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22章 神棍赤脚医生拉皮条的

522章 神棍,赤脚医生,拉皮条的

韩雨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老实说,刀枪剑雨的他是眉头也不皱一下,只是,一想起别人给他下了一个小虫子,自己却一无所知,他便有些浑身发麻!

封不动微微一耸肩膀,脸上依然平静,可是韩雨却瞧见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显然,对于那个女人的棘手也有些不满。

本来嘛,女人就是要给男人征服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可是,紫罂漂亮是漂亮了,而且比一般的女人都要漂亮。可是,她就像是一朵儿带刺的花。

让周围的那些蜂啊蝶的围着她尽打转,却愣是不敢靠近。时不时的还会舞动一下身形,似乎在嘲弄周围的男人似得。

这儿当然让骄傲的封不动,郑元豪等人感觉有些不爽了。

所谓的会议又进行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等到了中午的时候,便算是结束了。这儿些大佬们,当然不会聚在一起吃饭。

所以,韩雨也出了酒店,朝着自己的住处赶去。

郑元豪和封不动他们也都急着回去准备商谈关于毒品的事情。他们都知道,除了标准的配额以外,销魂帮的手里肯定还有数量不少的私货。他们的目的便是将这儿些东西,尽量的瓜分到自己的怀抱里。

当然,这种私下里的交易,就只能出一个足以让对方心动的价格,或者用能打动对方的利益来交换了。

所以,他们都得回去跟上面汇报一下,拿出个具体的方案出来。

除了毒品之外,明天的军火事宜,也不容小觑。别的不说,单单是亚洲区的军火,一年的毛利润就在二十亿左右。其中便是杂七杂八的都去掉,大概也能有十五亿左右的收入。

这儿么大的一块蛋糕,谁不眼红?

韩雨在路上的时候,便给手机打了个电话。交代他多注意一下剑门的动向,并把自己跟剑门闹翻的事情说了一下。

等他挂了电话,驱车到了所住的酒店之后才发现,萧炎和卓不凡正带着火影围在八爷的身边,就那么直接坐在地毯上。这儿老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顶可笑的帽子戴在头上,十分猥琐的笑着,屁股底下塞着个小马扎。

这家伙要是搁远了看,就跟他屁股悬空,在练蹲裆步似得!

武柏笑呵呵的就想凑过去,韩雨拿手一拦他。他倒想看看,这儿几个人在这儿跟邪教组织似得,到底在搞什么呢!

“……哎呀,你这儿个要注意,命中有劫。日后需要多加小心,只要能度过这一劫难之后,你将会大富大贵。可如果度不过去,那就万事皆休了。”八爷带着个蛤蟆镜,一手捏着卓不凡的手道。

“你给俺算什么命啊,你不说你是医生吗?俺让你看看,俺的嘴这儿两天有点疼,是不是苹果吃多了?”卓不凡没好气的张着嘴儿,自己的嘴巴都快咧开了,丫的老家伙竟然还他妈的看错了!

“哎呀,习惯了习惯了,我这儿个学问啊都学杂了,天文地理,医卜星相啥玩意都得会点。有的时候啊,这学的东西老是串门子!”八爷摇摇头,一脸的唏嘘。这儿里明明就有沙发,这儿老家伙却偏偏坐着个小马扎,不仅没和周围的环境相冲,反而格外的和谐。

丫的实在是太像江湖老骗子了。

他煞有介事的照着卓不凡的嘴巴看了两眼:“张大点,再张大点……”

“啊,啊,啊……”卓不凡瞪了半天的嘴巴,眼珠子都快白了。

八爷伸了拳头朝他的嘴巴比划了一下,忙又缩了回去:“这连我的拳头都能搁进去了,按说嘴巴张的不小了啊,我怎么还看不见呢?”

萧炎失笑道:“您在房间里还带这儿种墨镜,能看的清楚才怪呢!”

“哎呦呦,你看看我!把这茬忘了,我说老觉得眼么前老像是隔着层玻璃呢!”八爷一拍脑门,忙将鼻梁上的眼镜往上一托。这儿才眯着小眼睛胡乱瞟了两眼,便在卓不凡的下巴上拍了一下:“没事儿,就是有点口腔溃疡,可能是上火了。刚我好这里有西瓜霜,你喷上点就好了!”

说着从兜里摸出个小瓶子。

韩雨见状再也忍不住皱眉道:“你是算命的还是卖药的?你这西瓜霜还能用吗?”

“大哥!回来了?”

