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16章 祸水紫罂

516章 祸水紫罂

在四大帮派之后,本来应该就是剑门的,可现在他们是地主,前面的主座才是他们该去的地方。

“你们不坐,我坐!这儿座位下面又没长牙齿,一群大老爷们还畏畏缩缩的,也不嫌丢人!”一个张扬火辣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然后,一个火辣的像是岩浆一般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蛇腰丰臀,浑圆的屁股就像是一个小磨盘般,充斥着一股让人口干舌燥的弹性触觉。尤其是随着她的脚步,不断的晃动,直直的晃的人心慌。那一头红色的波浪,带着一股妖媚的颜色。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皮衣,一屁股坐在了郑元豪的身边。

韩雨也有些心跳加速的揉了揉鼻子,他也算是见过美女的,比如墨雨心。当她穿上小牛仔裤之后,那小屁股完美勾勒出的弧度,已经堪称是完美了。可跟眼前的这人比起来,她就像是没有成熟的葡萄似得,青涩的难以下咽。

而眼前的这儿个,则是火红的石榴,酸酸甜甜的样子,让人恨不能将她一口吞下肚里去。至少,他就听见了不少人偷偷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过,却没有人敢真的出言撩拨。

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是南方红色销魂帮的帮主,紫罂。

罂是罂粟,紫则是一种冰冷的颜色。罂粟是一种让人明知道危险却依然忍不住想要接近的东西,而且没有紫色的。

眼前的这儿个女人,就像是美丽的不应该存在的罂粟,火辣奔放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含弄在手心里好好把玩一番,可又会因为记起罂粟的毒性而望而却步。

总而言之,这儿是一个让人纠结,让人抓狂的女人!

“呵呵紫罂是一帮之主,是我们道上的血色红花,坐在这儿里那是应该的!应该的!”唐落笑呵呵的朝她望了一眼,平静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深是灼热。显然,老家伙也被这儿个恨不能让你将心肺掏出来的女人给勾起了心中潜藏着的欲望。

只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是在脑海里转转罢了,他可没有本事将之变成现实。

“这儿个位子,我战盟就却之不恭了。”一个中年人坐了过来,他的嘴角带着斜斜的刀疤,满脸的疙瘩,像是癞蛤蟆皮一样让人感觉恶心。他紧紧的挨着紫罂坐下,还不忘朝对方咧嘴一笑,结果露出了满口的黄牙。

其实他坐在这儿个地方挺悲哀的,真的。因为他最大的作用便是将旁边的紫罂,这个充满了诱惑和毒性的女人的魅力指数再次提升了几个点。

在紫罂的对面,是一个中年人。他是飞翎社的老大,坐在那里倒也不算过。

她们三个都是掌握着一个省或者更多地盘的社团老大或者派出来的代表,坐在四大帮派的下手倒也不为过。可是剩下的人,可就又犯了难了。

尤其是因为剑门而空出的那个位子。

有的人想上,这儿样可以给自己的社团提提名气,可是又怕引起了别人的不满,而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脸上纷纷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韩雨眉头微微拧着看了两眼,忽然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他拉开了背椅,刚想坐下,唐落忽然冷声道:“这儿个座位,你不能坐!”

韩雨神色不变,缓缓的坐了下去:“我是代表着楚老爷子来的,难道也没有这儿个资格吗?”

“你……”唐落这儿个半大老头被噎的一顿。

“哼,除了身份之外,你还有什么?在场的哪儿一位不都是有着赫赫的战绩?你觉得你有那个资格吗?”金不三冷笑一声。

“这么说,金少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坐在那里了?”韩雨轻轻的冷笑了过去。

“你放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金不三还算是英俊的脸庞变的扭曲起来,他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眼中寒光闪烁,隔着他鼻梁上的那个金边眼镜,依然让人不寒而栗。

“你大胆!你敢这么给我说话?”韩雨拍的桌子比他还响。这突然的一幕,让房间中的嘈杂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就连金不三也被吓的愣住了,他嘴唇哆嗦着,他是青帮的少主,外门的顺位继承人之一。对于剑门,他都没怎么放在眼中。他实在想不到,韩雨竟然敢吼的比他还大声。

金不三颤着手伸出了一根手指:“你,你……”

韩雨冷笑道:“金少爷,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用手指着我。以前指着我的人,便是没死的,手指头也已经断了。金少身份尊贵,想来不会为了咱这个泥腿子而将命搭上,或者,变成九指神丐吧?”

