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19章 男儿张狂

519章 男儿张狂

还有几个听说之后,也纷纷过来跟韩雨套近乎,希望能够拿下三碗不过岗。他们虽然没有喝过这酒,却早就听说这酒比白酒好喝,还不上头。如今道上传的神乎其神,因为传承千年,其文化底蕴也不比葡萄酒差!

更重要的是他们这儿些人,没几个能够真的品出红葡萄酒的味道的。

韩雨并不意外他们为什么会知道三碗不过岗,因为楚颜早就在年前,便已经开始安排人为三碗不过岗造势了。而如今,小道消息满天飞。当然,他们这儿些人包括屠之春在内,之所以会主动要求跟他合作,更多的还是因为在开会之前,封不动和郑元豪的表现。

在他们看来,韩雨已经成为了四大帮派角力之间的一张牌。若是输了还好,若是赢了,那遮天成为道上的新贵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岂有不主动讨好的道理?

正所谓巴结要趁早,送炭下雪时。

几人正说的热闹,忽然又被对面的声音给吸引了过去。

“我们,我们战盟也同意加价!”陈楚此时已经从麻痹的感觉中挣脱了出来,只是刚才丢大了人,所以才一直没有表示。

此时,眼见所有的帮派都将预定的份额拿到手了,他不得不强抻着脸开口。因为来的时候他的老大已经说了,今年无论如何也得将毒品的份额拿下。这儿可都是钱啊!

“真不好意思,你说的迟了。战盟的份额,刚才已经被我均摊给在座的诸位了。”紫罂淡淡一笑,玉指轻轻的朝着四周比划了一圈。

“你……”陈楚的脸色再次赧红一片,有了再次暴走的迹象。

紫罂冷笑道:“怎么?还想跟我动手?我真不知道你们老大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你的。竟然将你这么一个蠢货派到这儿里来跟老娘谈生意,我告诉你,你们战盟的份额没了就是没了。”

陈楚再也忍不住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的目光朝着迟啸飞和唐落身上落去。可是这儿两人正算计着战盟空出来的那份基数的白面自己能多拿多少,哪儿里有心思理他?

陈楚只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这儿个,杀人不过头点地啊,她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韩雨喃喃的道。

“呵,这有什么?反正最终的好处是被大家平分了。那些人,只管自己的腰包,岂理会别人?”屠之春压低声音冷笑道:“不过她刚才说的很对,徐赫竟然将这儿个人派来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而是被门给挤了。”

韩雨诧异的望着他。

“这个蟾蜍为了谋的这个差使,据说给徐赫上贡了一个俄罗斯美女。你说,他不是脑袋被门,肉门给挤了吗?”屠之春眨了眨眼,揶揄道。

韩雨无语啊,他得出一个结论,流氓不管是到了二十岁还是四十岁,永远都是流氓。因为老去的是他的身体,不老的却是他那颗流氓的心!

“诸位,”唐落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静静的站在前面,头发梳理的光滑可鉴。

他两手静静的搭在一起,扬声道:“咱们今天,除了商议生意上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那便是东海帮的赵东海赵老大,想通过咱们这儿次聚会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

“虽然咱们道上的事情,讲究的便是弱肉强食。可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那些不择手段的人,触犯了咱们道上爷们的底线,坏了规矩,那他吃的东西也得吐出来,大家说是不是?”

韩雨神色一凛,他知道对方终于要朝他发难了。

不过,最先反击的却不是他。唐落的话音一落,郑元豪便不屑道:“唐先生莫不是在说剑门自己吗?当初剑门崛起的时候,可是触犯了道上不少的底线啊!”

唐落脸色攸变,他瞪眼道:“郑元豪,你这儿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还用明说吗?想来在座的诸位都知道吧!”郑元豪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道:“怎么,难道剑门也要跟我天狼社划道划道?”

“哼,别人怕了你天狼社,我剑门可不怕你!”唐落气鼓鼓的回了一句:“你们天狼社若是有胃口,那便放马过来。”

郑元豪哼了一声:“早晚的事儿!”

把个唐落给气的,浑身都哆嗦起来了。

郑元豪霸道的道:“本来咱们这儿个黑道大会,就是大家伙聚在一起,拉帮结派,打击对手。你想说的冠冕堂皇点也不过是找个合作伙伴,大家一起发财。什么时候变成他妈的处理纠纷的街道办事处了?还是说你剑门想要做这儿黑道联盟的盟主,给大家来个号令天下?”