“嗯,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吃完饭了?”卓不凡和萧炎一听见他回来了,急忙站了起来,连声发问。

“啊!”韩雨摆了摆手,示意这儿事以后再说。他现在才刚刚知道了蛊,正处在敏感时期。

他一把将那西瓜霜接了过来,八爷早干笑着站了起来,猥琐的搓着手道:“桂林的,保证没有过期!”

“你一个算命的,兜里装着西瓜霜干什么?”韩雨皱眉问。

八爷嘿嘿道:“这不是前些日子……手头……紧张嘛,又吃了点辣椒……有些上火,我也是刚买的,才用了两回,效果挺不错的,真的。其实他要不想吃药也行,我这儿里还有个方子,降火特效,还没有一点副作用,就是明天起床的时候可能会累点……”

看着众人惊愕的表情,八爷嘿嘿笑道:“……城西头有个花巷,那里面有着不少身世可怜的姑娘。你给他找上两个,一来也算是帮人一把,二来也能治他的病。保证第二天他一点火气都没有。若是你答应的话,我这儿就去给她们打电话,我这儿里还有她们的号码!”

韩雨很无语啊!这老家伙不当神棍,改了医生,眼下又变成拉皮条的了。

萧炎脸色绯红,狠狠的啐了八爷一口。八爷这儿才记起旁边有个丫头,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那神情还是那么的猥琐。

韩雨将西瓜霜丢给卓不凡,让后伸出了手对着老神棍道:“那你帮我看看吧!”

八爷眉头一皱,盯着他胳膊上红红的一块道:“这儿是什么?”

“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韩雨笑眯眯的道。

八爷无语啊……

打发了八爷,韩雨进去洗了把脸,转而问萧炎:“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萧炎一耸肩膀:“暂时没有。”

正说着,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萧炎看了一眼,低声道:“是叶苏!”

“接!”韩雨直接道。

萧炎接通了电话,不大一会儿就挂了电话道:“他说,今天晚上叶随风会来见你一面。”

“在哪儿?”

萧炎将地址说了出来。

韩雨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两口,然后走到窗边,愣了一会,嘴巴叭叭的吸了几口感觉有些不对,忙低头一看,烟那头竟然没有点火。

他从兜里摸出火机,又放了回去。将手里的烟也搓成了一团,显然心有些乱。

“我觉得如果能够将他争取到咱们这边的话,最好还是能努力一下!”萧炎低声道。

韩雨愕然转头,实际上在没有机会接触到叶随风之前,他也就是想想。

而如今真有机会将对方收到帐下了,那黄泉堂和血斧堂的反应就不得不考虑一下了。而这两个堂口之间,最为麻烦的则是黄泉堂。

所以对于萧炎的这个态度,他感到很意外。

“你不用担心堂口那边,更不用担心我。虽然我知道我哥的受伤跟这个人有着直接的关系,可如果他真是个人才的话,那我们当然要及早拉到自己这边的好。不然,以这个人的危险程度,日后怕是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在他手里倒霉!!”

萧炎淡淡的道:“再说,他只是一个喽啰兵,真正的幕后凶手是他身后的剑门。冤有头债有主,这不是你说的吗?”

韩雨有些欣慰的望着她:“我发现你是真的长大了。好,那我就见见他,不过你放心,如果这人心术不正,那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嗯!”萧炎使劲点了点头。

空荡荡的马路上,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有些安静的沉默。他看着手中的报纸,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普通的酒店。

郑元豪就住在这儿里。他刚刚开完了会,在下面吃了点饭,便走了上去。

那黑色的身影忽然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一双寒星般的眸子点缀其上,让在这张普通的脸在一瞬间,竟然有了一种梦幻般的色彩。

“郑元豪吗?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他的声音平静,淡漠,轻轻的合上背影,两手插在兜里,朝着不远处的一家酒吧走去。

……

在远处一家普通的咖啡厅包间内,一个带着帽子的中年人正低声道:“……臭小子,你还不愿意跟我回家吗?难道你要给那个剑门陪葬不成?你知不知道今天在会上,那个黑衣已经给剑门下了黄泉杀贴……”

“黑衣?遮天的黑衣?”

“废话,你以为还能有多少个?当年你小子为了堵一口气,自己出来闯荡,而如今可愿意回来了?老子毕竟老了,日后没有多少年好活,那家业总不能让我带到土里去!”中年人叹了一声,伸出一双手握在茶杯上。

他的手有些沧桑,却十分的灵动,就仿佛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般,给人一种十分有力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