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17章 熟女的彪悍

517章 熟女的彪悍

看见韩雨忙不迭的躲闪,像是想偷吃糖块的孩子被抓了般的窘迫,紫罂不由得微一张嘴,一串银铃似得笑声便飘了出来。韩雨只觉得大丈夫的气概像是被人给**了一般,气往上撞,狠狠的回视了过去。结果却发现,人家早就将目光收回去了。

一时间,那张绝美的容颜和胸前爆到让人窒息的丰满,便成为了众人唯二的焦点。

不过,紫罂却显然没有那个自觉,她轻轻的撩了撩耳边的头发,敞声道:“毒品,我有。不过今年的货源比较紧张,因为金三角那边雨水不足,导致罂粟减产。所以,要在原价的基础上,提价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二十?”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忘记了眼前的女人的美貌和风情,纷纷叫嚷起来。显然这个涨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心里底线。便连封不动和迟啸飞等人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涨价我们并不反对,可是,你这提的太狠了,做生意怎么能这样?你一下涨这么多,我们大家伙还赚什么?”

“是啊,紫罂姐,您可不能一家独大啊!有钱大家一起赚嘛,我们干的也是杀头的买卖,大家伙拎着脑袋赚钱,总也得够本不是?”

“若是这个价格的话,我们可要缩小进货的数额了……”

紫罂笑盈盈的,并不接话。也不着急,只是仪态万千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充耳不闻的喝着茶。这儿些王八蛋,自己卖给他们的毒品在他们的手中至少都翻了两倍,三倍甚至更多。自己只不过让他们多拿百分之二十出来,便一个个的哭天抢地?还真老娘是傻子啊?

紫罂目光中闪烁着嘲弄的神色,丰腴的红唇和白皙的瓷杯碰在一起,分外诱人。

忽然,她像是有所察觉似得抬起了头,目光直指斜对面的韩雨。

见到他又开始躲闪自己的目光,紫罂冷哼一声,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这儿样的人,大概也是仗着楚家的支持,才会坐在这儿里。

心中这样想着,可是她脸上的笑容却温婉热辣的一如夏天的旭日……

“嘿嘿,不过是加价百分之二十罢了,只要你小娘子能陪咱们一晚,便是加价一倍也行啊!”一个桀桀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场子中的热闹顿时一窒!

众人纷纷循声望去,但见是坐在紫罂身边的那个满脸疙瘩的家伙。

他是战盟的人。

迟啸飞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陈楚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原本预料中应该是众人哄笑着取笑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反而是让人发毛的安静。

这让他的心中不由得微微颤了一下,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单从名字看,很难会将他跟那满脸的疙瘩联系在一起。实际上这儿次战盟本来也没打算让他来,是他自己主动来的。

这儿家伙,好色,阴狠,身手过人。属于那种有些本事,可是性格不怎么讨喜的类型。关键的是他自己还没有这儿个自觉。

大概是因为平时调戏人的时候调戏惯了,今天见到了紫罂的美貌,一时间没有忍住,顺嘴便吐噜了出来。

直到发现场中的情景不对时,才蓦然醒悟,这里不是他们战盟。只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再去向一个女人低头,他又落不下脸。所以僵硬的愣在了那里。

可紫罂却没有给他太多后悔的时间。几乎每次开会的时候,她都会遇到搭讪的人。可像陈楚这么直接这么露骨这么无耻下流的,却还是第一个!

她转过头,微微眯着眼睛问陈楚:“我美吗?”

陈楚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仿佛突然盛开了一朵花似得,整个人都晕晕忽忽的。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你若喜欢女人,怎么不去找你老娘呢?跟姑奶奶我在这儿贫嘴,要奶吃?姑奶奶说要认你这个孙子了吗?”紫罂突然脸色阴沉,冷声喝问。

这彪悍的喝骂,让周围不少有异心的男人都暗自庆幸不已啊。幸亏有个傻鸟替自己打头,探明了这个雷区啊,这钥匙自己一家伙撞上去,死就死了,怕的是不死,白白的丢人败兴啊!

“你敢骂我?”陈楚愣了一下,眉头突突的狰狞直跳,吃惊之余,凶光直冒。

“我骂你怎么了?一副奴才相,二手下垂。三角眼,四愣头,五官不正,六神透着阴气,七寸长的脖子,八两大的脑袋,九根黄胡子,十分不像人。是不是你小的时候,被你老子朝天上丢了三次,结果只接住两次?”

