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03章 八爷

503章 八爷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郑元豪却不知道韩雨心中的复杂情绪,只是有些意外的望了他一眼,惊愕道:“你就是黑衣?”

“怎么,你还知道我?”韩雨的眉头弯了起来。

“呵呵,我要说久仰,那肯定是在骗你!”郑元豪咧嘴笑道:“可要说我不知道遮天的老大,那我在道上可就白混了。短短的半年时间,便一跃成为SD省的三大帮派之一,遮天的事儿我这些日子可是没少听!”

“我就是没想到遮天的老大竟然如此年轻。不过不冲那个,我跟你结交,纯粹冲你在火车上的那份情怀!”

“我也是!”韩雨笑笑,有些怅然道:“既然如此,你还是叫我韩老弟吧?或者黑衣老弟?”

郑元豪点头,豪爽道:“嘿,那咱们以后就兄弟相称。黑衣老弟想来也是参加黑道大会的吧?咱们明天见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先去处理一下!”

他这儿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幽冥会的人跟光头党挂上了钩,取得了军火生意的来源。要知道,西亚那边的军火,可是一直操控在天狼社手中的。

而现在竟然无意中撞见了迟啸飞跟不碍走不束缚斯基一起从这里路过,他这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破坏一下。不过,要想真的阻挠这件事情,还要准备一些东西!

韩雨眯着两眼,缓缓的点了点头:“也好!”

他虽然没有认出迟啸飞的身份,可是老毛子的光头党却并不陌生。

毕竟那几颗大光头,狗熊似得身躯,外加那阴狠暴戾嚣张的神情,他想猜不出他们的身份也难。

而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郑元豪眼中的那一抹忌惮。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抢先出手。为的就是能够赢得天狼社的好感。

虽然他一直不想让他跟郑元豪这儿一天的友情蒙上一些功利的成分,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当了这儿么长时间的老大,他已经开始变的世故了。

算计,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

是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如今已经是遮天的老大了,他一言一行都关系着成百上千人的前途未来,怎么可能再如以前一样纯粹?

忽然,他感觉上战场也不是那么的难。至少是生是死,一切都一目了然。

“明天见!”韩雨沙哑着声音笑笑。

郑元豪见他神情有些不自在,狐疑的皱了皱眉头。

随即笑着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兄弟,咱们本来就是江湖中人,讲究的是一言不合就拔刀。图的是个痛快。今天你我是兄弟,能够相对而饮,他日便是刀血相拼,也一样可以做兄弟!”

说完,又用力的拍了两下,哈哈大笑着而去。

韩雨望着他的背影,隐隐的也有些顿悟。是啊,只要当过一天的兄弟,那便是真的拔刀相向不也是明天的事儿吗?今日之事今日毕,明日之事去他妈的!

他嘴角勾出一抹浅笑,渐渐的越来越大,久违的豪情再次弥漫在了他的心上。

好久没有人这儿样拍着他的肩膀跟他说话了,这儿个郑元豪,便是能够与他为敌,也是一件人生幸事!

郑元豪当然不知道,天狼社三个字勾起了他对楚老爷子的承诺。

他已经知道自己跟这儿位豪爽的汉子,早晚都会有宿命似得一战了。

掏出烟来叼在嘴儿里,韩雨见那个卖糖葫芦的才刚刚爬了起来,将车子扶了起来。韩雨掏出一张一百的钱来,递了过去:“给我拿一串糖葫芦!”

那个卖糖葫芦的中年人愣了一下,脸上的风霜之色让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上许多。

“啊,这儿个我找不开……”

“不用找了,我只是想要吃一串糖葫芦!”说着,韩雨随手从上边找了一颗。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这儿东西了,韩雨现在又来了兴趣。

从马文泉出事到现,他已经很少像现在这儿般轻松了。

韩雨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叼着烟,不伦不类的转身刚想走,一个沧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小,兄弟,过来算上一卦吧?”

韩雨扭过头,树底下坐着一个老头,他穿着青色的粗布衣衫,虽然有些破旧,却并不脏。老头带着大蛤蟆镜,冲他微微一笑,端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倒也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正是刚才睡着了的那个老神棍!

