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02章 真实身份

502章 真实身份 第二更

老实说,迟啸飞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里遇上韩雨两人。他不知道这儿两人认没认出来他们,反正他是认出了这两人!

对于老毛子的嚣张,他其实也很看不惯。只是左帅亲自下的命令,他不得不忍着心中的不快罢了。此时见到俩老毛子被揍了,他心里其实挺痛快的。

可不管怎么说,不碍走不束缚斯基都是组织的朋友。他的手下被揍了,作为地主,他当然要有所表示才对!

可没等他有所表示,老毛子便已经开动了。

“就凭他们?你们Z国功夫也就是骗骗那些小孩子,骗我们?不可能!”不碍走不束缚斯基撇着大嘴,话音刚落,这儿人熊似得家伙就冲了上来。照着韩雨一拳就砸了过去。

蠢货!迟啸飞细长的双眼一下就眯了起来,目光清冷凛冽。薄薄的唇角,微微向上翘起,苍白的脸色阴沉的就好象六月的天空,沉甸甸的。

在他身后的两名幽冥会的好手本想上前帮忙,却被他一伸手给止住了。

眼见那狗熊似得老毛子一拳打了过来,韩雨冷哼一声,抢在郑元豪之前,同样一拳迎了上去。

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跟对方拼力气,这儿些老毛子人高马大,别的不说,单单是那气力的确是有些的。

韩雨以前的时候没少跟老毛子的特种兵在冰天雪地里玩命,他虽然天赋异禀,气力并不比对方差,可也不会用自己并不是擅长的地方,跟对方最引以为傲的力气较劲。

所以,他这儿一拳虽然看似一往无前,可在两个拳头马上就要撞到了一起的时候,他的拳头却忽的向下一沉。

然后一个冲天炮就砸在了老毛子的手腕上。

那不碍走不束缚斯基哪儿里能想到他在这儿时候还能变招?一时不察,结结实实的挨了这儿一下,整条胳膊都被砸的向上扬了起来。

韩雨趁机猛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胳肢窝里。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狐臭味。韩雨有些郁闷的缩回了手,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闪电般的两拳砸在了对方的肚子上,并且膝盖却微微向上扬起,毫不客气的扫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不碍走不束缚斯基连着向后退了四五步,身子晃了两下,这儿才总算没有摔倒。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别的不说,老毛子皮糙肉厚,在抗击打方面倒真他妈的有些天赋!可这儿,并不能阻止他。

那边,郑元豪早就冲了上去。用他的话说,既然那边都打起来了,咱们也不能闲着。

所以,他冲上前去,一脚,就朝着迟啸飞踹了过去。

迟啸飞当然不会只挨打,不还手。他冷哼一声,手里的玉箫便化作一抹寒光朝着郑元豪的脖子刺了过去。

这儿两人打成了一团。

韩雨却拍拍手,脸色阴沉的望着不碍走不束缚斯基,嘶声道:“你,道歉不道歉?”

“去死吧!”不碍走不束缚斯基用毛茸茸的大手在自己的胸口上揉了两下,然后够毫不犹豫的厉吼一声,冲了上来,又是一拳。

只不过这儿一次,比上一次要凌厉了许多。

韩雨猛的一矮身子,从他的拳头下面窜了过去,然后,两脚狠狠的在地上一踏。

他的身子就像是被打出去的炮弹似得,带着一股凛冽的呼啸,反手一肘捣向老毛子的胸口。

老毛子一招抡空,正想变招,忽然胸口上挨了一下。他只觉得嗓子眼里一热,差点没吐出血来!

“啊!”受了伤的他就好像狂怒的狗熊,爆喝一声,张开两个粗壮的像是小树似得胳膊,朝着韩雨狠狠的搂了过来。

老毛子的看家技!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他既然敢朝他的怀里窜,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会有这儿一招?冷哼声中,韩雨的两臂微微一撑,挡住了对方想要勒住他的手臂,然后两脚怪异的出现在了自己身体的前方。

啪!不碍走不束缚斯基的肩膀被他狠狠的踢了一下,整个人都禁不住向着旁边踉跄了两步。他有些恼怒的用一只手继续搂住了韩雨,另一手却朝着他的脑袋狠狠的砸了过来。

显然,老毛子是动杀机了。

只是,他的一只手一松开,韩雨的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他在对方的手臂没有落下来之前,便已经狠狠的砸中了对方手臂的麻筋!

