解难,解字姻缘,伏羲正宗,千年传承,天地万物无所不知,人生祸福无一不晓,先生算一卦吧!”这儿是挺能吹的,大概只要你一过去,便能够忽悠着你将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还要跟他说声谢谢。

“阴阳两界穿梭自如,乾坤八卦生死明了,来,我给你算算你的前后五百年……”这大概就是那种你给他个小池塘,他就敢给你训练航空母舰的主儿了。

郑元豪不屑的道:“切,我看你们是吉凶祸福胡言乱语,坑蒙拐骗无一不精!一伙老神棍!”

韩雨笑了,他的目光只是从中间一位穿着青布衣服的算命老者身上顿了一下。

之所以会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这儿老先生显得十分从容,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跟着吆喝。

他微微歪着头,靠在一棵树上,呼吸缓慢悠长,怎么看都透着那么一股子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稳当劲!

韩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可这儿一看,差点没气的上去给他两脚。

这儿老家伙,竟然是靠着树,睡着了。

那嘴边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眼镜也歪了,嘴里还朝外打呼噜呢!

苦笑着摇摇头,他和郑元豪想继续向前走。可没大一会儿,便又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看见了几个人正迎面走来,当先的两个身高马大,这么冷的天,竟然剃着两个光头,只穿着单褂,露出了胸口上那一撮浓密的黑毛!一路上但凡有人,统统是推到一边。

这儿里虽然叫公园,可没有围墙!经常有人们来玩,此时虽然出来玩的人并不多,可是那些照相的,算命的,卖糖葫芦的人却早已经出现了,他们占据在各个战略要地,为了生计而费神!

少见有这么嚣张的主儿!这俩光头大个,操着一口流利的俄语,显然是俩老毛子。

一个卖糖葫芦的中年人见他们跟城管似得,走到哪儿里掀到哪儿里,到处都弄的鸡飞狗跳,忙他推着一辆自行车朝着韩雨他们这儿边落荒而逃。

可他毕竟推着车呢,才跑到韩雨他们近前,便被对方给追上了。

“滚,滚出去!”后面的那两个老毛子操着生硬的俄语,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了他的车子,单臂一挥,顿时那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的和车子便踉踉跄跄的飞了出去。

甚至在飞出去之前,那老毛子还有机会抽起上面的两根糖葫芦!

眼瞅着那车子和中年人就要踉跄着倒在了地上,就在这儿时候,一只大手却猛的摁住了车把。那车便立即停了下来。

踉跄着眼瞅着就要掉进河里的中年人,也被一双大手给摁住了肩膀。

拦下车子的是韩雨,救人的却是郑元豪。

两个人并没有商议过什么,可是出手的瞬间,却已经有了默契。

韩雨目光森冷,用标准的俄语冷冷的骂了一句:“你们这儿些没有进化完的史前人类,永远都是这儿么的狂妄嚣张吗?”

那两个光头正拿着糖葫芦朝嘴儿里吃呢,闻言禁不住愣在了那。其中一个刚好被糖葫芦卡在了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被噎的泛起了白眼!另一个慌忙给他们拍背,在他们后面的人早早的停了下来,举目朝这儿里张望。

郑元豪也愣了一下,原本一肚子的怒火都消失了。他扭头惊讶的望了韩雨一眼:“你还会说鸟语?”

韩雨汗了一下,实际上,他会好几门语言。因为有的时候,他们所执行的任务,除了厮杀,格斗之外,还有监听什么的。他们的任务要求他们必须要有多变的身份,而语言,显然就是身份最好的掩护。

“那你给我翻译一下!”郑元豪手一指,对着那两个老毛子骂道:“丫孙子,你们睁开那双驴眼看清楚了,这儿他妈的是哪儿?这不是他妈他的大清国!小崽子来爷们的地盘上还他妈的猖狂?道歉,不然今天非把俩孙子的筋给抽出来!”

说完,又对着韩雨道:“你给他们翻译吧!”

韩雨张了张嘴儿,他的俄语水平还可以,可这难度,他还真整不出来!

那个已经咳出了糖球的老毛子已经抓狂了,身为俄罗斯光头党的人,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骂过?

更何况这儿个人还差点害的自己被一个糖球给噎死,他直起了腰,一擦嘴角,便瞪着一双幽蓝的眼睛哇哇乱叫着冲了上来。

看见自己的同伴动了,剩下的另一个自然也会怠慢,紧随其后!

“你大爷的,来的好!”郑元豪二话不说,抬脚就踹了上去。

韩雨也是猛的一脚踢在了车的后轮上,自行车呜的一下对着左边那人就甩了过去。

这儿俩老毛子的个头,都在两米左右。比韩雨他们高一头,一看就像是两头狗熊似得。可一个被郑元豪踹的蹬蹬后退,差点没摔倒。

一个被韩雨用车子砸的晃了两圈,差点没掉进河里。

韩雨得理不让人,直接将车把一甩,那车咕噜便窜到了那名老毛子的两腿中间。他猛的一拧车把,车屁股便狠狠的顶了上去。

那老毛子捂着裤裆,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那边郑元豪也解决了他的对手,他的两脚,抽的又快又凌厉,那老子两米多高的身子,竟然被他揍的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转眼间,两个老毛子便倒了下去。

韩雨眯着两眼,用老毛子的鸟语道:“道歉,赔钱!”

不碍走不束缚斯基是光头党的代言人,他们的生意已经被战斧给抢了一半,还要面对地狱天使的威胁,生存空间已经被大大的压缩。

这儿一次他来Z国,便是要在黑道大会上寻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拓宽自己的生意路子。

他身为光头党此次的代表,出门代表的是光头党的威严。虽然前面的小弟嚣张了些,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这儿里不是自己的国家,他不相信还有人会跟他做对。

Z国人虽然聪明,坚强,可在利益面前,他们总是会变的鼠目寸光!无论是道上的同行,还是那些坐在政府办公大楼里的人们,都只看重他们所带来的利益,而不会在乎他们是不是遵守了法律,或者道德以及其他的什么东西!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这儿个小公园里,竟然会遇到这儿两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两个煞星。他脸色阴沉的盯着韩雨和郑元豪,便要上前。却被他身边的年轻人给拦住了。

不碍走不束缚斯基顿时恼怒的用一种蹩脚的Z国话道:“你为什么拦住我?他们敢动我的人,我要将他们丢到河里喂鱼!”

“我只是不想你真被人揍的太惨!”那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玉箫,颇有点文艺小青年的气质。只是目光冰冷,神色从容。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神情彪悍的年轻人。正是奉命出来跟光头党谈判的玉箫鬼使迟啸飞。

五百章了,庆祝一下,嗯,向着八百章迈进,今天再八更吧,兄弟们,我可坚持不了几天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