韩雨心中一动,走了过去。旁边的那几个算命的在刚才那几个老毛子过来的时候,便纷纷抛光了。

韩雨走到他前面蹲下,抬手将他的蛤蟆镜给他摘了下来:“算就算,不过别带这儿玩意装衬门面!”

韩雨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他将那个算命瞎子的眼镜摘下来的时候,他还瞪着两个眼珠子朝着韩雨这儿边瞅着呢。

“嘿,这儿年头干什么不都讲究敬业吗!”这儿老神棍见被揭穿了,并没有一点尴尬,反而有些骄傲似得笑了笑。

韩雨这儿才发现,这老头一笑,有些猥琐!

哦不,是十分猥琐。

只是那一双微微带点昏黄的眼睛,在落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仿佛有着一种能够看透人心的魔力似得,那是一种沧桑,看透了一切的沧桑,转瞬即逝!

如果不是韩雨曾经当过狙击手,有着一双不逊鹰隼的眼睛,还真不一定能够发现眼前这儿老头竟然会有这样锐利的眼神。

可就算是这儿样,当他想要去捕捉的时候,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仿佛是错觉一样,眼前这老头又猥琐的笑了起来,鼻子还不断的轻轻**着!

“你想算些什么?”老头挺直了腰板,还不忘轻轻干咳一声,扭扭屁股,以便让自己更加的仙风道骨些!

韩雨摇头:“我没什么兴趣跟一个老骗子打交道!”

不想这儿一句话,老头不乐意了。他一翻白眼,淡淡的道:“骗子?骗子能知道你抽的是金白沙吗?”

“假的吧?”

韩雨刚想起来的身子不由得顿住了!

老实说,他想到了老头会说一些让他感兴趣的话,将他留下。可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儿老头跟其他那些靠在小马扎上的算命瞎子们没什么两样。

老头今天便是将天上说出个花来,他也不会在这儿里跟他继续耽误时间了。

然而,老头冷不丁冒出来的这句话,尤其是他最后那三个字,却让韩雨不由得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靠,难道算命这儿年头都产业化了?卖假烟的跟算命的组成产业链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白沙,已经只剩下了一点烟蒂,他应该看不见上面的字才对。

“哎呦,您还算出什么来了?”

“你挺能打!”

韩雨一翻白眼,这儿不废话吗?刚才你不都看见了吗?

“你脖子里挂着一块古玉,有些年岁了!”

韩雨又是悚然一惊,他定定的盯着老头。

八爷伸出手:“给我来一根!”哼,八爷抽了一辈子的假烟。刚才烟味一飘,他就闻出来了。

八爷幽幽的伸出手,韩雨递给他一根烟,这儿才有空打量这儿位八爷。

只见老爷子脸型瘦削,以至于下巴有些尖,一双微微纤细的眉头下面一双精明的鼠目,看上去就跟个耗子精似得。

在他前面的那个布摊子的两边,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回首往事如烟管他春花秋月勲业伟功确确十足废话;下联是张眼前程似梦甚么东成西就巨材大器统统一派胡言。横批,心诚则灵!

看着老神棍在那里熟练的点着了香烟,然后美美的吐了个堪称完美的烟圈,韩雨用一个小树枝轻轻的波拉着地,笑道:“看起来您是真有一手,要不您给我算算?”

“呵呵,这儿才对吗,又不收你多少钱!”八爷呵呵一笑:“你将手伸出来!”

韩雨伸出手去,八爷嘴里叼着烟,还能轻松的从嘴里吐个烟圈,显然是烟道高手!

他拿着韩雨的手,眯着两眼仔细的看了两眼:“哎呦,你这儿个人倒是挺有故事的啊!你这人有过一段军旅生涯,只可惜,好像是夭折了。”

韩雨的手腕并没有动,眼神也依然平静甚至玩味的盯着眼前的这儿个人。可是他的心却是在听到这儿个答案的时候微微动了一下。

他并不是那种随便相信别人的人,尤其是眼前的这儿个八爷的身上,总给他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嗯,眼前的这儿个人,有些神秘。至少,不像是一个老神棍。

“还有什么?”韩雨继续问。

咳咳,一个小时后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