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21章 紫罂的诱惑

521章 紫罂的诱惑

剑门跟幽冥会站在一边,战盟和飞翎社虽然也算是一方老大,可他们的地盘几乎处在血鹰会和幽冥会的包围中,除非他们两家全力联合才有可能与其中之一抗衡。

可在实际上,却是行不通的。因为血鹰会暗中支持的是飞翎社,幽冥会支持的是战盟。而战盟和飞翎社又会联合起来对抗身后太过强大的阴森力量,几家的关系虽然错综复杂到了极点,可是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飞翎社和战盟都不具备争夺这儿个代理权的机会。

所以,说来说去,有机会的还是只有天狼社,幽冥会和血鹰会三家。

所以可以想象的出,为什么郑元豪会对幽冥会私下接触光头党那么不客气了。

唐落坐在主位,脸上挂笑,冷眼旁观。

“闹吧,你们就闹吧。等一会还有更大的热闹等着你们呢!”看着下面的众人摩拳擦掌的神情,唐落的嘴角闪过一抹阴森的笑容。

不过马上他的目光就被韩雨给吸引了过去。他的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机,他已经决定了,要亲手砍下对方的人头,来洗刷他当众反驳自己而被扯下来的面子。

他已经拿下了东海帮,为剑门兵不血刃的拿下了SD省最为繁华的QD市,还获得了进攻遮天的权利。这儿简直就等于是将WF,RZ和天水三个市的地盘也拿到手了。

如此一来,算是为剑门的扩张打开了大门,有了SD和LN两省作为根基,再加上苦心经营,日后Z国的黑道将不会再是四大帮派,而是要改成五大帮派。

不,最后只有一个,那就是剑门!

想到剑门统一Z国黑道的野心,想到他们担负的大业使命,唐落便兴奋的有些难以自抑。

至于黑衣的张狂,就让他狂去吧,能够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才只有胜利者!

唐落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带着一抹阴森森的冷意,就仿佛是一个窥伺已久的胜利者,在对着它的食物……

“哎,你一个人对付剑门有把握吗?我可是听说剑门那边有不少高手,尤其是他们的一支精锐,人数虽然不多,却是按照军事化管理的。还有不少是退伍军人。”韩雨正坐在那里抽烟,旁边的屠之春忽然凑了过来,低声道。

韩雨笑了一下:“有没有把握,总得打了再说。他已经骑在我的裤子上拉屎了,如果我再不反击,那我干错就脱了这儿身衣服,不用混了。”

“说的也是,咱们出来混,本来就是图个快意人生。哎,只不过如今年纪渐渐大了,顾虑越来越多,再也没有年轻时的潇洒了。”屠之春似乎是触景生情,低声感慨道。

韩雨笑笑,也不说话。他跟对方毕竟不怎么熟。

“呵呵,小兄弟什么时候到姐姐那里去旅游啊?”一个富含磁性魅力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是一双白嫩的小手在你耳边轻轻的撩动似得,分外惹人耳酣心热。

韩雨扭头一看,正是那个分外撩人的紫罂。这儿小妞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顿时便掀起了一阵香风。

韩雨不太喜欢女人用的那种香水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紫罂身上的味道并不难闻。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胸前伟大的沟壑上,那里的幽深简直就是造物者的奇迹,雪白粉腻的让人恨不能粗暴的在上面留下几道指痕。

韩雨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有些做贼心虚似得收回目光,胡乱扫视着眼前的桌子道:“若是有时间,自然会去。只是怕到时候紫罂姐不欢迎啊!”

“不会,你放心只要你去,姐姐我一定扫榻以待。”紫罂十分亲腻的媚笑了一声,又引起了一阵地震波似得颤抖。以前的时候只是听说过波涛汹涌,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今天,韩雨算是真的开眼界了。

这儿家伙,真能淹死人啊!

“呵呵,”韩雨忙扭头看了一眼,却见到屠之春早就已经悄悄的扭头跟别人热火朝天的聊起来了。这些男人似乎对于紫罂都有一种想要将她吞下去的感觉,可又像有什么顾忌,所以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远离她。

韩雨只好打起精神道:“那我就先行谢过了。”

“别客气。姐姐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儿么爷们的男人。竟然连姓唐的那老家伙都敢顶撞。不像他们,一个个的早就被眼前的一切束缚住了手脚,再也没有了一点儿男人的野性!”