房间中仿佛被一阵冷风刮过,所有的人都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傻了。

金不三是什么身份?竟然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威胁他?

金不三已经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身子哆嗦着,眼中杀机闪动,拳头直直的握了起来,指甲几乎刺进了手心!脸上的肌肉哆嗦扭曲成了一团……

“金少爷,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杀机!我知道,你跟剑门的关系较好,回头只要一句话,我便得留在这!可你别忘了,现在我是来开会的,如果在剑门的地盘上出了意外的话,那我想,以后怕是没有人敢再来剑门的地盘上开会了。”

“是吧,各位老大?”韩雨目光轻轻的从明天龙等人脸上扫过。

后面的一干老大们尴尬的笑着,却没有人敢接话。

“我们既然在这儿里,剑门当然会保证我们的安全。这一点不用你挑拨,我们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明天龙脸色铁青的冷哼了一声,下面的众人纷纷点头称是。这儿样拍剑门马屁的机会他们怎么能放过?

韩雨的眼中露出了只有他和明天龙才能懂的笑意,脸上当然是阴沉而冰冷。他紧紧的盯了明天龙一眼,转过头来静静的望着金不三,轻轻的一摊手!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是那嚣张的神情,却是已经将他的意思清晰的表达了出来。

不服?你来咬我啊?

金不三几乎恨的要自己扑上来,唐落也气的牙根直痒。他本来很高兴韩雨跟金不三对上了,也很乐意借助这儿么好的机会,将韩雨干掉。如此一来,便是遮天和楚老爷子想要报复,也找不到他头上。

可韩雨只是一句话,就堵死了他的美妙设想。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若是再将韩雨给弄死的话,那这些老大可就会人人自危,到时候剑门的声望也会跟着一落千丈。

如此一来,社团召开黑道大会的目的也就等于落空了。

唐落气的在心中破口大骂,明天龙这儿个笨蛋,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没听出来这个黑衣是故意挤兑老子,以免得老子真的将他留下吗?笨蛋,一群笨蛋!

伸出手堵在嘴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唐落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缓缓的朝这儿走了两步道:“黑衣老大说笑了,作为地主,我们自然会恪守本份,绝不会对道上的各位下黑手的。若是连这儿点信誉都没有,那我剑门也无法立足了。我想,各位前来,也是因为信的过我们,在此我谨代表我们老大向各位同道表示感谢!”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扯了金不三一下,以示安抚,然后扬声道:“咱们这儿次来的目的,是寻求合作,也是为了分配一下关于军火和毒品方面的利益。所以,坐在哪儿里不是重点,各位,先坐吧。”

韩雨这才知道,这次黑道大会的重点只有两条:毒品和军火。

众人纷纷四散坐下,其实前面的位子排好之后,他们这些人就没什么好争的了。

说起毒品,众人纷纷朝坐在中间的那位熟女紫罂望去。韩雨有些诧异的瞄了她几眼,难道这儿女人还能变出毒品来?

他现在的情报网络还有不小的缺陷,自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红色销魂帮,掌握着的可是整个亚洲区的毒品货源!

大概是感受到了韩雨的目光,紫罂目光一转,那一汪亮盈盈的湖水变轻轻荡了过来。波光流转,旖旎顿生。以前的时候,韩雨只是听说过倾国倾城,号称回眸一笑百媚生,可是现在却是真实的见到了。

紫罂微微一笑,自然而然的便流露出一种动人心魂的感觉。韩雨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目光下竟然有些抵挡不住。这儿娘们的眼睛,就跟他娘的里面有把小火苗似得,直直的能烧进男人的心里。烧的你身子发颤,心头发痒。

祸水,祸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