老毛子只觉得手臂一麻,然后便没了多少气力。虽然依旧朝着韩雨的脑袋砸了下来,却被韩雨一把握住了手腕。那感觉,就像是他这凌厉的一拳,被韩雨生生挡住了似得。

韩雨的身子滑溜的像泥鳅一样从他的手臂下窜了出去,然后两腿猛的勾住了前边的杨树,另一手则搭着他的手臂,腰部猛的用力。

老毛子那两百多斤的身体,竟然生生被他摔倒在地。

韩雨则在他倒下的瞬间,从树后绕了过去,重新站在了地上。

那边的迟啸飞和郑元豪两人听见响声,急忙分开,看见这儿一幕却也惊的目瞪口呆。那老毛子的身手他们刚才也看了。要说出其不意将其打倒,他们有这儿个自信。可是,在对方有了准备之后,还能一招将其放倒,这儿就很说明问题了。

迟啸飞目光闪烁,微微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轻轻的扫了韩雨一眼。

郑元豪却是哈哈笑着,目光中却是得意和赞赏:“行啊,老弟,身手够强啊!”

说完,不屑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看着不碍走不束缚斯基道:“你们就是光头党的吧?在老毛子的地盘上牛逼牛逼也就罢了,到了咱们爷们的这儿一亩三分地上,是龙你们也得盘着,是虎也得给老子卧着!没说的,强龙不压地头蛇!”

说完,对着韩雨道:“你给他翻译一下!”

韩雨一翻白眼:“他能听懂!”

“你们,敢袭击光头党的人?我们党魁不会放过你们的!”不碍走不束缚斯基操着蹩脚的汉语厉声道。

“扯淡,爷爷还没打算放过他呢!”郑元豪照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然后抬起头轻轻扫了迟啸飞一眼,淡淡的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咱们管不着。今天,我们兄弟只是教教你怎么做人!”

迟啸飞冷冷的盯着他们两人:“不碍走不束缚斯基是我们幽冥会请来的朋友,你们这么做,是在向我幽冥会宣战吗?”

“玉箫鬼使这儿么大的帽子可不要乱扣,”郑元豪看了迟啸飞一眼,咧嘴笑道:“俺们可没那么大的肩膀扛的起来。这儿只是我们的私人行为!纯粹属于看不惯他的这儿种嚣张样。要我说,你们幽冥会好歹也是咱们道上扛大旗的角色。这儿要是让人知道你们竟然如此纵容老毛子在咱们的地盘上嚣张,对你们的声誉也不太好吧?”

“哼,我们幽冥会做事儿,不用你们教!”迟啸飞冷冷一笑,说着伸手将不碍走不束缚斯基扶了起来。

老毛子倒也光棍,擦了一下鼻子,狠狠的盯着韩雨道:“我记住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活到我拜访你的那一天!”

“你也是,豪猪!”迟啸飞扫了郑元豪一眼。招呼了两个手下便走。

地上的那两个老毛子急忙跟了上去,刚才双方交手的速度太快,他们才刚刚爬将起来,人家那边便已经出来了结果,以至于他们没赶上。

韩雨两眼难一眯,刚想再说什么,不想郑元豪拉了他一下。

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郑元豪嘴角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

“这儿样的人,就算是为了面子,也绝不会道歉的,除非你能杀了他!”郑元豪说完,转过头来对着韩雨道:“今天的事情,要多谢谢你帮忙。”

韩雨一拧眉:“谢我?”

“嗯,其实,我并不希望幽冥会跟光头党的人能够真的建立联系。”郑元豪抱歉的笑了笑。

韩雨微微一笑,目光中却漏出一抹叹息。他知道这儿短暂的友情只怕要夭折了。

“是我先出的手,所以算不上什么利用,真要说起来,我应该谢谢你帮忙才是!”韩雨淡淡的回了一句,嘴角的笑容微微带着一抹苦涩,却马上就被遮掩了起来。

郑元豪畅快道:“那既然如此,咱们好像是各取所需,就都不用说谢谢了。正式介绍一下吧,郑元豪,天狼社燕赵堂的堂主。刚才那个虚脱鬼叫的豪猪,便是他们送我的外号!”

韩雨两眼一眯,他猜到了郑元豪会是道上的人,却实在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天狼社的人。

天狼社,那个让楚颜的父亲折戟沉沙的天狼社吗?

此时的韩雨并不知道,上面曾经在很早的时候就曾经派出过人试图统一国内的黑道,而且选择了楚家作为支持的势力,结果却被各方一起绞杀了。而天狼社便是从那时候起,趁势崛起的。

他只知道,楚老爷子让自己为楚颜的父亲报仇的社团,便是天狼社!

“遮天,黑衣!”韩雨心情无比复杂的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