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23章 阴谋的碰撞

523章 阴谋的碰撞

坐在那中年人对面的李剑白不屑的冷冷一笑,他撑在桌子上的两手,也一样的修长有力,灵性十足。只不过少了一些岁月的沉淀和磨砺,就好像是锋芒毕露的宝剑。

他有着一双修长的剑眉,英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微微抿着,彰显着他坚毅,倔强的性格。不过,最为古怪的还是他的眼睛,黑色多而重,就像是无边的夜空。

不过,当他的一个眼睛盯着你的时候,另一边的那个眼睛却已经到了右边的眼眶,好像藏在太阳穴里似得。

是的,他是一个眼睛有着散光症状的人。

不过,这儿又如何呢?他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儿种劣势变成了他独有的优势!他成了李剑白,成了剑门这个一方雄霸势力旗下的一个实力派人物,成了DL分部的负责人!

“家业?我可没有想过要继承。行了,老头子,你回去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至于你说的那个黑衣,我今晚就去会会他。如果,他真的有本事能够挡得住我的三箭,那剑门,我便送给他又如何?”

李剑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容的站了起来。

“我也知道,当初我说的话伤到了你,你不过想让老子向你道歉罢了,这儿也没什么难的,只要你回来……”对面的中年人忽然低低的说了一句。

李剑白身子微微一颤,可马上就若无其事的淡淡道:“其实,你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当初,你像一只老鹰一样将自己的鹰崽丢下悬崖,想让他喜欢上无限的蓝天。而如今,却又想他回巢。你可知道,已经习惯了展翅高飞的他,已经习惯了自己搏击风雨?”

“难道你就不想你娘吗?”对面的中年人依旧低着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李剑白有些冷漠的转过了身,他的两个眼睛在各自的眼圈里转了一周,就好像他在用一个眼睛盯着前面,另一个眼睛却在悄悄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似得。

“我娘他还好吧?”

“好,好,就是经常念叨你!”中年人苦笑一声,他也没想到自己这儿个宝贝儿子的自尊心这么强。若早知道如此,他当初绝不会对他说那些话。

“回去告诉我娘,等剑门的事情有了分晓,我便回去看她!”说着,伸手便要去拉包厢的门。

“儿子,若是事情有变,千万不要扛着。你便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不管是黑衣还是柳镇海,多少都会给我点面子。”

李剑白的身子再次微微颤了一下,却被他很好的给掩饰了过去:“我不会让自己到那一步的。”

他头也不回的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的大路上,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随手取过一个眼镜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上,上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吐了口气。一边让前面的人开车,一边开始思索起刚才自己老头子说的话。

“阿鬼,你说如果咱们剑门跟遮天打起来,谁能赢?”前面的司机是老头子悄悄送过来的保镖,他以为他不知道,他自然也乐的装糊涂,不过,他还是将阿鬼提成了他的心腹。

阿鬼咧嘴笑笑:“这儿还用说吗?有了咱们的支持,他们连东海帮都打不过,怎么能是咱们的对手?”

“那他们为什么都那么看好他?”年轻人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的问。剑门的战力之强,没有几个人比他更清楚,虽然有叶老大的暗中支持,再加上他,遮天也不具备能够将剑门颠覆的实力。

他很清楚,即便是他这个剑门在DL名义上的负责人,能够调动的也不过是心腹两三百人而已。这儿么点人,根本连他堂口中的那个副堂主都干不过。而他,则是剑门所有堂口中,实力最弱的一个。

可自家老头子和叶老大凭什么都看好他?他的一个眼睛盯着前面,另一个眼睛却像是在打量着路边的动静,陷入了沉思。

阿鬼忽然道:“哦对了堂主,刚才柳少爷让您过去一趟!”

“嗯?干什么?”

“不知道,只说是一件私事。”阿鬼头也不回的道:“少爷以前的私事不是都让断刀哥干的吗?”

“自从断刀从天水平安无恙的回来之后,少爷已经不怎么相信他了!”年轻人皱眉,缓缓的伸出手,在眉心中间捏了半天:“去少爷那!”