紫罂微微一笑,千娇百媚的道:“若是你真的能将剑门灭了,姐姐我一定将剑门的那些基数留给你。”

韩雨被她的神情语气弄的又是一阵心跳。他倒不会自恋到以为紫罂是真想勾引他。他毕竟是个小处男,难免有些抵抗力不足。二则,紫罂自身的本钱实在是太雄厚了!

这儿让她举手投足间,无意之中变流露出了一个女人的极致风情!

啥叫尤物啊,那就是一说话,一张嘴儿,一个眼神一声感叹都带着让人神魂颠倒的极品女人。她们不娇柔,不做作,可正因为如此,才更让男人心中生出一种强大的占有欲。

忙干咳一声,韩雨收摄心神,再也不敢去看对方。他倒不是怕自己会真的把持不住,不过,也没有必要老是刺激自己的肾上腺素分泌不是?

“呵呵,想不到你都是一方老大的人物了,竟然还会害羞。好了,那事情我们就这样先说定了。今天晚上啊我就要回去了。哎,”她轻轻的伸个懒腰,那让人惊心动魄的线条紧绷绷的,直让人担心那里面藏着的一对兔子会随时崩破衣服的束缚,出来喘喘气似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像小兄弟这儿样的人,哎,你可别忘了,有空来看望我这个姐姐啊!”紫罂嗔笑着起身,弯腰,在路过他肩膀的时候,突然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轻轻的吐了口气,喃喃道:“刚才的事,谢了。”

说完,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搭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笑盈盈的跟周围的人说了几句话,便飘然而去。

韩雨呆呆的坐着,难道自己当初想要帮她的事,被她看出来了?

“呵呵,黑衣老弟可真是好大的艳福啊!”郑元豪粗烈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紫罂刚才跟你说了什么?不会是想约你吧?”

他这一句话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其实刚才紫罂离去时的那个动作,已经让不少人目光不善的盯着他了。

韩雨白他一眼,郁闷道:“你可别胡说,我跟她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而已!约毛啊?”

“几句话而已?你可知道,你还是第一个被她主动搭讪的女人啊?这儿小娘们身材火爆到了极点不说,那脾气也跟个火药桶似得。谁敢招惹?前年的时候我还记得有一位社团的老大只不过出言调戏了她两句,就被她给下了蛊,差点没连肠子都吐出来!”

郑元豪嘿嘿笑道:“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吧!玫瑰花虽好,可是带刺啊!”

“她还会下蛊?这儿东西不是少数民族才会的吗?”韩雨的确被吓了一跳,他脸色微微发青。在别人看来,蛊根本就是传说中的东西,可实际上却在边缘化的民族中,还是有的。

他曾经在部队中便听说过,这儿些民族身居高山大川,与世隔绝。所以他们跟自己几千年前的祖先的生活习性极为相似。

他们继承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其中就包括蛊。大多都掌握在苗族,傣族等少数民族手中。只不过因为这种东西即便是在继承者的手中,会养会用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所以韩雨在听说紫罂竟然会用蛊之后才会十分的诧异。

蛊这儿个东西,威力虽然不如传说中的那般强悍,可以控制人的思想,肉体。但是,跟毒药相同,用来让一个人死掉还是可以的。而且,似乎更加让人难以预防。

如果这儿个紫罂真的会下蛊的话,那自己还真得离他远点。

“嘿嘿,她本来就是个少数民族啊。她是苗人。”郑元豪嘿嘿一笑,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苗人也有这儿么……”韩雨生生将下面的吞了回去。

郑元豪嘿嘿笑道:“是不是感觉很惊讶啊?实话告诉你,我当初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真不知道这丫头以前都是吃的什么,怎么净往那地方长肉呢?”

韩雨嘿然无语啊,有些话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嘛!

“你别听他吓唬你。”封不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他身边,他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懒洋洋的道:“她虽然会下蛊是真的,可那东西绝对不多。只是她用来保护自己的手段,要不然,只怕销魂帮早就自北向南,统一江湖了。”

“只要你别招惹她,一般她是不会主动对你下蛊的。能要人命的蛊毒,更是少之又少。毕竟已经是现代了,他们便是有那技术,也早就没那条件了。唯一需要防备的是她那手麻痹粉,不过真的动起手来,她未必能有机会撒到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