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5章 遇刺

025章 遇刺

韩雨微微一歪头,笑道:“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秃子两眼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轻声道:“十万,就来和我说是什么大生意,叶老板莫不是以为我宋秃子和手下的兄弟,都是要饭的吗?”

韩雨轻叹一声,缓缓的起身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宋爷,竟然也是这种目光短浅之辈!既然如此,那叶枫告辞!麦子,咱们走!”

说着,他迈步就想走。

带他们来的刀狼脸色一沉,一侧步拦在了他们前面,冷声道:“叶老板,这里又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其子脸色微微一变,就想过来打圆场,韩雨用目光止住了他,微微一笑道:“难道这就是宋老板的待客之道?”

宋秃子头也不抬,淡淡的笑道:“叶老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毫不将我宋某放在眼中,难道这就是为客之道?”

韩雨知道对方还是在试探自己,不禁哈哈一笑,长声道:“叶某若想走,只怕宋老板也留不住吧?”

这话说的狂傲,旁边的其子不禁脸色微变,宋秃子则是冷冷一哼。刀狼便像是得了命令似得,一瞪眼,手里的长刀呜的一下对着韩雨便劈了过来。

这一刀,势大力沉,带着一股凶蛮之气,倒也颇有威势。至少若真的挨上一下,怕是这吃饭的家伙都得从脖子上搬家!

可韩雨又岂能被他砍中?他几乎在刀狼挥刀的瞬间,身子便猛的撞入了刀狼的怀里,一把叼住他握刀的手,回身一肘,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心口上。

刀狼闷哼一声,手腕一松,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脸色一红,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一屁股坐了下去!

韩雨接住他的长刀,反手一甩,贯入了宋秃子面前的桃木茶几上,带起嗡嗡的颤声,直没入柄!

这时候,宋秃子身后的那几个人才反应过来,纷纷探手入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韩雨和其子。而在外面的人,也纷纷的抢了进来,见到这副场景,当然不会客气。

于是,韩雨两人头上的枪口,又多了几个!

其子的脸色一白,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不过在瞥见韩雨那一脸的从容平静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心中一安!

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感受到,那个当初和自己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发小,真真的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至少,眼前这点小场面,不能阻挡他分毫!

自己,可不能给他丢了人!

想到这,其子微微塌下的胸膛,缓缓的又挺了起来,嘴角刚刚堆出的微笑,也变成了淡淡的冷漠!

宋秃子冷冷的注视着韩雨,虽然一脸的平静,和深埋与双眸之中,却有一丝无法遮掩的恐惧!若是刚才那一刀的目标不是茶几,而是他的话,那他此时,已经变的和茶几一样了。

这样的人,不能得罪!

宋秃子一想通这一点,立即哈哈一笑,一边挥手一边不耐的呵斥道:“都干什么?啊?干什么?叶老弟是我的贵客,刀枪棍棒的成何体统?收起来,都收起来,滚,滚滚滚!”

将手下都赶了出去,宋秃子起身,将韩雨请了回来,笑道:“叶老弟,这么认真干什么?老哥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韩雨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一向认为,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宋老哥看不起我那俩钱,也该留下点香火情,以待日后再见!有道是山不转水转,宋老哥,您说对吗?”

宋秃子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对方那淡淡的笑容中,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意和压力。他心中暗自一凛,脸上却笑道:“当然,当然!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一下老弟是否真是我道上的人而已,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刀狼,还不给叶老弟道歉?”

刀狼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轻声道:“刀狼鲁莽,请叶老板多多包涵!”

韩雨轻声道:“不敢,刚才叶某出手略重了些,只怕刀三哥要在**躺两三个月,好生修养一下了,以免落下病根!”

刀狼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强笑道:“多谢叶老板提醒!”

“刀三,去柜子上支五千块钱,两个月内,你不用来了。”宋秃子挥手道。

“谢谢宋爷!”说完,捂着胸口缓步走了出去。刚才韩雨那一肘,已然砸断了他两根侧骨,伤了肺腑!

韩雨收回目光,对着宋秃子苦笑道:“你看我这事办的,我这人一着急,出手难免没个轻重,这样,刀三哥的伤药费我来出!”

“呵呵,你若是这样说的话,那可就是打我的脸了。手下的人不懂事,还请你老弟多多见谅才是,哪还有让你出钱的道理?”