唐落嘶声道:“你血口喷人,我只不过是看不过遮天的所作所为,替赵老大找回公道罢了!”

“扯淡!你凭什么看不惯人家的作为啊?”剑门跟青帮一直走的很近,大有双方联合在一起对抗天狼社的架势。所以郑元豪对他们当然没有什么客气:“要是老子看不惯你剑门的所作所为,难道你还能让老子跟别人一起把你给公道了?”

他瞪着两眼,声若洪钟的盯着缩在了旁边的赵东海:“你自己没本事,丢了地盘,不想着自己找回场子,还好意思跑来这里求助?今天老子就明白的说一句,你就别想了。地盘在那里也丢不了,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拿,没本事就自认倒霉!”

这等于是已经摆明了车马站在韩雨这边了,唐落的脸色有些难看。本来他通过利益,确实是拉拢了不少人。想要在下面给韩雨造成巨大的压力。若是他顶不住,答应将地盘归还,那自然会威信扫地。

回去之后,遮天会因此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那东海帮也会趁机扩大,等于是剑门的势力也跟着伸到了SD。而如果韩雨顶住了压力,那就等于是得罪了在场的大多数老大,到时候他若再跟遮天动手,那就底气十足了。搞不好还能弄出个十八路帮派打遮天的戏码出来。

可现在被郑元豪这儿么霸道蛮横的一搅和,一切都泡汤了。

韩雨也知道刚才自己的危险性,不由得对唐落这儿老家伙的阴险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他暗自倒抽一口冷气,当然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站了起来,朗声道:“没想到唐先生刚才说的是我。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为自己分辨两句了。”

“东海帮先是派人在JN狙杀我,后来又暗中袭击天水市,试图将遮天颠覆。”

“我之所以会夺下RZ,WF两块地盘,完全是处于自卫。而就在我夺取WF的前一天,东海帮的人还派人制造事端,暗算了我的一名兄弟,至少我遮天四十多人战死。我那兄弟也因此身负重伤,迄今躺在医院没有醒过来,医生说,他很有可能就这儿样躺上一辈子,变成植物人!”

韩雨闭上眼睛,似乎因为心伤而感到了一种荒凉,他的声音也变的幽冷了起来:“这儿是我跟东海帮之间的仇,不死不休!神阻我报仇,我便弑神。魔阻我报仇,我便屠魔!剑门若与我为敌,欢迎!”

剑门若与我为敌,欢迎!这得是什么样的雄心和气魄?怎么的嚣张和狂妄?

反正那些自认不俗的老大们,此时全都被震的目瞪口呆。望向韩雨的目光也带上了一点异样,有的是敬畏,有的则是隐隐的冷笑,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样。

不过所有的人都必须得承认,这份敢跟青帮的人拍桌子,跟剑门的人叫板的胆量和魄力不是任何人都有的。就是找死,那也得有勇气不是?

唐落眉角的皱纹一下就堆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韩雨,目光中满是寒意:“你这儿算是宣战吗?”

韩雨笑道:“不是我要向你宣战,如果你在后面帮东海帮,那就是在向我宣战!”他转过身,看着周围的大佬们,扬声道:“咱们出来混的,最该讲的便是一个信字。而我遮天一直以来的信条便是,恩必报,仇必血。”

“别人若是打我的脸,我一定会还回去,而不是将另一边脸再送上去。我,没有那么贱!”

“套用一句老话,我们不会主动挑起战争,可也从来都不会畏惧战争!遮天为此,可以战至最后一个人,直至帮毁人亡。”

房间中悠的刮起一股冷风,每个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这儿些话就像是一块块的冰雹一样砸在了他们的心上。

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这儿是一个不讲规矩的家伙。

这是一个固执简单的可怕的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生出不同的感觉,他们静静的望着韩雨,再望望剑门的唐落,不知道他们要准备怎么收场。

红色销魂会的紫罂则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不断的打量着韩雨。她的那张樱桃小口,因为惊愕而微微张成了一个圆形。一对沉甸甸的几乎要压在桌子上的胸脯,有些吃力不住似得上下抖了抖。看的不少人心中暗自日叹息一声,娘的这儿会开的,真他妈上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