“还是你小时候被猪亲过?老娘真想立马把我37码的鞋bia到你42码的脸上!长的这儿么有创意,还好意思出来?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像你长的这么有考古价值的……”

陈楚完全被骂愣了,不仅是他,就连场中其他的人也都呆呆的。回味了半晌,韩雨忍不住扑哧一声率先乐了出来。这女人,嘴太毒了。

陈楚脸皮下面像是有火山喷发似得,整张脸都狰狞的像是被烤熟的蛤蟆一般。他目光凶狠的扫了韩雨一眼,然后猛的伸出手,张开五指,朝着紫罂的脖子就拧了过去。嘴里不忘大喝一声:“贱人,老子弄死你!”

韩雨眉头一拧,脚底下便要有所动作。

坐在他旁边的中年人忽然伸手摁住了他,微微一笑。

就这儿么一耽误的功夫,那边陈楚的手已经几乎要扣在了紫罂的脖子上。

紫罂却没有一点儿惊惧的神色,俏脸含春,像是寒冬腊月里的傲雪红梅。

在那双肮脏的大手到来之前,她两脚朝桌子上一蹬,连人带椅子都朝后滑去:“就凭你也配?”

说话声中,她猛的伸出葱白似得一双手,一把抓住了陈楚的拇指,然后狠狠的向上一弯,咔的一声脆响。

陈楚的手指,生生在这一瞬间便被他给弯折了。

“啊!”陈楚惨叫一声,另一手向紫罂的脊椎后面捣了过来。

紫罂的身子离开了座位,趁势朝前一推,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楚哪儿里想到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小娘们,反应这儿么快?他一时不察,身子便跟桌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发出砰的一声。

周围的人已经纷纷站起,让到一边。却没有人出面制止,这儿个时候他们可不愿意出头,免的得罪了其中的任何一个。

“你这个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基因突变的外星人,幼稚园程度的高中生,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圣母峰雪人的弃婴,化粪池堵塞的凶手,非洲人搞上黑猪的后裔,阴阳失调的黑猩猩,被诺亚方舟压过的河马,新火山喷发口……也敢来找老娘的麻烦。吃老娘的豆腐?”

紫罂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让人目瞪口呆的形容词,在这儿一瞬间,所有的爷们全都自觉的将她化作坚决不可以与之为敌的那一伙人中去了。

这儿家伙先不说的她的身手如何,单单是这儿骂人不吐脏字的功夫,那让人根本就无法插口的语速,也足以让人含羞带愧的自杀以谢万民啊!

更别说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椅子和脚便生生踢的陈楚连身子都转不过去。看她那轻松的模样,分明是还游刃有余!

“你活著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老娘要是你,恨不能找个豆腐一天死上三回……”紫罂又是一脚踢在了陈楚的肩膀上。让刚刚想要转身的他,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又朝桌子转了回去。

“啊!”陈楚身为战盟的干将,道上的狠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怒吼一声,身子猛的站了起来。

虽然紫罂一脚踹在了他身后的椅子上,可这家伙因为刺激而蛮力发作,竟然猛的一掀桌子,生生将椅子和紫罂都弹到了一边。

他豁的一下转过身,眼中凶光直冒,手中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你这个贱人,今天老子一定要杀了你……”陈楚脸色阴沉的可怖,声音中更是透着无穷的恨意。

紫罂脸上却丝毫不见慌乱,她微微眯着眼睛,冷笑道:“老娘还是那句话,就凭你?哼哼……”

哼哼后面的是什么她并没有说,可所有的人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

陈楚被她不屑的神情刺激的已经怒发冲冠,再也顾不得这儿里是什么地方,冷喝一声便合身朝着紫罂扑了过去。

然后,他的身子突然趔趄了一下!

几乎就在同时,唐落的怒喝也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够了!”

陈楚站住了,紫罂也站住了。

不过让众人惊讶的是,陈楚的匕首斜斜的耷拉在手中,而紫罂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通体黑色的小刀。那刀身上刻着细密的花纹,刀的把手处,镶着一颗黑色的石头和一个狰狞的毒蛇画像。

而那个虽然看不见锋利,却没有人敢怀疑它能杀人的刀身,此时则贴在了陈楚的脖子上。

一招,这儿个陈楚竟然就被制住了?

场中顿时传来一阵吸气声和咕咚咕咚的吞咽唾沫的声音。只不过上一次是因为紫罂的容貌风情,是馋的,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她的身手,是吓的。

“为什么我的半边身子都麻了,你对我干了什么?”陈楚有些艰难的转过头。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的话音刚落,他手中的匕首便掉在了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响!

计划改了,今天爆发 嗯 十五章左右吧,该盖章的盖章,该贵宾的贵宾了,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