宋秃子轻笑道:“老弟的货,我立即让人准备,叶老弟,如今已近下午,今天就不能走了,咱们哥俩好生喝两杯,在我这里住上一夜,明天一早我送老弟你上路,如何?”

韩雨长笑道:“宋老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家里有点事,实在是不能久呆,咱们下回吧?”

“好,不住也可以,那总得在这喝两杯,吃了饭再走!你的货,好让下面的人准备!”

韩雨见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好再拒绝,便只得点头应了下来。

很快,便有小弟开始收拾酒菜。酒,就是两块五一瓶的烈酒,捉了几只公鸡一杀,在院中架上木柴,大火一炒,再弄了几个眼下时兴的农家小菜,快捷且不失美味!

席间,宋秃子自然是频频劝酒,不断的试探他的底细。韩雨滴水不漏的应酬着,等到夕阳将下的时候,这场酒宴才算结束。

“叶老弟,乡下简陋,让你见笑了。”双方交易完,宋秃子笑着送他上车。

“宋老哥太客气了,日后,我会另派人和老哥交易。”韩雨说着,和其子一起告辞离去。

当然,出去的时候,他们还是被蒙上了眼。

见到韩雨的车子远去,旁边一个小弟轻声道:“老大,他是什么人?”

“废话!”宋秃子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瞪眼道:“老子怎么知道?”

“不过,老子能感觉到,他绝对不是一般人!”宋秃子轻轻的婆娑着自己的光头,缓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般人,敢毫不留手的伤了他的手下,在那么多枪口下,还保持着平静的面色和微笑,拥有那种自信的眼神吗?

一般人,车上会放那么多质地优良的砍刀吗?

宋秃子轻笑了一下,管他是什么人呢?他只是个做生意的,只要对方不是条子,能给钱,这就已经足够了!

车上,宋秃子的人走后,其子便接过来继续开车。他有些叹服的看了韩雨一眼,轻声道:“想不到,你竟然敢在宋秃子那里动手!你就不怕他会留下我们吗?”

韩雨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他不会的,像他那种人,为了自己的安全都那么费尽心机,怎么会轻易冒险?留下我们,对他可没有一点好处。”

其子略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可一想起当时被人用枪指着的感觉,他还是禁不住翻着白眼道:“若是他万一想不开,真的对我们动手呢?”

韩雨摇头轻笑道:“那至少,他得给我们陪葬!”

平静而简单的一句话,却充满了无穷的自信。其子微微侧目,心中却暗自松了口气。

只要韩雨不是莽撞,那就好!

一路上,韩雨和其子没有停留,而是直接穿过了平水县,直奔北海县而去。

好在到了县城之后,路途就很顺了,不过这一路奔波,等他们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晚上一点多了。

将车里的刀,用袋子装好拎起,其子在前面开门。

就在门开的瞬间,韩雨眼光攸然一冷,抬起一脚便将门又踹了回去。可他还是晚了一步,一道黝黑的乌光,从房间中飞了出来,一闪即逝!

一道血光顿时从其子的肩膀中飞溅而出,疼的他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韩雨则一个跨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咦?”门内传来一声沙哑的低呼,似乎是奇怪自己这必杀的一招竟然没能杀的了目标。

几乎就在同时,房门再次被人踹开,一道幽光再次从门内飞出,直奔韩雨的咽喉要害。

韩雨微微眯着的两眼猛的一亮,面沉如水,冰冷的目光中杀机闪动。

他向后退了一步,将手里的袋子猛的抛了起来。

叮,那抹幽光没入袋内,传出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

对面的幽光只是微微一顿,便快速的缩回,然后绕过袋子,再次诡异的刺向韩雨的咽喉。灵动的就仿佛有着生命的毒蛇一般。

可韩雨又岂能让他得手?他的身子仿佛没了骨头似得,向后弯了下去,同时探手往腰上一按,一道青光顿时在他手上亮了起来。

当!

就在那抹幽光要落入韩雨小腹的瞬间,被青光一下撞的飞了出去!

那幽光顿时向回撤去,韩雨手腕一震,手里的青光却紧追不舍,身体更像是有着弹簧一般立即直了起来。

门内之人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哼,接着,金属落地的当啷声便响了起来。

有鲜花的兄弟,上了哈!!嘎嘎,第四更了,鲜花貌似还没有小狼更新的多,呜呜!强烈要求大家鲜花支持,书面左下方,没有鲜花的兄弟,多留言,或者验证一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