半路上换了一辆早就准备好的车,当他们来到柳破东的住处时,柳大少爷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剑白,你来了!走走,屋里坐……”柳破东一看见他,立即满脸微笑的迎了上来。然后,用一种不容拒绝的热情将他接到了里面。

……

“左帅,黑衣向剑门发了什么黄泉杀贴,双方已经打定主意死磕了。”迟啸飞恭敬的道。

古方愕然抬头,眯着两眼:“跟剑门死磕?他疯了吗?”

“您是没见,这儿个黑衣那叫一个嚣张啊,简直就是目无余子!不管换了谁,也绝对会发火!”迟啸飞冷笑道。

古方皱了下粗糙的眉头,鬓角微微别起的一根银发,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棵饱经风雨的大树:“不,他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只怕他比谁都有信心!”

“可是,遮天现在一个堂主已经受伤,一个出逃。遮天的两个堂口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只剩下一个堂口,能干什么?”迟啸飞不解道。

古方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他的两个堂口已经失去战斗力了?记住,要学会动脑子。因为你的耳朵,眼睛,鼻子都有可能欺骗你,可你的脑子不会。那个黑衣又不疯,又不傻,难道真的会拿着鸡蛋碰石头?”

迟啸飞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别忘记了,遮天身后还有个楚家。更别忘记了,咱们这儿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回头去找那个紫罂谈一下,将战盟那个蠢货丢掉的货物抢回来。对了,你跟那个不碍走不束缚斯基谈的怎么样了?”

“不太好,这儿次地狱天使在欧洲的市场遭到了黑手党的打击,这儿才转而想在亚洲市场登陆!而俄罗斯国内的军火生意,百分之八十都掌握在地狱天使的手里。所以,光头党那边根本就没有多少话语权!”迟啸飞有些恼怒道。

他们这次故意提前赶来,就是为了这事。结果却不想还是办的十分不顺利。

“光头党那边没有话语权,那就说明战斧那边也没有什么话语权,天狼社的情况也比我们好不了多少!既然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我们还怕什么?”

古方冷笑道:“先去找紫罂谈毒品,然后再去找地狱天使的代表,无论是毒品还是军火,我们都是志在必得!”

迟啸飞愕然道:“地狱天使的代表?他们来了吗?”

“他们会下榻在西山酒店。”古方低下头,继续写他的毛笔字……

“门主,黑衣已经对我们主动下战贴了。”唐落十分恭敬的站在柳镇海身后,沉声道。

“其他人怎么说?”柳镇海长身而立,在这儿栋健仁集团总部大厦的顶层,俯瞰众生。

唐落笑道:“众人被他挤兑了一番,天狼社和血鹰会已经答应不插手此事了。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楚家!会不会……”

柳镇海对于这儿个答案仿佛早就猜到了似得,十分平静的道:“一头掉了毛的老虎,失去了尖锐的利爪和锋利的爪牙,你以为它还能像以前一样啸傲山林吗?楚家的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儿么多年只守着天水那巴掌大的地方苟延残喘了。”

“灭掉遮天,拿下天水,楚家的那样东西,便是我们的了。”柳镇海的眼中闪动着森寒而兴奋的光芒

不过,他显然是那种自制力十分强大的人,兴奋的光芒只在他眼中露出了不过几秒钟,便被他强大的自制力给赶了下去。

“不过,对于幽冥会和青帮,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他们是不希望Z国出现第五大帮会的!”柳镇海冷冷的道:“暗夜之花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就绪!”

“执行吧!对了,最好争取一下那个明天龙。天龙帮的那点实力我看不上,可是我需要以最快的时间,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将我们的果实摘下来并且塞到肚子里去。”柳镇海微微眯着两眼,整个人就像是俯瞰天下的帝王一般,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脚下恍若蝼蚁般惶惶移动的众生。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一个崭新的拥有角逐Z国黑道王者席位的人,就要诞生了。

这个人就是他,而遮天,楚家,将会成为他王者桂冠上的第一颗耀眼钻石!